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30 借一把刀

陸景自然不可能納賽爾說多少,他就給多少。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和華占據著主動。
  要不是陸景要分化亞太財團內部,他也不會找納賽爾充當“尖刀”。找一家夠實力的企業都可以達到目的。比如:淡馬錫。
  納賽爾主動出手“干掉”古拉迪加爾之后,在亞太財團內部可就犯了眾怒。其所主導的西亞資本脫離亞太財團就勢在必行。
  納賽爾在一見面就表示要脫離亞太財團,陸景心中預估了一下,就知道談判的底線在哪里。淡淡的笑了笑,緩緩的抽著雪茄,表情愜意而享受。
  納賽爾明白陸景的意思了,他的要價太高了。
  90億美元,可以在非洲發動多場戰爭,推翻一個政權。放在印尼,也足以推翻現有的政府。當然,要顧忌國際社會的反應,各種力量在南洋的博弈。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在印尼。但是,扶植幾個夠份量的軍閥卻是綽綽有余。
  一番討價還價,陸景許諾給納賽爾22%的份額。約為66億美元的資產。納賽爾全權負責解決古拉迪加爾。
  陸景不問過程,只看結果。
  吃過飯,納賽爾笑瞇瞇的帶著四五名隨行人員離開。臨別時還邀請陸景去迪拜游玩。時間,自然是他;搞定古拉迪加爾之后。
  送走納賽爾,陸景和余樂沿著觀光山路步行返回阿卡夫山莊別墅。山間的馬路早就被新加坡政府開發出來。綠樹成蔭,不時的有游人走過。
  走在林蔭路中十分舒服,余樂笑著道:“陸景。我看納賽爾的排場比你還大啊!你不考慮多增加一行隨行人員?”
  “得了,我又不是韓劇看多了。要那么多人跟著干什么?”陸景笑著將手中的煙盒拋給余樂。問道:“你和寇小蠻什么時候結婚?”
  “還早呢,我們又吵架了。”余樂心里有點虛。他最近和周家的“林妹妹”關系火熱,給陸景點了煙,自嘲的道:“我沒有你應付女人的本事。”
  經歷這么些事情,他現在和陸家的關系處的很不錯。
  林蔭道上的馬路是下坡路,陸景走的很輕快,兩名保鏢跟在身后,笑著道:“你這話一開始就錯了。女人不是用來應付的,而是需要珍惜。”
  余樂笑著搖頭。很多人都沒有陸景的條件。想要珍惜美女,也沒有實力。
  陸景、墨靜雯、余樂下午去周家探視完周晉成之后就會直接去新加坡香樟國際機場。聶問白要在新加坡再呆幾天再回交州。她和傅婕約了一起聊聊。
  主要是關于女兒的教育問題。
  “問白。沒看出來你和傅婕居然能聊到一塊去啊!”阿卡夫山莊別墅的主臥室中,陸景輕柔的撫著聶問白精致的中分秀發,笑著說道。他避開了眾人,和聶問白道別。
  “小看我了不是?花瓶也有花瓶的專長啊!”聶問白依偎在陸景懷里,嬌嗔的說道。白色的優雅套裙包裹著的凸凹有致的玲瓏嬌軀。豐韻璀璨的大美人。
  陸景微微一笑,輕輕的拍著聶問白渾圓的屁-股,彈性很好。他有點舍不得和聶問白分開。
  不僅是因為聶問白在床上尤物般的表現,帶給他極為愉悅的享受。還有心情上的放松。煙詩凝、墨靜雯、風白露她們算是他的戀人。而聶問白、李逸落她們幾個是他的情人。相處之時,怎么放松就怎么來。顧慮極少。
  “不和我一起回京城?”
  “陸景,有這幾天我很滿足了。你忙你的去。我下次去找你,你不要拒絕見我啊!”聶問白幽幽的說道。
  不想離別的氣氛太傷感,聶問白和陸景說起墨靜雯、墨知秋的關系。又笑道:“陸景,傅婕那天在游艇上跌倒了你怎么扶她啊?傅婕還說你沒紳士風度呢!”
  陸景笑著捏捏聶問白精巧的鼻子,“拿話編排我是吧?小心我打你兩百軍棍。”
  聶問白吃吃嬌笑。
  …
  …
  周晉成從新加坡中央醫院出院后。住在了新苑別墅中。開始的時候,周家的眾人都在別墅輪番照顧老爺子。等周明誠接掌云豐集團的大權,將周明禮發配到瑞士之后。周家的眾人便漸漸的散去。
  沒有好處拿,自然沒有人肯在老爺子面前下功夫。反正每年的分紅,老二也不敢少了他們的。
  陸景、墨靜雯、余樂到的時候,新苑別墅有點冷清。只有周明誠一家子住在這里。正好,計萍和李宏深下午來別墅看望姥爺。幾人在客廳里坐下來聊天。
  喝著云春雨茶,周明誠打開話匣子,“陸先生,最近云春雨茶在東南亞這一帶極為流行。不知道云春那邊的新茶什么時候出來?”
