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527 都看中了石油

從市郊的阿爾卡夫山莊別墅坐車到新加坡河的駁船碼頭,一艘精美的兩層高白色豪華游艇已經停在了碼頭的停泊位上。
  與整條新加坡河上的旅游駁船相比,這艘豪華游艇異常的與眾不同,仿佛高貴的王子。陸景一行人上了游艇。眾人游覽新加坡河的風光,他沒有坐駁船的興致。這艘游艇是讓余樂安排的。
  等了約十分鐘,回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宿舍換衣服的風白露帶著傅婕的女兒傅靜一起趕到。
  “哇塞,真威風啊!”傅靜上了游艇就忍不住驚呼一聲。游艇和周圍的駁船對比實在太明顯了。小姑娘有些興奮。
  傅靜今天才10歲,亭亭玉立,穿著韓系風格的t恤,牛仔短褲。一雙細瘦的白腿露出,完全的繼承了她母親傅婕的美貌。一個乖巧可愛的小蘿莉。
  陸景微微一笑,按了鈴,問道:“傅靜,喝什么飲料?”傅婕去年和洛宣離婚后,獲得了女兒的撫養權。隨即,將她的姓名改成由洛靜改成了傅靜。
  從京城飛往新加坡的航班上,傅靜和風白露的關系很好。陸景愛屋及烏,對她的印象很不錯。
  同樣是小蘿莉,傅靜很對他的脾氣。墨知秋那樣小魔女類型的蘿莉,他是敬謝不敏。哦,墨知秋現在17歲,已經不能算是蘿莉了。
  新加坡常年的溫度都在27度到32度。夜晚穿的清涼才舒服。傅婕看到女兒穿著短褲,禁不住微微蹙眉。素雅明艷的容顏上浮起不悅的神色。
  游艇二層的客廳很寬敞,約有五十平米,中間布置著環形的乳白色沙發茶幾。兩邊的窗戶邊擺放著淺色的軟椅沙發。
  坐到陸景身邊的風白露笑道:“傅姨,我給小靜挑的這件衣服。晚上穿著多涼爽舒服。現在可不是你們那時候了。”
  “你啊…”傅婕無奈的搖搖頭。她和風白露年紀相差12歲,以世家間的輩分來算。差了一輩。但實際上風白露是她可以說說心里話的好朋友。
  見白露姐成功的消弭母親的怒氣,趴在窗戶邊看風景的傅靜俏皮的吐吐舌頭,對陸景道:“陸哥。我喝一杯椰汁。”老媽在,她可不敢要紅酒。
  陸景笑著點頭。對上了二層穿著白色水手制服的美女服務員道:“給我們的小公主來一杯椰汁。”
  “陸景,不要太慣著她。”傅婕又無奈的輕嘆口氣道。陸景這句話要是傳出去,傅靜小公主的名號就坐實了。她女兒在京城基本可以橫著走。陸景有這樣的能量,一句話可以決定一個人的境遇。可這對小孩子的成長不好。
  陸景笑著道:“傅婕,沒事。我們私下里聊天嘛!”
  “謝謝!”從服務員手中接過椰汁,傅靜偷偷的歪頭看著母親。老媽可是很強勢的人,她懂事起,就沒有見到幾個人可以反駁老媽的意見。
  康光熙安靜的喝著酒。今天下午。古拉迪加爾養子烏艾斯的那顆人頭,讓他心里異常震動。
  在公司說一不二的強勢傅總在陸先生這樣的強力人物面前,光芒會不自覺的消退。其實,這是正常的表現。
  眾人又等了十幾分鐘,等到墨靜雯電話通知的李宏深、計萍、陳博延、黃千兒帶著保鏢登上了游艇。在一層駕駛艙室的游艇的艇長得到余樂的吩咐之后起航。
  今晚的游河開始。
  李宏深、黃千兒是新加坡本地人,但是對新加坡河的歷史不甚了了。最終充當解說員的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總經理助理康光熙。他在新加坡生活多年,對一些典故、歷史,掌握了一些。
  貫穿于整個城市的新加坡河是新加坡的生命之河。是新加坡32條主要河流之一。河從西部的金聲橋源起,向南傾入濱海灣蓄水池。全長約3.2公里。
  沿途那些極具歷史意義的房屋現已受到整修及保護,成為高級餐廳、酒吧等。型機動船每日穿梭於新加坡河。載著游客欣賞沿河美景,了解新加坡歷史。
  一路上閑聊著,聽著康光熙不專業但是足夠有趣的解說:舊國會大廈、皇后坊文物館、福康寧堡壘、濱海藝術中心、克拉碼頭、駁船碼頭、魚尾獅公園、萊佛士坊等等。眾人享受著閑適的夜晚。放松著緊繃的神經。
  游艇緩緩的駛過新加坡河到了海面上。陸景的游興正濃,準備晚上在海面上過夜。余樂、康光熙、李宏深、計萍、陳博延、黃千兒準備下游艇返回市區。
  再次和陸景見面,還帶著男朋友,黃千兒做不到揮灑自如,和陸景道別的時候,混血兒的臉蛋上帶一點緋紅,“陸哥,我有點事情想單獨和你說。”
  來之前,她舅媽拉著她叮囑了很久。讓她向陸景轉述幾句話。
  陳博延心臟一下子就繃緊了。他現在最怕黃千兒和陸景單獨相處。陸景只要愿意。千兒不會拒絕他的任何要求,包括享用她的身-體。
  陸景一看陳博延的表情。禁不住一笑,拍拍陳博延的肩膀。道:“陳博延,在你心里,只有男女關系這點事?”
