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7 緊急應對

陸景并沒有在雅加達的印尼國家醫院休息,和周晉成的繼承人周明誠談了十幾分鐘后,就先期返回了新加坡。余樂留下來協助處理。
  隨著陸景的指令下達,和華龐大的資源在極短的時間內開始調動。和華商業情報部門、安全咨詢公司gi公司立即行動起來。
  陸景剛到新加坡機場時,和華和華商業情報部門副主管易國便已經到了雅加達和余樂匯合。
  “余助理,情況怎么樣?”易國有著一張國字臉,身后帶著一名貼身的外籍保鏢。一邊和在醫院門口迎接他的余樂握手,一邊問道。
  余樂曾經幫陸景處理過一些陰暗面的事情,對和華所擁有的暗黑力量有一定的了解。帶著易國往醫院大樓內走去。揉著臉,說道:“那兩名行兇的槍手已經被印尼的大商人古拉迪加爾處決。我個人認為這個古拉是最大的嫌疑人。”
  易國點點頭。余樂的腦袋瓜子絕對好使。他們內部的智囊團分析也認為古拉迪加爾擁有最大的嫌疑。
  易國掃了一眼醫院住院大樓一樓坐著看報紙兩名華人面孔,跟著余樂坐電梯上了3樓。以他的經驗一看就知道這是周家安排在這里的明哨。
  周明誠疲倦的將從香港遠道而來的易國引進了vip病房邊的休息室。
  休息室中,五名正在小聲說著話的周家家屬主動的離開。周明誠的助理上了茶過來。周明誠做了個邀請的手勢,聲音沙啞的道:“易總,我心情不好,怠慢了。”
  易國理解的道:“周總客氣了。”客氣了一句就直接進入主題,現在是十萬火急,自然不能浪費時間。“周總,我想要你們手中掌握的古拉迪加爾的資料。”
  “好的,我一會讓小肖拿來。”
  易國點點頭。又道:“周總,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你支持。我希望能暫時的監控周家、云豐集團相關人員的手機、電腦。”
  周明誠臉色頓時一變。這無異于將周家所有的機密暴露給和華。沒有人愿意將自己的秘密給人看光。
  余樂忙補充道:“周總,一切都是為了查出兇手。你可以安排幾名信得過的人全程跟著我們的人。”
  周明誠這才臉色稍緩,沉吟了很久,無奈的道:“好吧。”
  上午7點,周明誠以召開家族會議的名義將所有人的手機全部收繳。
  這個舉動無疑是捅了馬蜂窩。從印尼國家醫院住院大樓臨時借的會議室內,周家的家屬炸開了窩。
  “明誠,你不能聽信外人一句話,就懷疑到我們自家人頭上。這會讓大家寒了心。誰不擔心老爺子?我們可都是通宵達旦的坐在這里。”
  說話的是周明誠的大哥周明禮。容貌和周明誠很像。四十多歲,穿著白襯衫,很有些中年公子哥的氣度。
  他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陸景才坐了多久?一會不到就走了,一點情分都沒有。
  周晉成的老伴已經去世,一共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這時,一大家子人都在這兒。周明禮的話立即有人附和。
  一名年前的青年站起來道:“二伯,繳手機干什么,我們大家能不知道嗎?不用搞得和宮廷政變一樣吧?”
  計萍身邊帶著眼鏡的一名女生道:“二伯,紅樓夢里面的賈家可就以抄檢大觀園為破敗標志的。”
  代表陸景列席的余樂獨自里暗笑。看了看這個外表文弱,內心文青的女孩。輕輕的喝著茶水。相信周明誠可以處理這樣的局面。
  “都說完了?心里沒鬼的人反對什么?”周明誠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嘭”的一聲巨響。會議室里頓時安靜下來,“老爺子被人打了黑槍,生死未知。
  想要分家過的,等老爺子的情況出來再說。但是現在周家我做主。我撂一句話在這兒,要是給我查到誰吃里扒外,別怪我不講情面。印尼的海域里面鯊魚多的是。”
  會議室里仿佛陡然吹過一陣寒風,鴉雀無聲。
  周明誠說得出,做得到。南洋這里的家族權利交接并不平和,反對者被血腥清洗的例子不少。
  現在誰也不愿意給老二按上一個串通外人謀殺老爺子的罪名而被清理。
  余樂看到剛才還說紅樓夢的女孩仿佛受驚的兔子。戰戰兢兢的,想哭不敢哭。哈。還真是個林妹妹!
