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09 花旦們

位于蘭桂坊的天下第三酒吧,陸景和許雪、葉靜雨一起來過。前些時候,兩人在黃海呆了幾天之后,葉靜雨去美國處理彩虹基金的事務。許雪去視察和華銀行紐約分行的情況,和葉靜雨一起前往美國。
  夜幕降臨,霓虹閃爍。黃色的保時捷停在了繁華的天下第三酒吧門口。陸景和風白露一起下車后走進酒吧。嘈雜的音樂聲撲面而來。酒吧中人頭洶涌。
  陸景禁不住皺皺眉頭。他一向是不喜歡太熱鬧的場合。
  正在四處觀望,尋找著郁曉嵐身影的風白露留意到陸景的表情,歉然的道:“二哥,我們坐一會就走吧,把保鏢留一個給曉嵐,想必也沒人能占她的便宜。”
  “好。”陸景笑著點點頭,在風白露清冷嫵媚的臉蛋上輕吻了一口,“等會兒,我們倆換一個安靜的環境說話。”風白露今天穿著休閑的短袖淺灰色水墨山水畫t恤,修身的白色七分褲,腿臀繃的曲線畢露。美麗動人。
  “二哥…”風白露嬌嗔了陸景一句。牽著陸景的手往酒吧東面的卡座走去,她已經看到正在揮手的郁曉嵐。
  許久不見的郁曉嵐笑瞇瞇的和陸景打了招呼,眼神從陸景身上刷到風白露身上,憋了半響,道:“陸景,你以后可得對白露好一些啊%。”
  陸景哭笑不得。他還沒有和風白露談未來的事情。
  這個話題有些尷尬,風白露體貼的岔開話題,道:“曉嵐。不給我介紹下你的朋友嗎?”
  以風白露的美貌,氣質。剛走過來就讓卡座處坐著的七八名男女將目光集中到她身上。這時,郁曉嵐一一介紹。眾人紛紛笑著打招呼,“風白露,你好。”
  郁曉嵐給陸景介紹的身份是她嫂子的表弟。最后給陸景、風白露介紹一名身材中等,皮膚黝黑的男青年:“這是施白,我的朋友。今天我們能來免費蹭吃蹭喝,就是他的關系。今天包場的華宇是他哥們。”
  陸景眼睛里閃過一絲異色,他聽丁靈說過這個名字,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和施白握手。問道:“你認識董冰吧?”
  施白一愣,隨即有些明白過來,郁曉嵐嫂子的表弟只怕和董冰認識,“嗯。陸景,你和董冰…”
  “我和董冰是高中同班同學。”陸景笑著說道,落座之后,問道:“你還在淡溪大廈里面工作?”他漸漸的想起丁靈給他說的事情。主要是董冰處理事情的手法讓他印象深刻。昨天晚上他還和董冰、丁靈一起吃過飯。
  施白不好意思的搓搓手,坦然的道:“我換了工作。現在在瑞豐公司做外貿。主要在外面跑業務。”
  他給董冰拒絕、激勵之后,放棄了穩定it男生活。轉向外貿業務。主要是看中了業務的提成。以及日后單飛的可能性。
  卡座這里都是參加工作不超過5年的年輕人,說話都很隨意。陸景饒有興致的和施白聊了幾句,便陪著風白露說話。坐了一會準備告辭時,酒吧的舞臺上走上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以麥霸的姿勢拿著話筒道:“非常感謝大家。感謝大家能來我華宇的這個酒會。ok,廢話不多說,讓我們盡情的享受這個夜晚吧!喔耶——!”
  說著。從舞臺上跳下來。酒吧里頓時一片叫好聲,鬼哭狼嚎一般。
  風白露看著陸景嘴角露出的無奈微笑。禁不住莞爾,“二哥。你從來沒有來過酒吧體驗生活嗎?”
  “那怎么可能?只是不太習慣而已。我喜歡有秩序的地方,對酒吧的混亂有些反感。”陸景笑著說道。看了看正在和施白說話的郁曉嵐,心里大致有數。
  “施白,你小子怎么躲在這里?來,我們喝一杯。”
  酒吧的燈光有些暗淡,說話的人走得近了,陸景才發現來人穿著白色的襯衣,西褲,身材中等,說話帶著一股居高臨下的氣勢。是剛才在舞臺上說話的華宇。
  施白笑著和哥們華宇干了一瓶雪花啤酒,道:“華宇,恭喜你升職啊。”
  華宇大笑,拍著施白的肩膀,“兄弟我三年之內一定成為永東旅行社的副總。到時候再請大伙兒來聚聚。哦,對了,你女朋友呢?”
