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3 在乎的人

“毒-販?”VIP病房門口的兩名陪護人員一聽就急了,攔著王燦一行十幾人不讓進,“你們是什么人?這里VIP病房。沒有醫院的許可…”
  王燦身后可是跟著市局刑偵大隊的高副隊長。高副隊長從口袋里拿出警官證件晃了晃。緊接著,身邊的一名肩章上二枚四角星花的中年男子拿出一張逮捕令。
  吉永右典的兩名陪護人員看得發傻。逮捕令都拿出來。被警員客氣的請到一邊。他們也走不了。慌了一陣子,連忙撥打電話。吉永會長的愛子要是在京城出事,他們的下場可想而知。
  王燦、小六、高副隊長等人推開病房的門,十幾個人%豬%豬%島%小說Www.魚貫而入。寬敞的病房正中是一張舒適的白色病**。
  一名身穿白色襯衣、深色闊腿褲亮相,氣質清秀典雅的美女正搬了一個沙發墩子坐在**邊和躺在**上的吉永右典笑盈盈的說話。
  看到李菲菲和吉永右典談笑正歡,王燦看都沒看李菲菲,瞇著眼睛盯著吉永右典。吉永右典目光平靜的看著王燦。俄而,王燦鼻子里哼了一聲:“小鬼子挺享受的啊!”
  李菲菲娥眉一挑,看著王燦帶來的人,質問道:“王燦,陸景又搞什么鬼?”
  王燦抿了抿嘴,沒有回答,對高副隊長道:“高隊,你們辦事。”
  高副隊長敬了個禮,示意下屬出示逮捕令,道:“吉永右典,根據線人舉報。我們在你所居住的明華公寓8棟903室搜出200克海-洛因。證據確鑿,現在請你跟我們走吧。”
  說著。打了一個手勢,身后兩名警察抽出配槍。咔嚓一聲上趟,對著躺在**上,一臉暴怒表情從**上坐起來的吉永右典。
  高副隊長剛剛說完,吉永右典就意識到不妙,等到被警察拿槍指著后,一股怒氣不可抑制的涌起來,“王燦,你陰我?”
  王燦冷笑一聲,上下打量著吉永右典。“爬起來爬得挺快的啊。不裝可憐了?陰你?我販-毒然后藏到你的公寓里?你有那么大面子嗎?你特么算那根蔥?”
  說著,對一臉錯愕的李菲菲,“菲菲,吉永右典在日本什么德性,你找人打聽打聽。我言盡于此。”轉身離開。
  高副隊長揮手,讓人將吉永右典帶走。這小子事犯了。給力文學網
  根據我國刑法第348條,非法持有鴉-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5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數量大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
  他不管后面的斗爭是什么。總之。在吉永右典居住的住宅中搜出了數量巨大的毒-品,證據確鑿。足夠他立上一功。
  看著頃刻間稀里嘩啦離開的眾人,病房里變得空蕩蕩的,想著剛才還和吉永右典談的入題。現在人去房空,想著王燦的話,李菲菲惱怒的離開病房:陸景。我和你沒完。
  …
  …
  寧西,西山。
  夜晚時分。西山賓館1號樓中燈火通明,來往的西山賓館服務員們訓練有素。小聲說著話。發改委來的高官就住在這里。
  陸景抵達大哥的住處時,大哥正在和西山市市長問光耀聊天。看著跟在身后賀鴻身后的陸景,問光耀便收了話頭,道:“陸主任,時間有點晚了,我先走了。”
  陸江那張肖似其父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和問光耀握握手,“好的。”送問光耀離開后,陸江微笑的接過弟弟遞來的煙,做個手勢,坐下來道:“小景,見過李書記了吧?”
  陸景道:“和李書記約了明天上午的時間。”
  秘書賀鴻端了一壺清茶過來,沖了兩杯,笑著退了出去。陸主任和他這位弟弟都是京城里的風云人物。不知道他們在一起會談什么有意義的話題?
  陸江點點頭,笑著道:“你和李菲菲怎么回事?關了個一個日本人?”
