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42 風大少

風道阻給朋友打了個電話。片刻后,一輛黑色的奔馳s600抵達浩清波。司機將車鑰匙交給風道阻客氣的告辭離開。
  “小叔,我們去哪里玩?”風道阻滿意看著眼前的大奔,按了電子開關,給風在水拉開了車門。
  風在水坐進車里,隨意的道:“我一年在京城里呆不了幾天,你推薦地方。”
  風道阻就笑,“那去嘉南俱樂部吧。我們順便可探點消息。”
  風家和秦家走的很近。他和嘉南俱樂部的老板秦成文私交不錯,可以繼續打聽陸景的消息。
  車窗外夜景迅速的倒退。風道阻車開的很快,頭也不回的道:“小叔,劉小山是個講究人啊!居然夸陸景。聽他那番話都看不出來他和陸景是仇家。”
  風在水舒適的靠在座椅上抽著煙,笑呵呵的道:“道阻,你真這樣覺得?”
  風道阻不明白風在水的意思,道:“不是這樣嗎?”
  風在水含笑著微微搖頭,“道阻,看來你還是只適合在軍隊里面混啊。劉小山把陸景夸的天上地下少有,魅力無雙,那你說我們是不是更要擔心白露被陸景灌**湯呢?”
  “我靠,這姓劉的小子也陰的很啊。想要借刀殺人。”風道阻一拍大腿,郁悶的說道。他有種智商被俯視的感覺。
  風在水就笑,“你真當劉小山的副處是隨便混來的?老劉家政壇上的后輩就這一根獨苗,還不得盡心盡力的培養。這點小技巧他能不會?”
  到了嘉南俱樂部。風道阻將鑰匙丟給門童。熟門熟路的在3樓要了一個包廂。10號包廂。
  嘉南俱樂部這里是正規的場所。不涉及任何黃賭毒的成分。環境舒適。來往的都是衣著時尚的男女。
  一路進了3樓的10包廂,風在水滿意的點點頭,“這地方不錯。”京城四大俱樂部名不虛傳。他現在已經過了混那些亂七八糟場所的年紀。
  風道阻嘿嘿一笑。做到棕色的沙發上,吩咐包廂服務的服務員,“先上2箱啤酒。果盤、小菜看著上。要快。”
  風家叔侄在包廂中說著家里對陸景、風白露在一起的看法。正在嘉南俱樂部里的秦成文來包廂里敬酒,“水少,哈哈,什么風把你吹到我這里來了?”
  風在水和秦成文年紀差不多,但是在京城里玩的時間卻是兩個時代的人。不過。相互之間還是照過面。
  “最近休假。在京城里瞎玩。有個事找你問問。”風在水起身和秦成文握手。秦成文現在京城里的大哥級人物。他需要給秦成文面子。
  “水少,你問。我一定如實相告。當然,要是涉及國家極機密就算了。你們那潭水太深。”秦成文開玩笑的道。風在水的特種部隊經常執行涉外任務。保密等級很高。
  “爽快!”風在水拿起燕京啤酒對著吹了一瓶。道:“成文,陸景這個人你了解多少?”
  秦成文臉色變得慎重,隨即笑著道:“怎么,水少和陸二少有過節?”要是有過節。他打定主意絕對不攙和。
  風在水感覺到秦成文的戒備。遞了一支煙,笑道:“過節倒沒有。就是想問問陸景的情況。成文,聽說你和陸景比較熟?”
