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507 投資的目的

四位聽眾中以唐詩經、余樂的能力最為突出。唐詩經很快就體會到陸景的意思,問道:“你想用文化來實現你的目標?就像美國現在在全球輸入他的價值觀一樣?”
  現在全世界,多少向往美國的人,認同美國法律、文化、生活習慣的人有多少?國內的精英們往往都要自詡出國鍍過金。不然,出門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這就是文化認同。
  陸景微笑著點頭。
  余樂的思維和唐詩經不同,道:“僅僅是文化入侵?”
  陸景臉上露出堅毅的神色,輕聲道:“兩手都要硬。”
  余樂頓時明白了。他能體會到這簡單的幾個字中所蘊含的殺意。知道白人怎么殖民的嗎?殺!知道白人怎么讓東南亞的猴子們敬畏的嗎?殺!知道美國人怎么對待美洲土著印第安人的嗎?殺!
  誠然,現代社會資訊高度發達,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消滅一個文明。不然,非洲的戰亂早就該結束,被外來人口被占領那片富饒的土地。
  但是,需要注意到緬甸動蕩的局勢。緬甸國內的戰爭一直都沒有停止。緬甸的軍政府當年干不過遠征軍一部,卻始終存在著強硬派,想要統一國內。
  如果緬北的武裝出擊,繼而攻占緬甸全境呢?
  戰火紛飛。但未必就不能事先漢語成為官方語言的目標。
  見墨靜雯和風白露還在仔細的品味,陸景笑著擺擺手,道:“好了,休閑時間不說這么嚴肅的話題。能不能成功還不知道。只是啊,總得試試。”
  唐詩經笑道:“行吧,不說了。該誰打下一桿了?是靜雯吧?陸景。你要不要換衣服下場幫靜雯打幾桿?”
  這話可是有點調笑的意思。陸景的高爾夫球水平連余樂都不如。陸景給唐詩經做了一個回去“懲罰”的眼神,笑著道:“我還是算了。靜雯,你來打。”
  墨靜雯的高爾夫水平和唐詩經不相上下。當初,還是她幫自己贏了詩經一次。
  余樂心里笑著搖頭:唐六小姐這*的水平絲毫不遜色于她的容貌啊。
  墨靜雯緋柔的輕笑。揮桿擊球。白色的高爾夫球遠遠的拋起。距離最終的球洞已經不遠。墨靜雯放下球桿,回眸對陸景明媚的一笑,“陸景,我們什么時候去香港?”
  陸景現在身邊的助理只有她和余樂兩人。由她來掌管陸景的行程安排。六大世家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了。
  和華當前的主要任務是擴張在各大中心城市的影響力。隨著亞視被收購,遠東新報的擴張、ek咨詢公司的架構初步確定等等事宜的完成,和華在香港的布局基本成型。
  本來召開視頻即可,但是。陸景最近和亞太財團“短兵相接”了一陣,雖然獲取了一個小勝利。但需要和董坤城、莫心藍等人詳細的深談。沒有人會認為一個慕容澤的死會平息竹下修一的怒火。和華收集的情報顯示:竹下修一戰績“彪炳”。
  “明天下午飛香港吧。靜雯,你幫我定一下機票。”陸景叮囑道。
  看著高爾夫球場中碧藍色的小湖,陸景道:“白露,陪我去湖邊走走。上午王燦給我打了個電話說京城里吉永右典很是活躍,到底怎么回事?”
  陸景一本正經的詢問,風白露冰雪聰明,笑著答應下來,至于身后三個人精們到底是不是在笑她,她不管了。
  人工湖修建成曲曲折折的不規則形狀。主要是為了增加高爾夫球場的難度。水草茂密。水清如洗。陸景和風白露繞著湖邊慢慢的走著。金紅色的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的很長。
  “二哥。你剛才的借口真是太爛了。”手給陸景握住,風白露順勢輕輕的依偎在陸景肩頭,笑著說道。
  陸景溫和的撫摸著風白露的披肩秀發。攬著她的細腰,笑道:“我明天要去香港,想和你單獨呆一會。”
  “二哥,我明天和你一起去香港。”風白露沒有任何猶豫的說道。
  陸景微怔,隨即點了點頭,輕輕的抵著她的鼻尖,溫聲喊道:“白露…”
  他和風白露是相互吸引,心里都明白,關系不能更進一步。平常都克制的住。但是昨晚給唐弼、裴嫣的激吻刺激之后,忍不住動情的吻著。突破了界線。
  風白露清冷嫵媚的臉蛋上泛起桃紅色,閉上秋水般的美眸。
  她知道不可能和陸景在一起。但是,就像跳崖的人享受人生最后幾秒鐘一樣。她不想想以后的事情如何如何。愛情,本來就是突如其來,激蕩起伏,璀璨若流星。
  陸景雙手抱著風白露的腰,低頭吻了下去,細細的品味著她柔軟的嘴唇。這一次,他沒有像昨晚那樣克制,雙手緩緩的揉捏著風白露牛仔褲下結實、挺翹如小山丘的嬌俏臀部。
  夕陽下,兩人的影子越來越長,幾乎不分彼此。風中遠遠的傳來風白露呢喃、嫵媚的聲音:“二哥,你真壞啊,唔…”
  …
  …
  9月6日,陸景帶著助理墨靜雯、余樂、兩名保鏢一起飛抵香港。整理了各項事務后,第二天召開視頻會議。和華“征服”香港的布置已經完成。
  下午四點多,陸景在辦公室里和留下來的董坤城、莫心藍商量著和華目前所面臨的形勢。
  除了別的議程外,今天的視頻會議陸景主要是向和華的議事會議成員通報與竹下修一的較量。對六大世家內部的糾紛到沒有說。這會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和董坤城、莫心藍說著情況。
  “陸景,你怎么把那六家的資金配置在緬北?”明亮的辦公室中,董坤城沉吟著說道,“放在印尼的效果不是更好嗎?”
