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 世信銀行的董事

香港的樓市幾經波折,而在九七年回歸之前正值香港房地產黃金十年最后一波上升期。等亞洲金融風暴到來之后,香港樓市會受到了十年未能彌補的重創。
  九六香港樓市開始回溫,在最開始的升幅仍在可以勉強接受的范圍內,只是回到數年前的巔峰而已,但是在九月份后,炒風從豪宅蔓延到中小型的普通單房,樓價如同坐了火箭般上升。
  到此時九七年一月中已經形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泡沫。陸景熟知歷史的走勢,肯定不會這個時候跑到香港去置業。九七年七月金融危機爆發后,香港的樓市價格一瀉而下,要暴跌四至五成,那個時候才是最佳的出手時機。
  陸景笑道:“暫時還沒有投資的想法。我預計香港樓市這個泡沫過段時間就會破滅,等泡沫破了再投資也不晚。”
  “哦?你認為這個時間會是多久?”陳旭江抽著雪茄笑著說道。泡沫遲早會破滅這是大部分人都知道的事情。對于資本艸作而言關鍵是在泡沫破滅前撤出來就行。
  他并不認為短時間香港的樓市泡沫會破滅。
  陸景抽著香煙說道:“麻省理工大學的經濟學教授保羅-克魯格曼在去年寫了一本書叫做《流行國際主義》,在書里面他大膽的預測亞洲將會爆發經融危機。
  我很認可他的觀點。
  亞洲四小龍,四小虎的經濟繁榮下面有很大的隱憂。為了維持固定匯率制,這些國家長期動用外匯儲備來彌補逆差,導致外債增加。并且這些外債結構很不合理。在中短期債務較多的情況下,一旦外資留出超過外資流入,而本國的外匯儲備又不足以彌補其不足之時,這些國家的貨幣貶值不可避免。
  更重要的是,這些國家一方面保持固定匯率,一方面又擴大金融自由化。我相信國際炒家們不會沒有看到機會。
  如果亞洲真的爆發金融危機,作為亞洲金融中心之一的香港不會不受到影響。樓市的泡沫會被外在的力量刺破。”
  陸景雙手做了一個氣球爆炸的手勢,“時間我認為會是今年的七月。”
  事實上在現在國際炒家就已經在籌集資金準備對泰銖動手,他不知道作為港資銀行的董事,陳旭江究竟有否覺察到蛛絲馬跡。
  陳旭江和董坤城兩人對視了一眼,不怎么相信這個結論。董坤城喝著紅酒,笑著說道:“保羅-克魯格曼的《流行國際主義》?那里可以看到這本書。”
  陸景笑著點點煙灰:“國內的中譯版還沒有出來,國外應該能買到英譯本。”
  這本著作的中譯本要到2000年才能出來。
  董坤城微微點了點頭,“我會買過來讀一讀。”
  在商業領域是不存在借書這一說法的。很多企業家在讀書時有做筆記和批注的習慣,這些都是個人的思考所得,是運營企業戰略思想無意的流露。不是非常親近的關系,根本不可能提出借書這樣的要求。
  這倒是讓陸景免去尷尬。他也是在前世里讀過這本書。現在他手上也沒有《流行國際主義》英譯本。如果董坤城開口借書,他是拿不出來的。
  董坤城和陳旭江斷雖然沒有接受陸景關于經濟危機的論,但是無疑三人之間多了一個共同話題。
  說著經濟上的話題,陳旭江心里暗暗吃驚,陸景讀了不少經濟著作,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引用別人著作中的觀點,但也不乏自己的見解。與走馬章臺的世家子弟大不一樣。他肚子里是有貨的。
  這讓他對陸景的態度稍稍有些變化。
  說著話,侍者過來邀請他們去八樓參加自助酒會。
  陸景跟著董坤城、陳旭江進入酒會大廳時,里面已經來了不少人,聚成大小不一的圈子說話。
  陳旭江在這里很受歡迎。剛進來就有人迎上來和他說話。董坤城笑呵呵的和陸景走到一邊,找侍者拿了一杯雞尾酒,站在角落里聊天,“旭江是財神爺,所以他比我們兩個受歡迎。今天這個自助酒會是黃遠集團的董事長黃鴻奇舉辦的。大部分都是在京的港商和外商。西門子的卡爾森先生還沒有過來,我們先等等。要不要我帶你去打個圈,和大家認識一下。”
  陸景笑著擺手,“不用了,董叔叔,你自己去就好。”他對商務交際興趣缺乏。
  正說著話,看到門口莫心藍領頭與幾個人一起走進來。白昆,董坤城的侄兒董翔都在那群人中。
