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52 自助酒會

陸景笑了笑,對葉妍不幸的個人遭遇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董坤城此前說葉家和白家有聯姻,沒想到是葉妍。
  對著這種封建式的婚姻,他是極度反感的。但是不得不承認,有時候聯姻是維持政治|利益或者經濟利益的一種行之有效的手段。
  葉妍輕撫額前的碎發,微笑道:“小漓有沒有和你提過我想入股第一名英語的事情?”
  陸景看了一眼四周大廳里各自組成圈子交談的商業人士,喝了一口酒,問葉妍:“你不是葉家恒躍集團的副總經理嗎?為什么對英語培訓這么感興趣?”
  葉妍淡淡的道:“現在不是了。我現在是閑人一個,有點閑錢也不想丟在銀行里面吃利息。我上次聽了你對英語培訓前景的分析,覺得很不錯。也找人咨詢過,這一行業很有前景。所以打算投些錢進去用來養老。”
  她在遭受白家帶來的桎梏之時,也享受了白家帶來的好處。白家鼎盛時,她在葉家內部說話的分量很重。
  但是隨著白家的勢力急劇縮水。政壇力量一掃而空,她的地位也一落千丈。葉家里面也隨即解除了她在恒躍集團的職位。
  陸景心思剔透,憑著她幾句話大致上就能猜測到是怎么回事,調侃道:“那這么說起來,你現在混得挺慘啊。”,接著微笑道:“入股的事情,你和張漓還有方老師談吧。”
  葉妍眉頭一揚,似笑非笑的道:“陸二少。你糊弄我呢。小漓和方老師還不是聽你的。我跟小漓通了不到十分鐘的電話,她至少提了你三次。方老師更是對你信賴有加。行與不行。你給準話吧。要是你不同意,我也不會強撐著去入股。”
  說完,她大眼睛盯著陸景。實際上心里還略微有些后悔,說話語氣不應該這么強硬的。第一名英語的情況她了解。很有盈利前景的。要是真能做成上百億的公司,她下半輩子的生活至少不愁了。
  家族里讓她離開恒躍集團,只給了一百萬的離職補償。再加上她歷年的積蓄和不動產,她現在身家也不過1200萬。對于一個立志于享受生活的女人來說,這筆錢太少了。如果在1200萬后面加上美金的后綴還差不多。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喝著酒,不去理會葉妍咄咄逼人的語氣,她這那里是求人辦事的態度。
  不過,方老師昨晚說卻不過人情,想來是葉妍搬出了張漓的母親幫她說情。看方老師的意思是同意葉妍入股,他也沒有必要去做惡人。
  晾了葉妍一會,陸景笑著道:“我同意。不過具體事情你去和張漓談吧。我昨天以200萬占了5%的股份。我希望你的占股比例不要超過10%。”
  葉妍一口銀牙差點咬碎,美麗的大眼睛瞪著陸景。她覺得陸景這人怎么這么可恨。她打算占個20%至30%的股份,以為最多不過花200萬的資金。這樣算下來已經給小漓足夠的面子了。不想陸景更狠,200萬只占5%的股份,這是在送錢給小漓和方老師花啊。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好吧,我當你答應了。”葉妍舉著酒杯喝了一口。轉著身子優雅的離開。
  陸景看著她姣好的背影與美腿,心里倒是很想問她一句,“大冬天的穿著這么薄的褲襪冷不冷。”
  葉妍從陸景這兒離開倒是讓他受到了些許的關注。打發了幾個前來閑聊的人,董坤城過來笑道:“我見你聊得挺開心的,有沒有結識幾個朋友?”
  “還行吧。”
  董坤城笑著點頭。“卡爾森先生來了,我們一起過去打個招呼吧。訂單的事情。旭江已經談好,但是你以后少不了和卡爾森打交道,先接觸一下也不錯。”
  卡爾森年紀四十五歲,高鼻子藍眼睛,頭發微卷,說話有些嚴肅,是一名中國通。陳旭江正在陪著他在大廳的左角聊天,不時的有熟人過來和他打個招呼。顯然也是京城商圈的風云人物。
  “我對陸先生的公司成為我們西門子手機的代工廠商表示歡迎。如果景華通信能做出符合我們質量的產品,我不介意追加訂單的數目。陳先生是我的老朋友,我們合作愉快。”
  陸景微笑著說道:“我們會努力達到西門子的標準。”老外說中文,怪腔怪調。陳旭江確實是陸景拿到訂單的關鍵原因,只是卡爾森的話讓人聽起來很不舒服。
  閑聊了一會,陸景興趣乏乏,告辭離開,正要離開酒會。有人笑道:“陸先生準備離開嗎?”陸景回頭看去,見到諾基亞的中國區總裁周復生笑著拿著紅酒走過來。
  “恩,有點無聊。”陸景笑著舉起酒杯和他示意,微微的抿了一口。諾基亞(中國)確實是外資企業。周復生出現在這里也不奇怪。只是剛才一直沒有看到他。
  周復生指著他剛才走過來的圈子說道:“我們幾個在討論經銷商的問題。你的那套說法很正確。愛立信,摩托羅拉的負責人都很贊同啊!”
