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535 不能比誰更爛

頂級企業俱樂部每一位鉆石會員的影響力都達到了500億美元的級別。
  10位鉆石會員達成協議一致同意改變旅行社當前劣質服務的現狀。這份不簽名,不形成文件的口頭協議在極短的時間內給旅游行業內造成了巨大的震動。
  12日晚上達成的協議,當天晚上國內最頂尖的幾家旅行社老總們基本就知道大致的信息。
  國內500多家旅行社,消息一層層的往下傳遞。就像是湖中泛起的漣漪,一圈一圈的蕩漾開。不少人哀嚎不已。這簡直是斷人財路嘛!夜色中,很多人的電話不斷的響起。
  負責海益旅游的高修平正在和黎思源在白雁蘇飛的包廂中對酌,旁邊兩名容貌姣好的女人陪同著。一杯酒的功夫,高修平連續接了三個咨詢的電話。
  海益旅游是國內的幾大旅行社之一,自2001年起,連續4年獲得“十佳旅行社”、“5a級旅行社”、“馳名商標”等等榮譽。
  放下電話,高修平笑著搖搖頭,“都在問我是不是真的?嘿,陸景要做的事情,能有得假?”
  他今天晚上沒有跟著二叔去金頂俱樂部參加會議。但是會議的內容,堂妹高婉薇出來后就給他通報過。
  黎思源玩味的笑著,和高修平碰了一杯。
  今天高二叔不帶高修平參加聚會,只怕心里是不想惹陸景不快。高二叔在利益面前的衡量實在是….,嗨,好一個“雄才大略”的評語嘍。
  “陸景還是有點理想主義。”黎思源品著白云泉說道。他不看好這一次的行動。
  白云泉現在市國內不遜色于五糧液、茅臺的好酒。口味清淡。飲下之后,腹中凌冽。很受酒客們的歡迎。
  高修平笑了笑。黎思源是沒有和陸景打過交道,不知道陸景這個人的厲害。有鉆石會員的支持。陸景要規范旅行社的想法,十有八-九能實現。
  其實,云春旅游就是現成的模板。這是行政監管與商業資本合力形成的健康的旅游市場。瑞豐旅游在賓州賺得盤滿缽滿。他也正是在這個項目上輸了陸景一手。
  賓州的旅游業只學到了云春70%的功力。行政監管力量有一定的缺失。但即便是這樣,開通了渝賓高速,江賓高速的賓州旅游業一年的營業額有30億。賓州因此而成為楚北省內的旅游強市。
  陸景的要求,他的理解大致上是讓各地的旅游業在商業資本的力量影響下變成健康的旅游市場。至于,行政力量,基本是要忽略掉的。各地旅游業中的一些潛規則,陰暗面固然還會存在。但給旅客用腳投票的自由。
  歸納起來就是給旅客提供優質服務。這個服務包括出行、住宿、旅游地產、飲食、游覽、紀念品、特產購買等等方面。
  以頂級企業家俱樂部10位鉆石會員的能量,再加上陸景的支持,又不是要求各地都成為云春那樣的樣板工程,實現上述目標不是難事。
  “我擔心的是咱們六大世家只怕日后要聽陸景的招呼了。”高修平淡淡的道。
  這才是他心里的一根刺。輸了陸景幾次并不丟人,但是要他一輩子匍匐在陸景腳下,這實在膈應人。
  黎思源卻是笑呵呵的道:“修平,你這太過于擔心了。有利益咱們就跟著干。沒有利益,誰會管他?”
  陪著高修平和黎思源喝酒的兩名美女是京城里跨國企業的白領,對兩人說的名字。討論的事情都是一知半解。
  高修平和黎思源也沒有避著兩個女人。男人么,除了金錢,也需要用談吐和學識來增加自己的魅力。偶爾解答下她們故意提出的幼稚的問題。氣氛很是融洽。
  聽到黎思源的話,高修平也沒有辯駁。笑了笑,轉移了話題。陸景對六大世家的掌控力加大是不爭的事實。
  白雁蘇飛這里是京城的消息集散地。高修平和黎思源聊了沒一會,李新寒便過來閑聊。打聽旅游業變化的情況。他很興趣在旅游業上賺取利潤。
  …
  13日上午,有媒體開始發軟文進行造勢。媒體上批評國內旅行社價格壟斷、強迫購物、辱罵游客的聲音不斷。
  正在香港忙碌瑞豐旅游事務的胡文洸被陸景電話召到了京城。13日上午10點。胡文洸風塵仆仆的趕到景華大廈18層。陌生而漂亮的女助理領著胡文洸進了陸景的辦公室。
  陸景的辦公室布置的很通透。裝飾簡單。書桌、沙發、書柜。有一面的落地窗可以欣賞樓下的風景。寬敞的棕色沙發上,陸景正在和一名六十多歲的老者閑聊。依稀可見其年輕時英俊的風采。
  “文洸,來了。坐。”陸景笑著讓胡文洸坐下,介紹道:“這位是海益集團和百泰集團的董事長高俊耀先生。這是瑞豐旅游的總經理胡文洸。和華內部的旅游事務歸他負責。”
  高俊耀和胡文洸握了握手。瑞豐旅游是國內旅游界的新貴。對胡文洸的名字他有所耳聞。相互寒暄了幾句,便轉到今天的正題上:如何實現陸景在旅游業上的構想。
