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536 旅游業的地震

陸景倒是不會懷疑黎逸明會派廚師來對他投毒,推辭道:“今天這位大廚的粵菜做的非常好。君子不奪人所好。”
  黎逸明呵呵笑道:“陸先生,八大菜系只是通俗的分類,菜式啊只要對口味就號。不瞞你說,我的專用粵菜廚師沒有到京城來,時間有點緊急。”
  6景笑了笑,放下筷子,擦了擦嘴。
  為什么緊急,原因他和黎逸明心知肚明。昨天晚上自己猜敲打他了嘛!
  黎逸明見6景不松口,笑著道:“6先生,今天掌勺的是老王的兩個徒弟。眼看著到了出師的關卡,還沒有下家。幸好和6先生的口味。還請6先生一定要聘請他們。他們一手好廚藝,要是流落到去開私房菜就可惜了。”
  話說到這份上,6景只得答應下來,道:“回頭我讓我的助理墨靜雯和他們聯系。”
  他身邊的服務團隊正在組建。在新加坡的時候,雨綺給他打過電話,才剛剛又一個頭緒、眉目。現在要安排兩個廚師剛剛好。
  …
  十月中旬,湖東路大學城這里的人氣十分旺盛。來來往往的大學生們點綴著青春的氣息。很容易讓人神采飛揚。
  湖東路大學城中一間門店前,6景下車,有些恍惚的看著煥然一新的擊劍館,門匾上寫著“風景”。顯然這是新的擊劍館的名字。
  這是吉永右典專門為了追求李菲菲開設的一家擊劍館。吉永右典現在已經回國養傷。這家擊劍館自然要出手。只是,6景沒有想到風白露會將這家擊劍館盤下來。
  “二哥,你來了。”風白露從擊劍館中走出來。清爽的秋裝打扮:白色的襯衣、水磨藍牛仔褲。修身的衣物勾勒著她窈窕的身姿。氣質清冷嫵媚,美麗的摧古拉朽。
  “白露,你的驚喜是什么啊?”6景微笑著和風白露并肩往擊劍館里走去。風白露身上淡淡的幽香傳來。清香宜人。
  風白露努努嘴,嬌柔嫵媚的道:“二哥,這間擊劍館不算嗎?”
  6景莞爾一笑,“驚奇倒是真的,驚喜可就未必咯。”
  風景擊劍館足有三個室內籃球場大,一道道用于熱身、預熱身、比賽的劍道依次陳列開。擊劍館的地面宛如分割成一條條的形狀。湖東路開一家幾十平米的小餐館月收入都有幾十萬,在寸土寸金的湖東路大學城中開一家幾乎月月虧損的擊劍館十分奢侈。
  擊劍館中的工作人員和教練還沒有配齊。幾名年輕的男女在場館中指指點點,見6景和風白露進來,都笑著打招呼,“白露姐。”
  風白露今年也才23歲。喊她白露姐的都是京城的小一輩。6景一個都不認識。幾道敵意的目光掃過6景——風白露和他的關系看起來很親密。
  風白露何其的精明?她作為京城第一美女,就算她一直不喜歡交際、應酬,但是場面上的能力早就歷練出來,簡單的介紹道:“這是6景。大家打個招呼。”
  場館內的幾名小年輕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這名看起來不起眼的年長青年居然是傳聞中的6二少。又有些恍然,能得到白露姐青睞的男人,怎么也得6二少那個級別啊?
  眾人臉色肅然,紛紛道:“6少…”
  幾名因為風白露瞪了6景幾眼的青年一臉苦逼的喊道:“6少。”有眼不識泰山。
  問題是,現在他們還不能道歉。道歉那就把問題擺到明處,逼著6景整他們。
  6景微微頷,心里略微有些感嘆。
  京城這里長江后浪推前浪。一茬茬的公子哥、小姐們不斷的冒出來。看到這些年輕稚嫩的面孔,很容易想起逝去的青春歲月。
  風白露看得出她這些朋友們的擔心,心里暗自好笑:6景又怎么會和他們計較,笑著道:“我和二哥說會話,你們沒事的話,自己隨意。”
  一幫小年輕如蒙大赦的散開。
  6景笑了笑。
  …
  6景下午在湖東路大學城里逗留了幾個小時,返回紫羅蘭山莊看望黃紫琪。紫琪的心理創傷已經基本恢復。再過兩天就準備去香港參加一個建筑設計師的交流會。
  6景到的時候,正好關寧、徐詠碧都在。四人在紫羅蘭山莊里一起吃晚飯。
  看著忙進忙去的紫羅蘭山莊的服務員們,6景笑著道:“黎逸明送了我兩個做粵菜的廚師。我讓靜雯安排在了燕湖家園。改天啊,讓你們嘗嘗他們的手藝。確實還不錯。清淡口味的粵菜。紫琪,你肯定吃不慣。”
  紫琪是正宗的川妹子。
  黃紫琪不客氣的白了6景一眼,道:“我現在很注意養生了好不好?詠碧可以給我作證。”
  幾人都笑起來,氣氛活躍。
  …
  秋高氣爽。北方的秋,與南方不同,巍峨大氣。氣候干燥。
