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04 一步之遙

和泰里是黃海的經濟中心區,性能再好的車輛都跑不起速度。正值下班時間,紅綠燈路口十分擁擠。
  坐在保時捷副駕駛座位上的陸景笑著問道:“白露,你什么時候來黃海的?”
  很明顯,風白露是在唐風大廈樓下等他。否則800萬人口的黃海,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風白露自是不會告訴陸景她找高婉薇打聽到陸景今天下午在唐風集團開會,笑著道:“今天上午。”
  風白露這樣一個美麗的摧枯拉巧的女孩子看車實在有些賞心悅目,開著車,明艷的都市女郎韻味十足。“我和朋友去瑞士玩了一趟就來了黃海。”
  她6月初端午節前和陸景在黃海道別。陸景回了江州。她則是外出旅游。有一段時間沒見他了。
  “二哥,你現在都成香餑餑了啊,走在大街上都有美女搭訕。”綠燈亮起,風白露開車前行往錦樓和泰里旗艦店而去,打趣的說道。
  陸景就笑,“不是搭訕,黎傾城是找我有事件。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說著,把今天會議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風白露有些奇怪的道:“二哥,你要投資開發緬北嗎?”這是相當奇怪的一件事情。
  陸景笑著點點頭。他在香港山頂的別墅里給夢瑤說過,假設給他一座完全自由的城市,他會如何來勾勒?心中的理想,只有白紙才好作畫。
  大力投資緬北,是他的一個嘗試。要知道。緬北的幾支軍隊每年都在接受他暗中的捐助。包括果敢、克欽、撣邦等自治武裝。
  風白露自是不知道陸景的想法,正要問時。陸景的手機響起來。是唐弼的電話。電話里唐弼道:“姐夫,明天晚上是我21歲的生日。我想在云島舉辦一個生日宴會,能邀請你來參加嗎?”
  陸景笑著點點頭,說了幾句,掛了電話,把唐弼的邀請說一遍,道:“白露,我們一起去吧!”
  黎傾城看著陸景坐上黃色的保時捷,揚長而去。氣的銀牙暗咬。她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去邀請陸景聊一聊。
  開車到不遠處的藍灣,黎傾城點了一杯咖啡。坐下來仔細的想了很久,隨即泄氣的發現,她真的沒有辦法去了解陸景的真實想法。
  思索良久,黎傾城給高婉薇打了一個電話,“薇薇姐…,晚上有時間嗎?我請你去長陽射擊俱樂部坐坐。”
  她不得不承認,術業有專攻。
  菲律賓,馬尼拉。
  紀念二戰后菲律賓第一位總統而命名的羅哈斯海濱大道是馬尼拉這座年輕又充滿殖民文化的城市中最為著名的大道。9月8日,臺風“藍鷗”過境。暴雨傾盆。
  位于羅哈斯海濱大道12號的五星級酒店圣湯姆丁酒店中,兩名男子在酒店下午茶走廊中喝著下午茶。走廊中空一人,遠遠的入口處有精壯的保鏢守衛。顯然,這里被包場了。
  其中一人。赫然便是亞太財團的副會長,吉永宏樹。他慢條斯理的喝著紅茶,品了又品。仿佛**窮。
  對面而坐著的是一位皮膚黝黑。身材矮小的老者。雙目炯炯有神。身上有著高位者的氣度。一連串的英語從老者的口中說出,“吉永會長。可以說明你的來意了。”
  吉永宏樹笑了笑,“古拉迪加爾。你急什么?喝茶。”
  古拉迪加爾搖搖頭,亮明態度:“說正事吧。我雖然不聽財團總部的號令,但只要不是太難的要求我會答應你。”
  “喲西!”吉永宏樹飚了一句日語,道:“印尼的鎳礦石價格波動的非常不正常。總部希望你能維持正常的商業秩序。云豐集團需要一點懲罰。”
  陸景在鎳礦價格上發難的時候,亞太財團上下不說輕松自如,但絕對沒有如臨大敵的感覺。全球的鎳礦價格,和華還法操縱。但,事實給了他們一個響亮的耳光。
  陸景真正的發力點還是在其國內。
  最終,亞太財團捏著鼻子將唐風集團、康橋集團20%的股份歸還。這件事在亞太財團內部造成了極壞的影響。亞太財團內部西亞資本的領袖納賽爾前不久試探著是否能退出。
  吃了這么一個大虧,亞太財團總要有所動作,一個慕容澤的性命是遠遠不夠的。
  頂級層次的商業斗爭,一般直指核心企業的斗爭非常少。比如:誰會想著給英特爾使個絆子?這樣的龐然大物,根本不怕偶爾小挫折。
  所以,頂級層次的商業斗爭,往往是從剪除羽翼開始的。和華持有云豐集團18%的股份,是和華的羽翼。
  古拉迪加爾輕笑著點了點頭。
  云豐集團實力很弱小。
  云島位于黃海普成區吳江岸邊,一棟棟風情各異的建筑群隱藏在江邊的綠樹中。廊腰縵回,連成一片。
  陸景和墨靜雯、風白露、余樂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到唐弼所定的云榭島。余樂算是老馬識途,介紹道:“云島這里分為十二個區域,都是以云字開頭,以島字結尾。里面的裝飾風格、品味各不相同。云榭島是江南園林風格。”
  墨靜雯打量著林蔭和樓閣組成的通道,笑道:“余樂,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啊?”