  諾基亞在九六全球市場銷量第一,只是在中國區的市場表現不佳,和愛立信、摩托羅拉的負責人站在一起他還是很別扭。
  陸景笑了笑,沒有回應周復生的夸獎。
  “有沒有興趣做華東區的特約代理商?華東區的永輝集團在開發新市場方面不如景和電子。”周復生將陸景拉到一角,試探性的說道。
  他的任期今年到期,他如果不能在中國區做出成績,很有可能調回芬蘭總部。
  陸景搖頭道:“目前國內手機市場基本成熟起來了。手機如果價格不降下來,想要打開擴大市場幾乎不可能。景和去華東開拓市場沒有意義。這不能給我們帶來多少利潤。”
  周復生想了想,說道:“如果提供一份五萬支手機代工的訂單給你呢。我知道你名下有一家公司有代工手機的能力。”
  陸景猶豫了一下。伸手從路過的侍者的托盤中拿了一杯紅酒,喝了一口。代工出來的產品如果不達標,訂單接得越多損失越大。但是諾基亞送了一塊肥肉到嘴邊,不咬一口實在說不過去。
  用手指揉了揉眉心,陸景說道:“目前景華通信的代工能力還有待于測試。我想等三個月后再來坐下來和周總討論這個問題比較合適。周總很急于擴展諾基亞在國內市場占有率?”
  周復生覺得也沒有必要瞞著陸景,畢竟景和電子是諾基亞的華中區總代理,“是的。我今年八月任期就會到期,屆時如果沒有一份過得去的成績單。我可能會被調回芬蘭總部。目前我們和愛立信,摩托羅拉在成熟市場上殺得難分難解,我不認為短期內可以超越這兩家公司的市場占有率。”
  陸景笑道:“不知道周總是否能讓自己的任期延長至明年,那個時候會出現曙光。實際上從去年第四季度開始,愛立信的數據就已經不那么好看,只是他們在前三個季度領先競爭對手太多,所以無法看出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愛立信不佳的表現會最終反應到銷售數據上來。
  周總可以搞個市場調查,就知道目前產品頻出問題的愛立信有多么狼狽。據我所知,在江州消費者對愛立信手機頗有怨言。周總如果能以詳實的數據向諾基亞總部做出說明,應該能爭取再留任一年,最終會守得云開見月明。”
  愛立信因推出第一款中文機大獲成功,但是這兩年他們有些懈怠和傲慢了。新品推出很緩慢,產品頻出問題,將中國區市場第一的寶座讓出來已經是必然的趨勢。更因為九八年的事件讓他們在中國的市場份額急劇萎縮。
  不知道周復生有沒有看到愛立信輝煌下的隱憂。
  而摩托羅拉給外人的印象是起伏不定。輝煌時陷落,在低谷時又崛起。他們最早推出模擬信號手機,成為全球手機市場的王者。后來受到了愛立信,諾基亞的挑戰。他們在2007年推出的超薄RAZR2手機。讓他們一度威脅到諾基亞的寶座,但是一味追求超薄,以及平臺混亂使得他們連續四年虧損,而在2009年摩托羅拉押寶安卓智能機,又重新崛起。
  在九七年年初的時候,又有幾個人能看清楚手機行業巨頭們的變遷呢?
  “哦?”周復生將信將疑,不知道陸景從哪里得來的消息。景和電子能做出如此詳細的市場數據分析嗎?
  陸景無意多說,笑著將酒杯放到一位路過的侍者的托盤里,向門口走去。周復生要是能留任,自己確認了景華通信的代工能力后再向他爭取諾基亞的代工訂單就是順利成章的事情。
  卡爾森做事太生硬,只學到中國文化的皮毛,沒有學到精髓。
  莫心藍斜刺里快步從大廳里走來,臉上有些不豫的神色,不過看到陸景之后,忍不住又嫣然一笑。
  她最近可是狠狠的壓了新虹百貨一頭,奚落董坤城那個老男人沒有什么樂趣,難得碰上了陸景,怎么能不嘲諷他一番出口惡氣呢。
  “陸少,好久不見啊!最近可好?”莫心藍笑意吟吟的說道,她頭發發梢燙得微卷,寫意的披在肩頭,穿著楓葉紅的雙排扣開襟呢子棉衣,棉衣扣子敞開,里面是白色的高領毛衣,酥胸高聳,下面穿著黑色的褲襪,手里拿著黑色的坤包。
  她渾身洋溢著成功女人的自信,時尚的裝扮里透著優雅的性感。
  陸景也沒想著這樣碰著她。剛才在房間里董坤城給他說過最近天藍國際的優異表現。新虹百貨現在壓力很大。
  “一般般。莫小姐專門在這兒等著我的?”陸景雖然不想在處于下風的時候和對手碰面,但是對方找上門了,也不能示弱。
  這TM又不是搞政治,講究的是快意恩仇。
  莫心藍正要說話,她身后追過來一個中年男人,一身名牌,梳著分頭,一派成功人士的打扮,“莫小姐,剛才的條件考慮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