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1 良幣驅逐劣幣

“我已經說服郁曉嵐前往瑞豐旅游,你去不去?”胡文洸笑瞇瞇的看著眼前黝黑的青年,說道。
  施白莫名其妙的看著瑞豐旅游三十多歲的老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自己和郁曉嵐的事情。期期艾艾的道:“胡總,我…,這個…”
  坐在辦公桌后的胡文洸笑了笑,“行吧,那就這樣說定了。好好干。你要想追求漂亮的女孩子,要干出成就來。”
  陸景特意交代過他為施白和郁曉嵐創造相處的條件,最終能不能成看兩人的造化。施白為朋友出頭的事情,讓陸景很欣賞。
  施白從胡文洸的辦公室里出來時還暈暈乎乎。這會兒聽到朋友們問起,吸著灣仔面,說道:“我會去瑞豐旅游。”
  瑞豐旅游現在什么情況,要做的什么規模,胡文洸在郵件里的都說過。瑞豐旅游在香港的業務量很小,近乎從頭創業,目的是成為香港最大的旅行社。
  他想要做出一番成就,不能再讓郁曉嵐像董冰一樣拒絕他。問題在于,他現在還沒有和郁曉嵐和好。曉嵐還在生氣前些天的事情。
  …
  和施白的談話簡單直接,而胡文洸和郁曉嵐談話的又是另外一種光景。讓助理打電話將在sit香港分公司工作的郁曉嵐請來。助理泡了清茶,帶上門悄然退出去。
  胡文洸笑著對郁曉嵐做個喝茶的手勢,問道:“郁小姐有沒有興趣到瑞豐旅游來工作一段時間。瑞豐旅游現在要擴大在香港的業務,我們的后臺數據急需要支持。有郁小姐的加入。我們會更有信心。”
  郁曉嵐對去瑞豐旅游沒有什么興趣,睜大眼睛道:“胡總。你別看我在sit工作,我技術能力很差的。”
  胡文洸一愣。繼而,笑瞇瞇的喝著清茶。上好的云春雨茶,白云飲料公司正在主推這款高端的綠茶。
  郁曉嵐看了看自己涂著豆蔻色彩的指甲,道:“胡總,沒什么事的話,我先走了。”
  胡文洸微笑道:“郁小姐,難道你愿意被人罵北姑嗎?其實,我們可以做一點事情。”
  郁曉嵐挑了挑眉頭,被施白的朋友華宇罵的事情讓她心里很不痛快。這時忍不住說道:“做什么樣的事情?胡總,你不會真的相信報紙上說的:歧視內地人的香港人是少數吧?就我在香港生活的這段時間的觀察而言,大部分香港人對內地的歧視非常嚴重。這是刻在他們骨子里的東西。”
  胡文洸嘿嘿一笑,“歧視不過是他們不自信的一種表現而已。香港不僅僅是香港人的香港,還是我們所有中國人的香港。郁小姐,在利益面前,大部分人都選著服從。這無關哲學、文化、價值觀。在我們的生活中,俗人還是要占大多數。你說呢?”
  郁曉嵐沉吟了一下,她并不是空心花瓶。讀過歷史的人就知道胡文洸的話是對的。“胡總,你說的都是對的,但是,你準備怎么著手呢?”
  “瑞豐旅游目前需要和大批的商家洽談購物的合作。我們主要承接內地的旅游團。隨著內地經濟的高速發展。內地旅游團的購買力會越來越強。這就是利益。我們足以影響到一批人。不管輿論怎么宣傳,眼見為實,耳聽為虛。香港總共才多少人口。就算有偏見,也會逐一的慢慢改善。怎么樣。郁小姐有興趣參與到這項工程中來嗎?”
