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4 廢了他

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4號包廂中,奢華的深灰色窗簾次第拉開,光線明亮。300平米的寬敞房間中布置著十八人座的圓桌、精美的沙發、茶幾。富麗堂皇。
  舒適的長沙發上,明秀安慰著生悶氣的李菲菲,“菲菲,吉永右典本來就不是好東西。你又不是真和吉永右典談戀愛。陸景就是手段激烈了點。你沒有必要和他賭這口氣。”
  最近吉永右典在京城的負面新聞很多。李菲菲知道是王燦放出的風聲。即便她不愿意相信,只是,就她的消息渠道而言,已經證實大部分都是真實的。
  她現在對吉永右典的印象壞了幾分,便輕嘆了口氣,道:“秀秀,我是生氣陸景想要控制我的生活。”
  到現在,她營救吉永右典的想法,是有一些和陸景賭氣的意思。陸景的妻子衛婉儀的話實在太氣人!什么叫公主病太重,什么叫陸—無—錯—景沒功夫管她的事情?
  明秀笑著勾住李菲菲的脖子,道:“菲菲,我怎么覺得你生氣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沒有尊重你的意見啊!”
  菲菲想要護住她的朋友吉永右典,卻沒想到陸景、王燦找關系以藏-毒的罪名將其逮捕,按照刑法,判個七八年都平常。菲菲內心里的感受可想而知。
  吉永右典這個人已經被證明不適合當朋友。菲菲現在強撐著,和陸景賭氣的成分很大。
  被陸景這樣優秀、出眾的男子愛慕著,甚至悄無聲息的幫菲菲解決了政治聯姻的難度,哪有女人內心中會不驕傲——這是自身魅力最佳的體現。
  菲菲心里對陸景未必就全無感覺。所以。當陸景不尊重她的意見的時候,她有些賭氣。
  李菲菲微征。反思了一會,道:“或許有一點吧。但是。秀秀,吉永右典還不至于被陸景這樣報復。我覺得陸景太過分了一些。”
  明秀就笑,“陸景是有點小題大做,反應過激。不過,菲菲,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說明他很在乎你啊!”
  “去你的。這種在乎我寧可不要。”李菲菲沒好氣的翻個白眼,看了看手表。
  片刻后,包廂的門推開。一身休閑裝的李新寒走進來。身后跟著四個幫閑。排場不小。“三哥。”李菲菲和明秀起身打招呼。李新寒是李家小輩中的頭面人物。
  李新寒知道李菲菲今天請他吃飯是怎么一回事。這些事情,原本也鬧不到長輩哪里去。一般都是由他出面解決。不過,現在情況有點變化了。
  服務生上了菜。在李新寒面前很有面子的跟班小龍請示了一句,帶著幫閑退了出去。李新寒喝著濃香的雞湯,微微笑道:“菲菲,你想要我幫你把吉永右典撈出來?”
  李菲菲道:“是的。三哥,不管吉永右典這個人怎么樣,我和他做了一場朋友,希望他能得到公正的待遇。”
  對吉永右典藏-毒200克的事情。她不怎么信。吉永右典被逮捕后給她打了電話,說他是冤枉的。
  李新寒笑著搖頭,“菲菲,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吉永右典的父親吉永宏樹已經開始在運作撈人。吉永右典藏-毒的事情不可能作假。必定是鐵證如山。否則。市局不會貿然抓人。”
  李菲菲愣了愣,水潤的紅唇動了動,有一些意外。顯然。事情已經超過她和陸景“斗氣”的層面。
  李新寒接著道:“吉永宏樹讓人把話遞到陸主任面前去了。陸主任轉述了陸景的話:亞太財團和他是商業競爭對手。”這個話風什么意思,可想而知。
  明秀不解的問道:“亞太財團?”
  “嗯。”李新寒道:“亞太財團只是一個統稱。并不是實際的企業主體。真正的核心企業叫天驕基金。吉永右典的父親吉永宏樹是天驕基金的副主席。”
  明秀恍然的點點頭,看向李菲菲。她以前看不起陸景。現在自然沒有這種想法。內心中,她并不希望李菲菲和陸景鬧翻。有事情找陸景幫忙,可是順暢的很。
  李菲菲沉吟不語。陸景都把高度上升到了商業競爭的層次,而且是鐵證如山。她要是繼續攪合,有理也變成沒理了。可是,她之前說過的話,豈不是都要吃回去?還有衛婉儀…
  李新寒笑了笑,客氣的請明秀出去后,對微微驚訝不解的著看著他的李菲菲道:“菲菲,事情前因后果,我都了解過。說一句你不喜歡聽的話啊:你還沒有意識到陸景今天的成就何等驚人。”
  李菲菲輕輕的咬著紅唇。
  對陸景的生意,她一向是一知半解。倒是,王燦的美容化妝品連鎖店,她經常光顧。但是,連京城紈绔子弟中大哥級的人物,李三哥都這么說,那陸景的成就…
  李新寒把他所了解到的陸景的事跡說了一遍,從史大少的倒下到嚴景銘的退出,從景華手機的起家到和華這艘巨艦的掌舵人等等,最后道:“
  菲菲,和華旗下大大小小的公司加起來資產約有2000億美元。陸景配備了助理團隊協助他處理事務,但他平時仍舊很忙。燦當時到擊劍運動館里砸吉永右典的場子,我斷定陸景不知情。你很有可能誤會陸景了。”
  誤會?李菲菲低頭喝著茶水,味道有點苦澀。
  李新寒說這番話,是想要打消李菲菲和陸景“賭氣”的念頭。李菲菲在家里很得寵。但是,李家沒有必要因為一件小事和陸家成為對立面。
  況且,他在天辰娛樂的生意上還承了陸景一個人情。幫陸景化解下這個誤會,他還是很樂意的。
  李三少在旁人眼中做事霸道,性格陰沉,但是洞察人心的能力可不弱,看得出李菲菲的猶豫、掙扎,李新寒笑一笑,徑直撥了陸景的電話。
  電話接通后,李新寒笑著道:“陸景,你現在還在寧西吧?”
