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43 施加壓力

雷納德-洛克菲勒的古堡雷納德堡位于距離蘇格蘭首府愛丁堡北面100公里的小鎮沃爾夫鎮上。
  沃爾夫鎮現代化設施十分齊全。醫院、學校、郵局、銀行、超市一應俱全。交通便利。小鎮常駐人口只有2萬人。
  雷納德堡在沃爾夫鎮的東面,依山環水,是小鎮上知名的建筑。古堡的面積囊括了其西面一座綿延起伏的山脈,里面是一處天然的獵場。
  余樂接到陸景的電話時,正在古堡的一樓安排陸景和唐詩經隨行的保鏢工作。
  陸景和雷納德-洛克菲勒的關系并不算親密,要防止雷納德-洛克菲勒下黑手。雖然之前有和洛克菲勒家族的安保力量協調,但是飲食、保衛都馬虎不得。這些問題自然不要陸景操心。他作為助理要全權處理好。
  保鏢中為首的是一名黑臉漢子,四十多歲,大家都叫他黑叔。唐詩經的貼身保鏢。“余助理,我剛才轉了一圈。三分鐘內帶陸先生和唐小姐離開問題不大。食材方面,趙姿和溫家姐妹盯著沒問題。”
  余樂對安保一竅不通,點點頭,“好的,黑叔,安全就交給你了。”
  余樂給陸景回了一個電話,回到自己的房間中打越洋電話給煙詩凝,“煙姐,情況是這樣的…”把情況說了一遍,“煙姐,從你的角度來看,有沒有問題?”
  電話里沉吟了片刻,傳來煙詩凝和婉的聲音,“余樂。唐小姐的這位保鏢能力很強呢。防衛體系很完善。只是,陸景人在愛丁堡。真要出問題的話想要撤離很困難。我給你一個建議,一旦出問題。把雷納德-洛克菲勒控制在手中。”
  余樂瞬間便明白,笑道:“行,我懂了,攻其必救。”
  煙姐是國安的精英特工,思維和純粹的保鏢是不同的。她的思路中攻擊性要強一些。
  …
  …
  愛丁堡時間晚上七點,雷納德-洛克菲勒在古堡的餐廳中宴請他邀請的客人們。
  很正宗的英國味餐廳。長長的橡木餐桌,一整套的西餐餐具供客人們使用。琉璃般的燈如同融化的巖漿聚攏在一起,散發出火紅色的光芒,將餐廳點綴得明亮多姿。
  穿著傭人服飾的俊男靚女不斷送上精美可口的食物。或站在餐桌后隨時為客人服務。經驗豐富的英國老管家穿著燕尾服調配人力資源。安排的井井有條。
  雷納德-洛克菲勒帶的女伴并不是他的妻子,是一名歐洲小國的公主。大約二十多歲,臉頰上有幾點雀斑。舉止之間很有貴族風范。其余個人都帶了女伴、男伴。
  同性戀在這個貴族圈子中并不受到歧視。
  陸景帶著唐詩經出席這樣的場合。風白露是作為他的隨行人員一起來愛丁堡。他留意到有過一面之緣的迪拜公主戴安娜的男伴便是夏如龍。
  用餐的格調很高,遵循貴族禮儀。光是用餐的刀具就需要使用三套。餐廳邊的十幾人基本沒怎么說話。偶爾交談也只是食物、天氣方面的話題。
  用餐結束后,傭人開始收拾餐桌。雷納德-洛克菲勒邀請大家去客廳里聊天、閑坐。“我們休息一個小時,消化食物后就進山打獵。”
  走過現代化的長甬道前往小客廳。陸景小聲向唐詩經抱怨,“靠,裝一次還能忍受,天天這樣吃飯。我要憋死。”
  唐詩經禁不住輕笑,整理著陸景的西裝衣角,“注意形象啊!”說著,在陸景耳邊小聲道:“我一會回去吩咐溫家姐妹給你準備宵夜。”
  溫家姐妹就是高二叔和黎家明叔聯合起來送給陸景的禮物。據說。人是黎逸明物色、調教的。南海市歷來生產美女。陸景的情人聶問白就是二十年前南海市的第一美女。
  至于,高二叔怎么說服黎逸明同意以兩人的名義送美女給陸景那就不得而知了。
  陸景笑著點頭,輕柔的撫摸著唐詩經的秀發。
  詩經今晚穿著青色的旗袍。冷艷性感。艷冠群芳。今晚在場的女人沒有一個能有她的魅力。陸景的眼神里充滿著愛意。唐詩經巧笑儼然的和陸景對視。
  看到陸景和唐詩經眉目傳情,走在陸景身后的夏如龍黯然神傷。他曾經和陸景競爭詩經。卻沒有能得到昔日普林斯頓大學女神的青睞。
  作為通用電氣(GE)的總裁助理。他如今位高權重,作為職業經理人前途一片光明。40歲成為GE的總裁或許有點懸。但是去一家較小的世界500強企業擔任總裁問題不大。
  世界500強企業總裁的地位何其之高?但是,今晚的聚會卻很輕易的將他和陸景的差距體現出來。陸景是貴賓,而他是陪客。
  雷納德-洛克菲勒邀請陸景、丹尼爾-沃倫、戴安娜等人去品嘗一杯餐后紅酒,順便談一點重要的事情。女伴和男伴們留在了客廳內。侍者立即送上各種飲品、點心等。
  夏如龍緩緩的走到唐詩經身邊。窗外是一片寂靜的湖泊,有水鳥飛過。
  “詩經,看這鳥…,景色真美。”
  唐詩經扭頭看了一眼夏如龍,他已經沒有昔日的意氣風發,取而代之的是沉穩,氣度,笑著道:“也可以說是人煙稀少。”
  夏如龍笑了笑,道:“Therno-trf-wings-in-the-sky,butve-flown-over。”
  泰戈爾的名句:天空中沒有翅膀的痕跡,但我已飛過。此情此景,這是一句表示愛意的詩。
  唐詩經美麗的雙眸認真的看著夏如龍,帶著冷艷氣質之后的清涼,“米奇。你應該知道我更愛古詩。”輕聲吟誦道:“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我的心不是圓圓的石頭,不可任意的轉動。我的心不是睡眠的草席。不可任意的卷起來。
  “……”夏如龍號稱中國通,普通話說得很溜。只是連成語都經常用錯的他,怎么可能理解得了《詩經》里面洗練雋永的句子?
