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502 兒女雙全

陸景認出來是誰。賓州市委副書記陳躍信的雙胞胎女兒之一,笑著道:“是陳若夕還是陳若曉?真是巧啊,沒想到在這兒遇到你。”
  “這有什么巧的啊,我本來就在江州。”陳若夕掩嘴嬌笑道:“陸景,真夠讓我傷心的啊。你都不認得我了。要是我姐就她可就不會喊你了。”
  陸景笑了起來,陳若曉的性格要沉靜一些,“那是啊。你和你姐最近怎么呢?這位是?”
  “就那樣。我姐這會在星光咖啡。我們正準備過去。”陳若夕落落大方的介紹道:“這是我男朋友齊天韻。”
  她剛和男朋友從樹林里出來,剛好看到陸景的側影。禁不住喊了幾聲。看著陸景身邊冷艷性感的休閑裝成熟美女,陳若夕心里嘀咕了一聲。這一位她沒有見過。陸景身邊有各具風情漂亮的女人。
  “你好。”陸景伸手齊天韻握了握手。
  齊天韻看著年紀似乎比他大一些青年,微笑道:“你好。”縱然女友表現的太過于熱情了一些,但看著陸景身邊風華絕代的性感成熟美人,他只要沒腦殘,就會禮貌一些。
  陳若夕姐妹倆已經從江州體育大學畢業,現在在江州工作。男朋友都是江州高校的畢業生。
  在樹林說笑著往事,一起往江州大學校內的星光咖啡走去。陳若曉和男朋友坐在臨窗的座位上等候多時。她看到陸景十分的驚訝。往日的種種從腦子里忽的飄過。
  在江州的時候,陸景還和她們一起打過網球、喝過酒,每次都是何路遙張羅。何路遙的意思,她懂。她心底對陸景有些信任,還和妹妹一起住過新豐公寓。只是,她不想成為陸景的金絲雀。
  “一起喝杯咖啡?”陳若曉猶豫了一下。邀請道。
  她和妹妹談男朋友之后,何路遙大發雷霆,放話要她們好看。是陸景讓他的助理宋雨綺帶了話。祝福她們愛情甜蜜。這才把何路遙那個大少的情緒壓了下去。心底,對陸景很有些感激的情緒。
  “下次吧。我和詩經談一點事情。”陸景笑了笑。閑話幾句,和唐詩經坐到另外的雅座中。上了咖啡。陸景推薦這里的西式簡餐給唐詩經,權當下午茶。
  沒想到前幾天在賓州沒有遇到這對天生麗質的雙胞胎姐妹,倒是在江州大學里遇上了,真是巧了。他對陳若夕、陳若曉這對如花似玉,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只是遠遠的祝福。
  陸景和唐詩經邊吃邊聊著,偶爾親昵的握手,凝望。享受著下午寧靜的時光。片刻后。陳若夕姐妹過來道別,“陸景,我們走了,你的號碼沒換吧?改天一起吃飯。”
  她們的父親和陸景是好友。這個邀請并不算唐突。
  陸景微笑著點頭,“好啊。”看著離開的陳家姐妹,陸景微微一笑,心里升起一些美好的感覺。
  “舍不得啊!要不要我給你物色一對雙胞胎美女?”唐詩經半真半假的取笑道。她有這方面的渠道。
  陸景笑著搖頭,“你啊……”
  …
  …
  江南別墅。
  齊賓鴻看著來回踱步的父親,心情郁結。8月初由他父親召集的六大世家的聯席會議開的虎頭蛇尾。因為豐吉鋼鐵的貨輪被扣和竹下修一與陸景談判而不得不終止。
  就在昨天唐論語卻重新召集,準備再次召開聯席會議。時間定在今天下午2點。按理說,陸景在勝了竹下修一一手之后,應該清理墻頭草崔家和高家。但是。根據反饋回來的消息,陸景竟無意追究這兩家的責任。
  而唐論語此刻發起召開六大世家聯席會議,目標對著是齊家和黎家。
  “爸,你去不去?”齊賓鴻道。
  齊文敏停下腳步齊,轉身問道:“你說黎逸明會不會去?”
  齊賓鴻愣了愣,嶺南省南海市的商人以精明聞名于全國,黎家又是其中的佼佼者,今天下午的會議,黎逸明會不去?
  “所以。我們得去看看,聽聽唐論語說什么。”齊文敏輕嘆口氣。“竹下修一自己搞不定陸景,我們沒有必要當馬前卒。”
  竹下修一許諾了諸多好處。可惜沒有辦法兌現了。他不得不為自家打算。
  齊賓鴻點點頭,心里有些說不上的感覺。
  或許,承認失敗是一件難受的事情。而等待勝利者的宣判是更加難受的事情。
  …
  …
  坐到唐風大廈頂層的小會議室中,唐詩經的心情很不錯。上次會議她和陸景去了北海道拍婚紗照。
  裴吳越和唐詩經對視一眼,笑了笑,一切盡在不言中。上次崔橫波的報信是他和唐詩經一起安排的。
  實木的暗紅色橢圓會議桌上,六杯清茶依次擺放。茶香裊裊。九盞九龍吐水款式的水晶燈亮起,樹葉紋的名貴淺棕色地毯上倒映著淺淺的影子。
  黎傾城抿了抿嘴,看著坐在唐詩經身邊的陸景。陸景的容貌并不出眾,側臉輪廓看的明俊。身上的氣度,以及眾星拱月的待遇讓他很顯眼。
  看到唐詩經幾乎是小鳥依人一般的表現,換做是她,絕對不會選陸景。
  此時,崔瀚,高婉薇,高修平,黎思源,裴吳越紛紛和他打著招呼,黎傾城糾結的蹵起峨眉。齊賓鴻一語中的。情勢不利的情況下,明叔果然讓她和陸景保持接觸。可她才不會像高婉薇那樣在陸景面前委曲求全。
  唐論語清了清嗓子,環視一圈,道:“我們開始吧!”
  六大世家聯席會議的議事議程先是各自摸摸底,了解各自的意向,這一步基本不會有實質性結果,大的利益肯定沒有人會因為一句話就放棄。最終要看各自的運作。
  繼而,就具體的項目進行爭鋒相對的商量。齊文敏開口道;“亞太財團輸了先手,很多事情都無法兌現,光靠齊家的力量,想要涉足生物制藥領域有些吃力。我退出。”
  與其給唐論語打臉還不無痛痛快快的承認失敗。然則,人為刀殂,我為魚肉。這種等著挨刀的滋味十分不好受。齊文敏和黎逸明對視一眼,都看到了這種擔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