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41 意外的突破

“道阻,你身上的傷是怎么回事?剛回家就搞成這樣?”
  寧水街,錦園別墅風道阻的房間中彌漫著濃濃的云南白藥的味道。一名長相英俊的男子叼著煙,笑著問道。風道阻黝黑結實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遍體鱗傷。
  風道阻滿不在乎的抽著煙,讓家里的保健醫生給自己上藥,“沒啥大事。在燕大那邊和陸景打了一架。那逼下手很黑。小叔,你怎么有空在京城。”
  “道阻,不該問的別問。不用我教你保密條例吧?”風道阻的小叔風在水笑一笑,伸手一彈,煙頭從空中劃出一個拋物線準確的落在煙灰缸上。
  風道阻嘖嘖稱奇。這一手瀟灑的動作絕對泡妞利器,他可學不來。他小叔在特種部隊工作,才三十歲已經是大校銜。前途遠大。
  要不是他十八歲的時候把人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以他的本事,絕對比現在混得還要好。
  風在水道:“道阻,說說陸景這個人。長江后浪推前浪啊!”風大少當年在京城混得風生水起。和閔二哥,胡大少,李新寒是一個層次的人物。
  風道阻撓頭道:“小叔,我和陸景沒什么接觸。就是白露和他走得比較近,我回來就過去找他麻煩。然后我們打了一架。瑪德,那逼狡詐的很,故意誘騙我打他的臉。我又不敢打重,結果被他順勢干到。操,我虧死了。”
  “我說呢!”風道阻滿嘴臟話風在水也不介意,軍隊中出來的人不說兩句粗話怎么行?淡淡的道:“這么看他心機有點深啊。誰和他比較熟?我了解下這個人。白露和他在一起不是好事。”
  陸二少聲名在外,風在水知道,過年的時候,陸景還來風家拜過年。他的待遇挺高的,早就不見外客的老爺子看著他父親的面上還見了一面。勉勵了幾句。
  風道阻立時興奮的站起來,小叔這個表態很對他胃口。他可不想妹妹給人當一輩子見不得光的情人。保健醫生老王手里拿著酒精,連忙道:“別站起來。還沒處理完呢。”
  “不好意思,王醫生。你繼續”風道阻道個歉坐下來。對風在水道:“小叔,家里除了白露之外,風天澤和陸景打交道比較多。很吃了幾個虧。”
  白露說是蘇格蘭愛丁堡旅游,妹妹一貫喜歡在世界各地旅游,爸媽不疑有他。實際上她是和陸景一起去了愛丁堡。
  風在水點點頭,道:“行,訂一座桌酒,我請天澤吃飯。”
  …
  …
  風天澤在湖東路大學城的京菜館浩清波請李菲菲、明秀、劉小山、莫少鋒等人吃飯。今天是他的陽歷生日。
  包廂中。十幾個男女聚在一起喝著茶,先聊著,準備開飯。都是部委大院、市委大院的子弟。
  風天澤接了電話,聽了兩句,合上三星的翻蓋機。半個小時后,風在水和風道阻就趕了過來。
  風大少的威名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圈子很好使。熱熱鬧鬧的寒暄過后,風在水道:“今天是天澤的生日,我和道阻來的突然,先喝一杯。”拿起酒杯,三兩五糧液一口灌了。說:“天澤,禮物我回頭補給你。”
  風天澤感激的道:“小叔,謝謝。”他在京城里混得不算好。三番五次的得罪陸景。雖然白露打了招呼,但小鬼難纏。他小叔風在水撐腰,他在京城的日子就要好過多了。
  風在水好爽的舉動贏得了青年男女們的好感,眾人頻頻的敬酒。
  風在水英俊無匹,高大的身材,坐如鐘的俊朗氣質,讓桌上幾個女生春心萌動,時不時的湊趣說著話,掩嘴嬌笑。
  酒桌上的莫少鋒給郁悶的不行。他可是標準的白臉帥哥。只是和風在水這種具備強烈陽剛氣的男子一比。立即像一個小孩。
  已經結婚的明秀笑起來像包子,在李菲菲耳邊道:“菲菲。風大少真帥啊!名不虛傳。不比陸景差。呵呵,風家一家子人有意思呢。名字全從詩經國風的蒹葭篇里面取。”
  李菲菲無語的搖頭,她這個閨蜜啊,就是個小花癡。輕輕的抿著酒,對酒桌上話題漠不關心。她還在想她和陸景的事情。心里有點亂。聽說陸景、風白露一起去蘇格蘭了。
  酒酣入巷,風在水停下筷子,道:“天澤,我找你打聽個事,你和陸景打過幾次交道吧!這個人怎么樣?”
  滿桌子人都安靜下來。幾個人相互交換這個眼神。風大少這話口氣不怎么和善啊!