  陸景眼睛瞇了一下,沒想到在這兒會碰到他們。董坤城注意到陸景的反應,拍了拍陸景的肩膀,微笑道:“不要太在意,商場就是這樣。圈子只有這么大,抬頭不見低頭見。該合作就合作,該競爭就競爭。總之以賺錢是第一要務。我去打個圈,一會來找你。”
  “行,一會見。”陸景笑了笑,對董坤城的觀點他不怎么認可。敵人就是敵人,朋友就是朋友。怎么可以混為一談。不然到了關鍵時候會被賣掉的。
  陸景站在角落里到沒有絲毫的不悅,慢慢的喝著雞尾酒。他習慣于在陰影里看著敵人。
  “陸二少怎么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這里?沒有人理你這個新虹百貨的股東嗎?”白昆早就看到了陸景,忍不住轉過來諷刺道。對陸景這一系的人馬他是恨之入骨。魯東的事情隱約可見他的身影。白家吃了一個大虧,大部分帳要記在他身上。
  陸景淡淡的笑道:“怎么會是孤零零的,你不是湊過來了嗎?”白家的信達地產和坤鵬投資的詳細資料,陸景已經分析過,大致有一個底,一個可行的方案正在醞釀中。他年前去香港,會順路去拜訪江口市的林市長。他是江口市分管經濟工作的副市長。信達地產有很大一部分業務都在江口市。
  白昆跑過來譏諷他,大概也沒有打探清楚林市長是誰的人。他們在嶺南和組織部長黃部長走得很近。
  “聽說你和莫心藍訂婚后有解除了,是什么原因?”陸景微笑著,明知故問的說道。
  白昆氣得差點將手中酒全都到在他臉上。這件事是他埋在心里最深處的傷痛。衰落的白家那里還有臉面和莫家聯姻。他主動提出來還能保留一點顏面,難道要等到莫家提出來嗎?
  此時陸景毫不猶豫的當面揭開來,讓他怒不可遏。打人是不能打臉的。
  他雙眼爆紅,盯著陸景一字一頓的說道:“什么原因?陸景你不清楚嗎?你記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會讓你好看的。”
  看著似乎快到了爆發邊緣的白昆,陸景很輕松的點點頭:“行啊,我等著。只是三十年后,只怕莫小姐早嫁人了。估計孩子都可以參加高考。”
  陸景的話用粗俗一點的語言說就是,“你未婚妻都跟別人上床生孩子了,你還唧唧歪歪個屁啊。”
  “你個王八蛋!”白昆手揚起來,向前走上一步,他是真忍不住了,想要動手。他對莫心藍是有感情的,陸景的話是在他的傷口上又撒了一把鹽。
  “白昆,你干什么?”一個優雅的少婦說著話走過來,她穿著紅色中長款毛呢外套,黑色的狐貍毛領襯著她雪白的鵝蛋臉,讓人有肌膚勝雪的感覺。眼睛大而媚,瓊鼻秀直,額前的劉海整齊,盤起的發髻,很有古典的韻味。
  修長筆直的美腿上包著薄薄的黑色褲襪,隱約可見肉色,一雙修長筆直的美腿很容易讓人產生侵犯的沖動。
  “三姨!”白昆不甘心的喊了一聲。陸景看著他捏著鼻子叫葉妍三姨的模樣,心里大笑。
  走過來的古典美人,真是張漓的葉姨,葉妍,恒躍集團副總經理,負責恒躍集團的電子商貿。
  “在這里動手打架,你要丟盡白家的臉嗎?”葉妍板著臉訓斥道。白昆扭頭就走,他懶得聽這個過氣三姨的廢話。
  董翔喝著酒,見白昆氣沖沖的走回來,指著遠處正在和陸景笑談的葉妍問道:“讓美女給嗆著了?”
  白昆沒好氣的道:“那是我已故三叔的妻子。”說完,喝了一大口酒,酒液沖進喉嚨里,讓他微微咳嗽起來。葉妍早就謀劃著解除和白家的婚姻。以前家里有聲音,就算三叔死了也不許她改嫁。現在白家倒霉了,對她再無約束力。她大概是最高興的。
  陸景微笑著問道:“葉小姐神出鬼沒,想不到在這兒碰上了。”葉妍舉起酒杯示意,說道:“小漓沒有和你說我在京城嗎?我和黃先生比較熟,他邀請我過來喝杯酒散散心。這沒什么好奇怪的吧。倒是你陸二少隱藏得夠深啊,小漓和方老師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吧?”
  陸景笑道:“說的我好像神秘人似的。我什么身份?我爸媽是退休公職人員啊。剛才白昆叫你三姨是怎么回事?你訓得他不敢回話,比我威風多了。”
  葉妍微微的笑起來,在稍暗的燈光下有著絕美的成熟女人味道,眼眸里透著些許回憶的落寞,讓她古典的臉龐的被輕愁籠罩。
  “我已故的丈夫是他的三叔。我訓他幾句合情合理。就像他奶奶喜歡沒事訓我幾句一樣的。這有什么好稀奇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