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20 血雨夜

時隔一個多月,陸景再一次和竹下修一坐下來談談。這是8月初,陸景和竹下修一在東京天驕基金總部大樓關系破裂后的第一次。
  這一次,見面地點是在浮爾頓酒店的頂層餐廳中。陸景和竹下修一的女伴、助理們遠遠的站在,隔出一塊空間用于給兩人談話。
  竹下修一是一個很儒雅的中年男子,舉杯向陸景示意,“陸先生,沒想到會到這一步啊!”
  至于,這一步指的是那一步,陸景沒有猜,笑了笑,看著落地窗外的新加坡夜景。新加坡河夜晚的風景秀美動人。淡淡的道:“竹下會長,我也沒想到。”
  竹下修一微微一笑,道:“古拉迪加爾是亞太財團的成員,我對他很看好。”
  陸景就笑,“我的意見和竹下會長恰恰相反,我對古拉迪加爾很不看好。”
  談話到這兒,基本沒有進行下去的可能。竹下修一點點頭,道:“希望陸先生能否遵守相關的底線。”
  陸景笑了笑,沒說什么。
  古拉迪加爾和吉永宏樹不講規矩,他還守什么底線?之所以先鏟除掉古拉迪加爾的盟友,不過是為了一勞永逸。對付古拉迪加爾這種人,要么不動,要動就要一擊致命。
  …
  “談的怎么樣?”見陸景和竹下修一談完,墨靜雯踩著高跟鞋迎著陸景,問道。
  “不歡而散。”陸景笑著摸了摸墨靜雯的秀發,“竹下修一這樣的老狐貍,說的話能信三成就算不錯了。且先看看吧。”
  聶問白在一旁笑著看著陸景和墨靜雯說話。商業里面的門道她可不懂,她走的是花瓶的路線。不過。看得出來,陸景很寵墨靜雯。
  陸景和李義濟這個主人道別時。李義濟和妻子沐清正在餐廳門口招待賓客。
  見陸景過來,李義濟急切的將陸景請到一邊,徑直問道:“陸先生,我剛聽宏深說,周主席上了飛機回新加坡?”
  李義濟問的比較含蓄。周晉成連夜轉院飛回新加坡絕對是出了緊急情況。就在剛才他受到棉蘭的的統治者古錫爾上將死了。這兩件事絕對不能孤立起來看。
  “是的。”陸景并沒有隱瞞。調用的是和華的公務機,航線申請還需要新加坡政府中主管航空的部門審批。李義濟是新加坡的貿工部部長。這也瞞不住他。
  李義濟倒吸了一口涼氣,陸景這句話無異于是承認古錫爾上將的死和他有關,道:“陸先生,你是一個什么樣的章程。”
  權貴的圈子是相通的。新加坡作為東南亞有數的經濟強國。他在南洋地區的權貴中很有地位。假設陸景不顧規矩的調精銳雇傭兵殺人。那每個人都得風聲鶴唳。誰都不會喜歡這種不安全感。
  陸景笑著道:“李部長,商人只做商人該做的事情。恰好,我是一名商人。古錫爾上將大概在印尼國內的對頭有點多。”
  李義濟長長的松口氣,用力的握了握陸景的手,“這樣最好。這樣最好!”
  他和陸景都深諳權利圈子中的規則。陸景一句話,他就明白古錫爾上將是怎么死的。雇傭兵只是最終的實施者,陸景肯定拉攏了古錫爾的對頭,導致其孤立無援從而被殺。
  “我會把你這個態度轉達給我的朋友們。”
  陸景點點頭,“那謝謝李部長了。”
  他的態度是一回事。竹下修一、吉永宏樹的態度又是另外一回事。他絕對不會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他身邊的人的安保情況等級短時間之內不會下調。
  …
  從餐廳里出來,聶問白好奇的問道,“陸景。你和李義濟談了什么,他看起來松了口氣,你不會嚇唬他了吧?”
  她問過墨靜雯。新加坡的權貴對陸景很重視,態度隱隱有點討好的意思。實在是和華的體量太過于龐大。陸景作為和華的決策者,能量巨大。新加坡的權貴們不敢忽視他。
  陸景給聶問白說的一笑。“哪有你說的那么夸張,我怎么嚇唬李義濟?”
