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510 白龍魚服

“白露,你們在香港玩的還好吧?”
  黃海下了一場秋雨,氣溫漸涼。江南別墅11號別墅中,高婉薇拿著手機緩步行走在長廊中,雨絲浸潤著廊柱。別墅庭院中的人工湖泛起漣漪。
  “還行啊,薇薇,你還在黃海?”風白露微微一笑,斜倚在沙發上。此刻,她正坐在香港山頂1020號別墅中明亮的窗幾前。梨花木的茶幾上,一杯濃郁的曼特林咖啡。
  “是啊,星際爭霸第一屆中韓對抗賽的10月份在黃海召開,我還在惡補相關的游戲知識。”電子競技是高婉薇努力營造的和陸景交流的話題點,輕笑著道:“白露,景哥什么時候回京城啊?”
  “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吧!他在等瑞豐旅游的負責人來香港。薇薇,你找二哥有事?”
  陸景的行程并不是機密,風白露并不介意告訴高婉薇。之前,她不喜歡高婉薇和陸景親近,但她和陸景的關系突破了那條紅線后反而大度許多。
  “我哪有什么事情煩景哥啊。是我二伯想問問他的行程。”高婉薇笑著說道。黎家的明叔上午剛剛來訪,談了什么不得而知。這會兒,二伯就讓她打聽下陸景的行程。
  “哦--”放下電話,風白露輕品著咖啡。陸景利用六大世家的資金在緬北開拓。但想要對六大世家保持影響力估計很難。不知道,高俊耀想要做什么。
  她昨晚住到了陸景的別墅。一起聊到了很晚,都是上學時的趣事。陸景上午去了世運大廈。昨晚和華宇的沖突只是一個小插曲,陸景對香港的旅游狀況有更深層次的思考。
  …
  “二伯。陸景明天或者后天就會回京城。”高婉薇從風白露那里得知陸景的行程后,順著長長的走廊返回到別墅的觀雨客廳中。對高俊耀說道。
  高俊耀點點頭,和藹的道:“薇薇。辛苦了。”進了書房,給黎逸明打電話通報這個消息。
  今天黎逸明來找過他,談了談關于陸景頂級企業家俱樂部1號會員的權限事宜。僅僅只是“聯席ceo”顯然不符合陸景的身份。應該給予1號會員更大的權限。
  黎逸明的腦子絕對好使,居然琢磨出這個點子去討好陸景。想來,前些時候的聯系會議讓他記憶猶新。要不是他一個人無法完成這個動議,這位精明的南海商人肯定不會找他商量。
  …
  六大世家內部對自己什么看法,陸景并不知情。他正在和莫心藍、馬飛在辦公室里等待瑞豐旅游的負責人胡文洸來香港。
  “陸景,怎么突然想起插手香港的旅游行業呢?董總之前不是說我們無法在旅游市場擴大影響力?你想從永東旅行社打開缺口?”莫心藍嬌艷的笑說道。
  她知道陸景昨天晚上陪風白露去天下第三酒吧的事情,還讓墨靜雯打電話開除了永東旅行社的一名新晉經理。永東旅行社的老板上官禮上午專程給她打來電話道歉。
  “莫總。下面的人有眼不識泰山,你看,我要不要在香港馬會里擺一桌酒向陸少賠罪?”
  莫心藍是香港上流社會的名媛。上官禮個人身家也有數十億港幣,在一些名流聚集的場合與莫心藍見面聊過幾次。同為香港人,多少有些香火人情。
  香港這里,稍微消息靈通點的人都知道莫總裁和陸少的關系。他直接貿然的給陸少打電話還不如先請莫總關說一聲。
  莫心藍笑道:“哪里有那么夸張?陸景只是適逢其會。這件事到此為止。”
  以和華現在在香港的影響力,由不得上官禮不惶恐。老牌銀行渣打銀行都被和華給擠兌的在香港生存艱難。其業務正在不斷的被和華銀行蠶食。
  和華在香港表現出了驚人的影響力。更別說,現在這幾個月還在不斷的加強,基本完成布局。只要陸景想。讓永東旅行社倒閉只是時間問題。
  不然,怎么墨靜雯一個電話打過去,永東旅行社立即開除了那名職員。這是和華在香港影響力最直接的體現。
  下午的陽光落在了陸景略顯消瘦的臉龐上,茶幾前一杯清茶裊裊。他帶著京韻的口音響起,“從大體上看旅游市場我們沒有機會去做大。市場都香港三大旅游公司占滿。但是,昨晚的經歷讓我改變了這個看法。
  心藍。劣幣驅逐良幣,放在不成熟的市場中是常態。但是對于成熟的市場中,這不應該成為常態。香港的旅游產值現在有五成是由內地游客貢獻。
  但是。他們的服務卻沒有跟上。辱罵、恫嚇、歧視內地游客的情況時有發生。服務質量尤其糟糕。
  這里面有文化差異造成的對立,還有香港經濟下滑,市民階層、中產階級的心態變化,不良的心態。更有歐美等國的刻意引導的港-獨情緒。
