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03 再次召開聯席會議

說齊文敏無恥也好,精明也好,總之,他把一切問題都擺到了臺面上,將皮球踢給了唐論語,接下來就看唐論語想怎么處理。
  這次勝利固然是唐家和裴家共同分享。但是,明眼人知道陸景和唐詩的關系的,自然明白兩家以誰為首。
  唐論語看了齊敏一眼,緩緩的道:“既然老齊把話都說明白了,我也不用遮遮掩掩了。我準備成立一個基金會用于在緬甸北部果敢投資漢語校、醫療等慈善項目。我打算出資2千萬美元。看看各位的意見如何。”
  裴高峰詫異的皺起眉頭,事先唐論語并沒有和他商量這件事。但是,他很快就洞悉這個提議的玄妙,附和道:“我也出資2千萬美元。”
  高俊耀事先從高婉薇口中聽到了一點風聲,知道陸景十分關注緬北的情況,趁著其他三人還在品味、衡量的時候,道:“我出資5千萬美元。”
  崔九霄一看高俊耀表態,知道在亞太財團打壓唐家、裴家的過程中,崔家和高家都是墻頭草,責任是一樣的,道:“我也出資5千萬美元吧。”
  心道:“到底還是在陸景身邊打探消息有優勢一些。崔瀚和高婉薇比,消息滯后了。”
  黎逸明肚子里暗罵高俊耀無恥,片刻將“投降”用的“贖金”提高到了5千萬美元。緬北那個小地方用的了這么多的資金嗎?
  既然“墻頭草”免責的資金出到了5000萬美元,那他這樣暗地里提供消息、幫助給亞太財團的敵對勢力需要出多少才能“免責”呢?喝了口茶,清香四溢的味道。黎逸明道:“老唐想要做慈善是好事啊,我贊助8000萬美元。”
  有一個慈善的名頭。談起條件來無比順暢。六大世家的家主們紛紛表態,毫無滯礙。
  陸景早就知道會是這樣。還沒有表態的齊敏勢必也是和黎逸明一樣出資8千萬美元。算算,這次一共募集了2.6億美元。唐家、裴家加起來的4千萬美元資金,陸景會用另外的名目還回去。
  他的主要目的是攜勝利的余威取得好處。崔、高、黎、齊哪能一點代價都不付出呢?
  緬北地區的濟發展情況落后,行政區劃1市1縣。人口約為14萬人。相當于國內九十年代的內陸地區的一個小縣。社會濟基礎很差。兩三千萬美元的投資就可以造成天翻地覆似的大變化。2.6億美元用于投資緬北的教育、醫療綽綽有余。
  陸景淡定的拿起手邊小圓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會議室里六大世家的精英們圍坐成了兩層。最核心的是坐在長長的橢圓形會議桌前的六位話事人。其他人都坐在貼著奢華小會議室四周墻壁邊擺放的金屬軟椅上。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陸景座位邊擺放著一張梨花木的小圓桌,做工精致。
  唐風集團的服務員給陸景沖泡了一杯清茶,待遇等同于會議室中間的唐論語等人。周圍二十多人中的頭一份。
  但,自是沒有人提出異議。
  唐論語看了齊敏。現在就剩下他還沒有表態。
  齊敏心里早就考究好,道:“我出1億美元。”
  幾道異樣的眼光從黎逸明臉上滑過。南海人還是太精明。精明過了頭。齊敏心里頓時大罵。齊敏居然把他給賣了。1億美元和8千萬美元的區別,高下立判。
  唐論語道:“好。這筆資金我會專門在建業市商業銀行開一個賬戶,屆時請大家把資金存進去。資金的使用和監督我建議由陸景來委派人執行。”
  陸景的位置是唐論語身后的斜后方,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陸景身上。
  很明顯,這位二十七歲的青年才是真正的主角。縱然,他尊重六大世家的規矩以唐家女婿的身份坐在了后面。
  說是監督,誰還敢來查陸景的帳不成。坐在陸景斜對面的高婉薇一雙妙目落在陸景臉上。她想到了那天在金頂俱樂部,陸景舉杯邀飲的那一刻。
  那時,是唐論語和裴高峰等人送上王冠。
  此時。這個年輕的男人距離王者的寶座僅僅一步之遙。
  不知道,他帶上王冠昭告天下的時候又是那一刻?
  高婉薇心里對此十分期待。
  面對六大世家的家主、繼承人、家族優秀的子弟、各自核心企業高管的注視,二十多道含意各不相同的目光,陸景輕輕點頭。簡單的說出一個字:“行。”
  塵埃落定。
  …
  …
  聯席會議再次只召開了一個下午就結束。六大世家各自的主營業務范圍又恢復到了以前的大致界定。
  但在新興的數字電子、互聯領域、光伏太陽能、國產汽車、個人電腦等等業務領域依舊呈現相互膠著的狀態。合作與競爭并存。能賺取多少利潤,要看各自的本事。
  聯席會議終究只是一個協商、磋商的會議,并不具備強制的執行力。
  從會議里出來。黎逸明的心情尤其糟糕。
  他今天的表現太出挑了。很壞的那種。
  深悉內情的人都知道,黎家和亞太財團的合作只是利益驅動。他不可能真正的去和亞太財團合作。但是。今天“繳納”免責用他不夠積極。這是否會惹惱陸景呢?
