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6 驚變

“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晉成在印尼雅加達市郊外的莊園被人刺殺,胸口中了兩槍,差點當場斃命。但是他六十多歲的人了,情況十分危急。”
  陸景放下電話,表情嚴肅的對正看著他的墨靜雯,煙詩凝,聶問白說道。三人都是大驚失色。墨靜雯睜大漂亮的杏眼道:“這也太無法無天了。”
  陸景擺擺手,他經歷的兇險很多,和被槍擊中的危險程度相比都有幾次,沉著的吩咐道:“靜雯,通知余樂,讓他趕往機場陪我去一趟雅加達的印尼國家醫院。”
  “好的。”墨靜雯走到客廳的一邊給余樂打電話,預計余樂這小子還在新加坡哪個酒吧里釣美女。
  “詩凝,你要幫我。我身邊所有人的安保等級都要提升到S級。以最壞的情況應對。亞太財團既然敢打周晉成的黑槍,我不得不防。你要幫我查漏補缺,我馬上就會給唐悅打電話。”
  煙詩凝用力的點頭,“嗯。”臉上幸福甜蜜的微笑收起,漸漸的嚴肅起來。性子和婉的美女又變成了那個冰冷的精英特工。仿佛回到了和陸景在仰光一起經歷的那場血與火政變的時刻。
  陸景又對聶問白道:“問白,你身邊的安保等級等同于我。我會讓GI公司給你派最精銳的保鏢。你自己也要留意。”
  “我會的。不用擔心我。”聶問白被歲月格外眷顧的絕美臉龐露出燦爛的笑容。雖然還沒有成為陸景的女人,但是陸景無疑是將她放在心上。她很享受陸景關心她的感覺。
  陸景略微停頓了一下,緊張的思考著。墨靜雯走過來道:“余樂我已經通知到了。去新加坡機場的車我已經安排好了。就在門外。你帶十三一起去,我們留在這里很安全。”
  陸景點點頭,對聶問白道:“問白,知秋那兒,我會派人過去保護她。你給她打個電話,有個心理準備。”
  “陸景…”聶問白感激的看著陸景,走到他面前。雙手抱著他的脖子奉上香甜的吻,“謝謝!”
  女兒墨知秋是她余生的寄托。陸景體貼的照顧到這一點。讓她情難自禁。就算把自己奉獻給這個男人有如何?他回報得會更多。難得有情郎!
  煙詩凝看得微微有些羞澀。陸景的手在愛撫聶問白粉色睡褲下的俏臀。看得人臉紅耳熱。
  墨靜雯極其不樂意的撇撇嘴,想起她媽罵聶問白聶阿姨的話:狐貍精!
  陸景給聶問白弄的有些措手不及,沉痛的心情倒是好了些,放開臉紅的艷若桃花般的聶問白,“你啊,都什么時候了還惹我…”
  聶問白退開一步。身姿高挑而纖細,桃花眼中情意綿綿,嫵媚的看了陸景一眼,修煉多年的道行在這一刻盡顯,陸景很清楚的讀懂了她的意思:“我晚上等你。”
  這一刻的聶問白風韻璀璨!
  陸景笑著搖頭,這樣的時刻他那里還有心情尋歡作樂。一一的和煙詩凝、墨靜雯擁抱。出了別墅。片刻后,別墅院子中響起汽車的轟鳴聲。
  聶問白眺望了一眼窗外,整齊的綠化帶隔絕了她的視線,無法看到陸景遠去的背影。
  看聶問白心急的樣子,墨靜雯心里嘀咕一句,輕盈的轉身離開。她要去陸景的書房通知和華的議事會議成員這里情況。
  雨綺姐不在陸景身邊,她是陸景的第一助理。
  看著墨靜雯窈窕清雅的背影。聶問白知道墨靜雯心里想什么。她和墨靜雯可沒有什么血緣關系,也不存在法律關系。墨承死之前她就和墨承離婚了。燦然的笑了笑,對煙詩凝道:“詩凝,怎么陸景認定是亞太財團射傷周主席的?”
  煙詩凝對陸景的事情比聶問白多得多,道:“聶姐,陸景在京城默許他的死黨王燦把亞太財團副主席吉永宏樹的兒子給打成太監了。”
  “啊?!”聶問白嘴巴長得足以吞下一個雞蛋。
  怪不得!
  …
  …
  陸景和余樂連夜趕到雅加達印尼國家醫院。這家醫院是印尼最好的私人醫院。凌晨三點許,醫院略顯的安靜,護士站后坐著一名打哈欠的護士。
  大廳的燈光略顯得慘白。周明誠急步匆匆的帶著兩名黑衣保鏢下樓。迎著陸景。握了手,往3樓周晉成的特護病房走去,陸景道:“周先生的情況怎么樣?”
  周明誠眼睛紅紅的,“剛從手術室里出來,醫生說,還有二十四個小時的危險期。如果不能度過危險期,就…”
  陸景拍了拍周明誠的肩膀。“放心,會有人負責。”
  來印尼的這幾個小時中,他已經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印尼最大的鉆石商人古拉迪加爾邀請周晉成去他的莊園里參加宴會。下午2點,宴會結束時。周晉成坐車離開,返回雅加達市區時,被兩名槍手擊中。傍晚時分,古拉迪加爾派人抓到了兩名槍手,并處以極性。
  印尼這地方軍閥橫行,一名頗有能量的大商人殺兩個來歷不明的槍手,如同殺雞一般。
  要不是,周晉成在印尼頗有些影響力,恐怕他被槍擊,印尼警方都不會予以立案。
  周晉成病房外的待客廳內,哭得暈死兩次的計萍一臉憔悴的伏在李宏深的懷里熟睡。李宏深裹著黑色的外套歪在沙發上靠著。聽到動靜,連忙睜開眼睛。
  正好看到陸景一行在周明誠的陪同下進來。李宏深尷尬的道:“景哥。”計萍正在睡覺,他不好站起來吵醒女朋友。
  陸景剛剛和守在外面的周晉成的子女、家屬見過面,這時,笑著點點頭,手向下壓了壓,小聲道:“宏深,不用起來。”
  寬敞舒適的病房中,六十多歲的周晉成緊閉著雙眼躺在雪白的病床上。鼻子中插著氧氣管。枯瘦著的手臂上吊著葡萄糖。往日神采奕奕的臉上皺紋縱橫。看起來尤其的衰老。
  周明誠給陸景搬了一張椅子放到病床邊,陸景坐下來,輕輕的握住了周晉成枯瘦的手,這名與他父親年紀相仿的老者是和華的“急先鋒”。到這一步,他也有一點的責任。
  “老周,加油!你一定能扛過去的。”陸景低聲說了一句,深深的看了昏睡不醒的周晉成一眼,神情堅毅的走向病床外。
  查,真正的兇手到底是誰?
  查,指派兇手的是不是亞太財團?(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