  風天澤給聽的一愣,隨即笑著道:“小叔,今天這桌里我和陸景算不上最熟的。少鋒是陸景的小舅子。小山、菲菲、明秀是陸景的初中同學。”
  說著,對莫少鋒、劉小山道:“小山、少鋒,麻煩你們給我小叔說說陸景的奇聞異事。”
  風天澤的話說的很緩和。他早就沒有和陸景爭鋒的意思。他在美國追求李菲菲的時候,陸景根本就沒有說話,是王燦說了句話,他就扛不住。
  他在風家算不得嫡系。沒必要做惡人。看情況,小叔是準備殺一殺陸景的威風。
  實話說,陸景最近玩得挺大的,在金頂俱樂部搞什么一號會員,調動幾十億美元的資金整頓旅游業。聽說私下里有人稱呼他為中國民營企業之王。
  莫少鋒早憋一肚子氣,道:“陸景是我姐夫。風大少要找我姐夫的話,我可以給他遞話。”
  “噗嗤。”劉小山一口酒噴出來,莫少鋒這個大草包,見眾人都看過來,擦了嘴,道:“不好意思。失態了。我和陸景一個大院長大的。風大少要是不介意的話,我說說我的看法。”
  莫少鋒訕訕一笑,拿起杯子喝酒。他和劉小山認識,劉家的人他得罪不起。
  他九六年跟著他姐在京城的時候,號稱京城四少。現在眼界變寬知道是個笑話。
  “好。”風在水遞了一支煙給劉小山,靠在椅子上聽劉小山的高論。劉小山和陸景是死對頭。最了解你的往往是敵人。
  李菲菲輕嘆了口氣。劉小山和陸景的恩怨很深。估計沒什么好話。風在水在京城里很有名氣。陸景發跡之前,京城里最傳奇的人物就是他。
  她大致上也猜得出來風在水對陸景抱有敵意的原因。風白露和陸家走的太近了。要不是中間還有個第四石油的副總傅婕,話風不知道會傳成什么樣。
  陸景在女人方面可是有前科的。京城里時不時有些他的花邊新聞流傳。就她知道的有真有假。
  比如:莫少鋒說陸景是他姐夫就是真的。莫心藍,這位前京城第一美女,和華的創始人之一。還有前段時間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大出風頭的唐家六小姐,和陸景也有一腿。
  劉小山的聲音打斷的李菲菲的沉思,“陸景能力、手腕、心智都上上之選。不然,和華到不了這個高度。和華已經具備了財團的特質。這次旅游行業內的新規則制定就是陸景實力最明顯的體現。”
  在座的都是京城中有身份的子弟,家里的老頭子少說是個廳干。聽到這話,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陸二少的傳奇故事聽得多,基本上都是:說搞誰就搞誰。這樣大規模的商業行動和他有關卻是第一次聽說。
  夠牛逼,國家旅游局局長都沒這個能耐吧?
  劉小山接著道:“能力說完了說性格。陸景這個人看起來不好接觸,其實很好相處。講道理。對美女很有風度。溫潤如玉。他換了球服在大學里面踢足球和大學生沒什么區別……”
  結結實實的夸陸景一通之后,劉小山對李菲菲笑著道:“菲菲,你有什么補充的?”
  李小山夸陸景讓李菲菲極其的迷惑,這時道:“陸景很優秀,性格有點怕麻煩。”想著昨天給陸景強吻,心里補充了一句,還很無賴。
  明秀一臉震驚的看著李菲菲,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吧?菲菲居然在夸陸景。她就坐在李菲菲身邊,小聲道:“菲菲,你感冒了?”
  “去你的。我誤會陸景了。幫他說句話好而已。”李菲菲小聲道,嬌嗔著拍著明秀,心里有點發虛。
  她還沒想好怎么和陸景相處。但是想了一天多,至少明白她不討厭陸景。
  風在水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拿起酒杯道:“今天謝謝大家了,我還有點事情要辦。走一個。下會我們再好好的喝一杯。”
  包廂里眾人紛紛站起來送風在水、風道阻:“風大少,下回再聚。”
  送走風在水后,酒桌上的氣氛也差不多。風天澤安排去白雁蘇飛唱歌,“走起。今晚不醉不歸。”
  一幫人起哄著離開浩清波。走在湖東路上,十月中旬的晚風十分涼爽。
  劉小山是在職公務員,推了晚上的聚會,“風少,晚上女朋友交代了不能回去太晚…”
  風天澤道:“劉少,幸福啊。我們等著喝你的喜酒。”一幫人都善意的哄笑起來。
  劉小山看了看心不在焉的李菲菲,他初中時也追求過李菲菲。夜色中,高挑的李菲菲穿著精美的綠色長裙,靚麗而清秀。劉小山心里隱隱一痛,坐車離開。
  李菲菲拿出手機給陸景發了一條短信。不管風在水高調的了解陸景的信息是什么意思,總之不是好事。這件事情上,她的立場還是站在陸景這一邊。(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