  顯然,這件事有人在大哥面前念叨過。陸景想起王燦下午打來的電話:吉永右典以藏-毒罪被逮捕。接下來還會有人在看守所里好好的“伺候”他。估計有人把電話打到大哥那里去了。
  陸景嘿的一笑,道:“嗯,亞太財團副會長吉永宏樹的兒子吉永右典。亞太財團是我的商業競爭對手。”
  陸江明白弟弟的意思了,笑了笑,沒再說這個話題,“緬甸這條油路對國家而言意義重大,雖然磕磕碰碰發生了很多事情,總算是順利的打通。當然,現在的運輸成本有點高。距離鐵路全線通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陸景吸了兩口煙,沉吟著道:“哥,我覺得緬甸的局勢最好還是要掌握在我們手里。”
  陸景接著道:“我認為可以從漢族人口數量和漢語普及上下功夫。”
  陸江溫和的笑著道:“你具體說說看。”
  陸景和大哥密談了三個小時。談了什么,除了當事人,沒有人知道。臨走時,陸景擔憂的道:“哥,爸的身-體不太好,對你的影響…”
  陸江擺擺手,淡淡的道:“現在已經不是我在江州的時候了。我去魯東。”
  陸景神色一震,用力的點了點頭,心情大好。
  …
  …
  京城市的看守所內,吉永右典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擁有這樣的經歷。單獨的看守倉內,吉永右典看著黑沉沉的走廊沉思著。
  他的公寓里有毒-品的事情,王燦也不算完全冤枉他。他確實有吸-食毒-品的習慣。只不過量沒有200克那么多。他只是尋找刺激,又不是吸-毒上癮。藏200克毒-品干什么?
  這件事的關鍵是要看王燦這個平庸的大少背后陸景的意思。
  他和陸景在黃海見過一面。當時,財團的主席竹下修一以言語逼迫陸景,不得插手六大世家的事情。然而,現在財團輸了一手。他的泡妞大計也受到影響。
  不然,陸景何以敢這么肆無忌憚的對付他?
  在進來的時候,他已經委托他的律師給父親打過電話,想必,外面的營救活動開始。
  吉永右典正想著的時候,嗡的一聲,漆黑的走道中突然亮起了。各個號子中的囚犯都叫起來。“叫什么?”獄警拿橡膠棍子抽打著扒在鐵欄桿上的手,押了兩名犯人丟進了吉永右典的11號倉中。
  進來的兩名犯人,一人黑大三粗,一人滿臉兇光,吉永右典心里磕磣了一下。這時,黑大個走到吉永右典身邊,“啪!”一耳光抽的吉永右典眼冒金星。
  “八嘎!”吉永右典一拳打在黑大個的腹部,隨即便被滿臉兇光的男子一拳打在腦袋上。劇烈的疼痛讓吉永右典一個踉蹌,隨即醒悟過來,用漢語問道:“你們是誰?”
  “喲,老三,果然是個日本鬼子啊,看樣子沒有找錯人。”黑大個嘿嘿一笑,“有兩下子,咱們倆今晚得好好放松放松。”
  老三滿臉兇光的看著吉永右典,雙手捏成拳頭,骨節咯咯的響著,“嗯,早點完事。”
  幾分鐘后,11號倉里響起吉永右典凄慘的叫聲。
  “小鬼子,有人讓我們問候你。然后帶一句話給你,你碰了不該碰的人。”老三咧嘴一笑,看著死蝦一樣躺在地上的吉永右典,伸腳用力的揣在這小鬼子的襠下。
  廢了他。
  ….
  …
  “我知道吉永右典是個花花公子,可是他始終還是我的朋友,陸景指使王燦毆打他算怎么一回事?”
  “是不是我沒交一個朋友都得向陸景報備,他是我什么人?我記得他結婚了吧。我不需要他這種自以為是的保護。我不是籠子里的金絲雀。”
  “吉永右典和我是同事,我承認我有一定的感情傾向,但陸景的做法太霸道了。居然以藏-毒罪把人送了進去。他想干什么?”
  一連好幾天,李菲菲對陸景不滿的話語通過各種渠道流傳出來。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流傳很廣。
  白雁蘇飛俱樂部中,謝海逸召集了一幫跟班請蔣鴻哲喝酒。酒過三巡,謝海逸試探的問道:“蔣少,李菲菲的話傳出來,在京城引起軒然大波。你不打算出來說句公道話?”
  他在陸景面前很吃了幾次虧,這次說什么他都絕不會出風頭。
  蔣鴻哲手里把玩著酒杯,反問道:“你覺得我夠資格說句公道話?現在京城幾大頭面人物中,除了秦成文和陸景關系若即若離之外,其李新寒、閔興懷和陸景的關系私交都非常好。”
  謝海逸訕訕一笑,岔開話題道:“嚴少呢?要不要問問他們的意思。”
  蔣鴻哲搖搖頭,嚴哥前些時候和蘇琳離婚了,現在還在商云市獨自休養。“小謝,這件事我奉勸你不要多想。知道陸景的妻子衛婉儀聽到李菲菲的話是什么說法嗎?”
  “公主病太重了。我們家那位會有時間管她和誰交朋友?”
  謝海逸無奈的點頭,旋即哈哈一笑,“好,蔣少,我聽你的。”其實,心里倒是有點為衛婉儀的話叫好。
  就在謝海益宴請蔣鴻哲時,李菲菲約了李家的頭面人物李新寒在匯海大酒店副樓的包廂中吃飯。
  她的能量根本就不足以和陸景抗衡。她需要借助李家頭面人物李新寒的電話。(未完待續……)R1071
  ,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