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9 年輕人

夜色靜悄悄的,籠罩著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島第一大城市,北蘇門答臘的首府,棉蘭。
  棉蘭瀕臨馬六甲海峽,是印尼對外貿易的西大門和國內外游客的主要出入境口岸之一。同時,是印尼、馬來西亞和泰國經濟成長三角區的重要組成部分。
  其控制權在印尼內部舉重輕重。城頭變幻大王旗的時代,錢袋子和槍桿子同等重要。
  棉蘭的食品加工、紡織業、皮革制品、化工、建材、金屬和運輸工具等小工業發展迅速。其商業稅是印尼軍方內部各方勢力眼熱不已。
  坐鎮棉蘭的是古錫爾上將。他手中控制著有1萬人的精銳部隊。這足夠古錫爾控制棉蘭。
  棉蘭市容整潔,綠樹成蔭,氣候宜人。9月17日晚繁華的市區沐浴在一場突入起來的雨中。黃豆大的雨滴很快就將天地間的景物變得模糊。街頭上行人匆匆。
  一艘輪船在雨幕中悄悄的靠近了棉蘭的某個偷渡碼頭。碼頭邊,幾輛破舊的游輪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幾名矮瘦的蛇頭穿著蓑衣在雨中揮著手,用當地的土語大喊道:“快點,快點。再過十分鐘,警察就來了。”一個個衣衫襤褸的土人登上未知的旅程。
  一名黑黑的蛇頭看到一輛靠2長2風2文2學,w≤↗wx近的輪船,看到里面出來一個高個白人,禁不住罵道:“瑪德,還有偷渡來印尼的白人?”但隨即噤聲。
  因為,白人身后依次出現了一排彪形大漢,足有20人。這20人站在雨中一動不動。殺氣凜然。
  發出巨大嘈雜聲音的輪船轟的一聲與碼頭的道路對接。為首的以色列人伊桑回頭看了自己的隊友一眼,神色凜然。“go。go,go!”
  21名猛龍雇傭兵快速的上岸。趟著泥水往碼頭后走去,消失在雨幕中。
  今夜將會是一個血雨夜。
  …
  …
  “棉蘭是印尼第三大城市,人口約為180萬,主要人口為瓜哇人、馬來人、華人、馬達族。其中人口19%為華人。白人的面孔并不常見,完成任務后,你們需要在一個小時內撤離。”
  六輛昆成汽車組成的車隊急速的行駛在棉蘭的市區內。大雨中,街道上的行人很少。車速很快。
  坐在駕駛座上的一名華人,代號麻雀,正介紹的具體情況。
  “棉蘭最出名的建筑就是日里蘇丹宮。古錫爾上將就居住在日里蘇丹宮不遠處的一處高檔別墅中。平時有一個加強排的兵力守護…”
  伊桑淡然的點點頭。
  二十多分鐘后,水天路上的豪華別墅依稀在雨中出現。麻雀做了個手勢,下車離開。
  伊桑一踩油門,帶人直接沖到了別墅門外。二十一人如同下山猛虎,直撲別墅內。槍聲頓時大作。
  一個加強排的精銳護衛在裝備精良,從非洲戰場中廝殺出來的雇傭兵面前如同砍瓜切菜。
  血,從別墅門口一路直流到了一樓的儲物室內。
  雨聲,遮蓋了鬧市區的槍聲。更重要的是,有人命令援軍不得支援。
  戰斗在二十五分鐘后結束。“sir。二樓的殘敵全部肅清。”伊桑點點頭,臉上露出殘酷的表情,對著堅固的儲物室笑了笑,“用炸彈。”巨大的爆炸聲響起。
  古錫爾上將是一名瓜哇人。身高一米六,被涼水潑醒時,看到眼前兇神惡煞般的雇傭兵。雙腿一軟,跪在地上道:“求…求…你們…別殺我。我在瑞士銀行有10億美元的存款。可以都轉給你們。”
  “no!”伊桑豎起中指搖了搖。他用的是英語。
  印尼的官方語言是英語和印尼語。但全球目前正處在美國霸權主義的時代,用英語乃是通用語。
  “我們喚醒你的唯一目的。是雇主告訴我們轉告你一句話:你配合古拉迪加爾槍殺周晉成的時候就應該想到報應不爽。”
  伊桑說完,手中柯爾特對著古錫爾上將腦門上就是一槍。雇主想讓這位小國家的上將當一個明白鬼,他自然照辦。
  “不…”凄厲的叫聲戛然而止。白色的腦花在堅固的地下儲物室里流了一地。
  血紅色的雨夜越發的深了。
  …
  …
  雅加達。小雨淅瀝。印尼國家醫院vip病房中。
  周明誠坐在父親周晉成的床前。父親雖然渡過了危險期,但昏迷的時候居多。陸景建議他今晚將父親等人轉移回新加坡。他還沒有下決定。
  周明誠看了看時間,又拿出香檳色的景華手機看了看短信。他原本用的諾基亞的手機。云豐集團成為和華的成員企業后,他便換了景華手機。
  手機中,列了一排密碼數字。留在雅加達的余助理已經給他解讀過。和華通知他們不要按照原定的計劃深夜12點從雅加達出院。而是提前在晚上9點乘坐陸景的私人飛機飛往新加坡。
  但是,真的有這個必要嗎?這么倉促的飛回新加坡,父親的身體能否吃得消呢?
