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528 游河(上)

在座的都是聰明人。傅婕的話一出口,陸景、墨靜雯、風白露三人就明白傅婕的打算。
  陸景微微沉思著。傅婕的方案很簡單,就是把古拉迪加爾在印尼的石油業務吃下來,讓淡馬錫入股。但交換條件是,淡馬錫要幫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消化“新加坡石油公司。
  目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持有新加坡石油公司50%的股份。在硬件上具備了消化的必備條件。但是,在軟實力上,還差得遠。新加坡石油公司很多職員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認可度不高。
  說白了,就是要裁員!就像陸景清洗米高梅的職員一樣。
  與其說淡馬錫支持裁員,不如說要新加坡政府支持裁員。法律條文嘛,總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釋,將成本降到更低。
  看著沉思的陸景,墨靜雯在想這件事對和華有什么好處。傅婕下午就是來游說陸景合作開發古拉迪加爾在印尼的油田。
  從和華的角度來說,打擊古拉迪加爾,扶持云豐集團,繼而擴大在印尼的影響力是整個大局。
  但是,古拉迪加爾心狠手辣,連養子都殺。狗急要跳墻,陸景的想法是鈍刀子割肉,慢慢來。
  況且,還有印尼鉆石市場20%的份額——古拉迪加爾會轉讓一座鉆石礦給和華。此前,云豐集團在印尼鉆石業務中的份額只有2%。這座鉆石礦,每年至少能創造3億美元的利潤。
  這是一筆巨款。否則,古拉迪加爾哪里會篤定的判斷陸景最終會放他一馬呢?
  陸景要是現在動手對付古拉迪加爾,要承擔被報復的風險。屆時,肯定不要指望古拉迪加爾會將規矩。
  當然。搶走古拉迪加爾的業務,和華獲得的利益肯定是最多。這就要看陸景怎么衡量。
  陸景注視傅婕,她那張素雅潔凈的美人臉上帶著期盼,笑道:“傅婕,我試試吧!”
  傅婕驚喜的展顏而笑。嬌嫩白膩的臉蛋上仿佛有一層莫名的色彩,拿起酒杯,“陸景,我敬你一杯。”
  陸景和傅婕碰了一杯,心里推敲著他的方案。
  傅婕很豪爽的將自己杯中的紅酒喝光。臉上神采奕奕。介乎嫵媚與性感之間的成熟女人風情流瀉出來,光彩照人。
  風白露禁不住一笑。揶揄道:“傅姨,你真是事業型女人啊。陸景答應下來,你就這么興奮?”
  傅婕讓酒吧里的服務員添酒,扶著鼻梁上精巧的眼鏡,道:“白露,第四石油不能只滿足于做航油。還要擴展到其他領域。我想要打造一個石油集團。”
  她現在兼任了第四石油副總經理,負責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業務。她希望帶領第四石油成為國內的第四大石油集團。重新走上她人生的巔峰。
  陸景和墨靜雯都笑起來。傅婕確實是個事業型的女強人。
  其實,以陸家的力量,要把傅婕運作到第一石油集團董事長的位置上都很容易。只是,陸家沒有必要在這點事情上鋒芒畢露。陸景腦子的念頭一轉就過,站起來道:“大家先睡覺吧,早上起來看日出。我去給沐清打電話。聽聽淡馬錫能開出什么樣的條件。”
  游艇的第二層一共有五間房間。聶問白、傅靜已經各自占了一間。剩下陸景、墨靜雯、風白露、傅婕四人。風白露笑著道:“我和傅姨睡一間房吧,好久沒有聊了。”
  傅婕笑吟吟的喝著酒,“行啊。白露,我真好有事情和你說呢。哦,你們先睡吧。我一般要到晚上11點半之后才會休息。”
  墨靜雯和風白露選了2號房間和4號房間。陸景先送墨靜雯回房間中。豪華游艇的房間里和五星級酒店的高級套房幾乎沒有區別。鋪著白色床單的大床拜訪在黃色溫馨的壁燈下。沒有一塊塊玻璃的局促、狹小感。
  房間外通著陽臺。落地的滑動玻璃門。可以坐在陽臺上欣賞海景。深夜里,大海深沉,越發顯得燈火通明的游艇的安全和溫暖。
  陸景的游艇并沒有在海面上走多遠,在新加坡的國界內。馬六甲海峽的海盜可比索馬里的同行專業的多。
  “陸景,抱我去床-上。”進了房間,陸景隨手關上門。沒了外人。墨靜雯抱著陸景的腰,微微撒嬌的說道。
  陸景將墨靜雯打橫抱起來,墨靜雯身高168,身姿明艷性感,卻不是很重。往床邊走著。笑著道:“靜雯,你這話可是很容易讓我有別的想法哦。”