  別看陸景似乎并沒有生氣,到他們這個層次。誰會膚淺的把心里的情緒流露出來?陸景他怎么想的,誰知道?
  如果有選擇,他并不想去尋求亞太財團的合作。那意味中他需要付出足夠的利益才能換取庇護。
  想了想,黎逸明招手將正在電梯門口和齊賓鴻說話的黎傾城叫到了一邊,吩咐道:“傾城。你要盡快搞好和陸景的關系,探一探他的口風。”表情慎重。
  黎傾城心里悲鳴了一聲。勉強的笑了一下、曲意奉承男人真不是她的強項。精致美麗的容顏,180cm的身高。讓男人垂涎三尺的魔鬼身材,這讓她時刻很容易成為男人們眼中的焦點。她還沒有嘗試過主動和男生搞好關系。“明叔,我會的。我一會就和陸景聊聊。”
  黎逸明憂心忡忡的點點頭,滿意的道:“傾城,陸景對黎家的真實態度很重要。”沉吟了會,又道:“實在不行你也不要勉強自己。”他還沒有淪落到要靠“和親”來維護黎家利益的程度。
  這句話讓黎傾城心中暖和了些,“明叔,我知道了。”
  …
  …
  夕陽西下,黃海的濟中心區域和泰里沐浴在金黃色的陽光中。下班時的行人匆匆。喧鬧中有著安靜。
  唐風大廈的電梯中。陸景和要去負二樓停車場的唐詩做了一個電話聯系的手勢,詩晚上有事情需要處理。與等在一邊的雍馳出了電梯邊走邊聊。
  雍馳遞了一支煙給陸景,笑著道:“黎逸明精明過頭了。”今天的一幕,他心中有些說不上的感覺。感覺好像岳父是為了陸景的權威才召開這次聯席會議。
  一旦陸景出席六大世家的聯席會議成為慣例。以和華的實力,陸景豈不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主導六大世家?
  陸景笑了笑,接過煙,沒說話。
  六大世家這一代的話事人,陸景都見過:齊敏見風使舵,老奸巨猾;黎逸明則有著南海商人特有的精明。等閑人難以算計;崔九霄睿智如鷹王,眼睛里揉不得沙子;高俊耀能屈能伸,有雄才大略的風范;裴高峰崖岸自高,營才能是上上之選。
  但要說出類拔萃的人物確實要數唐詩的父親唐論語。唐論語**才高。器具和格局一流。
  做事情的眼光格局和比做事情的能力還要重要。
  雍馳知道陸景的性格,平常話很少,少有長篇大論的時候。道:“陸景,我和天逸投資的總理應聰是同。他是共和國第三稀有金屬礦業集團祁鴻的女婿。知道一些內幕。前段時間嚴家似乎…”
  雍馳以前和陸景的私交泛泛。勉強和陸景算得上是連襟。但相互間的稱呼很客氣。
  從“陸先生”變成“陸景”。雍馳想和陸景拉近關系的意思很明顯。
  陸景笑著擺擺手,反問道:“你覺得他行?”
  雍馳一愣。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陸景口中的這個“他”八成是指的嚴家。顯然“他”不行,否則豐吉鋼鐵的貨輪是怎么被扣住的?
  陸景笑著拍拍雍馳的肩膀,往臺階下走去。緬甸的油路在6月底已打通。大哥要動一動的風聲早就出來了。魯東是最有可能的幾個地點之一。
  …
  …
  陸景準備步行去距離唐風大廈不遠的錦樓和泰里旗艦店。幾步路不用坐車。墨靜雯早在那兒訂好位置。現在跟著他身邊的助理就剩下墨靜雯和余樂。
  至于,余樂在工作時間之外干什么,陸景基本不過問。今天早上還聽余樂說黃海知名的俱樂部“云島”里面的美女質量很不錯。
  “咯吱”一聲,一輛藍色的蘭博基尼停在陸景身邊,黎傾城漂亮的臉蛋從落下的車窗中露出來,“陸少,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飯。”
  陸景很不喜歡身邊突兀的停下來一輛車,動作很危險。看了看黎傾城:披肩的秀發,白色的圓領恤,出落的美麗動人,淡淡的道:“黎小姐平常都是這么邀請人吃飯?”
  聽得出陸景話里的疏離和不滿,黎傾城貝齒咬了咬嫣紅的嘴唇,心里有些氣苦,道:“陸景,你不會是覺得我長的比你高,心里有壓力吧?”
  陸景禁不住一笑,想起來黎傾城只是一個19歲的女孩。正要說話時,一輛黃色的保時捷在蘭博基尼跑車后按了喇叭,就看到風白露嫵媚動人到極致的臉蛋從車窗里探出來,“二哥,上車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