  上午時分,唐詩經帶著隨行的助理校雪璇在民盟總部參加了一個會議后,與交好的民盟副主席袁玉泉聊著,一起走下大樓前高高的臺階。
  “詩經,行,咱們回頭再好好聊聊旅游方面的提案。先走了。”袁玉泉笑呵呵的與唐詩經道別,穿進黑色的奧迪a8中離開。
  唐詩經沒有開她比較中意的瑪莎拉蒂總裁,而是開了一輛很低調的白色昆成汽車。
  昆成汽車作為和華旗下的旗艦企業之一,在低端轎車市場表現極其優異。1o萬元以下的汽車中,昆成汽車以其極佳的性價比成為所有汽車愛好者的網站、貼吧等網絡上選推薦。昆成汽車在東南亞、南美、印尼、非洲的銷量很好。
  汽車是昆成汽車京城辦事處提供給她的。當然,她沒有收代言費。
  坐進車中,昆成汽車緩緩的駛離。校雪璇向唐詩經匯報著她的行程,“詩經姐,你晚上有一個和七冶的董事長袁安民一起吃飯。”
  唐詩經輕輕的點頭。進京城之后,唐家各方面的關系都需要聯絡、走動。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唐詩經接了電話。高婉薇的聲音從手機聽筒里傳出,“詩經姐,有件事需要和你說一聲呢。我們見面說?”
  唐詩經微微一琢磨,笑著道:“好啊,薇薇,我們在京城飯店里見面。我請你吃午飯。”
  半個小時后,唐詩經和高婉薇在京城飯店的包廂中見面。唐詩經的跟班崔橫波早就來訂好包廂。
  “薇薇,什么事情這么神秘?”崔橫波已為人婦,依舊還是快言快語的脾氣。
  高婉薇笑著道:“詩經姐,崔姐,我二伯和黎家的明叔合起來送了6景一對雙胞胎美女。他收下了。”
  崔橫波恍然,怪不得高婉薇一臉的笑意又神神秘秘。這可是大八卦。一臉不樂意的道:“詩經姐,6景行事也太高調了吧?”
  唐詩經正在夾著雞塊,聽到這個消息,立時哭笑不得放下手中的筷子。
  說生氣吧,倒也不怎么生氣。輪不到她來管。說不生氣吧,心里有點不舒服。雙胞胎呢!她當時還笑著問6景要不要她幫忙物色。
  唐詩經當場撥了6景的號碼。
  誤會什么的,狗血劇情只能證明編劇的腦殘,她徑直問6景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
  “什么?雙胞胎美女?”6景接到唐詩經的電話時,正在景華大廈的辦公室中和墨靜雯一起辦公。他下午和煙詩凝約了去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中自帶的私密游泳池游泳。正加班加點的處理工作。
  “你以為呢?”唐詩經清潤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帶著戲虐的笑意。
  6景扭頭看向身邊的墨靜雯。
  墨靜雯正在6景的辦公桌邊拿筆記本看郵件,把電話的聲音聽的一清二楚。對6景笑著點點頭。人是她安排的,是什么情況她自然清楚。嫻雅的輕笑道:“我還沒來得及給你說呢。”
  “我去!”6景頓時頭大。他哪里知道黎傾城居然會打埋伏。他一直以為是男廚師。女廚娘很少見的,而且還要是雙胞胎,還要是美女,這簡直跟中1o億的彩票大獎一樣的概率。
  要是他回頭請關寧她們吃飯時,出來一對雙胞胎美女廚師,那樂子就大了。不說,她們會不會吃醋,肯定要給笑上幾個月。
  唐詩經禁不住嬌笑,“不是吧,你被明叔給擺了一道啊。他那個人精明是出了名的。這事高二叔也有參入。”又善解人意的道:“沒地方安置放在我這里吧,我幫你調教調教。”
  6景現在肯定不能“退貨”。他需要六大世家為他效力,這就必須給接受。
  6景苦笑道:“詩經,調教什么的就不說了,人放在那兒吧!不然,我馬上一腦門的官司。”
  掛了電話,墨靜雯還在明媚的笑著,6景好笑的拍拍她給牛仔褲包裹的緊緊的嬌俏屁-股,“你啊…,等著看我的笑話啊。”
  墨靜雯嫵媚的嬌呼一聲,嬌柔婉婉的道:“我安排在燕湖家園的下面呢。張總不會察覺。”她倒不是真要看6景的笑話,只是表達下心里的不滿。
  一對17歲如花似玉的雙胞胎,哪個男人會不心動?
  6景不是真生氣,和墨靜雯說笑著這件事時手機又響起來。是一個跨國的號碼,6景接了電話,“你好。”
  “6先生,你好,我是雷納德-洛克菲勒。哦,你最近和竹下修一的關系不太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