  余樂嘿嘿一笑,不說話。
  如果說唐詩經、裴吳越等人算六大世家的第二代子弟的話,相差十歲的唐弼、裴嫣、黎傾城、齊賓鴻、高婉薇等人則是第三代子弟。唐弼21歲的生日宴會邀請了很多人。
  云榭島是一處由兩座園林組成的區域,相當于是主樓的前后花園。主樓是一座兩層樓高的建筑,檐牙高啄。古香古色。主要用于宴請,聚會。
  除了上下兩層的大廳之外,還有30多個房間,相互連通。構成紛繁復雜的結構。主要用于宴請,聚會。陸景和唐詩經、崔橫波、裴吳越在廳中一邊欣賞著小雨中的園林晚景,一邊聊著天。
  不時的有小輩過來打招呼。唐詩經一一介紹一下。唐詩經長袖善舞,用詞十分得體。
  看得出,六大世家的小字輩對她十分尊敬。這關容貌、性別,而是憑借情商和智商贏取的尊重。
  很,唐弼就在大廳中央宣布生日party開始。請來的一個銳女歌手組合首先獻曲。幾個娛樂節目之后,便是唱生日歌,分生日蛋糕。
  奢華大廳中的燈熄滅后,陸景笑著搖搖頭,對身邊的唐詩經輕聲道:“好久沒有這種體驗了。”
  唐詩經今天穿著美麗的黑色連衣裙,笑著道:“那這種體驗是好,還是壞?”
  “還行吧。”陸景笑笑,偶爾換換腦子也不錯。
  設在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賬戶已經開通。六大世家的資金在今天上午已經全部到賬。他下午和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董事長徐懷觀談了一下午。
  投資緬北的事宜,將會以一家注冊在英屬維京群島的公司進行。建業市商業銀行以發放貸款的形式進行支持。盡量切割和和華的關系。忙的連風白露來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找他喝一杯下午茶的時間都沒有。
  燈光重亮起,遠遠的正在和高婉薇說話的風白露對陸景舉了舉酒杯。陸景點頭致意。唐詩經在陸景耳邊笑著道:“景,風白露和你關系不一般啊。”
  陸景老臉微紅,嘿然一笑,道:“詩經,再不一般的關系也沒用,我可不想給她哥拿槍指著頭。”
  唐詩經心思玲瓏剔透,笑了笑,岔開話題,和陸景說了一會話,笑著道:“我去走動一下,不陪你了。”
  陸景在酒會中一向很安靜,不會主動交際。除非像是和許雪一起參加安迪-摩根在棕櫚灘舉辦的品酒會。唐詩經離開后,陸景到二樓獨自欣賞著風景。
  黃海今天下午下了一場秋雨,連日的秋老虎所帶來的暑氣消退。假山、池塘、名貴的林木、灌木叢,一一設計的極為別致。陸景思考著他心中對緬北的考量。
  這時,身后突然傳來高婉薇的聲音,“景哥,你一個人在這里啊?”
  “是啊,一個人靜一靜。”陸景回頭,見高婉薇穿著白色的連衣裙知性而嬌俏的踩著高跟鞋從房間外進來。身邊跟著異常高挑的黎傾城。牛仔短裙,黑絲長腿,頗為惹眼。
  陸景見過黎傾城這幾次,這是一個非常善于突出自己美麗的女生。那雙修長美麗的以復加的長腿很容易讓男人繳械。
  黎傾城見陸景的目光看過來,躊躇的喊道:“陸…,…景哥。”
  陸景點點頭。他還不至于和一個19歲的小女生計較什么,看向高婉薇。
  高婉薇清秀的笑著道:“景哥,傾城昨天請我吃飯,請教我怎么和你相處。她有件事情想問你。”
  黎傾城許了她不少好處。黎傾城在黎家的地位比她在高家高多了。她這才答應幫她這個忙。
  高婉薇知道陸景的脾氣,徑直道:“昨天下午的聯席會議上,明叔沒有應對好,心里很忐忑,想要傾城來問問你的想法。”
  黎傾城急的看了高婉薇一眼,怎么說的這么明白。以陸景足以媲美老狐貍的城府,哪能這樣輕易的說出他的想法。
  陸景禁不住莞爾一笑,看看茫然、遲疑的黎傾城,說道:“黎傾城,你回去讓黎逸明補繳2000萬美元到建業市商業銀行里開設的賬戶上,這事就這么揭過。”未完待續。。)
  show_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