  陸景就笑,“我回頭問問吧。”閑話了幾句,陸景也沒有避諱李宏深和計萍,道:“周總,印尼加里曼丹島的鉆石礦要盡快接手。”
  這座每年至少能創造3億美元利潤的鉆石礦是古拉迪加爾送給和華的。陸景委托云豐集團代為開采。和華會派遣財務審計人員進駐。云豐集團在印尼的鉆石市場本來就有2%的份額,相關的人手、工具都不缺。這是最為節省成本的方案。
  周明誠道:“陸先生,我會的。”說著,吩咐了一聲,他的妻子從外面拿了一個精美的盒子進來。周明誠接過來,轉手遞給陸景,“陸先生,這是你要的東西。”
  里面是7枚鉆石。成套打磨的有4枚,另外三枚雕琢的也是異常精美。總價值在4億美元以上。
  陸景笑著點頭,讓墨靜雯收了起來。
  看著陸景身邊明艷照人,嫻雅性感的墨靜雯,周明誠心里嘆口氣。可惜,周家沒有一個出色得能讓陸景送一枚鉆石的女人。否則,家族榮華富貴完全可以保障。無須如此拼命。
  …
  …
  印尼,雅加達。
  古拉迪加爾剛剛在自己的別墅中處理完今天的事務。助理抱著成堆的文件出了門。這些都是用于公司運營的文件。古拉迪加爾返回二樓的休息廳中。
  一般在吃午餐前,他會欣賞一段音樂。別墅中有專門的樂隊。管家阿旺很快就安排這一切。
  休息廳的對面陽臺上,穿著統一白色制服的樂手們在正午的陽光下用西式樂器賣力的演奏著悠揚的音樂。
  古拉迪加爾嘴角泛起笑容。他最近心情不錯。和華那位年輕的話事人似乎被他的狠勁給嚇住,同意與他和解。據說,那位陸先生已經帶著助理回了京城。
  看來,還是安全重要啊!古拉迪加爾得意的想著。
  這時,穿著性感比基尼的侍女送了水果上來。雪臀和長腿很是魅惑。樂隊中的音調略微有些凝滯,很顯然,那些血氣方剛的小伙子們受到他所寵愛的侍女的影響。
  “主人!可以吃水果了。”花吉那兩個侍女已經被他處理掉了。她們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事情。新挑選出來的侍女,千嬌百媚,穿著白色的三角比基尼,又嫩又柔,性感無比。
  古拉迪加爾愜意的含著侍女的手指,心里充滿的快感。那些樂手只能看著他品嘗美味的“佳肴”。
  這時,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古拉迪加爾看了看,接了電話。里面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古拉迪加爾先生,我有一個消息要賣給你。不知道你有興趣嗎?”
  “什么樣的消息?”古拉迪加爾不動神色的問道。
  “嘿,和你身家性命有關的消息。”
  “周明禮,不要危言聳聽。你還沒有這個資格。有話就說,我會付錢。”古拉迪加爾冷哼了一聲,電話里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晉成的大兒子周明禮,已經被驅逐到瑞士的可憐蟲。
  在瑞士街頭打電話的周明禮心里暗罵:印尼猴子。吐了口唾沫,道:“古拉迪加爾先生,和華接收加里曼丹島的鉆石礦只是為了麻痹你。我得到的消息是他們還會對付你。”
  “有證據嗎?”
  “云豐集團、陳氏集團、和華三方已經商量好瓜分印尼的鉆石市場。古拉迪加爾先生,這可是你的地盤。”
  “有證據嗎?”
  周明禮額頭上的經脈跳了跳,強忍著怒氣,“沒有。他們是口頭協議。”
  古拉迪加爾頓時嗤笑一聲,“沒有證據的事情,你說什么?我給你三萬美元。以后不要再打我的電話了。”說著,壓了電話。對這個打秋風的可憐蟲,他不想應付。
  周明禮暴跳如雷,“瑪德,印尼猴子,死了你活該。敢這么對我說話。草泥馬的。”
  …
  …
  東京。
  吉永宏樹緩緩的放下電話,沉默著,沒有說話。
  心腹橫山雅史問道:“吉永會長,他怎么說?”這個他是指的古拉迪加爾。吉永副會長的電話就是打給他的。
  吉永宏樹搖搖頭,臉色冷峻的道:“自取滅亡。”
  種種跡象表明,和華的陸景很有可能是在麻痹古拉迪加爾。亞太財團內部已經檢測到西亞地區的資本有些不對勁。那位納賽爾王子不太安分。
  可惜,古拉迪加爾剛才拒絕了他重回天驕基金的提議。
  吉永宏樹道:“橫山君,既然古拉迪加爾不肯為我們對抗和華,那么我還得自己來復仇。你那邊準備好了吧!”
  橫山雅史躬身道:“哈伊!”(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