  哐哐的鐵路聲音從手機聽筒中傳來,伴隨著火車的汽笛聲。顯然,陸景在旅途中。陸景略帶著磁性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出來,“10號下午就離開了,現在正在去仰光的途中。三少有事找我吧?”
  李新寒笑道:“哈哈。是有點事。關于菲菲和吉永右典的事情啊…”
  陸景打斷了李新寒的話,“三少,要是談這件事就算了。”
  聽到陸景這句話決絕的話,李菲菲心里有些悵然。李新寒苦笑著吞下了還沒出口的話,沉默了一會,道:“陸景,我就問一句,你相不相信菲菲的解釋?”
  電話里,陸景長嘆一口氣,“三少,我相信。但是,這有什么用呢?”李菲菲在心里對他的成見很深。
  “好,有你這句話就行。”李新寒掛了電話,看向李菲菲。
  李菲菲輕輕的掩著嘴。沒有想到,她百般解釋王燦根本不信,而陸景卻會相信她的解釋。心里頓時涌起五味雜陳的情緒。
  這個誤會,她該如何自處?
  …
  …
  叮叮當當行駛的火車由西向東,繼而折向南。陸景、煙詩凝、聶問白的行程從寧西省西山市出發,經過鐵路、馬路兩種方式,前往緬甸首府仰光。他隨行的助理余樂、墨靜雯兩人已經先一步飛往新加坡。他們將會在新加坡匯合。
  緬甸油路從仰光港經由鐵路,馬路幾番轉折抵達西山市。陸景三人的行程便是反向逆行。經過6天的時間,即將在傍晚時分抵達仰光火車站。
  此時,正午時分,鐵路沿線的小村莊中升起裊裊的炊煙。從臥鋪車廂中看去,平添幾分熱帶雨林的生活氣息。靠近仰光,地貌和氣候越發的多雨、炎熱。
  煙詩凝在臥鋪車廂的窗口看著風景,回頭見陸景接完電話,和婉的對陸景笑了笑,溫聲道:“電話打完了?李家到底是有明白人咯!”陸景的電話,她聽的很清楚。
  “詩凝,我還以為你在看風景呢!”陸景讓身材高挑豐腴的煙詩凝坐到他腿上,笑著說道。
  “就這么大的空間。想聽不到都難啊。”
  陸景笑笑,將李菲菲的事情拋之腦后,感受著煙詩凝挺翹性感的豐滿**坐在他大腿上的彈性,詩凝有點沉,親吻著她的嘴唇,“詩凝,你真的不考慮辭職加入和華的安全部門?以你的能力綽綽有余。”
  詩凝是精英特工,只是心理素質不行。但是,跟在他身邊做安全主管毫無問題。
  “那我成什么人了?送上門隨時隨地的準備給你欺負啊!”煙詩凝柔媚的和陸景吻著,笑著說道,帶一點嬌嗔。
  她和陸景只差最后那一步。心有所許,并不拒絕他親昵的愛吻,反而微微有些動情。聶問白借故出了包廂,將空間留給她和陸景。她的嬌羞、拘束稍去。
  這幾天和聶問白一起陪著他走了一遍緬甸油路,感情急劇的升溫。火車上不太方便。不然,她和陸景已經突破最后一關。聶問白和她的情況差不多。
  陸景見“騙”不到煙詩凝,呵呵一笑。忽而,手機又響起來。煙詩凝對陸景繁忙的電話情況習以為常。吻了吻陸景的臉龐,準備起來。看看陸景手上的號碼,又坐了下去。
  衛婉儀的電話。
  “陸景,你什么時候回京城過中秋節?”電話里,衛婉儀笑著問道,得了陸景回答,又笑道:“陸景,我聽夏思雨說李菲菲的話風有些松動了。你不怪我對她說的那些話吧?”
  第1515章李新寒的開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