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8 查清楚

“咚,咚。”墨靜雯敲響了陸景臥室的門,聽到里面傳來陸景溫潤的聲音,便推開門進去。
  房間中并沒有她想象的亂糟糟的情況。她的聶阿姨正在小圓桌邊嫵媚瀲滟的捧著茶杯喝茶,身姿高挑而纖細,修長的雙腿交疊著,極具女人風情。
  小圓桌上還有沒有收拾的下午茶點。陸景靠在沙發上打著電話,表情沉靜,很能吸引女人的注意力。可以想象他在電話里所調動的資源、能量。
  陸景的這所阿卡夫山莊別墅占地6.87畝土地,造價2億美元。各種設施齊全。配備的服務團隊是由新加坡麗都酒店派駐過來。足有100多個房間。
  她今天雖然在書房里工作,但早留意到聶問白午飯過后就溜進了陸景的臥室。
  好在,她進來時沒有看到陸景和聶阿姨狼狽的分開。這讓她心情變得極佳。
  墨靜雯向聶問白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然而看向陸景。正在談事情的陸景有著難言的氣度,威勢。令她目眩神迷。她和陸景的關系早超過上下級、朋友的關系了。
  陸景對墨靜雯微微做了一個手勢,結束了和唐論語的通話后,笑著道:“靜雯,什么事情?”
  “新加坡陳氏集團的董事長陳總來了。”墨靜雯說道:“他知道周主席受了槍擊的消息。他估計是來打聽你對這件事的處理方案。”
  陸景沉吟片刻,點點頭,“我換衣服去見見他。”
  看著墨靜雯泰然自若的去衣柜里幫陸景拿衣服,聶問白嬌俏的對陸景眨眨眼睛,“陸景,我先走了。回頭再聊。”
  …
  …
  別墅寬敞的客廳中。午后的陽光將別墅照的光線通明。沙發,壁畫,軟椅。落地燈,吊頂水晶燈。壁面,窗帷上光影斑駁。
  “哎,我也沒有想到老周會出這樣的事情。古拉迪加爾這個人做事實在肆無忌憚。”陳弘厚放下茶杯,感嘆的說道。
  他和周晉成是多年的好友。陳家和周家世世交。早上剛剛飛去雅加達看過周晉成。那會,老周還沒有醒。緣由,他已經聽周明誠說過。
  陸景輕輕的抿了抿嘴,現在言語都是無力的,唯有行動。問道:“陳董,你對古拉迪加爾這個人了解多少?”
  剛才在臥室里,他和唐論語通過電話。對亞太財團內部的結構,唐論語知道的比唐悅打探的資料還要更為詳細。
  亞太財團雖然是世界一流的財團,但是由于內部結構的不合理,加上97年開始的亞洲金融危機,已經有點像一個老態龍鐘的老人,步履蹣跚。否則,唐論語也不會謀求贖回股份脫離亞太財團。
  亞太財團內部以地域分成了三個團地。日系企業和相關的企業組成的一個團地。以亞太財團的發起者竹下家族為首,吉永家是竹下家族外的第二大股東。
  華商是一個團體。西亞的石油資本以及印度的資本又是一個團體。主要從事石油、鉆石業務的古拉迪加爾是這三大團體之外的“小蝦米”。印尼的地頭蛇。
  當然,這個小蝦米是相對的。云豐集團數十億美元的資產和古拉迪加爾400多億美元的資產一比,就有些不夠看。
  華商中的六大世家加起來。資產約為1800億美元。自然能算得上一個團體。2005年財富500強公布的第225位的夏普公司,資產為億美元。
  陳弘厚沉吟著,道:“陸先生,不知道你對印尼國內的情況是否了解?”
  陸景做了個手勢,示意陳弘厚繼續。
  陳弘厚道:“印尼是千島之國,約由17508個島嶼組成。人口2億多,卻沒有一個主體民族,信仰的宗教五花八門,主要的宗教信仰有伊斯蘭教、基督教新教、天主教。
  地理、人口組成、信仰、文化都導致了印尼內部并非鐵板一塊。反而是軍閥橫行,槍桿子、錢袋子是實力的保證。山頭眾多。
  古拉迪加爾古拉迪加爾不僅自身的實力強勁。和印尼國內的幾個實力強勁的軍閥關系也十分親密。”
  他手底下不是沒有人和槍。做遠洋航運的企業,手下不可能缺少人馬。不然。海盜能搶的你哭。世界上太平的地方多,不太平的地方也多。
  然而,古拉迪加爾不是他所能撼動的。
  陸景點點頭,道:“陳董,我要這幾個軍閥的資料,越快越好。”
  陳弘厚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好。”現在的年輕人膽子真大!這讓他想起他年輕時的沖勁,闖勁。
  和華現在的資產差不多也就2000億美元左右。作為一家新興的財團,和華的實力和亞太財團相比還是要差一些底蘊,陸景試圖影響印尼的局勢,有些冒險。
  陸景又道:“陳董,我已經建議周先生回新加坡休養。今天晚上深夜應該能到。回頭我們一起去看看他。”
  陳弘厚一臉我懂的表情,印尼那邊要干起來,老周一大家子留在那兒就是人質,“好的,我等你電話。資料我回頭讓博延那混小子送過來。”
  說著,又微笑著道:“陸先生,今天晚上7點在浮爾頓酒店舉行的酒會你會參加吧?”
