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532 搶劫

陸景將黃紫琪安排在了大唐雨景的紫羅蘭山莊靜養。陸景、關寧、周銀燕等人在紫羅蘭山莊里陪著黃紫琪平復心情。
  十一假期,紫琪的妹妹,在燕大讀書的黃紫韻、從江州飛到京城的芝華事務所合伙人徐詠碧都住進紫羅蘭。期間,衛婉儀獨自來看了黃紫琪一次。
  紫羅蘭山莊是典雅的西式風格,莊園式的城堡在白色馬路盡頭。金秋十月,莊園內桂子飄香,馬路兩側深紅的楓葉層林浸染。
  一輛水藍色的奧迪A8、白色的法拉利一起駛入紫羅蘭中。一個小時后才離開紫羅蘭山莊。
  “詩經姐,看來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會議不得不推遲了!”奧迪A8車內,高婉薇捏著真絲白裙的裙角感嘆道。
  剛才她、詩經姐、崔瀚、裴吳越、黎傾城、齊賓鴻一起去紫羅蘭探望了黃紫琪。順便在這里和陸景見面商議+無+錯+小說+3W.++com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鉆石成員會議的事宜。
  黎逸明提議將讓陸景的1號會員在頂級企業家俱樂部內部具備更大的權利。
  黎逸明的動議,二伯也參與了。老一輩的都不會出面跑這件事,她們這些小輩則沒有那么多顧忌。六大世家是都支持這個提案。
  坐在車后排中的唐詩經笑著道:“陸景他心情不好,把這件事放一放情有可原。”
  正在開車的裴吳越看著車前方的馬路,笑說道:“我們不著急。可四爺他們著急,印尼的大蛋糕可是等著分呢。”
  唐詩經嫵媚的翹起嘴角。搖搖頭。這些事,她可不管。
  跟著水藍色奧迪車后的白色的法拉利中。黎傾城和齊賓鴻也正在討論這件事。
  “印尼鉆石商人古拉迪加爾目前的產業正在不斷的萎縮,這里面有幾百億美元的市場份額。現在誰不動心?陸景吃肉,我們六大世家跟著喝湯也是好的。傾城,你覺得你明叔這么精明的人會做無用功嗎?”。齊賓鴻對事情看得很清楚,對黎傾城說道。
  黎傾城撫著自己時尚的發型,頗有些無語。明叔上次小聰明吃的虧還不夠啊?每次都想著一箭雙雕的好事。
  頂級企業家俱樂部日常的運行是由理事會負責。十名鉆石會員輪流擔任理事會主席。之前,唐論語和裴高提議的1號會員方案,用純正的商業術語來解釋:與輪值主席組成聯席CEO。
  現在的明叔的1號會員方案是要將陸景的權力擴大成董事長的級別。
  明叔這么干,目的是為了討好陸景,回報陸景“高抬貴手”只收了1億美元而沒有整治黎家的人情。
  要知道。之前陸景打壓高家,可是足足將高家的資產敲打掉了100億美元。高家損失慘重。
  黎傾城托著香腮,看向車外。
  在陸景出現之前,她最大的愿望是取唐詩經而代之,但是有陸景的警告,她卻是不得不等著唐詩經自動讓出六大世家年輕一輩交際花的位置。
  要說心里沒有怨氣怎么可能?只是,前段時間,陸景與亞太財團的較量中。黎家、齊家都站錯了隊伍,她不得不屈從自己的意愿和陸景搞好關系。
  希望。明叔早點改變這一狀況。她可沒興趣和高婉薇那樣對陸景。
  …
  …
  日本,東京。
  電梯門,緩緩的關閉。橫山雅史夾著他的公文包在最后一刻站入電梯中。電梯下到天驕基金的總部天驕大樓的負一層。橫山雅史緩步走向他的座駕:白色的英菲尼亞。
  “橫山專務,請留步。”一名中年男子快步走過來。東口周作今年三十五歲。在天驕基金下屬的豐吉鋼鐵擔任系長。年薪十萬美元。有一個溫柔的妻子,一個漂亮的女兒。在鄰里間很受人尊重。
  橫山雅史聽在車門邊,微微皺眉。他不認識東口周作。作為專務,他屬于天驕基金的高層。專門協助吉永宏樹副會長處理相關的事務。對一個現場管理職務的系長很難有印象。
  “你是…”
  “橫山專務,我是豐吉鋼鐵的一名系長。我們周日的時候在迪尼斯樂園見過。我女兒叫亞矢對您印象深刻。”
  橫山雅史想起來,眼神里閃過一絲玩味的神色,他對那個粉嫩的12歲小女孩印象不是深刻,對東口那個漂亮的熟婦卻是印象很好。和東口周作握了握手,“東口系長,你好。有什么事嗎?”。
  東口周作躊躇了下,道:“橫山專務,我想要調回日本工作。聽說Tucom良喬部長最近會提拔幾名課長。”
  橫山雅史似笑非笑的看了東口周作一眼,準備客氣的結束這次談話。
