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9 我幫你出氣

張漓扭頭看陸景,“你怎么跑進來了?”
  陸景吞了口唾沫,斜靠在門邊,微笑著說道,“看你在干什么?我送一件禮物給你。”
  “哦,什么禮物啊!”張漓直起身從衣柜處走過來,酒紅色的毛衣撐出一道美妙的弧線。脖子處露出一截雪膩的肌膚。
  陸景所見過的女人中,以莫心藍那個尤物的胸型最為漂亮。但張漓的弧線也頗為動人。
  “有鏡子沒?“陸景拿出一個精美的深紅色小盒子,上面用橙色的絲帶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張漓有些奇怪的笑道:“什么禮物啊,神神秘秘的。衣柜這兒就有鏡子啊。”
  陸景把她拉到衣柜前,把盒子打開,一對圓形,做工考究的耳環。一粒飽滿璀璨的鉆石正在耳環上閃閃發光。
  “我幫你帶上吧!”陸景看著張漓靈秀的眼眸,眸子黑白分明,他能感受到那其中一絲細微的依戀。
  兩人每隔幾天就會通話一次,持續半年左右。這本身就說明了一些東西。
  張漓看了陸景一眼,心里有些猶豫。一直以來陸景就是她的主心骨,第一名英語遇到的任何問題,她都會和陸景說,每一次都能得到解決方案。
  她對陸景是有些好感的,也有些迷戀被他呵護的感覺,剛才馬路上的那一幕讓她心里有些甜,只是她還沒有準備好。
  陸景主動的輕摟住張漓的蠻腰,在她耳邊說道:“別怕,我會保護你的。”
  “哦。”張漓頗有些乖巧的點點頭。不知不覺間她偽裝出來兇巴巴的面具已經被陸景揭開,可以直視她柔弱的內心。
  張漓晶瑩剔透的耳廓仿佛乳白色的玉石細琢而成,浮著一層極細的絨毛,陸景捏著她柔嫩的耳垂,將耳環給她帶好。
  陸景抱著張漓在鏡子前打量著她白皙的臉蛋,兩枚圓圓的耳墜給她添了不少嬌媚的氣質,有著都市麗人的優雅。肌膚勝雪,人比花嬌。
  張漓對著鏡子側著頭照著,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問陸景,“你給多少女孩戴過耳環?動作這么熟練。”
  “迄今為止,就只有你一個。有些東西天生就會。”陸景捻著她的青絲,笑著說道。
  “哦。”張漓有些開心的笑著,把頭微微靠在陸景的肩膀上,很享受此刻的溫存。
  兩人沒有再開口說話,屋子里靜悄悄的,還能聽到客廳里時鐘滴滴答答的聲音。情愫在兩人的心里靜靜的流淌著。夕陽徐徐落下,屋子的光線逐漸暗了起來。
  陸景嗅著張漓發梢的幽香,心底情|欲涌動,雙手慢慢的順著她的蠻腰向上游走陸景伸手輕輕的觸碰酒紅色毛衣撐起的弧線。
  “你要干嗎?”張漓的聲音有些發軟,一只手搭著陸景的手腕上,不讓他繼續。
  微涼的觸感。陸景很無恥的說道:“有蚊子!”
  “哦。”張漓的手軟綿綿的使不出力氣。
  一個很爛的借口也是借口。
  陸景伸手握實,隔著毛衣感受著這對寶貝的翹挺。在胸前的峰巒被握住后,張漓渾身僵硬。好一會兒,才被陸景湊過來灼熱的氣息弄得回過神來。
  陸景看著她青澀的模樣,食指大動。隔著毛衣輕柔的測量著她胸部的規模,湊過去想要吻她嫩潤的紅唇。
  粗重的氣息呼在張漓的臉上,讓她感到有些癢癢的,她偏過頭去,“你這樣對我,關寧怎么辦?”
  陸景將她的身子轉過來,面對著面,看著她靚麗的面龐,慢慢的將她擁入懷中,讓她的雙峰低著自己的胸膛。胸口處能清晰感受到彈姓。看著張漓的有些霧氣的眼眸,“我寧可無恥一點,也不愿意曰后在深夜里一個人后悔。”
  張漓的心仿佛被電了一下,灼熱的話語讓她渾身顫栗,此刻的感覺讓她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我們就這樣好不好,再進一步我會感覺到害怕。你今天真的不該送我耳環,我會迷上這種感覺的。”
  陸景看著她嫩膩通明的粉唇,微嘆了一口氣,“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陸景知道,就算他此刻把張漓抱到床上去脫光衣服做一次,大概也能得逞。以他前世里的經驗,事后再下水磨功夫,張漓逃不脫他的手心。
  只是想到她虛假的兇狠面具下掩蓋著柔弱的姓格,有些不忍心。
  “那就這樣說話,好嗎?”張漓微微的抬頭,看著陸景,微圓的臉蛋上還殘留著紅霞。
  “好。”陸景迷戀的撫摸著她的俏臀和美腿,手掌隔著牛仔褲在她的大腿,俏臀上來回的滑動,想著將她剝光將是何等的美景,幾次都差點忍不住摸到了她腿心之間。
  “大混蛋!”張漓嬌嗔的罵了一句,軟軟的摟著陸景,任由他輕薄。
  正有些忘情的時候,方琴出現在門口,喊道:“小漓!”
