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31 通風報信

“陸景,你回京城了啊?我今天的飛機回京城,正好順路去看一下銀燕她們。”
  英國,倫敦的街頭,黃紫琪一邊走一邊打電話。身邊的助理、保鏢拖著行李箱跟著她。
  九月底,一身明黃色秋裝麗人打扮的黃紫琪在倫敦街頭如同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是啊。頂級企業家俱樂部有個會議需要我參加。我正好有點事情需要借重他們。”陸景正在景華大廈里辦公,接到黃紫琪從倫敦打來的電話,笑著說道,“紫琪,你來京城,實在太好了。”
  “好什么啊?你有想著帶我見誰啊?不認識的,姐姐可不理哦--”黃紫琪明眸酷齒的嬌笑著說道。
  陸景禁不住莞爾。剛和紫琪認識的那會兒,紫琪喜歡自稱姐姐。“哪有那么多人給你認識?我準備送一份禮物。”
  周明誠幫他買的7枚鉆石吊墜,他準備送一枚給黃紫琪。昨天送給婉儀、關寧、歌兒、小漓的吊墜她們覺得還不錯。
  說笑著,陸景點了一支煙輕輕的吸著一邊和黃紫琪通話,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和紫琪的一幕幕浮現在腦海里,又想起景華初創時的那份快樂。
  快樂,不是只有站到人生的巔峰才能體會到,在攀登山頂的過程中,有紅顏、有兄弟相伴一樣可以。
  突然,電話里傳來“呲”的一聲響,緊跟著傳來黃紫琪的驚呼“啊…”陸景的心一下子提起來,猛的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紫琪。紫琪,怎么了?”
  聲音在瞬間因為緊張變得沙啞都沒有發覺。
  手機里很快就傳來忙音。電話那邊仿佛是出了車禍。陸景的心臟驚的一顫,繼而仿佛被一座高速火車碾過。支離破碎。
  陸景呆了一下,手顫抖了一下,一旦紫琪出事….,陸景沒有再想下去,翻著手機電話本急匆匆的撥了黃紫琪保鏢小六的電話。
  …
  倫敦的九月底充滿了秋天的風情。不僅是因為公園中金黃的梧桐葉、火紅的楓葉,還有這座時尚之都街頭,俊男靚女們的打扮。
  倫敦著名的購物中心哈羅德百貨外的馬路上,一輛普通的黑色福特商務車突然的停在一名正在打電話的白領麗人面前,后面的車門拉開。伸出一雙手,將這位有著東方面孔的美女拉進了車中。她身后半步的助理、保鏢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嗤-----”汽車急速停車后又加速的聲音在倫敦的街頭十分刺耳。
  “老大,得手了。”車內,一名疤臉白人將黃紫琪捆了起來,用膠布封上嘴,丟在車后座。
  被叫老大的男子剪著短發,一臉的精悍,坐在商務車的前面,正在觀察后面的追兵。倫敦西區的黑幫老大。雷克斯。“干的漂亮,邁克爾。這個小妞的保鏢和助理似乎嚇傻了,還在原地打著電話。哈哈。老鼠,開車去利物浦。我們在那里完成雇主的交易。”
  “唔。唔…”黃紫琪用力的蹬著,心里慌亂如麻。她被劫持了。
  副駕駛上拿著一把德國西格的黑人回頭看著正在掙扎的女人,咂咂嘴道:“真搞不懂那些富人的品味。這妞要屁股沒屁股。要胸沒胸,怎么還會是寶貝?”
  邁克爾怪笑道:“瑪德。槍手,我怎么看到你在咽口水呢?”
  槍手貪婪的看著黃紫琪的身段。咧嘴笑道:“這妞身材不錯,操起來肯定夠味道。待會算我一個。我正好泄泄火。”
  商務車出了市區,后面的追兵很快就被甩開。前往利物浦的公路兩邊青黃色的田野一望無垠。
  雷克斯緊繃著的心情也放松下來,側身打量著美麗的俘虜,從東方的審美角度來說,這是一位絕色的美人。明眸酷齒,清麗動人。蜷縮在車椅上的姿勢,十分性感。
  見她看過來,雷克斯嘿嘿笑道:“小妞,不要怪我們。要怪就怪你得罪人了。我們的雇主要求我們給你找十個壯男侍候你,錄像帶時間不能少于三個小時。嘿,放心,小美人,不要緊張,我們會給你最好最烈的催情藥。你會非常的享受,然后在極樂中去見上帝。最終,這份錄像帶會寄回你們國內。”
  黃紫琪停止了掙扎。絕望、恐懼的情緒籠罩在她身上。腦子里變得一片空白。她寧可去死也絕不受這樣的玷污。
  車內幾人哈哈大笑。雷克斯撥了一個電話出去,“老板,人我們已經抓到了。預付款20%可以打過來了。”
  邁克爾點了一支煙,一口噴在黃紫琪的臉上。
  “砰!”
