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40 擊劍比賽

風景擊劍館中空無一人,秋天的午后,陸景就這么壓在李菲菲身上。陸景感覺到是李菲菲綿軟的嬌軀,如同倒扣玉碗般的酥胸頂在他胸口。感覺很爽。
  李菲菲感覺到的卻是陸景的沉重,郁悶的不行,“怎么不是你故意的?這么大的場地,你剛好壓到我身上?”
  “我怎么知道你會勾倒我?”陸景也懶得和李菲菲客氣。李菲菲內心里根本就不信任他。
  李菲菲氣的胸口起伏。只是,陸景還壓在她身上,玉-乳起伏的幅度有限。薄薄的衣衫還是讓陸景體會到李菲菲的怒氣,也清晰的體會到這份旖旎。
  李菲菲頓時反應過來她和陸景的姿勢太曖昧,怒聲道:“陸景,你還不下來?”
  她心里有氣,對陸景說話不那么客氣。那天她和夏思雨去找陸景。但是陸景避而不見。真是把她給氣死了。難道以陸景細膩的心思會不知道她的想法。
  陸景這時心里有點恍惚。十八歲之前,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娶李菲菲,可惜他連李菲菲的手都沒有牽過。但是,今天的便宜可是占得大了。李菲菲綿軟的嬌軀壓著很爽。
  夙愿以這種方式達成讓他一時間沒回過神來。聽到李菲菲的嬌喝,回過神,看到那張清秀靚麗的臉上憤怒難言,一陣膩歪,怒向膽邊生,低頭對著李菲菲的紅唇吻了下去。
  要占便宜,索性占足。省得一會空背一個占她便宜的名頭。
  “唔---”李菲菲一下子就懵了。她根本沒有想到陸景居然會這么大膽的吻她。腦子里的念頭剛轉動,就給陸景的舌頭深入,吸允著。一陣酥麻感涌來。接著便是天暈地旋的感覺。
  陸景吻的很霸道。但覺察到李菲菲的生疏之后,變得溫柔起來。以陸景接吻的技巧,不管事霸道還是溫柔,李菲菲這樣的稚兒都無法抵擋。結果只有一個。
  李菲菲滿臉潮紅的看著陸景,喘氣吁吁,胸口起伏。這時候,陸景沒有完全的壓在她身上。她豐挺高聳峰巒起伏的美景讓陸景心中的情-欲不可以抑制的涌起來。低頭再吻。
  良久之后,兩人的嘴唇的分開。“陸景,你混蛋…”李菲菲伸手抽陸景一耳光。
  想象中的啪的一聲脆響并沒有發生。陸景握住了李菲菲抽來的手,看著猶如天鵝般的李菲菲在他身下,心里有種肆掠的快感,重重的封住了她的嘴唇。讓你拿劍戳我。
  下午的時間過得很快。擊劍館中靜悄悄的。窗外,燕大校園里的聲音偶爾傳來。
  李菲菲給陸景吻的全身發軟。她算是明白一件事情,只要她罵陸景、發脾氣,陸景就會吻她。或輕柔、或狂野。關鍵是她抵擋不了陸景的熱吻。
  那份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悸動讓她喘氣吁吁,腦子一片空白,最后甚至會配合著和陸景接吻。
  “陸景,你真是個無賴。有你這樣玩擊劍的嗎?”李菲菲不敢再罵陸景了,旁敲側擊的說道。都這樣了,陸景要順勢解開她的衣服,她就虧大了。
  “我說了我不會。菲菲,你剛才在我身戳了多少劍?我們倆沒有那么大的仇恨吧?”陸景抱著李菲菲說道。
  不知道什么時候,陸景坐在了擊劍館的木質地板上。李菲菲則是被他抱在懷里。她豐盈的翹臀壓在他的大腿上。李菲菲173,體重卻并不重。纖盈修長的雙腿給白色的訓練服襯托的筆直。吻得動情的時候,陸景偷偷的把玩過這雙美腿。李菲菲現在能默許他吻她已經是極限。
  “誰說我們沒有那么大的仇恨?”李菲菲帶一點賭氣的說道,“不會你就可以空手來欺負我啊?”
  陸景很認真的看著李菲菲,伸手將她一頭烏黑的秀發理順,捧著她清秀如玉的俏臉,慢慢的吻上那濕潤的紅唇。
  看著陸景的臉龐越來越近,在眼中放大,李菲菲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等待陸景的熱吻。
  她想起陸景以前追求她的往事,想起陸景為她不用政治聯姻做的事情,想起陸景去洛杉磯的時候去看她時的期待。
  她誤會陸景,急匆匆的興師問罪,真的只是因為吉永右典是她的朋友?她心中真的對陸景沒有一絲的感覺?還是因為陸景已經結婚,而且平時很少和她聯系,她將情緒隱藏在心底。
  她追著想要和陸景見面,僅僅只是為了道歉挽回她和陸景的朋友關系?還是她內心深處并不希望他消失在她的生活中?
