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24 偶遇照顧

“亞太財團最大的問題是現金流不足。現在全球都在搭中國經濟發展的快車,而亞太財團內部的華商團體卻是離心離德。更重要的是,碧湖集團給華商中的六大世家給瓜分,這削弱了亞太財團的盈利能力。”
  “竹下這個人,能力很強。亞太財團在他的領導下堪堪支撐的住。不過,你逼迫他同意出售手中持有的唐風集團、康橋集團的股份,讓他很憤怒。你要小心。”
  陸景笑著點點頭,又和納賽爾喝了一杯酒,道:“納賽爾,謝謝。”他心里根本就沒有放松對竹下修一的警惕。
  “小事情。”納賽爾見和陸景談的還投機,問道:“陸先生,你打算怎么處理古拉迪加爾?”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古拉迪加爾可以搞定云豐集團。和華也可以搞定古拉迪加爾。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陸景就笑了,放下手中的餐刀,說:“商業競爭嘛!”
  他怎么可能承認棉蘭古錫爾上將的死和他有關系?
  納賽爾眼神閃爍了下,見陸景裝傻,徑直道:“陸先生,古拉迪加爾在印尼涉足鉆石、石油生意…”
  陸景笑著道:“納賽爾,你有興趣?阿聯酋的石油可是占了全球儲量的10%。你對石油有興趣?”
  鉆石業務就不用提了。他已經和云豐集團的周氏父子、新加坡陳氏集團達成了瓜分協議。和華入股云豐集團,持有20%的股份。同時擁有陳氏集團10%的股份,便于協調雙方在航運企業上的業務。
  納賽爾能坐到亞太財團西亞地區的召集人的位置。讓西亞地區的資本唯他馬首是瞻,本事還是有的。一聽就知道陸景把鉆石業務給劃分了。笑著道:“誰也不會嫌黑金多?”
  石油。在國際上的通稱就是黑金。自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美元霸權即與石油掛鉤。石油就是黑色黃金。
  陸景笑笑。沒說話。涉及到利益,他自然不會隨意讓出來給納賽爾。
  納賽爾眼珠子動了動,道:“陸先生,亞太財團內部的情況,想必有唐總他們的情況你也不需要。如果你在與竹下殊死搏斗的過程中占了上風,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我對亞太財團腐朽的制度不滿很長時間了。”
  陸景笑了笑,這種空口白話他要來有什么用,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來之前。他對納賽爾還寄予厚望的。這時,不動聲色的道:“我很高興能有機會和你合作。”
  納賽爾苦笑漣漣,這位陸先生年紀不大,卻是“老奸巨猾”,根本就不愿意把古拉迪加爾的業務分一口給他。說到底還是個互相不信任的問題。琢磨下,道:“陸先生,我明天晚上會在我的新苑別墅中辦一個party,希望你能來參加。戴安娜也會過來。”
  陸景道:“再看吧!”頂級富豪的私人派對上有多么混亂,他相當清楚。基本不會去參加。
  用餐介紹后,陸景和納賽爾握手道別。和助理余樂一起坐到車里返回阿爾卡夫山莊別墅。
  “陸景,和納賽爾談的怎么樣?”余樂問道。他現在跟著陸景身邊的時間很長,接觸的東西越來越多。對陸景的佩服越來越深。就比如今晚:阿聯酋的王子很尊敬的稱呼陸景陸先生,這份榮耀與有榮焉。
  他接觸的依舊不是年薪多少萬的頂級職業經理人的圈子,而是操縱世界各級力量博弈的圈子。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余樂。“納賽爾讓我有一點失望。”見余樂臉色微變,又笑道:“當然。也不是沒有收獲。”
  收獲有兩點。第一,陸景很清楚的把握到亞太財團內部分崩離析的局面。亞太財團主體組成分為三大部分。日系企業、華商、西亞。很明顯華商、西亞兩塊都對亞太財團離心離德。怪不得。以竹下修一的能力,都只是勉強維持亞太財團目前的局面。
  第二,陸景確信竹下修一還會有其他的手段來他較量。而不是那晚在李義濟舉辦的酒會上和自己虛與委蛇說的話。納賽爾的說法,堅定了陸景的判斷。
  “和華現在要做的事情,是揭開亞太財團的皇帝新裝。”
  …
  印尼,雅加達。
  豪華的別墅中,古拉迪加爾穿著寬松的短袍在客廳里煩躁的來回踱步。昔日寵愛的兩名侍女都沒有再身邊。
  短短的一周時間內,他在印尼的幾名軍閥盟友不是死了,就是和他劃清界限。他現在除了手里的武裝,掌握的力量十分有限。生平第一次后悔找槍手殺周晉成。
  他讓養子烏艾斯去古錫爾那里調人手來刺殺周晉成。周晉成一死,他可以迅速的吞并云豐集團在印尼各大城市的業務。