  周明誠冷哼一聲,“都把手機交出來。”說著。帶頭將手機放到會議桌上。
  下一刻,一只只的手機被叫了出來。等在雅加達某處莊園中,由易國帶來的團隊立即行動起來。
  …
  …
  雅加達是印度尼西亞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海陸交通的樞紐。同時,也是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的交通咽喉,是亞洲通往大洋洲的重要橋梁。
  繁華的海運貿易讓這座位于爪哇島的西北海岸的城市成為世界著名的海港,并成為東南亞第一大城市。
  9月17日的下午,雅加達繁華市區內的一棟別墅內,一名皮膚黝黑的精廋老者慢慢的品著紅茶。兩名漂亮的少女穿著薄紗在一旁服侍。
  印尼曾經被英國殖民,上流社會的生活習慣深受英國人的影響。紅茶便是其中之一。
  老者正品茶時,一名三十多歲的健壯矮小的男子走進來,用印尼語說道:“主人,國家醫院那里傳來消息,和華話事人陸景的助理余樂留在了醫院。他們正在清查家族內部…”
  被尊稱為主人的老者正是印尼的鉆石大商人古拉迪加爾。鉆石因為便于攜帶,價值比黃金更高,通常與各種暴力犯罪連在一起。鉆石大商人也意味著擁有一支龐大的私人武裝。
  “烏艾斯,你擔心什么?”古拉迪加爾輕笑了一聲。
  烏艾斯表情期期艾艾,看了古拉迪加爾身邊頗為得寵的兩名侍女一眼。有些話,他不好說。
  “你下去吧。”古拉迪加爾揮揮手,讓前來匯報情況的烏艾斯離開,自信的笑了笑。查出來又如何?
  一名商人的成功與否,不是看他擁有多少資產,而是要看他能否經歷風雨。
  印尼這塊地方,他說了算。
  “花吉,把我的手機拿過來。”古拉迪加爾吩咐道。美艷的少女乖巧的應了一聲,邁著優雅的貓步,走到客廳正中的茶幾邊將手機拿了過來。
  古拉迪加爾要給吉永宏樹打個電話。
  給云豐集團一個小小的懲罰的承諾他已經完成。
  …
  …
  陸景回到新加坡后沉沉的睡了一覺,半夜里旅途奔波讓他感覺到勞累。
  沒有停留在印尼是基于兩點考慮。第一,他的目標太大,停留在印尼反而不利于查清事實的真相。第二,他需要返回新加坡協調各方面的情況。
  迷糊中,陸景正和婉儀一起散著步,突然聽到李菲菲喊他:陸景,陸景…。陸景回頭用力的看去時,眼睛就睜開了。出現在眼簾中的是一張韻神采絕美的瓜子臉。
  “陸景…”
  “問白,什么事?”陸景輕輕的撫著聶問白美麗光滑的臉蛋,溫聲問道。
  從皮膚和容貌上,誰都看不出來她有一個17歲的女兒。37歲的女人能保養的如同二十七八歲的女人,當真是歲月所鐘愛的寵兒。
  “沒事啊,等了你一晚上,忍不住來看看你。”聶問白倒沒有想到陸景突然醒來,順勢吻上了陸景的嘴唇。香滑的小舌主動的送出來給陸景品嘗。
  “我還沒刷牙呢。”早安吻之后,陸景剛要放開聶問白,又給她動情的追著吻上來。兩瓣濕潤的紅唇帶著熱力和情意,纏綿無比。
  “我刷過牙了。”聶問白軟綿綿的趴在陸景身上,含糊不清的呢喃的說道。
  激吻之后,聶問白嬌喘著氣,側臥著依偎在陸景肩頭,一晚上的輾轉相思,這會兒心里情意迸發。嫵媚多姿的桃花眼看著她的男人,仿佛是看著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陸景哭笑不得。
  他一直把美人當做珍寶,沒想到有一天會被一個成熟絕色的美人當成珍寶。輕輕的拍拍聶問白的背,她穿著一套絲質的銀色睡衣,曲線起伏,該大的大,該小的小,相當的性感,“問白,我中秋回一趟京城,還要再回新加坡。你在這里等我。”
  發生了周晉成被槍擊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返回京城后一直呆著。
  “好啊。”聶問白燦然的笑起來。她之前還擔心陸景今天晚上就走了。剛才表現的有點心急了。俏臉嬌艷緋紅。
  陸景起床刷過牙,穿著睡衣和聶問白躺在床上溫存著,偶爾吻吻她,愛撫下那雙睡衣下挺拔渾圓的雪-乳。
  縱情尋歡現在不和事宜,稍微放縱片刻卻也無妨。
  突然,陸景的手機響起來。余樂打來的電話,“陸景,周主席醒了。沒有生命危險。狀況不錯,還需要住院觀察一周。周主席被槍擊的事情查清楚了。
  他的大兒子周明禮和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爾的養子烏艾斯有勾結,一切都是古拉迪加爾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古拉迪加爾的動機不明。不過,唐少那里查到的消息顯示,古拉迪加爾是亞太財團的成員。
  我認為這是亞太財團蓄意報復。不一定是報復你打傷吉永右典的事情,有可能是和前段時間印尼鎳礦價格上漲的事情有關。”
  “我知道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