  陳博延苦著臉,這會也豁出去了,道:“陸哥,你的名聲實在是…”
  一旁的李宏深、計萍臉都白了三分。有這樣當面罵人的嗎?這是赤-裸裸的打臉。
  黃千兒氣得半死,陸哥要是看得上她,她早就是陸哥的女人了。陸哥根本就看不上她。“陳博延,你什么意思?”
  陳博延訕訕的笑著,但是腳步沒有退后半點。
  陸景淡淡的擺了擺手,示意李宏深、計萍、黃千兒不用緊張。他的女人雖然多,但是,和他都有一段感情。他又不是種馬。看到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動路。
  看了陳博延一眼,二十來歲的小年輕,看得出他對黃千兒很在乎,心里對他倒有些好感,笑了笑,問道:“千兒,這些話可以讓陳博延聽到嗎?”
  黃千兒氣呼呼的道:“不能。”
  她在李氏家族的地位雖然很低,但對“家族”這兩個字理解的很深刻。舅媽千叮萬囑,那些話只能說給陸景聽。深哥都不知道她的“任務”。
  陳博延頓時有點沮喪。
  “那就把陳博延的耳朵堵上,遠遠的看著吧!”陸景笑著道。
  他自然不會為難自己:和黃千兒一起去什么密室,讓陳博延隔著玻璃看。而是把陳博延的耳朵堵上。他大度歸大度,不會和陳博延計較什么,但是陳博延當面罵他,總得做點懲罰。
  保鏢拿來棉花,嚴嚴實實的堵住了陳博延的耳朵。二層的客廳騰了出來。墨靜雯、風白露、傅婕她們換了一個房間說話。保鏢很專業的把陳博延看在十幾米開外。李宏深、計萍在游艇的一層等著。
  客廳中,黃千兒歉然的笑了笑,道:“陸哥,我又給你添麻煩了。”接著道:“我舅媽讓我轉述幾句話。”
  陸景微微頷首,靠在沙發上,品著紅酒。
  黃千兒道:“我舅媽說:淡馬錫對印尼的石油資源很有興趣。如果陸先生有興趣開發的,可以算上淡馬錫一份。”
  陸景禁不住笑了起來。這是第幾撥人找他說對付古拉迪加爾的事情了?
  黃千兒的舅媽就是李義濟的妻子沐清。四十多歲,今年剛剛升任淡馬錫的執行董事。和華內部的智庫分析:其出任淡馬錫的總裁概率非常高。
  新加坡的權貴中還是有明白人。和華,云豐集團,陳氏集團都不可能因為20的鉆石股份就輕飄飄的放過古拉迪加爾。
  “陸哥,你笑什么呀!”黃千兒輕快的笑著道:“我怎么給我舅媽回話?”
  陸景道:“千兒,不用了,我一會直接給沐總打電話。”
  …
  …
  黃千兒四人離開了。至于黃千兒回去怎么“炮制”陳博延,陸景就不管了。
  到一樓的酒吧里找到正在聊天的墨靜雯、風白露、傅婕三人,把經過說了說,風白露取笑道:“二哥,你怎么不讓黃千兒居中傳遞消息?”
  傅靜年紀太小,不能熬夜,早給打發的去休息了。聶問白一向注重保養,又不是必須要等陸景,也早早的回房間里休息。這艘精美的游艇中有五個房間。
  陸景笑著搖頭,接過墨靜雯給他倒的酒,抿了一口,沒說話。
  他沒有招惹黃千兒的想法。減少和她的接觸是正道。
  墨靜雯給陸景一個臺階,問:“陸景,淡馬錫手里不是沒有煉油廠了嗎?他們還怎么想著分一杯羹?”說著,看向傅婕。
  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已經收購了新加坡石油公司,持有其50的股份。
  傅婕琢磨了一下,小口的抿著玻璃杯中的紅酒,緩緩的對陸景道:“李氏家族對淡馬錫的控制很強,但沐清想要接管淡馬錫,需要一項政績。
  目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還沒有完全的消化新加坡石油公司。淡馬錫是投資控股公司。他們沒有必要做實業。陸景,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
  傅婕對請求陸景的幫助說的很自然。她是陸景大哥陸江線上的人,舉手之勞,陸景不會不幫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