  他還在猶豫。
  “二舅,余助理來了。”計萍快步進來,淺笑著喊道。疼愛她的姥爺渡過了危險期,再加上有男友李宏深的陪伴,她逐漸的恢復過來,眼中有了神采。
  周明誠慢慢的點點頭,“小萍,請余助理進來。”
  vip病房外,余樂和那天的“林妹妹”打了個照面,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嗨。”很英俊的笑容。
  林妹妹嬌羞的低頭,吶吶的道:“余助理,晚上好。”連二伯都聽這個年輕人的,她對他有些好奇。
  擦身而過。余樂沒有問人家的姓名、電話。換做平時,他很有興趣逗逗這個小美人。只是現在情況緊急。
  見余樂進來。周明誠揮手道:“你們都出去吧!”讓身邊兩名助理退出去后,邀請余樂坐下。道:“余助理,真的是不得不撤?”
  余樂看了看四周。再看向周明誠。
  周明誠會意過來,道:“余助理,有話請說,這里是安全的。”
  余樂走近周明誠,輕聲道:“我剛收到消息,棉蘭的古錫爾上將已經被擊斃了。”
  “被擊斃”這個用詞讓周明誠豁的站起來。這是和華派人做的。
  棉蘭的統治者古錫爾上將是印尼鉆石大商人古拉迪加爾的盟友。周家是印尼華商的領袖,對這一層關系知道得很清楚。
  周明誠生生的吸了口氣,急促的道:“余助理,請你安排飛機。我們馬上走。”再不走,就走不了。他可沒有興趣給人扣在雅加達給人當人質。
  余樂點了點頭,道:“和華的公務機灣流g550已經停在雅加達國際機場。”
  隨著周明誠的命令下達,醫院里立即出現了緊張的氣氛。十幾分鐘后,八輛轎車組成的車隊飛速的駛向雅加達國際機場。
  灣流起飛十分鐘,一輛吉普車飛速的抵達國際機場。為首的正是古拉迪加爾的養子烏艾斯。腰間的通話器里有人狂叫,“快,快,快點攔住那輛灣流。”
  “攔不住了。灣流已經起飛。很快就要進入馬來西亞的領空。”
  烏艾斯臉色變得鐵青,一拳砸在吉普車的儀表盤上,用土語罵道:“他媽的。”
  隨即,臉色變得有點暗淡。主人失去了一個重要的討價還價的籌碼。
  …
  …
  棉蘭的血雨夜和雅加達的驚險逃離。陸景都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九點多的時候,他正在浮爾頓酒店的頂層餐廳參加酒會。
  酒會已經接近尾聲。陸景帶著聶問白正在和幾名西亞來的富豪閑聊。其中一名高挑的西亞美女,叫戴安娜。陸景有點印象。她好像和去了ge的夏如龍關系不錯。
  陸景正準備告辭時,宴會開始在李義濟介紹下認識的阿拉伯人納賽爾笑瞇瞇的走過來。將陸景邀請到一邊,說道:“陸先生,我剛收到一個消息,棉蘭的古錫爾上將給人殺了。”
  陸景臉色淡淡的,“哦?”
  納賽爾微微一笑,“嘿,陸先生,我沒有惡意,我還有除了阿拉伯的王子這個身份外,還有一個身份,亞太財團西亞地區的召集人。我對亞太財團的模式不滿很久了。”
  陸景微愣,看了看納賽爾,笑著道:“有空我們一起坐坐。”他不會和納賽爾見一面就信任他,但接觸一下卻是可以的。
  納賽爾哈哈一笑,陸景挺上路的,道:“不如就明天吧!”
  陸景笑著搖搖頭,“明天是中秋節,我需要返回國內,過兩天我還會再來新加坡,屆時,我們可以聊聊。”
  納賽爾微笑著點頭,告辭離開。
  陸景正在餐廳的一角和納賽爾聊天時,墨靜雯又給找上門的深田哲二給攔住,竹下修一剛剛接到消息:古拉迪加爾的盟友棉蘭的統治者古錫爾上將死了。
  他從吉永宏樹那兒得到消息,開槍射擊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晉成的兩名槍手就來自于棉蘭。
  “墨助理,竹下會長很有誠意和陸先生談談,你可否轉達這個請求?”
  深田哲二的態度比兩個小時前要好了很多。墨靜雯猜得出來,大概發生了什么事情,點頭道:“我去和陸景說說。”
  深田哲二之前的請求,她給陸景說過。她和陸景一致認為竹下修一的所謂和談只是一句鬼話,根本就不可能。
  現在,措辭改成了“談談”,大概是有些誠意了。
  墨靜雯輕盈的轉身去找陸景。她對一臉猥瑣表情的深田哲二很不感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