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501 我出來你進去

姚星洲犯下的是一樁縱火案。碧湖集團在煙東市里茶鎮涉及的一個房地產開發項目,拆遷不力。在姚星洲的授意下,碧湖集團找人一把火把攔路的三間樓房燒了個干凈。
  有慕容澤的指證,煙東警方很快就把2003年的9.23縱火案調查的水落石出。煙東市里茶鎮的幾名干部隨即被控制。姚星洲是最后一位。
  警車無聲的駛上高速公路出了黃海前往煙東市。煙東市和黃海交界,在黃海北面。有城際鐵路相通。作為魯東的第三城市,煙東經濟發展的很迅速。
  “慕容董事長,這件事,我給你匯報過的。”快到煙東市區的時候,看著車窗外繁華的二線都市,姚星洲慢慢的情緒恢復過來。
  慕容澤文化水平不高,但是玩心眼,國外名牌大學畢業的姚星洲玩不過他,當即反問道:“你有證據嗎?”
  姚星洲目瞪口呆。他是當面向慕容澤匯報的。他不可能給慕容澤匯報一件事情還留錄音。
  慕容澤輕蔑的看了姚星洲一眼。到煙東市第一看守所大門外,下車后,拍了拍姚星洲的肩膀,一字字的道:“奸-夫-淫-婦,不得好死。”
  姚星洲再次看著慕容澤,突然的抱著慕容澤的大腿,大聲哭道:“慕容董事長,我錯了…,我錯了…”
  一旁的幾名警察都是詫異的看著跪在地上的衣冠楚楚的姚星洲,各自笑著。可悲可嘆。
  “孬種!呸!”慕容澤厭惡的一腳把姚星洲踢開,“安心的進去吧。我保證有人會把你侍候的舒服。”
  碧湖集團樹倒猢猻散,他早年還有一個認識的大流-氓。安排人在監獄里把姚星洲玩殘毫無問題。狡兔三窟。他在海外的銀行中還有資金。
  “不…,不…”姚星洲絕望的看著慕容澤上車離開。
  胖警察是一位二級警督。實在看不下去這場面,道:“走吧,姚總,辦案呢,嚴肅點。”他手下的幾名警察哄笑起來。《天下無賊》中范偉那句:打劫呢,嚴肅點。深入人心。
  報復完姚星洲,心里充滿快意的慕容澤撥了個電話出去。丁妙跟了他很多年,讓她一無所得就行。
  慕容澤并不是保外就醫。他離開煙東市第一監獄明面上的原因是為了配合抓捕姚星洲。私下里,自然是走通了一些門道。好親眼看到姚星洲這個王八蛋的下場。
  換了衣服重新進入監獄后,慕容澤剛和號子里的牢頭打了個招呼,突然背后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慕容澤是吧,我們聊聊。”一只手臂夾著他的脖子將他往洗手間里拖去。
  深夜中,煙東市第一監獄中突然響起凄厲的警報。
  …
  “陸景,慕容澤死了。姚星洲被抓。慕容澤的妻子丁妙被他前妻的兒子給趕出了雅灣公寓…”
  聽著電話里唐悅說著的消息,陸景微笑著引用了紅樓夢中的一句判詞,“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此刻。他正在江州,楚北省第一人民醫院住院樓的產房外。方琴已經被推進產房一個小時了。和她關系交好的關寧、吳璇、何夢瑤、邵秋蘭、宋雨綺、葉妍,張漓,張欣等人都等在產房外。
  邵秋蘭4月底在江州生孩子的那次。因為她的父母、弟弟邵秋松等人都在,陸景只能是一個人陪著。方琴這次沒有告訴她家里人。關寧等人都趕到了江州。
  唐悅笑了笑,“陸景。狗咬狗一地毛。慕容澤的事情,八成是亞太財團做的。要不要推動查一查?”
  “不急。”
  唐悅嘿嘿笑道:“那行。哦。我查到姚星洲正有意購買碧湖集團的光伏產業資產。這可是給湯開復吃下去了。”
  陸景琢磨了下,道:“應該問題不大。我通知下湯開復吧!”
  8月16日20點14分。楚北省第一人民醫院的產房中響起一聲嘹亮的啼哭聲。方琴順利的為陸景誕下一個女兒,取名陸方。
  vip病房中,產后的方琴有些虛弱,看著睡著的身邊的小生命,皺巴巴的小臉,臉上浮起母性的光輝,幸不辱命,“小景…,看看她的鼻子,真像你。”
  這會兒,關寧等人都在vip病房外等候著。屋內安靜的只有呼吸聲,陸景握著方琴的綿軟的手,心里被慢慢的幸福填滿,在她耳邊輕聲道:“琴姐,辛苦你了。”
  第二個小生命的降臨,讓他心中充滿了欣喜。
  女兒的出生并沒有沖淡陸景的喜悅,前世里他還不知道在唐雨瑤的肚子里的小生命是女兒還是兒子。這一次兒女雙全彌補了他心中的遺憾。
  三天后,方琴出院,陸景在清江心語舉辦小型的慶祝酒宴,邀請關寧、何夢瑤、吳璇等人參加。聘請來的特護在房間里照顧著方琴和小陸方。
  一場小雨不期而至,從陽臺上看著煙雨朦朧的江州。發展的極快的江州讓他感覺陌生又熟悉。陸景細細的品著杯中的紅酒。心情飛揚。
  關寧與何夢瑤笑著走過來。關寧抿嘴笑道:“高興的傻了啊?”