  郁曉嵐聽得一呆,這個工程無疑是很繁復的。只是,不得不說,很有吸引力。但是,這對待港農的態度是胡文洸應該考慮的事情嗎?怎么看都不是胡文洸這個層次需要考慮的問題。八成是陸景的想法。
  “好吧。”郁曉嵐想了想,答應下來。
  …
  9月12日,瑞豐旅游和永東旅行社簽署了合作協議。永東旅行社將會為瑞豐旅游的旅行團提供食宿、車輛、旅游門票等等服務。這個舉動在香港的旅游界無疑是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彈。
  很多旅游公司都在關注瑞豐旅游這家同行業公司的舉動。就在這樣的質疑的目光中,瑞豐旅游引來了第一單生意。通過網絡報名的40名團友入境香港。
  施白作為旅行團的導游,開始了他的第一天跟團生涯。腦子里牢記著瑞豐旅游培訓講師講的內容:核心就是微笑。瑞豐旅游公司賣的就是舒心、優質的服務。
  好友華宇離開永東旅行社之后,重新換了一家小旅行社工作。施白和他的閑聊中交換了第一次帶團的購物數據。華宇帶的三日團,采取低價的報團費吸引旅客,等到香港之后連哄帶騙,又是罵人,又是歧視,人均消費只有200元。
  而他所帶的三日團,報團費用足足有899元。一切都按照合同上寫好的路線。人均消費達到了500元。從這一點上,他看到了瑞豐旅游稱霸香港旅游市場的可能。
  …
  瑞豐旅游的事務,陸景返回到京城就以郵件的形勢關注著。胡文洸每天都會以郵件的形勢向他匯報。
  初戰告捷,越發堅定了他的想法。在香港之行:良幣驅逐劣幣的想法是可行的。
  大哥要周三才去寧西。陸景去看了身體越發不好的父親,陪著母親說著話。下午時分,接到風白露的電話前往湖東區盛世俱樂部。
  盛世俱樂部主要是主打運動品牌的俱樂部。陸景有段時間沒有來盛世俱樂部玩網球了。
  “二哥…,我這身衣服怎么樣?”從更衣室里出來,風白露換了雪白的網球服,上身是白色的上衣,下面是白色短裙,有著別樣的嫵媚。
  陸景笑著點點頭,“挺好的。”
  風白露留意到陸景眉眼間有些憂色,便沒有急著和陸景下場打球,坐在4號vip場地邊的休息長椅上,問道:“二哥,你遇到難題了?”在她的心中,幾乎沒有陸景邁不過去的坎。
  陸景沉吟了一下,最后道:“我爸身-體不太好。雖然說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情緒總是難以控制得住。”說著,伸手將風白露輕輕的抱著。
  風白露依偎在陸景懷中,隨即反應過來,“二哥,這件事,你不應該告訴我的…”
  陸景父親的身-體不好,不僅是他的家事,還有可能引起一場政治風暴。陸景的大哥陸江由江州調回到部委,起因便是因為他父親身-體不好。
  作為京城第一美女,風白露在這些各種淵源的消息上很靈通。有太多的人會在她面前念叨。
  陸景沉默的笑了笑,“人這輩子總得有一兩個信任的人不是?白露,你會出賣我嗎?”
  風白露搖搖頭,突然有點明白為什么有那么多女人對他死心塌地了。就像此刻,陸景對她的信任讓她感動。
  4號vip場地中很安靜,陸景低頭吻著風白露嫣紅的嘴唇。雙手順著她的網球裙愛撫著她光潔如脂的大腿,俏臀。陸景心里有股郁結的情緒想要釋放出來。
  風白露輕輕的喘著氣,窈窕的嬌軀微微顫抖著,給陸景吻著,揉著敏感地帶,她有些動情了。跨坐在陸景的腿上,在他耳邊低聲道:“二哥,你要,我可以給你。”
  在香港,陸景和她都和克制。接吻是一回事,真正的有那種關系之后,可就沒有回頭路了。只是,此刻,她分外的想要安慰陸景,如果她的身體能讓陸景稍稍的感覺到舒爽,她愿意為這個男人獻身。那怕她還是第一次。
  陸景給風白露這句話撩的心神搖動,算是稍稍的清醒過來,看著已經被他撩到她細白的腰間的裙子,歉然的笑了笑,“白露,對不起,我心情不太好。相信我,我會有辦法解決我們的問題。”
  風白露點點頭,依偎在陸景懷里,按照某些愛情小說的說法,她現在和陸景都是三壘了,要她再換一個男人嫁掉,她也不愿意。
  溫存著說著話,給風白露這樣一個嫵媚的摧枯拉巧的美人全心全意的柔語安慰著,陸景的心情好轉了不少。正笑著改天去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游泳池游泳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了。
  陸景見是李菲菲的電話,接了電話,“菲菲?”他和李菲菲現在的關系還算不錯,喊一句“菲菲”是可以的。
  電話里傳來李菲菲憤怒的聲音,“陸景,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你指使王燦打人的?我承認你幫了我很多,我也很感激你,但是我和你的關系還沒有到我交什么朋友都需要你許可的地步吧?”
  陸景微微蹙眉,“李菲菲,你說的事情,我還不了解。等一會吧,我給王燦打個電話問問。”
  “哼,陸景,你覺得你老是用這樣的辦法來推搪我會有效果嗎?”李菲菲根本就不賣帳。
  她實在氣壞了。王燦找了一幫人,當著她的面,把她的朋友吉永右典打的鼻青臉腫。王燦口口聲聲和陸景無關,但是誰不知道王燦是陸景的死黨。
  這件事背后就沒有陸景的影子?其實,陸景對她的情愫,她知道。但是,陸景用這樣的手段限制她叫朋友讓感到尤其的氣憤。她還不是陸景的金絲雀呢?
  陸景抿了抿嘴,沒有說話,掛了李菲菲的電話,沒有再聽她憤怒的質問,撥了王燦的手機。他得先搞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未完待續。。)
  ps: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