  “啊…”墨靜雯嬌羞的閉上眼睛,小女兒神態盡顯。和陸景說話她基本不過腦子的,很隨意。這會才回味過來,她這個要求可是太曖-昧。簡直是向陸景暗示。
  陸景笑了笑,將墨靜雯輕輕的平放在柔軟舒適的床上,在燈下靜靜的凝望著俏臉如花的墨靜雯:墨靜雯穿著時尚的白色T恤,身材窈窕、凸凹有致。陸景大約能估得出她衣衫下玉女峰巒的規模。淺灰色的七分褲,一雙白玉般的小腳露在褲管外。嬌俏的美臀將床壓出了一個淺淺的圓坑形狀。
  陸景的心里涌起淡淡的溫馨感,想起邀請她留在自己身邊工作的情形。那時候,她剛剛洗過澡,修長的雙腿在白色睡飽中若隱若現,嬌美又性感。思考了不到一秒鐘,就答應下來。
  不管前面有多少困難、危險,他一定會守護好這個女孩。
  見陸景半天沒有動靜,安靜的房間里只有他的呼吸聲,墨靜雯禁不住睜開眼睛,正好看到陸景溫潤的眼睛凝望著她,有著說不出的溫柔、情意。
  墨靜雯感覺在這一瞬間,心臟似乎要停止了跳動。呼吸變得急促、紊亂。
  不是說,她不知道陸景對她的感覺。但是,以陸景這家伙的多情,對身邊的女孩子都很好,她無法分辨他到底是不是喜歡她。如果,只是“施舍”的愛情,她寧可不要。她不是蘇姐,只要跟在陸景身邊就滿足。她不希望她在陸景心中等同于路人甲。
  陸景輕柔的將墨靜雯逐步變得緋紅的臉蛋上的發絲拿開,俯身對著她嬌艷的嘴唇吻了下去。
  此時,已經不需要多說什么。
  墨靜雯動情的婉轉相就。給陸景吻的如入云中,暈暈乎乎,又體會著那美妙的感覺。雙手不自覺的抱著陸景的脖子。仍由陸景采擷。連陸景的手隔著修身的七分褲從她臀部摸到兩腿之間的敏感地帶,她都沒有制止陸景。她對陸景開放了心扉。
  陸景沒有更進一步,他還要去打電話給沐清,抱著懷里動情的佳人,溫存了一會,溫聲道:“靜雯,睡覺了。我晚點來看你。我的房間和你的房間陽臺是相通的。”
  墨靜雯嗯了一聲,臉紅如燒的目送陸景離開。
  …
  …
  陸景和淡馬錫執行董事沐清的溝通很順利。
  淡馬錫早就放棄了新加坡國家石油公司。幫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裁員問題不大。古拉迪加爾在印尼的油田的價值足夠彌補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陸景和沐清談了個七七八八,約定后面保持聯系,便掛了電話。在第二層游艇甲板的門口抽了一支煙。心里漸漸的有了定計。
  他不會動用自己的力量對付古拉迪加爾。沒有必要承擔古拉迪加爾臨死反撲的風險。
  “陸景…”身后傳來傅婕的聲音,“我有點事情和你說說。”
  陸景轉身,見傅婕搖搖晃晃的扶游艇的壁面和他說話,奇怪的道:“傅婕,你還沒有休息?”做了個手勢,“走吧,進去說。”
  陸景和傅婕在第二層的客廳的環形沙發處坐下。傅婕挽了挽額前的秀發,說道:“陸景,你和白露之間…”陸景和風白露之間的關系,她看得清清楚楚,但是,這很危險。
  陸景輕輕的點頭,肯定了傅婕的想法。
  傅婕輕嘆口氣,“你們啊…!陸景,阻力會很大的。而且,你已經結婚了….。本來不當我說的。只是,有點擔心。”
  陸景輕輕的擺擺手,道:“傅婕,我心里有數。”這個問題并不是死結。
  其實,最差的結果,就像他給李怡馨的建議一樣:拖住時間就可以,她父親李健熙年事已高。風白露的情況差不多。如果,能有其他的機會,他會努力爭取。
  傅婕便不再說這個問題,她是以風白露朋友的身份和陸景談談,再說就過了,道:“陸景,對付古拉迪加爾要做好完全的準備。”她很清楚,陸景聽從她的游說之后,改變之前的決定,倉促的對付古拉迪加爾所面臨的危險增加了。
  陸景就笑,“是要做好戰爭的準備。”他身邊的人的安保級別至今還是GI公司的最高等級S級。到了這個位置,就算不涉及到具體的事務,但是一言一行,只要發展壯大肯定會有利益沖突。身邊的安保加強是必然的事情。
  傅婕微笑著點了點頭,起身離開,冷不丁的卻是一下又摔倒在沙發上,驚呼了一聲“啊….”,苦笑著道:“今晚有點興奮,酒喝多了。”
  “沒事吧?”陸景霍的起身,關心的道:“坐著別動,我讓人扶你去房間中。”
  陸景按了鈴,讓人把傅婕附送回了5號房間。他則是回了1號房間中休息。時間已經是凌晨1點。
  PS:最近生活中遇到一些煩心事。
  祝愿,書友們在生活中如同陸二少一樣橫掃一切牛鬼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