  瑞豐旅游完全有機會與香港三大旅行社進行競爭。最犀利的武器就是微笑服務,還有我們在云春的旅游產業中實行的總總制度。這都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
  用良幣驅逐劣幣,規范香港的旅游市場。這符合經濟規律。以和華在香港的能量,我們不用懼怕任何自由競爭之外的任何手段。”
  馬飛是陸景的老部下,知道這位老上司對旅游市場中的導游強迫購物,黑導游,景區宰客,碰瓷等等行為有多么的痛恨。
  云春對導游準入制度把控的非常嚴格。一旦出現問題,不僅相關的導游被禁止進入云春的景區,相關的旅行社也需要負責任。
  白云山下的一個村莊,因為欺騙游客產生糾纏,還鬧出的**,最終被強力的執行罰款。
  誠然,有利益就有黑暗面。不可能完全禁止。但是,云春市政府應對的辦法很巧妙:申請成為導游的資格,并不局限在旅行社,任何滿足條件的個人、法人、社會團體都可以申請。
  全面放開的準入制度,使得云春市500萬人口中,從事旅游服務行業的人口有80多萬。全面、自由、充分的市場競爭,使得云春市的旅游行業健康發展。
  當然,自由競爭的前提是嚴格執法。相同的模式,在云春運行良好,但是在賓州運行的效果就沒有那么好。
  馬飛神游的時候,莫心藍嬌媚的嗔了陸景一眼,她挺喜歡聽陸景長篇大論,故意反詰道:“道理是不錯,可是能否成功,還要看實際的操作。”
  陸景就笑,“看胡文洸的吧!這小子歷練這么久,應該有兩把刷子了。”
  能增加和華在香港影響力的事情,他都很樂意去做。
  …
  胡文洸抵達香港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和陸景、莫心藍、馬飛一起深談到晚上。第二天,陸景、風白露一行就返回了京城。胡文洸則是忙碌起來。
  瑞豐旅游本來是注冊在香港,當時是出于港資在內地投資的稅收優惠的考慮。其業務的重心分別在內地的云春、賓州、建業、吳州等城市。
  瑞豐旅游在香港的業務并不多。香港只是一個港島,除了迪尼斯樂園、海洋公園實在是沒有天然的旅游資源。只有人文文化旅游資源。倒是因為是自由港,購物的旅客很多。
  市場份額只有這么多,上面還有三大旅行社,瑞豐旅游能分到的蛋糕有限。
  胡文洸征得馬飛的同意之后,在瑞豐公司內部抽調人手擴大瑞豐旅游的人力規模,和骨干員工一一談話。其次,則是在周六約了永東旅行社的老板上官禮下午在半島酒店里喝茶。
  說實話,上官禮接到胡文洸的邀約心里極為忐忑。雖然有莫總裁的保證,但還是摸不透和華那位的意思。叫了下午茶點之后,相互寒暄著泛泛聊起來。
  胡文洸喝了口茶,笑道:“上官老板,這次約你出來,是想和永東旅行社談一談合作的事情。”
  上官禮心里磕磣一下,他不覺得和瑞豐旅游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地方,看著胡文洸試探的問道:“胡總的意思是…”
  胡文洸呵呵笑道:“瑞豐旅游打算大力開拓香港的旅游市場。”說著,頓了頓,“畢竟,香港是我們和華的總部嘛!”
  上官禮心里郁悶的哀嘆一聲。香港旅游業的市場就那么多,多出一家來分食,對永東旅行社可不是好事。心里在這一刻恨死在天下第三酒吧里鬧事的那個職員。否則,怎么能給和華找到借口?
  胡文洸也不急,沒有催促上官禮,慢慢的喝著茶。
  上官禮思考了二十多分鐘,道:“胡總,怎么個合作法?”
  胡文洸頓時笑起來。意料之中的答案。背靠大樹好乘涼啊。要不是和華現在在香港的影響力倍增,上官禮恐怕沒有這么容易就范。
  …
  又是一個中午,施白照例在32樓按了電梯,等在32樓看ek咨詢公司四大花旦的一幫人頗有些失望的走進電梯。下樓之后,在距離世運大廈不遠處的小巷子中吃著午飯時,施白奇怪的問道:“趙董她們不在?”
  “別提了,趙董她們回京城度假一周。施白,最近公司正在抽調一批人充實到瑞豐旅游,你什么想法?”有人問道。
  施白腦子里浮起了胡總和他的談話場景。
  ↗百度搜:7.*.8.*.小.*.說.*.網更新更快,小說更全,直達網址:7.*.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