  看著自己生命中鐘愛的兩個女人,陸景一手握著關寧的手,一手握著何夢瑤的素手,嘴角勾出愉快的笑容,“有一點點。”
  何夢瑤略有嬌羞的別過頭,客廳里大家都在呢,她不好意思和陸景太親昵。心里,有一些旖旎的漣漪飄散開。她也想擁有和陸景愛情的結晶了。
  在陽臺上絮絮私語時,吳璇踩著高跟鞋在門口冒頭,“陸景,怎么讓方老師回江州生產?到預產期前后坐飛機有點危險。”
  陸景輕聲道:“小璇,京城很大也很小。琴姐,在京城生產會滿城風雨。”這件事是關寧提醒他的。行程安排是雨綺包辦。
  吳璇哦了一聲,理解的點了點頭。
  陸景一直在江州停留到了8月底。每天處理完和華的事務,就依次陪著一雙兒女,享受著成為人父的樂趣。關寧等人各自還有工作陸續的離開江州。9月初,唐詩經從黃海來到江州,帶來了崔翰的華府傳媒并入天辰娛樂的消息。
  “崔九叔還是太謹慎啊,我說過不直接插手六大世家之間的爭斗。”漫步在江州大學的林蔭小路上,陸景笑著說道。
  崔翰的華府傳媒并入天辰娛樂無疑是崔九霄在表示善意,這和高俊耀讓高婉薇來問他的想法一樣。
  唐詩經挽著陸景的手笑道:“你說得輕松,我爸前些時候被亞太財團打壓時,人前笑瞇瞇,背地里,聽簡阿姨說整晚上睡不著覺呢!崔九叔哪敢不謹慎。這可是關系到家族的生死存亡。對了,景,你打算怎么處理齊家和黎家?”
  “不理他們,要是唐家愿意進入電子行業,我會支持你們。”黎家的主業就是電子業務。陸景不會關注六大世家這個層面的商業較量。陸景的目光始終關注在亞太財團身上。亞太財團目前對和華的態度轉變為敵意。而且,他也有意愿將亞太財團肢解。
  和華想要成為世界一流的財團,并不是簡單的堆積資產就可以,而需要擴展影響力。這勢必會和各種勢力相沖突。假設能夠吸收亞太財團的有益資產,對和華將會大有脾益。
  齊家和黎家如果要跟著亞太財團一條路走到底,最后的結局肯定不好。
  陸景看齊家和黎家也不像是和亞太財團一條心。要知道六大世家中齊家和黎家是直接把亞太財團所持有的20%股份的企業資產清空。手段尤其激烈。顯然,有利則合,無利則分。
  陸景之所以說,不直接插手六大世家之間的競爭就是看穿齊家和黎家的本質想法。否則齊家和黎家作為亞太財團此次打擊唐家的急先鋒,他豈能沒有所表示?
  即便如此,他還是會間接的支持唐家、裴家打壓齊、黎。
  唐詩經明白陸景的想法,笑了笑,“景,我爸準備下周一召開六大世家的聯席會議,邀請你去參加。”
  六大世家的聯席會議,非六大世家的子弟,以及核心企業的高管無法參加。但是陸景可以作為她的男人參加。誰也說不出什么。
  陸景笑道:“行啊。”唐論語拿下唐風集團20%的股份后心里的暢快和雄心壯志可想而知。自己自然會支持他。
  挽著唐詩經雪白溫滑的手臂在江州大學里面漫游。正是九月初,江州大學內迎新的標語隨處可見。“詩經,有沒有被大學里的各種社團組織騙入會費的經歷?”陸景輕撫著唐詩經盤起的秀發,看著她白膩的玉頸笑說道。
  “我們那會兒情況和現在不一樣啊。”唐詩經輕輕的依偎在陸景肩頭,宛若普通的大學生情侶那樣。突然的心里就像想起兩人在北海道拍婚紗照的甜蜜。
  陸景和唐詩經一起順著林蔭小路往星光咖啡走去時,突然背后傳來一聲女子的聲音,“陸景,陸景,是你吧?”
  陸景回頭看去,正好看到一對男女快步從樹林的白石小路中走出來。男子約莫二十多歲,很硬朗的英俊小生。女子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短裙。身姿高挑、修長,如花似玉般美麗的容貌。晶瑩清澈的眼眸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