  和華內部初步的判斷,竹下修一最有可能發難的突破口,應當是印尼的云豐集團。別看云豐集團資產數十億美元,但是在亞太財團眼中。這只是小公司。
  陸景喝著明雪專程上來泡的手磨咖啡,道:“董叔叔,降兵不能放在第一線。印尼就是第一線。”
  董坤城啞然失笑。點點頭,“你的考慮很有道理。”陸景對六大世家的掌控力度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大。即便是唐家、裴家。只要沒有利益,賣陸景一個人情之后,下次可能就不會聽和華的招呼了。因此,引導這幾家的投資,需要穩妥一點的項目。
  莫心藍優雅的品著咖啡,笑著道:“陸景,你是準備日后再安排六大世家的資金進入印尼?”
  從和華的角度來說,六大世家的實力有點弱小。但是。合在一起的六大世家的能量和在一起是不小的助力。這就要看陸景如何施展手腕、魄力進行引導。
  陸景笑道:“等形勢稍稍穩定了吧。”說著,又笑道:“董叔叔,心藍,下一步,我們的目標就是漢城了。”
  莫心藍笑吟吟的道:“你還是先考慮怎么應付竹下修一吧。擴張的事情,把策略定好,我們都可以執行。”
  陸景輕松的笑道:“我會提醒下周晉成注意亞太財團。其他的事情等一段時間再說。讓唐悅繼續收集亞太財團的資料。我過幾天要回京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緬甸油路通車后,寧西有一個慶祝的儀式。大哥會去寧西一趟,他需要陪同。當然。對外宣布的是發改委考察寧西的某個大項目。然后大哥需要考慮仕途的下一個階段。
  …
  …
  位于淺水灣的lk私人俱樂部包廂中,郁曉嵐和風白露一起品嘗著美食。lk這里的佛跳墻這道菜相當有名氣。18種主料,每一盅的味道都不相同。開吃之時。酒香撲鼻,四座香飄,直入心脾。
  郁曉嵐輕輕的喝著厚而不膩的濃湯,咀嚼著爛而不腐的豬肚,回味無窮的道:“呼---,白露還是你有辦法啊,一來就請我吃這么好吃的美食。可憐我在香港呆得要瘋掉。”
  因為飆車的事情,郁曉嵐被趕到香港來裝乖乖女。風白露粉嫩的嘴唇抿著褐色的鮮湯,笑著道:“你不是在交州大學讀了四年的大學嗎。怎么會無聊?”
  郁曉嵐愁眉苦臉的道:“那我也不能天天往交州跑啊。我在sit公司上班上的氣悶。我今年可以拿到sit的股票,還不知道公司什么時候能上市成功。白露。陸景沒給你說過嗎?”
  “他給我說這個干什么啊?”風白露腦子里浮起陸景的容貌,嘴角勾出一抹嫵媚的微笑。
  她和陸景在一起時不討論經濟上的問題。一般都是說說京城的趣聞。旅游所見,然后一起讀過的書產生的話題。
  郁曉嵐莫名驚訝的看著風白露,“不是吧,白露?你們…”
  她和風白露是好朋友。對風白露的性子很清楚。白露性子清冷。甚至,往嚴重了說,有些性冷淡。她在外面的那副“京城第一美女”的面具做不的數的。怎么一提起陸景的名字,就如此甜蜜的笑起來?
  風白露托著香腮,甜蜜而嬌羞的道:“我們接吻了。”不只是接吻,她的大-腿和雪臀都給陸景愛撫過。
  “噢--,白露,你傻了啊。陸景那家伙….”郁曉嵐一臉見鬼的表情,“他能分多少時間給你?白露,你讓我說你什么好?還有,你哥那脾氣,不會拿槍把陸景給斃了吧?”
  “你別把我哥說的那么野蠻啊!”風白露嬌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了。曉嵐,你呢?”
  郁曉嵐撇撇嘴,“還不知道那兒那兒呢。”話音剛落,手機鈴聲響起來。她的追求者施白打來的電話。(未完待續)
  ps: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