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534 分蛋糕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慢悠悠的拿起茶杯喝茶。
  這幫人,總不會以為給他一個空頭1號會員的名義,他就會出讓利益吧?
  黎逸明微征,笑著坐了下來。他太急了點。
  裴高峰對投資印尼的油田很有興趣。印尼的天然氣、石油、鎳礦的儲量在世界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他對能加入能源行業頗為心動,道:“陸先生,你這次沒有組建基金開發油田的想法嗎?”
  高俊耀附和道:“是啊。陸先生,老裴這個提議很不錯。”
  他們六家投資緬甸的醫療、教育就是通過基金的形式。這么一個方式,說白了就是投資參與分紅。至于管理、生產各個環節,都交給陸景一手處理。
  崔九霄慢慢的喝著茶,沒怎么說話。他看得很透徹,陸景并不是一個可以用虛名拿捏的人。
  唐論語同樣沒怎么說話。但是,他和崔九霄不說話的理由不一樣。陸景算是他的便宜女婿。真有好處,肯定會喊上他。說起來,六大世家中,唐家和陸景的關系最為親近。
  陸景可沒有管他們的想法,微笑道:“印尼油田的事情,大家要進入的話自負盈虧。份額我們等會談。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大家表態。”
  眾人的耳朵豎了起來。
  陸景右手食指輕輕的敲了敲沙發扶手,道:“現在國內的旅游市場極為混亂。各家旅行社通常都是不擇手段宰客。1元旅游團多出現了。我要規范旅游市場。僅僅是靠和華一家的影響力不夠。”
  陸景這個提法讓包廂中的氣氛變得古怪。都是久經考驗的老狐貍,自然不可能像小年輕那樣聽到一個詫異的消息就交頭接耳,而是相互交換著眼神。
  高俊耀琢磨了下,道:“陸先生,你希望怎么樣規范旅游市場呢?”高家旗下有旅行社,而且在國內具備一定的影響力。
  陸景道:“具體參看瑞豐旅游的章程就可以。最標準的模板就是云春市的旅游行業。”
  這話聽得有些理想主義。齊文敏幾人便有些不以為然。云春市的旅游行業一直備受媒體、旅客們的好評。又備受行業內的詆毀。大量的旅游從業人員,細致公開的制度,嚴格的執法。構筑了云春市旅游獨特的魅力。
  但是。怎么可能全國的景點都做得這一點。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他們并州的旅游行業是能宰就宰,能坑就坑。48元一盤的青菜都賣過。
  陸景補充道:“當然。我不要求所有的景點都能做到云春那樣。只要比現在做得好就行。好多少,以后慢慢的調整。當市場中比誰更爛誰才能賺到錢的時候,這個市場就是出了問題。良幣驅逐劣幣才是應該的。
  我們不能和人比誰更爛!”
  這句話要說有震耳欲聾的效果有點騙人。但是卻是讓包廂中的10人有所觸動。
  資產到了他們這個程度,錢很多時候都只是個數字。人總歸是要有所追求。如果能打碎一個比誰更爛的市場,建立新的秩序,還是很有成就感。
  高俊耀表態道:“海益旅游可以按照瑞豐旅游的規章來。”
  有高俊耀的表態,眾人紛紛表態。有旅行社的,當場拍板。沒有旅行社的。承諾會在日后建立加盟。成立一家旅行社并運營起來,不會花多少錢。
  話題又回到了最初的印尼油田的份額上來。陸景的提議得到眾人的支持,爽快的道:“古拉迪加爾一共有2塊大型油田,5塊小型的油田。總價值約為300億美元。我分給大家10%的份額。怎么分配你們自己解決。競拍到手之后,各位自己運營,自負盈虧。”
  雖然古拉迪加爾還沒有被解決,但是只是冢中枯骨。陸景也沒有避諱什么。
  陸景之所以能占據主導地位,是因為他可以投入兵力保護眾人在印尼的利益。這就是財團和大企業的區別。
  就像澳大利亞的礦業巨頭甚至可以左右澳大利亞總理人選一樣。在印尼這樣軍閥林立的國度,武力就是通行證。和華可以保證這一點。
  談好事情之后,陸景便出了1號包廂。將空間留給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鉆石會員們商量。碧湖集團的慕容澤倒下之后,又補充了一位鉆石會員。還是維持在10個人的名額。
  1號包廂外便是一個寬敞的小客廳。布置的極為奢華,柔軟的乳白色沙發。三排練成一體的宮燈。無一處不透著富貴之氣。
  唐詩經、裴吳越、高婉薇、崔瀚、黎傾城、齊賓鴻等人都在這兒坐著閑聊。
  陸景很自然的坐到唐詩經身邊。唐詩經今天穿著米色的長款時尚外套,里面是雙排扣的襯衫,黑色的打底褲,包裹著的大腿尤其的誘人。氣質性感而成熟。
  這是一個男人看到就難以挪開目光的尤物。唐詩經笑著問道:“陸景,你怎么出來了?”