  亞太財團現在全面與和華交惡。因而內部正在搶奪與和華合資的3G運營商Tucom的控制權,確實有提拔的名額。
  他最近因為綁架陸景的女人的事情沒有運作好,倫敦西區的黑幫份子被剿殺,在媒體上掀起老大的風波。吉永會長批評他幾句。然而,他在亞太內部依舊很有發言權。但是,他沒有興趣為一個不相干的人辦事。
  東口周作低頭,輕聲道:“橫山專務,明天是亞矢的生日。我要去北海道出差。希望你能抽空參加我女兒的生日宴會。”
  “喲西!”橫山雅史頓時感覺自己的腎上腺激素分泌加速。獨守空房的豐腴熟婦、粉嫩的小妞。一想著,熱流向小腹涌去。橫山雅史伸手拍了拍東口周作的肩膀,“東口系長,Tucom繼續你這樣又想法的員工。我會和良喬德男打個招呼。”
  “橫山專務,拜托了。”東口周作躬身道。
  這番對話通過電子元器件傳遞了出去。天驕大廈周邊某個不知名的飲品小店中,一對情侶相對而坐。清秀的女子正是小六,低聲罵了一句:“無恥。”
  對面的男子卻是不以為然,道:“有調查顯示,日本33%的主婦都有過出軌的經歷。何況還是有償服務。這不算什么。”他是GI公司在日本的雇員。
  小六默然。
  東口周作的家在東京千代田區的一個小區中。第二天傍晚,橫山雅史開車帶著鮮花、蛋糕抵達公寓樓下。下車前,橫山雅史摸了摸左邊口袋里的小藍丸。又摸了摸右邊口袋里的杜蕾斯。六片裝的盒子。他今天晚上打算全部用掉。
  橫山雅史打了個電話,下了車,提著蛋糕、抱著玫瑰,哼著小調悠閑的走向電梯。
  “砰-砰-砰。”三聲輕響。帶了消聲器的手槍。很專業的手法,三連擊,確保目標被擊殺。
  橫山雅史在電梯口艱難的回頭,想要看看是誰,眉頭,胸口,腹部三處鮮血涌了出來。橫山雅史緩緩的倒在了地上,大片的血跡從尸體下慢慢的滲透出來。
  小六和搭檔做到汽車中飛快的離開現場。剛殺掉綁架黃小姐幕后主使的橫山雅史,小六心中殺意正盛,對搭檔道:“我們去殺吉永宏樹!”
  “你瘋了。槍殺一名專務就已經是極限。槍殺副會長,那是全面開戰。公司內部沒有下達這樣的命令。”
  …
  …
  GI公司強制命令小六返回京城。但是,小六鬧了情緒。唐悅的電話打到陸景這里。陸景正好在處理完和華的事務,在紫羅蘭山莊里陪黃紫琪。
  黃紫琪給小六打了個電話,“小六,下面的事情聽陸景的安排。”壓了電話,黃紫琪看著陸景。
  十一假期剛過,午后的陽光帶著秋季的清爽、干燥。紫羅蘭山莊的二樓休息廳中,陸景拿水果刀緩緩的削著蘋果皮,一圈一圈的蘋果皮在陸景消好蘋果之前都沒有斷。
  “紫琪,有人拿棍子敲你,我們不能把棍子打斷就算了,還得把拿棍子的人給解決掉。接下來,是商戰時間。”陸景將削好的蘋果遞過坐在身邊的黃紫琪。
  黃紫琪這段時間一直在休息。有心理醫生的治療,有陸景陪著,有妹妹陪著,父母也來陪了幾天,心中那些恐懼的情緒緩緩的消失。接過蘋果,坐在沙發卷腿倚在陸景身上,輕輕的咬著,溫柔的道:“陸景,我聽你的。”
  看著變得嬌柔充滿女人味的紫琪,陸景輕輕的攬著她的腰,“紫琪,你受苦了。”
  黃紫琪搖搖頭,想起昨天紫韻給她說的事情,甜蜜的道:“陸景,我爸媽對你印象不錯。大致上同意我們的事情了。”
  “那你想什么時候給我生個孩子,就想秋蘭姐那樣?我快要好了哦。”陸景低頭吻著黃紫琪白皙的臉蛋,留下一個淡淡的唇印。
  紫琪的五官立體感很強,精致美麗,有著攝人心魄的美。這會兒嬌羞之下,眼波流媚,有著說不出的嫵媚動人韻味。她已經30歲了。
  門口,關寧和風白露聯袂走進來。風白露在新加坡呆了幾天,就帶著傅靜返回京城。十一假期她忙著京城里的各種應酬,現在才有時間來看黃紫琪。
  三人寒暄了幾句后,關寧道:“小景,白露想要在積遠基金掛個名,做一點事情。”
  “這個我自然歡迎啊。”陸景對風白露笑著點點頭,又問道:“關寧,你演出中途撂了挑子,現在在中央歌舞團呆不下去了吧?你有什么想法。”
  關寧抿嘴一笑,秋水般的眸子看著陸景,“我正好想休息一段時間呢,可不要給我安排新的工作。最多,我再回景華國際學校教書算了。”
  “你啊…”陸景笑著搖頭。關小寧從來都是胸無大志。(未完待續……)
  第1533章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