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25 毒殺

周一上午,巍巍壯觀的園區前,景華新加坡電子技術研究院門口一堆人等候著。
  奉行低碳生活,騎著自行車在電子技術研究院工作兩年的陳明煦看到所里的領導、牛人都在給嚇了一跳。最前頭的那位就是研究所的施所長。帶著眼鏡的牛人。
  據說是華大畢業,去美國硅谷EVF公司研發了景華手機芯片。擔任主要攻堅任務。回國后,趕上了景華大手筆投資研發,施所長到了新加坡擔任所長,自此獨當一面。
  陳明煦悄然的調轉自行車,從側門進了研究所。到辦公室找同事打聽。
  “嘿,陳工,肯定是大boss來視察了。這事又不是少。”有人一邊打開電腦,一邊啃著早餐說道。
  “哪有那么多大boss。隨便來個人都是boss啊。”
  “咱們新加坡所,在電子技術研究院內無錯小說www.booksrc.net部也算排的上號的吧!大周總和盧工來過好幾次好不好。”
  大周總就是景華內部電子產品的負責人,周復生。景華三巨頭之一。在國內電子市場呼風喚雨的大人物。主要是為區分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的負責人周志龍。
  陳明煦聽得點頭。肯定是有人來視察,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級別的老總了。
  …
  …
  景華新加坡電子技術研究院門口。
  從黑色的陸地巡洋艦的車窗里看到門口黑壓壓的人頭,陸景笑著道:“這陣仗有點大啊。”
  陸地巡洋艦的內部空間寬敞,除了墨靜雯跟著陸景外。還有周復生、程建楓、盧文山、周志龍、鄭中杰、蘇超宇。都是景華的高管。
  周復生笑著解釋道:“陸景,老施這個人很單純。不會搞迎來送往這一套。我要求的。咱們今天這車人,隨便到哪里。沒有一二十人來引接,都算跌份。當然,陸景除外。”
  “哈哈!”眾人都笑起來。
  以景華在國內手機行業的影響力,以景華在世界手機行業的影響力,他們去任何一個廠考察都會得到高規格的接待。更別說是自己的研究所。
  周復生、程建楓就不說了。周復生好幾次都在隨中央領導出國訪問的商團名單中。
  盧文山,景華微芯的技術總工。負責人。首席科學家。景華微芯在晶圓、芯片上的產能有剩余,對國內的電子芯片設計行業提供了堅實的工業基礎。
  周志龍,景華電子技術研究院的負責人。鄭中杰、海外運營部總經理。蘇超宇,EVF公司的總裁。都是響當當的一方“諸侯”。
  車隊沒有在門口停留。周復生大了一個電話后。眾人去會議室。陸景一行人在會議室里聽完匯報,留下來開會。景華的智能機項目已經進入沖刺階段。
  軟件部分已經研制完成。現在就剩下硬件部分與軟件部分的調試。陸景人在新加坡停留,所以周復生索性把會議安排在了新加坡。
  景華手機作為全球第二大手機廠商,今年全力以赴的拓展產能和產品。景華手機的產品在新興市場增長的非常觀。同時,有幾款高端手機的設計在歐美市場賣得不錯。景華今年的營業額奔著800億美元而去。
  景華新加坡電子技術研究院是自己承建的一個園區,占地十幾畝。里面擁有食堂和宿舍。
  中午,在研究所的食堂里吃過飯,陸景和墨靜雯一起在林蔭小路上散著步。
  “陸景,這里環境挺不錯的啊。”看著落在鵝卵石小路上滿地的樹葉。墨靜雯輕聲說道。
  “環境不好,哪里有人給我干活。”陸景笑著說道。伸手攬住墨靜雯的細腰,在她吹彈可破的臉蛋上啄了一口,“今天晚上我們到新加坡河上泛舟。”
  墨靜雯給陸景說的悠然神往。都顧不得嬌羞,依偎在陸景懷里,“好啊。”
  這時。陸景和墨靜雯看到一對青年男女坐在樹林中的長石凳子上聊天。挨的很近。一看就是戀人,但還沒有正式確立關系的那種。研究所這里要找個寂靜的地方談戀愛有點難啊!
  陸景和墨靜雯對視一眼。笑了起來,轉個彎。沒有去驚擾那對看過來的青年男女。
  陳明煦看著遠遠離開的陸景,頓時有點懵,連身邊的女友都沒顧得安慰。傳說中的景少啊。
  今天上午,老總們考察時,簇擁著的就是一位不滿三十歲的年輕人。景華的行事風格雖然低調,但是內部對創始人是誰還是有各種消息流傳。
  其中,最傳奇的人物大概就是景少!
  陳明煦能認出陸景,不是因為陸景普通的容貌。而是陸景身邊明雅嫻靜的墨助理。這樣絕色的女孩,有幾個人見過一面會忘掉的?她才是陸景的名片。
  …
  …
  陸景和墨靜雯悠閑的散步并沒有持續多久,便接到余樂打來的電話。
  “陸景,有人給你寄了一件禮物。我操,惡心死我了。你回來看看吧。”
  “什么禮物?”陸景好奇的問道。
  “人頭。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爾的養子烏艾斯的人頭。”
  陸景失神了幾秒,定了定神,“怎么回事?”