  陸景也笑起來,他知道陳弘厚懂他的意思了,喝著茶,道:“一個月前就收到請柬了。”
  這種頂級富豪的聚會,一般沒有什么名頭,就是聚在一起聊聊天,說說話。不會搞什么“世界x級嘉年華,明星薈萃,富豪云集”這樣的東西。
  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就這么簡單。
  陳弘厚笑著點頭,“亞太財團的竹下修一估計要來。呵,不說了,今天這茶不錯,陸先生能不能分我一點。”態度親近。
  陸景笑了笑,說:“這是產自云春市的云春雨茶,一年量產6斤。陳董要的話,我分半斤給陳董。”
  陳弘厚微微一笑,“那我就厚顏接受了。一會你給博延就行。這小子不省心啊,陸先生你有空幫我教育教育他。”
  陳博延是陳弘厚的嫡孫,是李逸落的愛慕者。陸景微微有些詫異陳弘厚的態度,沒說什么,笑著送了陳弘厚出門。
  …
  …
  陳博延送資料來時,目光有些躲閃,叫了一聲“景哥”,把資料放在二樓客廳的茶幾上,從墨靜雯手里接過云春雨茶,飛也似的逃開。
  墨靜雯禁不住笑道:“陸景,他怎么見你像見到老虎一樣。”
  陸景笑著搖頭,“這我怎么知道。靜雯,一會你和問白一起陪我去酒會。詩凝不想出席這樣的場合。”
  煙詩凝的骨子還是特工思維,她不喜歡被曝光。
  墨靜雯嫻雅的點了點頭,燦若水晶漂亮的杏眼看著陸景,帶一點小女兒的撒嬌,“陸景,那你幫我挑一套衣服。”她才22歲,可不想給“聶阿姨”比下去。
  陸景在這上面的眼光、品味都是一流。她本來的氣質清雅明艷,聽陸景建議的打著裝,變得性感優雅,被亞洲周刊譽為亞洲第一性感美女。
  陸景禁不住莞爾,面對明媚的靜雯的請求,他怎么可能拒絕?將墨靜雯抱到懷里,輕輕的拍拍她白色優雅套裙下豐盈的小臀,道:“行,我給你挑一套漂亮的晚禮服。走吧。”
  墨靜雯嬌羞的嗔了陸景一眼。
  …
  …
  位于新加坡市區、新加坡河口的五星級精品酒店浮爾頓酒店是新加坡的標志性酒店。由新加坡李氏家族第三代繼承人李義濟做東的酒會今晚在這里舉行。
  夜色中,一輛黑色的凱迪拉克巡洋艦緩緩的停在浮爾頓酒店門口。陸景、墨靜雯、聶問白一行人下車。不少進出浮爾頓酒店的旅客都看了過來。開陸地巡洋艦的可不是普通人。不知道是哪一方巨賈來浮爾頓酒店用餐。
  保鏢們警惕的護送著三人進入酒店中。酒會設在奢華的頂層餐廳,墨靜雯幫陸景拿請柬簽了字。陸景挽著聶文白的手進入餐廳中。此時賓客已經到的七七八八,放眼看去,都是衣冠楚楚的人士,美女點綴其中。
  李義濟過來和陸景打了一個招呼,又介紹了幾位朋友和陸景認識。大部分都是亞太地區的豪門大族。這和職業經理人又是另外一個層次的交際場所。
  和陸景說話的是一名阿拉伯人,四十多歲,很典型的阿拉伯人特征。叫做納賽爾。
  微笑著聊了一會,陸景的手機震動起來,陸景去餐廳外看了看短信,回復了一條。眺望著遠端。
  行動就在今晚。
  …
  …
  “墨助理,我是竹下會長的助理深田哲二。目前,局面對和華不是很有利吧?不知道陸先生有沒有興趣與竹下會長在今晚的酒會之后喝一杯?”
  墨靜雯看著一臉猥瑣表情的深田哲二,稍稍退后半步。深田哲二在瞄她的胸。
  她今晚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精美長裙,窈窕而嬌俏,有著清雅的美人風情,陸景親手為她挑的禮服。淡淡的道:“深田先生,竹下會長想和陸景談什么?”
  深田哲二嘿嘿笑道:“套用一句你們中國的古話,冤家宜解不宜結。竹下會長有意和陸先生和談。”
  “哦,我問問陸景的意思。”墨靜雯轉身離開,眉頭微微蹙起。當她是三歲小孩子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