  好在,夏如龍的情商和智商都是夠的,知道唐詩經拒絕了他。
  從夏如龍的角度來看,陸景女人眾多,唐詩經跟著陸景成為怨婦的可能居多。他完全可以趁虛而入。都是成-年人,又異常的優秀,有好感之后。開房“偷吃”是常態。
  只是,他沒有料到唐詩經拒絕的這么堅決。
  看著那張夢寐以求的美人臉,冷艷水靈。二十多歲的女人都未必比得上她的姿容。夏如龍不甘心的道:“詩經,你幸福嗎?”。
  “你覺得呢?”唐詩經反問,嘴角浮起一抹讓人驚艷的笑意。她并不想將和陸景的私生活告訴他人。“米奇,你知道他們在里面談什么嗎?”。
  陸景和她的消息有點閉塞。現在還是有些稀里糊涂,摸不著頭腦。
  夏如龍心里嘆了口氣,最后的努力失敗,意興闌珊的道:“大約是鉆石方面的事情吧?”他知道一點內幕消息。
  …
  …
  雷納德-洛克菲勒安排的品酒室與客廳相連。穿過兩個房間就到。幾十平的房間布置的很精美,大屏的液晶電視位于房間正中。夜色從玻璃窗透進來。
  英俊的侍者拿著托盤送來酒。雷納德-洛克菲勒打了響指,傭人上前開了電視。
  電視里播放的是錄播的CNN新聞。女主持人正在用一口標準的美國腔說道:“根據我臺最新消息,安利比里昂首都塞拉哥爆發大規模騷亂…….”
  一則新聞播完。畫面定格。眾人的表情各異。
  環視一周,雷納德-洛克菲勒笑著道:“安利比里昂是南非之外最大的鉆石出產國,塞拉哥的騷亂必須要平息。不然。鉆石的價格可要上漲了。”
  坐在客廳左側長沙發上的一名頭發稀疏的中年男子拿著酒杯笑道:“雷納德,我們應當讓戰亂更長才對。價格上漲不正好符合我們的利益?”
  一身白色小禮服的戴安娜蹙起眉頭。不忍的道:“普利策先生,鉆石應該保持它的圣潔。羅德斯先生一定不贊成你的想法。”
  羅德斯先生是一名滄桑的老者。笑了笑,道:“戴安娜,我們要尊重現實。不過,我贊同你的意見。”
  雷納德-洛克菲勒轉向正在品酒不語的陸景,道:“或許我們應該聽聽陸的意見。他即將成為印尼最大的鉆石商。”
  全球的鉆石市場份額中,印尼出產的鉆石占有市場份額的10%。而陸景如果拿下古拉迪加爾手中的鉆石礦,他將擁有印尼市場中70%的份額。
  陸景正在琢磨雷納德-洛克菲勒這幾位貴賓之間的關系,沒想到話題轉到他身上,從容的道:“等我成為印尼最大的鉆石商我再發表意見!當然,從情感上我傾向于戴安娜女士的想法。”
  “我估計也就在這一兩個月的事情!”雷納德-洛克菲勒哈哈一笑,沒有逼迫陸景,轉移了話題。印尼發生的事情,他心里有數。
  戴安娜對陸景友善的笑了笑。
  房間中其余幾人都打量了陸景一會。和華的能量很強啊。雷納德居然篤定陸景能在短時間內吃掉古拉迪加爾。
  房間里的氛圍略微有些停滯。這時,管家過來道:“洛克菲勒先生,獵場已經準備好了。”
  “各位,那我們出發吧!享受今晚的狩獵。”雷納德-洛克菲勒神采飛揚的帶著眾人前往獵場。看得出他是真心的喜歡打獵這項運動。(未完待續……)
  第1544章我心匪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