  “淡馬錫的徐總帶來的。古拉迪加爾想要向我們求和。”余樂一臉不屑的說道。
  陸景和周明誠、陳弘厚私下里都談妥如何分配古拉迪加爾的產業。現在求和有個屁用。
  陸景和周復生說了一聲,沒有參加下午的會議,和墨靜雯坐車回了阿爾卡夫山莊。
  阿爾卡夫山莊明亮寬敞的客廳中,新加坡的國企,淡馬錫副總裁徐陽成、李宏深正和余樂在茶幾邊喝茶說話。身后一名穿著軍綠色服裝的大漢捧著一個盒子。
  陸景和徐陽成握了手,道:“徐總。好久不見。”
  “陸先生。”“陸哥。”徐陽成、李宏深打了個招呼。徐陽成說起了緣由。古拉迪加爾毒殺他手中的利刃:養子烏艾斯。希望能換取到和平。他甚至愿意讓出10%的鉆石市場份額。
  “陸先生,古拉迪加爾還告訴我。他和亞太財團的吉永宏樹見過面。嘿,我居中傳個話。”徐陽成知道這話是在威脅陸景。很容易激怒和華這位話事人。
  古拉迪加爾在印尼呼風喚雨,坐地虎。但是,在陸景面前其實不算什么。不說,陸景用暴力手段解決問題的可能性,就算是用商業手段,古拉迪加爾能受得了?
  云豐集團可是和華的“急先鋒”,非常好的一枚棋子。
  不要瞧不起棋子,多少人相當陸景的棋子都不可能。不消說,云豐集團所獲得的回報絕對非常驚人。
  陸景笑了笑。感嘆道:“窮寇莫追啊!徐總,古拉迪加爾對別人狠,對自己人同樣狠啊!”
  徐陽成笑笑,不好說什么。
  陸景轉頭問余樂,“驗過了嗎?”。
  坐在側面沙發上的余樂手扶著沙發扶手,微微起身,道:“確認是烏艾斯的頭。我隔夜飯都差點吐出來。”
  墨靜雯柳眉跳起來,“余樂,你還說?”一邊說。一邊往二樓的衛生間走。她胃里翻江倒海。
  余樂苦笑著聳聳肩。
  陸景點點頭,對徐陽成道:“徐總,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需要時間考慮一下。”
  徐陽成就笑。“這是應該的。應該的。”閑聊了幾句,起身告辭。留了李宏深在這里打探消息。
  喝著茶,陸景問道:“宏深。和計萍談的怎么樣?”他知道李宏深最終還是以家族利益為重,開口岔開了話題。
  李宏深心情舒暢的點點頭。一反往日謙虛的態度,道:“還行。”
  余樂肚子里暗笑:能不好嗎?該做的都做了。還能不行?
  ….
  ….
  周晉成在新加坡中央醫院呆了一周之后,就返回了周家大宅休養。周家早就在新苑別墅買了一棟別墅。新苑別墅這里居住的住戶,非富即貴,是新加坡最高檔的別墅小區。這里的安全有保障。
  晚間時分,墨色浸染著花園般的新加坡城。三輛不起眼的轎車緩緩的停在周家大宅前。
  周明誠、計萍將陸景、余樂、李宏深迎進了別墅中。
  周明誠道:“陸先生,我爸精神頭還不錯,陳叔叔在二樓陪著他說愛護,我們一起去看看。”
  看著陸景和周明誠上樓去了,計萍禁不住問道:“余助理,情況怎么樣啊?我姥爺就這樣白挨了兩槍嗎?”。語氣有點激動。
  古拉迪加爾將養子烏艾斯的人頭送來求和的消息,早就傳遍了整個新加坡的上流社會。不少人都發表自己的看法。
  “無知啊!印尼真是還沒有開化,用這么殘酷的手段。”
  “自毀長城。有他后悔得哭的時候。”
  李宏深打著圓場,“小萍,狗急跳墻。我看陸哥的意思是暫時放古拉迪加爾一馬。”
  計萍沒有看李宏深。她的男人安慰人是一把好手,但是政治、經濟的敏感度就不夠。斗爭手段更是欠缺。計萍看向了余樂。
  余樂嘿嘿一笑,抽著煙道:“別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他是陸景的助理,云豐集團的小公主對他來說沒有什么威懾力。
  計萍郁悶的撇撇嘴,氣呼呼的起身去了別墅二樓。
  “余哥,你多多包涵。”李宏深丟下一句話,起身去追計萍。
  余樂美滋滋的抽著煙。
  都說窮寇莫追,狗急跳墻。但是,是否有想到東郭先生、想到: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深。
  他相信陸景肯定考慮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