  見張漓和陸景兩人抱在一起,嚇了一跳,旋即捂著嘴笑,“你們兩個…”連忙退了出去,帶上門的時候還畫蛇添足的說了一句,“我什么都沒看到。”
  “啊!”張漓仿佛受驚的小兔子,連忙掙脫開陸景的懷抱,氣惱的去揪陸景的耳朵,“就是怪你。我要被方姨笑死了。”
  “是我的錯。”陸景配合的做了一個討饒的神情,剛才摸到興起,根本沒有留意到方老師開門進客廳時的動靜,直到她走到房門口說話,才驚覺過來。
  張漓有些羞惱,見陸景齜牙咧嘴,也沒忍心下狠手,只是心里一口惡氣難消,在陸景腰間狠狠的掐了幾把。隔著冬天厚厚的衣服,陸景能有多疼,就知道他自己知道。
  張漓挑了件米黃色的棉衣,又整理了下衣服,說道:“走了,我要出去給方姨幫忙。”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臉,說道“我再坐一會,過一會再出去。”
  張漓憋了一眼陸景褲子上凸起的地方,掩嘴嬌笑道:“難看死了。”說著話,嬌俏的轉身出門。
  陸景長出一口氣,看著造反的小兄弟,摸著鼻子笑了笑。女人就像鴉片,沾上了就有癮。自從與關寧歡好后,他在這方面的想法似乎越來越多。
  方老師熬的臘八粥口感甜軟,味道不錯。吃飯的時候,最早到第一名英語幫忙的丁老師也過來了。陸景笑著和她打了個招呼,去陽臺上接董坤城的電話。
  丁老師現在正在猶豫要不要從四中辭職出來,專門到第一名英語來教書。
  說了一會話,又道:“方琴,王元強昨天又送花給你了吧?你看不看的上他?你條件多好,又沒有孩子的累贅。他昨天拖我給他說話,反正我是看不上他那相貌。浪漫歸浪漫,可是相貌不行,以后住在一起難受。”
  方琴無奈的笑道:“我也看不上,拒絕了好多次,他要死皮賴臉的送花,我也沒辦法。”
  陸景從陽臺上進來,正好聽到這句話,笑問道:“誰死皮賴臉的送花?”
  張漓喝著臘八粥,說道:“京城狀元英語的負責人王云強。他很討厭,有空就來糾纏方姨。他還給我提議,希望兩家培訓機構合并。我才不會同意。”
  丁老師道:“張漓,你千萬別同意,自己的事業做著多舒服。第一名英語要是能發展起來,我就辭了四中的老師工作。”
  張漓點頭說道:“丁老師,你也是第一名英語的老員工了。我打算年后搞一個股票期權激勵制度。到時候你也是第一名英語的股東。”
  丁老師喜滋滋的道:“那敢情好!”她在四中的工資遠遠沒有第一名英語好。四中老師唯一的好福利就是有住房分配。
  陸景一聽就明白王云強打的什么盤算,他是打算美人和事業一起收編,問道:“第一名英語和京城狀元英語的競爭情況怎么樣?”
  張漓喝完了一碗臘八粥,用紙巾擦著嘴,說道:“有壓力,在宣傳上他們很厲害,不過就學生提升成績的情況而言,他們不如我們。”
  陸景笑了笑,說道:“培訓機構很難說誰打敗誰,拼得是品牌效應。我覺得第一名英語可以考慮準備雅思和托福的培訓。這一塊的市場比中學生的培訓市場要大。另外,代辦出國讀書的事情,可以籌備了。”說著,看向張漓,“賬面上還有資金吧?”
  張漓用手指點了點額頭,說道:“公司的賬面上還有120萬左右的流動資金,難的是如何招聘到高水平的老師。我打算慢慢的鋪開,要一步一步的來,否則一下子鋪得太快,容易出問題。年后先把雅思和托福的培訓辦起來。”
  丁老師暗自咂舌,也沒想到第一名英語賬面上這么有錢,不過她還是難以下定決心出來。
  吃過飯后,丁老師告辭離開,她打算先等等看。
  三個人圍坐在白色茶幾邊的沙發上聊天。方琴碎發齊額,一副居家的打扮,寬松的衣褲遮住了她曼妙的身體曲線,不過她粉臉明目,豐腴白皙的臉龐柔美,很有成熟女人的味道。
  張漓喝粥著感覺到熱,把米黃色的棉衣又脫了,露出酒紅色的毛衣,斜靠在沙發上,雙腿并攏的歪在一邊,臀部曲線隱約可見。陸景目光灼灼的欣賞著她的美麗。看了一眼窗外正濃的夜色,與兩個美人圍坐著閑聊,實在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
  方琴眸光從張漓和陸景的臉上掃過,臉上帶著古怪的笑意。對張漓和陸景的事,她不好多說。陸景有女朋友的事她是知道的。張漓的小心思她也是知道的。男女間的事情有時候很微妙,她會提醒張漓不要陷進去。
  “陸景,第一名英語能發展到現在這樣紅火的模樣,多虧了你的幫助。我想你的錢不能白借,我給你股份好不好?”方琴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說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