  只是,沒有想到槍手沒有在第一時間殺死周晉成。他現在后悔的是不該使用武力來解決這件事。對方的報復來的很快。
  和華。陸景。
  古拉迪加爾在心里仿佛的掂量著這兩個名字,漸漸的下了決心。坐回到客廳的沙發上,搖了搖鈴鐺。片刻后,一名穿著西裝的老管家出現在客廳中,“主人。”
  “阿旺,我十年前的那點存貨可以派上用場了。”
  阿旺跟了古拉迪加爾家族一輩子,忠心耿耿,會意的道:“好的,主人。”
  …
  烏艾斯今年二十八歲,是印尼鉆石大商人古拉迪加爾的養子,在印尼雅加達各方面都很吃得開。古拉迪加爾一般有什么不好辦的事情,都會交給他去辦。
  最近,山雨欲來。這讓他憂心忡忡。周六晚上約了一幫手下在雅加達最大的銷金窟“加麗城”中喝酒、吃飯。
  包廂中,十幾個男人和鬧哄哄的。烏艾斯悶悶不樂的喝著酒,身邊一個壯碩的小弟關心的道:“老大。有事你說一句話,我帶人幫你搞定。”
  烏艾斯搖搖頭。“喝酒。”這種事,和這些肌肉發達頭腦簡單的下屬說不清楚。他從十五歲殺人。手里的人命過千。對危險有一定的直覺。他嗅出了一點不同的味道。
  現在他的主人古拉迪加爾的日子不好過,為什么沒有一點反制措施呢?要是擱在以前,早就通知他操家伙上了。
  “老大,不要唉聲嘆氣,這妞不錯。要不要試試?”一名猴頭怪頸的瘦小男子摟著一個豐乳肥臀的白人女子過來,拍拍她的屁-股說道。腿長奶大,很夠味道。
  烏艾斯一腳把小弟踹開,笑罵道:“滾蛋。”這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他更喜歡主人身邊那幾個皮膚白的如同牛奶的漂亮侍女。
  包廂中一陣哄笑。叫皮猴的印尼男子哈哈笑著,挨了古拉迪加爾一腳。依舊不以為意。誰又能想到在外面殺人不眨眼的皮猴會這么搞笑。
  這時,烏艾斯的手機響了起來。烏艾斯拿起手機看了看,臉色微變,豎起手。
  剛才還在鬧哄哄的包廂頓時鴉雀無聲。正在包廂角落壓著女人辦事的人都把話兒拔了出來,坐在沙發上保持安靜。
  “主人…”烏艾斯恭敬的喊道。
  “烏艾斯,回家一趟,我和你商量點事情。”
  烏艾斯辦事雷厲風行。三十分鐘后就返回到雅加達市區內的豪華別墅內。
  二樓的會客廳中,古拉迪加爾手持酒杯坐在名貴木質茶幾邊,滿意的看著這個他從一個部落中撿來的流浪孩子。一把好刀啊!
  穿著薄紗的兩名侍女在一旁侍候著。她們端茶倒水的時候,不可避免的彎腰翹臀,粉色的薄紗中那渾圓臀-部隱約可見。系著白色的丁字褲。
  烏艾斯心里熱血用來,不敢再看。連忙低下頭,“主人。”
  古拉迪加爾道:“烏艾斯,和華的實力非常強大。我準備和陸景談談。你帶上錢,去南美那邊避一段時間。”
  烏艾斯心里一涼。抬頭道:“可是,主人…”見古拉迪加爾沒有向以往那樣嚴厲。大著膽子道:“吉永會長不是會給我們支持嗎?”
  三天前,天驕基金副主席的吉永宏樹和他的心腹手下橫山雅史來拜訪過古拉迪加爾。作出了一系列的承諾。
  古拉迪加爾冷哼了一聲,“他們想要我頂在前面對付和華財團,我可沒有那么傻。周晉成又沒有死,這件事未必沒有緩和的余地。”
  烏艾斯默然不語。他不贊同主人的看法。
  喝了口酒,古拉迪加爾冷峻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點,道:“烏艾斯,你去南美我沒有什么好的東西送給你,我把花吉派到你身邊服侍你吧!”
  烏艾斯一愣,隨即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貪婪的看著花吉的身體。薄紗之下,玲瓏曼妙的女人身-體極具誘惑力。烏艾斯費勁的吞了口唾沫。
  “主人…”古拉迪加爾右手邊的女子嚇了一跳,楚楚可憐的懇求道:“主人,我不想離開你。“
  廢話,誰想離開印尼雅加達去南美跟著烏艾斯這樣的男人生活。
  古拉迪加爾臉色一板,“花吉…….?”花吉立刻嚇的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委委屈屈的低下頭。古拉迪加爾吩咐道:“去,給烏艾斯敬一杯酒。你以后就是他的人了。”
  看著婷婷裊裊走近的美女,烏艾斯心里狂喜,別說去南美,去非洲他都愿意。接過花吉遞過來的酒杯,一飲而盡,伸手去攬花吉的腰,“哈哈,主人,我帶花吉先走了。”
  古拉迪加爾垂下眼簾。
  突然,烏艾斯的喜悅笑聲,戛然而止,伸手指著古拉迪加爾,嘴里發出嗬嗬的如同怪獸般的聲音。最終轟然的倒下。
  古拉迪加爾身邊的兩名侍女頓時嚇傻。毒殺!
  古拉迪加爾輕嘆口氣,“烏艾斯,你這條命是我給你的,現在要借你的命辦一件事。你安心的去吧!”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