  清脆的一聲槍響。
  邁克爾的腦袋仿佛是被三輪車連爆的西瓜,迸的炸開。白色的腦漿灑到車窗玻璃上,一道血箭飚出到了雷克斯的臉上。
  “fire!”雷克斯大叫。
  “砰。”又是一枚阻擊彈。
  …
  景華大廈18樓最頂層的辦公室中。唐悅和元文聳拉著腦袋站在陸景面前。表情尷尬。
  陸景站在窗口和驚嚇過度的黃紫琪的通著電話,緩聲安慰她。聲音溫和,“紫琪,不要掛電話,讓小六給你拿著,我在你身邊。不要怕。”
  手里的煙一截截的燃燒著,偶爾重重的吸一口。煙霧繚繞。顯示著他內心的震怒。
  唐悅和元文看的心驚膽戰。黃紫琪已經被救出來了。他們倆進陸景的辦公室已經超過1個小時。陸景沒有罵他們一句,但這才是最讓他們擔心的。
  “咔。”關寧穿著高跟鞋進來,對唐悅點點頭。走到陸景身邊,溫柔的給他整理著衣領,“小景,沒事的。”
  她正在中央歌舞團里表演二胡獨奏,接到唐悅的電話,節目演出到中途就退場,急急忙忙的趕到了景華大廈中。
  她心思細膩,知道唐悅有讓她幫忙求情的意思。同時,她也擔心紫琪。所以,飛速的趕到。以她對陸景的熟悉,陸景正處在爆發的邊緣。
  余樂松了口氣,別看他是陸景的表哥,但是陸景權威日盛。正要發火,他可吃不消。
  陸景點點頭,看著容顏如昔的佳人,緩緩的輕聲道:“關寧,我知道。”
  關寧寬慰了陸景幾句,轉身離開。她要留空間、時間給陸景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關寧離開后,陸景一臉寒霜,沉著臉掃視著唐悅和元文,“這是gi公司第二次失誤了。紫琪出國前,我給你們打過招呼的吧?”
  元文嘴唇動了動,終究是不敢在盛怒的陸少面前解釋。事實上,增派的人手一直在暗中保護黃紫琪。她能被及時救出來就是明證。
  唐悅道:“陸景,這件事我負有領導責任。”
  陸景的怒火一下子給唐悅這句話給撩起來,將手邊的咖啡杯甩了出去,“責任,領導責任?唐悅,你給我打什么官腔?王八蛋!你們干不來,就給我滾蛋。”
  唐悅額頭冒起白毛汗,不敢分辯。
  楊晚婷被燒傷的事情是gi公司的第一次失利。黃紫琪這算是第二次。陸景每年在gi公司投入巨資,心里的震怒可想而知。
  gi公司的主管元文檢討道:“是,景少,我們的能力不足,工作出現了失誤,我會給出一個讓你滿意的結果。”
  陸景沉著臉,連抽了兩支煙,才勉強壓下情緒,說道:“你們忙去吧。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
  唐悅、元文如臨大赦的退了出去。
  …
  黃紫琪沒有配合倫敦警方調查,第一時間就乘坐飛機回國,留下助理在倫敦和英國皇家建筑師協會(riba)一起處理這件事情。她是受邀來到倫敦。她在倫敦遭到綁架,英國皇家建筑師協會負有責任。
  飛機在29日抵達京城機場。陸景、關寧、張漓、謝清歌、煙詩凝、余樂、墨靜雯、周銀燕等人在機場接到了黃紫琪。
  “陸景…,嗚----。”見到陸景,黃紫琪再也忍不住,撲到陸景懷里,失聲痛哭。所有的情緒、委屈都宣泄出來。
  “紫琪,沒事,不哭。”陸景輕輕的拍著黃紫琪的背。眾人在旁邊一起出聲安慰著情緒失控的黃紫琪。
  縱然,紫琪是獨-立、自信、控場的大姐大般的女人,可是遇到劫匪,被恐嚇,又親眼見到一通搶占,爆頭的場面。她也受不了。正常人都受不了。
  黃紫琪的保鏢小六是一個清秀的泰籍華人女孩,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和英語。陪同黃紫琪在意大利米蘭渡過2年的時光。之后,一直守護在她身邊。黃紫琪待她如同姐妹。
  “陸先生,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黃小姐。”小六走到陸景面前,慚愧的說道。
  陸景漠然的點點頭。他對黃紫琪這個保鏢很不滿意。
  小六道:“陸先生,我已經將黃小姐送到。我要去東京執行任務。再見!”
  倫敦的小黑幫已經被gi公司雇人橫掃。二十幾條生命消失。幕后的主使已經查不出來。亞太財團的副會長吉永宏樹。出面辦事的是他的心腹橫山雅史。
  gi公司內部已經下達誅殺令。她主動請纓前往日本執行任務。黃小姐被綁架,她心里窩了一口氣。學習槍械、殺人,一身本事,不是為了受窩囊氣的。她要親手“復仇”。
  小六說完就干脆的轉身進了機場。
  黃紫琪還在周銀燕懷里嗚咽著,看著小六的背影,陸景輕輕的點頭。沒有人可以“欺辱”和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