  “我混在中年老俱樂部里面,你不覺得我太顯眼了點,太招惹嫉恨嗎?”陸景笑道。紫琪的恢復情況良好,橫山雅史被誅殺。他這會的心情很放松。
  陸景和唐詩經說話的時候,其余的人自覺地將聲音降低。陸景和唐詩經是這里的焦點人物。
  黎傾城心里頗有點羨慕。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走到哪里都是站在舞臺的中央。
  眼看著不少人都過去攀談幾句。黎傾城懷揣著善意,過來和陸景打了個招呼。“景哥、詩經姐。”
  黎傾城的個子足有180,穿著高跟鞋更是鶴立雞群。黑絲美腿簡直能把在場所有男人的眼睛珠子給勾出來。
  陸景笑著點點頭。他屬于不會被勾出眼睛珠子的人之一。“黎傾城,給你明叔帶個話,他精明過頭了。”
  黎逸明今天有點拿捏他的意思,他又豈會是被虛名所能收買的人。這時,他順路敲打下黎逸明:不要以為我知道你的小動作,只是不想追究而已。
  黎傾城有些尷尬的應了下來。
  …
  …
  “陸景真這么說?”確定好黎家在印尼油田上的份額之后,黎逸明帶著黎思源、黎傾城等人離開。坐到豪華商務車中,黎傾城趕緊向明叔匯報。
  “是的。”黎傾城肯定的說道。
  黎逸明沉默了,顯然,陸景對他不是很滿意。琢磨了一會,道:“傾城,你給陸景打個電話,我明天中午請他在明華公寓吃飯。”
  黎傾城有些傻眼。要知道,她之前都是通過高婉薇和陸景聯系的。她自己并不具備和陸景通話的資格。
  黎傾城硬著頭皮撥了陸景的電話。電話里傳來提示音:對不起,你撥打的用戶正在通話中。
  黎逸明看了黎傾城一眼,示意黎傾城繼續。
  他必須要扭轉陸景對他的看法。陸景現在正在驅動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鉆石會員為他所用。日后,這種合作會越來越頻繁。他不想掉隊。
  黎傾城再撥著陸景的號碼,兩分鐘后,終于撥通,里面傳來陸景溫潤的聲音,“黎傾城,什么事情?”
  陸景剛接到風白露的電話:“二哥,你的事情忙完沒有。我給你準備了一份驚喜。”
  “差不多了。”陸景答道。
  1號會員的事情只是小事,他引導整個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資金進入旅游行業才是大事。至于瓜分印尼的油田,不過是例行的分蛋糕而已。
  和風白露約定明天見面的時間,陸景剛掛了電話就接到黎傾城打來的電話,頗有些詫異的接通了手機。
  “景哥,我明叔想明天中午請你在他明華公寓的家中吃頓飯。”黎傾城一五一十的說著來意。心里卻是打起小鼓。咚咚的極為緊張。
  陸景想了想,道:“可以吧。”
  他通過黎傾城敲打黎逸明。既然黎逸明有請罪的意思,他倒也不用端著架子。
  畢竟,敲打的最終目的還是為了使用的更加順手一些。
  ….
  …
  湖東路大學城中,一間擊劍館的大門緊閉著。上面貼著的宣傳海報中奧運冠軍們英姿颯爽。只是,來來往往的學生們并不關注。
  一輛黃色的保時捷緩緩的停在擊劍館的大門前。風白露帶著朋友打開門進入到館中。
  “在寸土寸金的湖東路大學城中開一家占地面積極廣的擊劍館真是奢侈啊。”
  站在寬敞的擊劍館中,風白露喟然嘆道。
  吉永右典追求李菲菲還真是舍得下血本。可惜碰上了不講理的王燦王大少。直接把他打得后半生的幸福都沒了。
  擊劍館中還有塵封太久的味道。風白露的朋友在館中打著電話,很快就找來一幫人把擊劍館給整理了一番。
  “白露姐,事情搞定了。器材什么的都好說。你要開擊劍館的話,我把男女擊劍的奧運冠軍給你請來做教練。”
  “那到不用了。就是用一下這個地方而已。”風白露笑著說道,“小米,你去吧,有事情我再給你電話。”
  “沒問題。白露姐,只要你吩咐,我一定辦好。”小米眉開眼笑的離開。
  四九城里的叔叔伯伯們可是很疼白露姐的,他日后要是倒騰什么,有白露姐一句話,只怕會非常好使。
  風白露四處走動了一下,想起李菲菲約她見面時說的情況。這里就挺合適的。
  于是,風白露拿起手機給陸景撥了一個號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