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29 游河(下)

?一輪紅日從海平線上緩緩的躍上天空,光芒萬丈,金紅的晨曦將蔚藍色的大海印染的如同美麗的綢緞。一條如煙的墨云追逐的紅日,試圖遮住陽光。
  “真美啊!”游艇的甲板上,陸景一行觀賞著日出。風白露扶著欄桿,在陸景身邊感嘆著。
  海風有些大。陸景幾人都裹著外套。衣衫獵獵的作響。風白露招手讓傅靜過來,“二哥,給我和小靜照一張合影。以日出為背景。”
  傅靜歪頭,在風白露肩頭興奮的比了一個剪刀手。
  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是她最快樂的時光。她女強人的媽媽仿佛在陸哥面前收斂了光芒,沒有訓斥她。
  墨靜雯在陸景身邊給他出主意怎么選角度。玉容明媚嬌艷。早上醒來后,給陸景抱著她入睡。這份美妙的感覺讓她陶醉到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
  聶問白給陸景滋潤的光彩照人。長發隨意的系著,深藍色的長裙勾勒著她充滿女性圓潤的曲線,成熟美人的風情流溢。一時間,遮過了比她小兩歲的傅婕的風采。
  看完日出,游艇開始回航。傅靜的精神很振奮,嘰嘰喳喳的說著話。讓游艇中充滿了活力。
  游艇在克拉碼頭停了半個小時,陸景一行在這里選了一家中餐店,享用美味的中式早餐。這家中餐店的店面不大。店主是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看著守在店口四五名明顯保鏢模樣的男女也不介意,很淡定的用粵語詢問是否需要點餐。
  聶問白是嶺南省南海市人。一口粵語很地道。很快就點好餐,老板送了早餐上來。
  蒸出來的雪白肉包子、炸得金黃的油條、煮的油亮飄香的五香茶葉蛋、濃香的現磨豆漿。光是賣相就讓人食欲大振。大家一起享受著早餐。
  聶問白素手拿著豆漿杯喝著豆漿的時。看到陸景壞笑著看過來,禁不住臉飛紅霞。一雙多姿嫵媚的桃花眼嬌嗔的白陸景一眼。昨天晚上用嘴、雙乳取悅他時,一不留神給他灌了一嘴的“豆漿”。
  陸景嘴角翹起來,心里一片火熱。問白,確實是個尤物。
  吃過早飯,傅婕、風白露、傅靜坐車返回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宿舍。陸景和墨靜雯、聶問白返回阿卡夫山莊別墅。
  奔馳S級的汽車平穩的行駛在新加坡的馬路上。車內,傅婕輕嘆著道:“白露,我是不是老了?”
  她日常保養的如同二十七八歲的麗人。昨天晚上喝的有點醉,早上沒有怎么打扮。給聶問白比了下去。要知道,她比聶文白還小兩歲呢。這下給弄的有點沒信心。
  再怎么強勢的美麗女人。容貌都是她們恒久關注的話題。
  風白露吃吃嬌笑道:“傅姨,你還想著聶小姐今天早上的美麗啊?她的保養方法你可學不來。”
  聶問白身上嬌媚的女人韻味,略微一想就知道是給陸景滋潤的。
  傅婕笑著搖搖頭。她確實學不來。她沒有找一個男人湊在一起繼續過日子的想法。
  女兒洛靜現在在她身邊,兒子洛俊雖然在洛家跟著她的前夫,但以她此時的地位,洛家已經不再阻攔她見兒子。7歲的兒子和她的感情很好。
  作為女人的美麗也就剩下這最后幾年時光了,她對感情沒什么可關注的,做好事業才是正經的。眼角的余光看到傅靜一臉關注聽著,道:“小靜。等你初中畢業,媽媽送你去國外讀女校。我和聶小姐聊過,她女兒在美國紐約Brearley女校讀書。正在積極申請哈佛。”
  “媽…,我…”傅靜立即苦著臉。聳拉著腦袋。她不想去國外讀書。
  風白露笑著拍拍傅靜的背,轉移話題,道:“傅姨。你說陸景會采取什么樣的方式對付古拉迪加爾呢?”
  傅婕微微凝神,思索了片刻。搖搖頭,“我猜不到陸景手里的牌。希望他沒有危險吧!”
  這件事。她其實欠陸景一個人情。不是說,她是陸江的下屬就可以要求陸景無償的幫忙。日后,這個人情需要還回去。
  …
  …
  回阿卡夫山莊別墅中,余樂已經回來了。陸景召集余樂、墨靜雯到書房中商量事情。
  墨靜雯翻著她的備忘錄,上面記載著陸景的行程安排,“陸景,我們現在該做什么呢?”
  陸景來新加坡的目的是和亞太財團西亞地區的召集人納賽爾見面,試圖找到亞太財團的弱點。但是納賽爾十分滑溜。陸景和他的見面沒有任何結果。
  接下來,陸景的行程應該是返回京城。六大世家的黎逸明為他準備了一個酒會。陸景答應參加。此后,陸景會前往魯東。同時,要留意亞太財團的報復行動,準備積極應對。
  但是,古拉迪加爾的人頭投降書打亂了計劃。陸景決定暫緩對付古拉迪加爾。然而,傅婕、淡馬錫都希望能在古拉迪加爾的印尼油田分一杯羹。這又推動陸景繼續對付古拉迪加爾。危險與機遇并存。
  陸景道:“按原定計劃就可以。我們飛回京城。讓云豐集團與和華總部派來的人去印尼接手古拉迪加爾的鉆石礦。”說著,對余樂道:“幫我約一下納賽爾,我需要再和他見一面。”
  余樂眼睛一亮,“陸景,你是想….”