  他今天一大早就過來拜訪陸景。一個是要摸清楚陸景的想法,一個是準備和陸景合作。相比于海益旅游變革后可能的損失,印尼的油田完全可以彌補這份損失。
  要實現陸景的構想,并不是投資多成立幾家旅行社,或者重拳打擊在景區內違規的旅行社就可以。需要從多方面入手。
  陸景、高俊耀、胡文洸一個上午都是在討論這件事。
  第一,和華、瑞豐旅游、海益旅游以及鉆石會員們所能影響到的旅行社需要成立一個旅行社的聯盟,行業協會。用于來處理、協調、獎懲、分配各家旅行社的資源、利益。并且。提供網站供協會內部查詢。建立誠信名單,建立負面清單。
  陸景構想的基本要素。就是以商業資本的力量來改善市場環境。成立一個行業協會相當有必要。至于,行政的監管。暫時不要去碰。資本涉足行政領域,下場多半不好。
  第二,需要組建團隊來游說國家旅游局立法,修改當前的旅游法,群策群力的完善法律法規。尋求法理支撐。這是一項耗時長久的工作,陸景委托高俊耀去運作這件事。
  第三,對導游進行培訓。依托于云春的旅游學校,培養出足夠數量、合格的導游。
  “陸哥,時間到了。”正討論著。剛才和引著胡文洸進來的助理從辦公室外進來,輕聲提醒道。
  “小季,你先安排車吧,我就來了。”陸景笑著說道。他答應了今天中午去黎逸明家里吃午飯。季婉彤是他的新助理。
  正在說話的高俊耀很自然的將話頭收尾,站起來和陸景握手,“陸先生,今天聊的很透徹。謝謝你對我的信任。我一定會努力辦好。”
  陸景笑著點頭,對胡文洸說道:“文洸,有時間多向高總請教。”胡文洸將會是和華在旅游行業的代言人。
  胡文洸會意的道:“景少。我會的。”
  陸景送了高俊耀到辦公室門口。高俊耀主動承擔規范旅游業的事務,他自然要給足面子。
  要是,高修平知道高家的話事人一大早就前來拜訪陸景,恐怕又是一聲長嘆。
  …
  中午時分。陸景準時抵達明華公寓5棟13樓黎逸明的家中。位于湖東區的明華公寓是京城里的高檔小區,環境幽雅,居住在此的多是商業精英。
  黎逸明的房子是一套三居室的公寓。裝修的極為豪華,三面都是落地窗。客廳里的山河圖在中午的陽光中熠熠生輝。
  保姆開了門。正在寬敞客廳左側沙發上看書的黎逸明連忙起身將陸景讓了進來,和陸景握手。道:“陸先生,歡迎你來家里做客。怠慢之處,還請你見諒啊!”
  在沙發邊坐下,精致的女保姆送上清茶。還是云春雨茶。陸景喝著茶,笑道:“黎總有心了。”
  黎逸明六十多歲,聽到陸景的夸獎,感受到他的善意,禁不住微微一笑。
  昨天晚上,從黎傾城哪兒聽到陸景轉過來的話,可是把他嚇了一跳。一旦陸景認定自己提議擴大1號會員的權限是在拿捏他,后果不堪設想。
  和華和亞太財團是一個等級的對手。但是亞太財團在國內的影響力有限。而和華就不通了。陸景可謂手眼通天,能量巨大。他哥哥剛剛履新魯東省省長。前途遠大。
  餐廳和客廳練成一體,整個豪華公寓的布局如同一體,造成極佳的視覺享受。
  很快,精心烹制的菜肴送到了餐廳中。黎逸明開了一瓶白葡萄酒,和陸景邊吃邊談。話題包羅萬象,從旅游的潛規則談到了南海市的習俗。天南地北的聊著。
  “陸先生,你對我們南海市的習俗很了解啊!要不是知道你是京城人,我都懷疑你在南海生活過一段時間。”黎逸明不要錢似的給陸景批發高帽子。
  陸景心里好笑。好在,他今天來和黎逸明吃飯本就是釋放善意。黎逸明恭維的比較高明。他也不怎么反感。就笑道:“我有一個朋友是南海市人。我會和她聊起這些事情。聶問白,黎總應該認識吧?”
  黎逸明有些發呆。聶問白是南海市第一美女,他怎么可能沒有見過呢?十多年前那道驚艷的倩影不知道讓南海,交州,嶺南多少男人瘋狂。
  只是,聶問白那個花瓶似的女人怎么就認識了陸景呢?層次不對啊。只能說人生的機遇實在其妙。
  午餐將近尾聲,黎逸明道:“陸先生,今天的飯菜口感應該還好吧?我聽說陸先生你身邊還沒有專門的服務團隊,我把廚師送給你怎么樣?”
  一位頂級富豪出行,配備的隨行人員包括但不限于:助理、保鏢、司機、保健師、私人醫生、管家、廚師、保姆。
  陸景外出經常輕車簡從,依托于麗都酒店集團的服務團隊。這一點,他倒是知道的。據說陸景的大秘書宋雨綺正在江州為他組建服務團隊。
  他打算從這一點打開突破口,和陸景建立良好的私人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