  看著宛若一只高貴的天鵝的李菲菲在自己懷里閉上眼睛,擺出任君采擷的架勢,陸景有點做夢的感覺,心里逐漸的品出了一點味道:李菲菲對他并非全無感覺。
  追求李菲菲的關鍵不是討好她,贏得她的青睞。以李菲菲的公主性情來看,這種追求方式基本不可能成功。正確的方式是“霸王硬上弓”。前提是需要她的認可。
  越是高傲的女人越需要一個強勢的男人。當然,話說回來,以李菲菲李家公主的地位誰敢強迫她?
  …
  …
  夕陽西下,金黃色的陽光讓風景擊劍館七彩斑斕。
  李菲菲從豪華更衣室里換了衣服出來。白色的t恤,卡其色的修身長褲。橙色的外套。裝扮的時尚靚麗。
  “菲菲,晚上有時間吧?我請你吃飯。”陸景迎了上來,和李菲菲并肩往擊劍館外走。
  李菲菲穿著高跟鞋,不比陸景矮,扭頭看了陸景一眼,道:“你不回去陪衛婉儀吃飯?”
  陸景輕輕的揉了揉眉心。一頓飯的功夫并不是不能協調出來。婉儀還沒有這樣要求他。兩世為人一親芳澤的夙愿無意中達成。他還不想這么快就和李菲菲分開。但是,李菲菲的態度比之剛才有了變化。看來,剛才在更衣室的半個小時里,她想了很多。
  李菲菲看了陸景一眼,輕聲道:“陸景,送我回宿舍吧!”
  李菲菲是燕大美術系的老師。在燕大的教師宿舍樓分了一間兩室一廳的套房。平常她都住在燕大。
  陸景開了車,親自送李菲菲回宿舍。賓利車中,坐在車后排的李菲菲沉吟著道:“陸景,你那天為什么不見我?”
  “菲菲,那時候我們見面了也沒什么好說的。”陸景直言不諱的說道。他和李菲菲的朋友關系從她打電話質問時就已經趨于結束。李菲菲在內心里根本就不信任他。
  李菲菲儼如天鵝般的眼眸看著陸景,反詰道:“現在我們就有話說了嗎?”
  陸景嘴角的微笑慢慢的消失。事實上,他現在和李菲菲的共同話題很少。而且,使君有婦。陸景有點明白李菲菲的意思:剛才在擊劍館的一幕只怕不會再發生了。
  汽車內的氛圍有點沉悶。駛入燕大之后,李菲菲很正式的道:“陸景,我不至于是非不分,恩將仇報。吉永右典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這時,陸景打著方向盤將車停在了李菲菲宿舍樓下,他的情緒略微恢復過來,“菲菲,你的道歉我接受。但是,今天的事情,我不會向你道歉。”
  “你…”李菲菲郁悶的道:“陸景,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無賴了?”
  陸景微微一笑,給李菲菲打開車門,“不是我無賴。菲菲,今天的事情再來一遍,我還是會吻你。我不后悔。你說我道什么歉?”
  陸景內心里對李菲菲有沒有野望?這個問題不用問。如果沒有今天的意外,他和李菲菲肯定還是兩條平行線。但是現在既然已經可以吻她,他希望能擁抱她。
  陸景現在醒悟過來他追求李菲菲的方法一開始就是錯的,這會自然是轉換了對李菲菲的態度。
  “你…”李菲菲又是一陣無語。她想起李新寒對她說的話,陸景現在已經完全不是她認知的那個男生。他變得太多了。
  今天下午的事情她并不怪陸景。很多事情十五年的沉淀下來說不清楚。她現在都沒有想明白她以后對陸景需要是什么樣的一個態度。
  她本來還想著邀請陸景上樓坐坐。現在還是算了。天知道陸景會不會獸性大發。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
  看著李菲菲上樓的倩影,陸景一陣恍惚,繼而撥了李菲菲的號碼。李菲菲不滿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來,“陸景,你有什么事啊?不要逼著我罵你。”
  “菲菲,我過兩天可能要去一趟迪拜,我會給你買一張去迪拜的機票。屆時,我們在迪拜的7星級酒店中喝下午茶,然后再聊。”
  陸景自顧的說著,不給李菲菲拒絕的機會,就掛了電話。開了車內的音樂,臉上帶著微笑的開車離開燕大的校園。心情很是舒暢。
  和風道阻打一架導致臉上烏青不能見人的郁悶消失。接到雷納德-洛克菲勒的秋獵邀請的忐忑也消失。他現在腦子里是想著李菲菲如花似玉的魅力。
  …
  …
  10月19日下午,陸景帶著唐詩經、風白露、墨靜雯、余樂,加上隨行的保鏢抵達蘇格蘭愛丁堡。雷納德-洛克菲勒派人來接的車隊早早的等在機場。
  “陸先生,我們將在半個小時后,抵達洛克菲勒先生的莊園。”司機介紹道。
  最快更新,閱讀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