  陸景笑著點頭,走到窗戶邊。窗外,新加坡正下著一場小雨。小雨落在白沙海灘上,點點滴滴,風景秀美。阿卡夫山莊別墅依山面海,地理位置極佳。
  “是的。尋找跟多的合作伙伴可以規避風險。我需要納賽爾繳納一份合作的投名狀。”
  …
  …
  納賽爾接到陸景的邀請后,略一猶豫,就同意了周三中午在阿卡夫山莊中豪華西餐廳“錦樓”和陸景見面。
  如果。他是阿布扎比財團的CEO,掌控著8000億美元的資產。他可以無視陸景的邀請。但,他現在只是阿布扎比財團的小股東。資產只有幾百億美元而已。
  阿卡夫山莊一直是新加坡上流社會鐘愛的奢華餐飲場所。自2003年沙斯疫情爆發后。餐廳的生意一落千丈。2004年底,陸景出面,讓麗都酒店盤下的阿卡夫山莊。
  如今正在阿卡夫山莊營業的兩家餐廳分別是錦江餐飲集團旗下的錦樓、錦江樓旗艦店。錦樓為西餐廳,錦江樓為中餐廳。
  陸景位于布蘭雅山的阿卡夫山莊別墅距離只有二十分鐘的路程。這段時間,陸景和余樂、墨靜雯、聶問白、風白露、傅靜沒少在阿卡夫山莊吃飯。
  曾經的英軍司令部,如今已經變成了旅游觀光的勝地和高檔餐飲的場所。
  納賽爾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前往錦樓二樓的雪茄室。門口清秀的女保鏢攔住了納賽爾隨行的阿拉伯美女助理、黑衣保鏢。
  納賽爾心里對陸景使用女保鏢的偏好實在有點不解,倒是想起某些關于陸景的傳聞來。心里笑了笑,進了雪茄室。
  雪茄室的風格厚重華貴。窗帷半拉著。陸景正在房間正中的沙發上抽著雪茄和余樂討論和華目前的形勢。見納賽爾進來。起身微笑著和他握手,“納賽爾,我們又見面了。前些天的派對玩的怎么樣?”
  陸景的態度有些矜持。但他本就是和亞太財團主席竹下修一一個層次的人物。納賽爾只是亞太財團內部的“諸侯”,這個拿捏的態度恰如其分。
  “派對很成功。陸先生,我一直期待著再和你的見面。我們有著共同的目標。”納賽爾接過陸景遞來的雪茄盒,拿起一只雪茄,熟練的使用雪茄剪剪著雪茄。
  陸景微微一笑,單手夾著粗大的雪茄,道:“納賽爾。共同目標不是用口號喊出來的。需要利益來支撐的。你同意我的觀點嗎?”。
  納賽爾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劃著火柴,點了雪茄吸了一口,“陸先生你有什么好的建議嗎?”。
  陸景做了一個手勢。余樂將方形玻璃茶幾上的紅酒拿起來給納賽爾倒了一杯。雪茄和紅酒在一起享受是極佳的體驗。陸景微微搖著酒杯,道:“納賽爾,你有沒有興趣共同開發印尼的油田呢?我可以給你20%的份額。”
  納賽爾呼吸略微急促。隨即,平復下來。向陸景舉杯示意抿了一口酒,“陸先生。你不是已經和古拉迪加爾和解嗎?”。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
  不說話,就意味著有玄機。這時,余樂及時的補充道:“納賽爾王子,我們今天下午就飛回京城。”
  納賽爾有些明白了。和華希望他動手對付古拉迪加爾。風險是古拉迪加爾的報復。報酬是古拉迪加爾石油資產的20%。
  如果和華要吞并古拉迪加爾的資產,那只是時間問題。但看情況古拉迪加爾將養子烏艾斯的人頭送給陸景,迫使他慎重的對待,不愿意承擔風險。
  “陸先生,如果竹下插手會怎么樣?”納賽爾不放心,問道。
  陸景漠然的道:“古拉迪加爾又不給竹下修一‘交稅’,竹下修一不會理會古拉迪加爾的生死。”
  對于財團來說,很多地區不是要占領統治或者直接控制,那是政府要做的事情。而是,需要培養代理人來擴張影響力。古拉迪加爾向和華求和,實際上,就是表現出與亞太財團不同路。竹下修一不會管古拉迪加爾的死活。甚至,有機會還會分一杯羹。
  納賽爾沉吟了幾分鐘,道:“我要30%的份額。”
  古拉迪加爾的總資產有400多億美元。主要業務是鉆石和石油。在石油業務上的資產約有300億美元。30%就是90億美元。這是他全部資產的六分之一。
  他作為亞太財團西亞地區的召集人,他本身的資產并沒有超過1000億美元。他能夠坐到這個位置,和他阿聯酋王子的身份有很大的關系。
  阿布扎比財團的粗腿,西亞很多人都想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