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500 贖回來

高婉薇屬于第二眼美女,身材略顯嬌小,知性的氣質由內而外。從花園的小路走過來時,儀態輕盈無比,就像一只小精靈踏風而來。
  陸景笑著和高婉薇打了個招呼,道:“薇薇,見面就算了。我明天要回江州。”
  高婉薇看著陸景的臉龐,認真又忐忑的問道:“景哥,你不準備打壓高家和崔家嗎?”
  她問得很直白。在這次亞太財團與陸景的較量中,崔家、高家是墻頭草,因為沒有強有力的力量支持,現在反而是最危險的。
  陸景就笑,“我打壓高家和崔家干什么?怎么競爭是你們六大世家內部的事情,我不會直接插手。”
  高婉薇嬌俏的拍拍胸口,“這樣我可就松口氣了,不然我二伯肯定要我天天圍著你轉。”
  陸景禁不住哈哈一笑。現在高婉薇與其說高家的“公關”人員,不如說是“傳話筒”。
  …
  唐家舉辦慶祝酒宴時,高俊耀正在江南別墅的私家庭院中漫步,眉頭緊鎖。他和崔九霄都意識到了危險。這時,高婉薇的電話終于打了進來。
  “二伯,我剛和陸景說了,他說不追究。六大世家之間的競爭,他不會直接插手。”
  高俊耀英俊的臉上終于露出笑容,“薇薇,辛苦了。二伯給你放一周的帶薪假。”
  電話里傳來高婉薇高興的歡呼,“二伯,謝了。”
  高俊耀嘴角浮起一抹笑意。當初決定放棄前嫌。修復和陸景的關系這步棋算是走對了。陸景不打算幫助唐家擴展勢力范圍,他和崔家的壓力會小很多。
  想了想。撥了崔九霄的號碼。想必九霄還在苦思對策。
  …
  周晉成和陸景打完電話之后,交代了阿里安托善后的事情。就帶著管家老米、隨行的助理做飛機返回新加坡。
  得知父親返回新加坡之后,周明誠一大早趕來求見。卻被米管家拒之門外,“誠少爺,周先生說不見你。叫我帶一句話給你讓仔細思考: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周明誠站在別墅客廳門口的臺階下苦笑不已。他當初極力反對云豐集團操縱印尼鎳礦價格——稍有不慎,就是家破人亡的結局。陸景的要求實在太無禮。
  可是,黃海那邊今早有消息傳出來:唐風集團、康橋集團已經贖回了各自的股份。也就是說,鎳礦價格的漲跌只是“虛晃一槍”,陸景迫使亞太財團就范另有手段。這樣看起來。風險與收益相比完全可以博一博。
  奈何,他之前在老頭子面前把話說的太僵,而且人沒有去雅加達。這可把老頭子給惹毛了。周明誠折返回去,撥了計萍的電話,無奈的道:“計萍,在新加坡吧?你姥爺心情不好,來新苑別墅28號別墅。幫我勸勸你姥爺。”
  計萍接到二舅周明誠的電話時正準備去門和好友們一起逛街。她和李宏深談戀愛之后,通過李宏深在新加坡認識了很多朋友。頗有一兩位談得來的。
  計萍給李宏深打了一個電話。坐他的車抵達新苑別墅28號別墅。計萍作為周晉成最疼的晚輩,米管家明知道她是周明誠搬來的救兵也沒有阻攔她。
  別墅二樓的休閑室中。周晉成換了白色的道服,正在慢悠悠的打太極。攬雀尾、白鶴亮翅,一招一式極有韻味。一看就知道練習了很多年。
  “姥爺,你的太極拳越來越有神韻了。”等周晉成打完。計萍將泡好的清茶送上,由衷的贊道。
  周晉成開懷大笑。他的心情很不錯。云豐集團就算收購鎳礦的運作不成功,影響力沒有擴大。但云豐集團能夠獲得和華的股份。足以令他開懷。
  喝著計萍沖泡的清茶,周晉成笑瞇瞇的道:“小萍。你二舅讓你來做說客了?”
  計萍翹起大拇指,笑道:“姥爺。你真是明察秋毫。我聽宏深說了。二舅這次沒能陪你去雅加達心里后悔著,希望你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嗯,叫他過來吧。”
  同樣的話,讓不同的人說出來,效果不一樣。周晉成也只是晾一晾二兒子。聽著外孫女的話很入耳,答應讓周明誠過來。周明誠重新到28號別墅中時,已經是上午10點45分。滿頭大汗的進了涼爽的客廳。
  “爸…”周明誠訕訕的一笑。計萍這時已經離開。她只是逗姥爺開心,周家的事務,她并不參與。
  靠在沙發上,周明誠看著故意搞的很狼狽的周明誠,口吻嚴肅的教訓道:“你以為你活了三十多歲,當著富二代,成為云豐集團的副總很厲害?坐井觀天!”