  秦成文拿出打火機給風在水點了煙,笑道:“我哪里和陸景熟悉?正兒八經,李三少和閔二哥和他熟悉多了,還合伙做生意。水少有什么想問的,我知道的,一定言無不盡。”
  風在水笑了笑。“那行,就隨便聊聊。”
  話題點了點風白露和陸景的事情。秦成文心里有點明白了。他和風白露算是好友。對風白露的行程很清楚。風白露最近跟著陸景一起去了蘇格蘭。
  “白露,你們戀奸情熱,怎么明面功夫都不要了呢?”秦成文心里抱怨一句,開始和風在水聊起陸景的事情。
  其實,聊什么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讓陸景圈子里的人知道風大少在關注陸景。
  風在水是在通過這種方式向陸景施壓。
  …
  蘇格蘭,愛丁堡。
  雷納德-洛克菲勒擁有的莊園在愛丁堡的市郊。遼闊的莊園仿佛是中世紀的古堡。園丁、農夫、面包師等等傭人一應俱全,完全能夠自給自足。
  雷納德-洛克菲勒邀請的朋友一共有八人。各自隨行的隨從加起來足有百人,住在這間現代化的古堡中一點都不顯得擁擠。陸景和隨從的房間位于整座城堡的東面。
  午后時分,陸景洗過澡,換了一件雪白的睡袍在臥室里品著紅酒,準備午休。從京城徑直飛到蘇格蘭愛丁堡讓他有點累。
  丟在床-上的手機突然滴了一聲,打斷了陸景的思緒。陸景從窗口走到床前,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嘴角禁不住浮起一抹笑意。
  是李菲菲的短信。風家的第三代領軍人物風在水在京城里查他。風家的耳目沒有那么閉塞。他和風白露過從甚密的事情肯定已經傳到了風家的長輩中。
  陸景笑倒不是因為這件事好處理。恰恰相反,還很有些棘手。他笑的原因是李菲菲的立場。
  腦子里禁不住又想起在湖東路上風景擊劍館里旖旎香艷的吻。殘香猶在。特別是李菲菲抱著他的脖子閉著眼睛配合著讓他吻的畫面,令他頗有些征服的興奮。
  陸景所居住的房間設有臥室、陽臺、書房、小客廳,就像一個400多平米的公寓。其中陽臺和隔壁的2015號房間共用。
  “二哥,什么事情這么開心呢?”陸景隨意的躺在床上,琢磨著怎么給李菲菲回了一個短信時,風白露從書房的門外走進臥室。笑著問道。
  “收到菲菲的預警短信。”陸景翻身起來,看到風白露眉眼間藏著一抹輕愁,略微一琢磨就明白原因,拍拍床單,“白露,過來坐。京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風白露輕輕的點頭,坐到陸景身邊。她在京城的消息渠道比陸景還要多。“二哥,我小叔介入的話,比我哥反對更麻煩。我很擔心。”
  風白露穿著一件寬松的白色t恤,淺藍色短褲,很居家的打扮。短褲下一雙修長渾圓的白腿頗為動人。
  陸景攬住她的腰,身上帶著沐浴后的清香,在她發梢邊溫聲道:“白露,看來我們很難得到認可。我們需要自己想辦法。風大校的壓力,我還頂得住。”
  這個時候談放棄,以陸景的性子基本不可能。他不希望自己的女人有朝一日嫁給別的男人,為人妻,為人母。
  風白露點了點頭,依偎在陸景懷里。沒說話。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溫馨的氣氛在房間中彌漫。風白露看著陽臺上陽光的變化,估摸著有下午2點多了,“二哥,睡著了嗎?”
  “還沒有。”
  “二哥,你知道嗎京城里有人說你看中的女孩子素質不算高。沒有一個豪門貴女。你和菲菲姐那天談得怎么樣?現在有我一個都夠你頭疼的。如果再加上李家,你的麻煩可就大了。”
  提起擊劍館里的事情,陸景心里有點虛,李菲菲是被他強吻的,含糊的道:“還行吧。”
  風白露笑笑,沒有刨根究底,轉移話題道:“二哥,雷納德-洛克菲勒的8名客人,你只認識丹尼爾-沃倫、戴安娜。丹尼爾-沃倫還對你不友好。今晚的狩獵你要參加嗎?”
  “這當然要參加了。我還想看看雷納德-洛克菲勒葫蘆里賣得什么樣。”陸景微笑著道。
  今天中午飛抵愛丁堡的各人聚在一起吃了飯。下午各自休息。晚上準備進入大山中,開始秋獵。
  聚餐時,陸景看到丹尼爾-沃倫、戴安娜、夏如龍頓時就覺得這次愛丁堡之行不會簡單。心里一直保持著警惕。
  和風白露一起平躺在床上,陸景輕聲道:“白露,在我這兒睡一會吧。到晚上可就要精神好一些。”
  “嗯。”風白露很舒服的靠在陸景懷里睡了起來。她也實在是有點困。陸景看了看手機短信,琢磨著他和李菲菲的關系。
  他強吻李菲菲,固然有初戀情結因素,但從內心里來說,當李菲菲為了吉永右典質問他時,他便決定不再和李菲菲來往。強吻,帶了一點報復的意圖。
  但隨后,李菲菲生疏稚嫩的表現讓他很有征服的成就感,心里有一個聲音蠢蠢欲動:為什么不能征服李菲菲呢?
  他過兩天要去迪拜,約了李菲菲詳聊。只是,從李菲菲的反應來看,恐怕繼續接吻的待遇都沒有了。當然,這難不倒他。
  他要考慮的是如何處理和李菲菲的關系。風白露剛剛已經提醒過他了。一個風家已經夠頭疼了,再加上一個李家,他可頂不住壓力。
  “見面再說吧!”陸景下定決心,撥了余樂的手機號碼。
  …
  晚宴開始前,雷納德-洛克菲勒讓人將丹尼爾-沃倫請到了休息室中。
  “丹尼爾,這幾個月的普通公民滋味不好受吧?”雷納德-洛克菲勒笑著說道。
  丹尼爾-沃倫就道:“總比死了強。雷納德,你真的覺得陸景可以幫助到我們?”
  “不試試怎么知道?”雷納德-洛克菲勒笑著說道。(未完待續。。)
  ps:總算趕出一章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