  聶問白今晚穿著金黃色晚禮服,身姿纖細高挑,前凸后翹,嫵媚的就像一只千年得道的狐貍精。
  正說笑著往電梯口走去時,餐廳的走廊轉角處走出來一對年輕的俊男靚女。陸景微微有些愣神,繼而臉上泛起苦笑。墨靜雯笑著看向一邊。
  她知道陸景的決定:不再見黃千兒。免得以后糾纏不清。長痛不如短痛。哪里知道,他現在又給黃千兒給堵住了。來的一對年輕男女正是黃千兒和陳博延。
  墨靜雯現在算是知道為什么傍晚的時候,陳博延來送材料時,見到陸景像見了老虎一樣。黃千兒那天在陸景位于香港山頂的1020號別墅中哭得一塌糊涂。她苦戀陸景的事情隨即就傳了出來。
  再見到陸景,黃千兒臉上帶著雀躍的神情,而陳博延臉色有點不自然。倒不是因為虎口奪食。而是因為他的愛情的審判居然要取決于陸景。
  如果陸景拒絕千兒,他還有希望抱得美人歸。如果陸景接受千兒對他的感情,那他又要再失戀一次。
  “陸哥,我想和你說兩句話。”黃千兒穿著精美的黑色晚禮服,白皙的肩膀露出。混血兒的風采十足。
  陸景無奈的嘆口氣,“好吧。”和黃千兒走到走廊的一邊,落地玻璃窗正對著新加坡河。深夜里一艘觀光的小船劃過。
  兩人望著窗外的風景,久久的沉默著。陸景率先打開話匣子:“千兒,最近過得還好吧?”
  “還行。陸哥,我每天都努力的讓自己的生活過的愉快!謝謝你的短信鼓勵。我正在申請去美國留學。”黃千兒輕聲說道。費力的將她的視線從陸景的臉上挪開。陸哥太優秀。她配不上。失敗的初戀啊!怎么有這樣刻骨銘心的滋味。
  陸景點了點頭,微笑道:“這挺好的。”
  黃千兒禁不住一笑,心里的東西放不下,但是沒有奢望之后,又回到了和陸景自然相處的那份從容、活潑,“好什么啊,陸哥?我不來找你對你就是好,對吧?”
  陸景笑著搖搖頭。他確實不喜歡黃千兒的糾纏。他和黃千兒只單獨相處過幾次,根本就沒有感情基礎。但這種“重話”不能對一個純凈的女孩說?笑著道:“怎么會!”
  黃千兒笑笑,沒有再糾結這個話題,低聲問道:“陸哥,陳博延想要我做他的妻子。我和你…….真的不可能了嗎?”
  陸景沒說話。
  黃千兒用力的咬咬嘴唇,道:“陸哥,我知道了。”
  預料中的結果,陸哥早就明確的拒絕她了。只是,再即將開始一段新的感情時,她還是想問問陸哥的意思。
  陸景輕聲道:“千兒,祝你幸福。”
  “你別躲著我不再見比祝福更讓我喜歡呢。”黃千兒說道,揮揮手,先一步離開。
  …
  陸景一行下樓坐進了黑色的陸地巡洋艦中返回阿爾卡夫山莊別墅。別墅中,燈火通明。警衛力量充足。
  陸景道:“靜雯,問白,你們先回去吧。我去新加坡中央醫院等周家的人。”
  周晉成還處在病重期間。回新加坡之后,需要立即住院觀察、治療身體情況。畢竟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挨了兩槍,對身-體的損傷很大。
  車內,坐在陸景身邊的墨靜雯道:“陸景,我和你一起去。晚上的時間很難熬,我可以陪你說說話。”
  陸景笑著摸了摸墨靜雯的秀發,“熬夜對女人不好。你以后要多學習保養的知識。這個,問白是高手。”
  墨靜雯還要再說時,陸景低頭在她那張明艷照人喜嗔皆宜的臉蛋上溫柔的吻了一口,“靜雯,乖!”
  給陸景寵著,還是當著她“聶阿姨”的面,墨靜雯滿臉緋紅,逃跑似的下車離開。沒有再堅持她的意見。
  坐在對面的聶問白掩嘴嬌笑,豐韻璀璨的成熟美人風情十足。也不說墨靜雯的事情,而是問道:“陸景,你怎么沒有留下黃千兒。我聽葉妍說,那小妮子對你很有情意。”
  陸景禁不住一笑,沒和聶問白說什么道理,起身,雙手扶在聶問白的香肩上,低聲道:“我就一桿槍,忙得過來嗎?”
  “啊…”聶問白給陸景這句粗魯的話弄的驚呼一聲,嬌嗔道:“你個流-氓。”
  只是,心里卻給這句話撩得有些蕩漾。陸景的鋼槍,她在緬甸境內去仰光的路上,雙手在被子里愛撫過。那會兒差點就給煙詩凝給發現了。不然,依著陸景的意思,她得用嘴唇和它打個招呼了。
  陸景微微一笑,低頭吻著聶問白。熱吻之后,聶問白嬌喘著道:“陸景,你酒喝得有點興奮了啊?”陸景一邊吻一邊亂摸她,很有侵略性。
  陸景哈哈一笑,“不是。我的酒可比你想象的要好。我興奮是因為印尼的事情。”
  猛龍傭兵在今晚成功的擊殺古錫爾上將讓他很興奮。這為周晉成報了一箭之仇。
  剛才在餐廳里,他只是一直壓著興奮,沒有表現出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