  周明誠苦笑連連,誠懇的認錯:“是,是。”他在心里卻是對陸景有些不以為然。只是,事實證明這個年輕人手腕很厲害。一招暗度陳倉讓亞太財團給“中招”。
  亞太財團的智囊們大概也沒有料到會給陸景算計一招。
  周明誠瞪眼道:“你也不用敷衍我。陸景這條線你要好好維持。我死了之后,云豐集團能發展成怎么樣,很大程度要取決于他對你的支持。”
  周明誠再三保證一定會和陸景搞好關系后。又說起主動聯系黃千兒,幫她進入陳氏集團實習。周晉成見這小子開竅,這才沒有說。周明誠道:“爸,我們有沒有可能在印尼的鎳礦領域擴展。”
  “這個很難。你先老老實實的處理好和西爾斯的合作吧。這關系到陸景在零售終端的布局。”周晉成淡淡的說道。
  看著別墅外正午的烈日照耀在大海上,碧波起伏,白浪陣陣。他心里何嘗沒有遺憾?只是敵人太強大了。留待日后吧!
  …
  姚星洲最近有點心神不寧。
  碧湖集團債轉股之后。打通了相關的關節,情況蒸蒸日上。他本就是碧湖集團的ceo。手里有了1億美元的資金,招募舊部。重新購買了碧湖集團原有資產。
  碧湖集團的一切事務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條。他正準備依靠亞太財團把湯開復手中的太陽能資產重新搶回來。碧湖集團全力進入太陽能發電領域是他為碧湖集團制定的路線圖。
  就這樣順風順水的情況下,他卻總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興許是因為唐風集團、康橋集團從亞太財團手掌贖回了20%股份的原因吧。
  華燈初上時分,姚星洲將車子停在了雅灣公寓f棟樓下。按了電梯前往18樓。
  開門的是一名三十歲許的少婦。臉蛋漂亮,腰間系著圍裙,顯得腰細臀肥,很有幾分風姿綽約的味道,嬌媚的笑道:“星洲,還有一個小菜就好。”
  看著嬌媚的女人,姚星洲的心情慢慢的好起來。“好。”跟著丁妙進了屋子。他今年三十七歲,還沒有結婚。眼前的女人是他的“伯樂”慕容澤的嬌妻。
  慕容澤這個人說話很糙,動輒罵娘。他在碧湖集團中競爭ceo的對手曾經私下里傳話譏諷他:別的本事沒有,就是耐罵。唾面自干的本事不小。
  實際上,當慕容澤罵他罵得狗血淋頭之后,他會找機會來到雅灣公寓f棟18樓把丁妙壓在身下干個痛快。占有別人妻子的快-感讓他每次都很興奮。
  慕容澤以為他提拔了自己,自己就應該感恩戴德,仍由他打罵。但是很可惜,就算慕容澤不提拔他。他最終還是會到碧湖集團ceo的位置。因為,他是亞太財團暗中派到碧湖集團的代理人。
  在浪漫的餐廳里吃著晚餐,姚星洲緩緩的撫摸著丁妙的白膩大腿,微笑著道:“丁妙。我最近老感覺不對勁。”
  說是不對勁,只是看他色授魂與的表情便知道其實沒當回事。丁妙嬌笑掩著嘴,“你能對勁嗎?我和老慕容還沒有離婚呢。”
  提起慕容澤。姚星洲倒是想起來慕容澤前些天已經宣判了:有期徒刑一年半。笑著道:“丁妙,要不你和他離婚。我養你?”
  丁妙和慕容澤并沒有孩子。慕容澤的精子被抽出來冰凍儲存著。丁妙想要晚幾年再要小孩。他和丁妙相識于集團的一個舞會上,之后一發不可收拾。
  “得了吧。我跟著你還不如跟著老慕容。好歹幾十年后還能混點遺產繼承過來。”丁妙對她的處境很清晰。
  姚星洲在雅灣公寓留宿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約他在碧湖集團辦公樓下清幽的咖啡店:寒山咖啡店里見面。姚星洲沒有多想,打車到了寒山。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到了3號包廂。里面背對著門口坐著的一個帶著帽子穿著休閑裝的男子轉過身來。
  “你…”姚星洲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包廂中的男子赫然便是本應該在煙東市第一監獄服刑的慕容澤。衰老的臉龐是那么的熟悉。
  “星洲,不認識我了?”慕容澤笑的有點磕磣人。
  姚星洲用力的咽了口唾沫,站在包廂正中,勉強的笑道:“沒,沒有。慕容董事長,你怎么出來了啊?”
  慕容澤嘿嘿笑著,喝著咖啡,貓戲老鼠的眼神看著姚星洲:“保外就醫啊。”
  “看我,連這個都忘了。”姚星洲笑了起來,很干澀,試探的問道:“慕容董事長誰幫你辦的這個事?”
  “反正不是不你辦的,對吧?”
  “…”
  慕容澤站了起來,圖窮匕見,“星洲,有聽過一個笑話吧?叫做:我出來,你進去。我現在很想對你說這句話。”
  包廂門被拉開,門口出現四名穿著制服的警察。為首的一人是個腆著肚子的胖警察,陰陽怪氣的道:“姚總,你在煙東的事情犯了。跟我們走一趟吧。”
  姚星洲稀里糊涂,不知道對方說的是哪一件事,額頭冒著冷汗。腦子里就轉著剛才慕容澤的話:我出來,你進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