  施白不好意思的道:“華宇,曉嵐還不是我女朋友。”
  說著,為難的看了郁曉嵐一眼,不知道該不該介紹她給華宇認識。他和郁曉嵐認識以來,知道她的性格遠比他強勢。
  郁曉嵐落落大方的和華宇握了下手,道:“我叫郁曉嵐,是施白的朋友,不是女朋友。”
  華宇哈哈一笑,“遲早的事嘛。”看了看郁曉嵐,很漂亮的一個美女,拍拍施白的肩膀,“你小子好福氣啊。我等著喝你們的喜酒。”
  施白一臉尷尬的笑著。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
  郁曉嵐卻是十分不滿,俏臉含煞的將手中的啤酒杯重重的壓在玻璃茶幾上,“嘭”的一聲。正好這時酒吧的音樂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停滯。這聲響聲讓全酒吧的人都看了過來。
  卡座這里說話的眾人都安靜下來。華宇登時覺得臉面不好看,沉著臉看了看郁曉嵐,終究是沒說什么,摟著施白的肩膀道:“兄弟,好好管教下。北姑的素質比較低。光長的漂亮可不行,要多調教。”
  北姑,是上世紀時,香港對內地人的蔑稱。
  施白還沒有反應,郁曉嵐氣得站起來,指著華宇的臉喝道:“你說誰是北姑?港農!你說誰呢?”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后,昔日的亞洲四小龍之一的香港經濟沒落。直到2004年經濟才得以恢復,香港的日子才好過一些。而內地經濟每年以10%的速度高速發展。香港的中產階級在面對內地的富裕階層時,地位發生了轉折性的變化。由俯視變成了仰視。蔑稱是香港農民。簡稱港農。
  “你說我是港農?”華宇冷笑的看著郁曉嵐,“你知不知道永東旅行社在香港旅游界的地位?我們是香港排名前三的旅行社。我的工資比你高多了。”豎起一根手指頭。道:“我們每年接待你們這些蝗蟲300萬人次。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你算什么東西?…”
  這時,一個清脆嫵媚的聲音響起:“你又算什么東西?永東旅行社的導游素質低下。辱罵內地游客是出了名的。就你這樣的素質還能升職,永東旅行社什么情況可見一斑。”
  華宇惱怒的看過去,是誰打斷他的話,結果看到的是一個比郁曉嵐還要漂亮的女子。冷哼了一聲,道:“來香港旅游,你不購物,你來干什么?”
  “虧蒙拐騙偷,還可以理直氣壯?你顛倒黑白的能力還夠可以。以語言暴力來強迫他人購物是合法的?是可以被認同的嗎?”風白露的口才比郁曉嵐強得多,針鋒相對。
  “哼。不合法,你可以告我。你看看到底合不合香港的法律?”華宇譏笑道,信心十足,旅游市場,現在誰不這么干?轉身對施白道:“你今天帶來的這幾個朋友很特別,請她們出去吧。”
  施白惱火的道:“華宇…”請風白露出去,他和郁曉嵐的事情就告吹了。
  老實人發怒,很有幾分火氣。華宇恨恨的看了風白露幾眼,道:“好。施白,我今天給你一個面子。”
  陸景笑了笑,站了起來,道:“白露。我們走吧!”
  陸景這句話捅了馬蜂窩,華宇咋呼的指著陸景的鼻子罵道:“你嗎的,給臉不要臉是吧?”
  這句話要是在他對施白說給他面子之前說。那就是認輸,而之后說。就是不給他面子。
  陸景微微皺眉,做個手勢。隨行的保鏢小宛三下兩下就將華宇制服,一把推開,清理開一條路。
  華宇給推得跌坐在沙發上,氣的臉色發青,道:“施白,你帶來的好朋友。”
  施白一臉為難的看看跟在風白露身邊的郁曉嵐,又看看陸景。陸景確實有點過分了。來酒吧里免費玩,還讓人動手打華宇。郁曉嵐狠狠的瞪著施白:你要敢開口,我和你沒完。
  施白想了想,還是攔在了陸景面前,“陸景,華宇說話是過份了一點,但你們打人也不對。你…”
  看著一臉認真的施白,陸景啞然失笑,拿出手機撥了號碼,“靜雯,查一下永東旅行社老總的電話,讓他把一個叫華宇的員工給開除。就說是我的意思。”
  不知道在什么時候酒吧里的重金屬音樂聽了下來,陸景這幾句話讓卡座附近的十幾個人聽的一清二楚。
  這人是誰啊?吹牛皮不怕吹破?
  你讓永東旅行社老總開除誰就開除誰嗎?
  掛了電話,見眾人的目光都看過來。陸景沒說什么,收起手機。他本來不會當場打這個電話。風白露好奇的小聲問著道:“二哥,沒問題?”
  以陸景的實力碾死一個小旅行社的職員很容易,但是陸景怎么能有把握在段時間內做到這一點呢?這個時效性才是最難的。一般情況而言,電話來回溝通就得半個小時吧。看二哥這淡定的架勢,似乎不用。
  陸景笑著輕撫著風白露的秀發,道:“白露,你覺得呢?”
  碾壓華宇對他而言,沒有任何的快感。倒是在風白露面前展示下和華在香港的影響力,讓他頗有些成就感。
  五分鐘后,華宇的手機響了起來。華宇本來正在等著看陸景的笑話,一看是公司老總的電話,腦子一下就懵了。連怎么接的電話都不知道。
  陸景淡淡的看了華宇一眼,對不知所措的施白道:“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施白敬畏的看著陸景,他想起了董冰。董冰的同班同學,只怕和她是一個層次的人物。
  在保鏢小宛的開路之下,和風白露,郁曉嵐一起出了天下第三酒吧。剛出酒吧門口就感覺到涼意,酒吧里很熱。郁曉嵐回頭看了一眼追出來的施白,嘻嘻笑道:“陸景,華宇真是倒八輩子血霉,居然遇到你了。”
  陸景就笑,“曉嵐,你這是什么立場?被人指著鼻子罵,我要是還忍氣吞聲,那就不是肚量了,那是當烏龜。我可沒這種嗜好。”說著,努努嘴,“你自己應付施白。我和白露先走了。”
  施白氣喘吁吁的追上郁曉嵐,“曉嵐,陸景什么來頭?華宇已經被解聘了。你能幫我說句話嗎?華宇是我的朋友。”
  五分鐘不到,在永東旅行社前途無量的華宇就被解聘。這份能量實在太驚人。
  陸景是白龍魚服。
  郁曉嵐翻翻白眼,“關我屁事。”她可是惱火著呢。(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