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4 門口的故事

坐在出租車內,關寧有些擔憂的道:“陸景,我在夜總會賣啤酒的事,你不會說出去吧?”陸景搖頭,“不會,每個人都有點自己的秘密。你住哪里,要不要讓王燦送你先回去,我送方老師去第二人民醫院。”關寧想了想,“我租住在四中老師家里,送我回四中就行了。”陸景指著關寧身上的啤酒妹制服,“找個地方先換衣服吧。”
  關寧皺眉道:“走得太急了,把衣服丟在夜總會了。”王燦從前面的副駕駛座上扭頭道:“要不要我再陪你回去拿?”
  “算了,不值什么。我可不愿意再回那里。反正現在快十二點了,學校里也沒什么人,我直接回去。”
  王燦道:“不順路,這樣吧,先送陸景去醫院,我們再回去。”陸景點頭。
  出租車拐上了去第二人民醫院的大路,在空曠的夜色中如飛一般行駛。
  …..
  白色的墻壁,白色的格調,刺鼻的福爾馬林水的味道,陸景抱怨著醫院難聞的味道,在繳費窗**了錢,拿著繳費單上了二樓。
  值班醫生給方琴洗了胃,然后說要觀察一段時間,今晚上最好就住在醫院。陸景又忙活了半個小時,總算是搞定。
  看著安穩的睡在病床上穿著雪白病服的方琴,她的眉頭依舊皺著。眼皮下的眼珠子不斷的滑動,很明顯是在做夢。
  看她面容驚惶,臉色蒼白,恐怕不是什么好夢。陸景嘆了口氣,他也不知道李政到底有沒有說謊。不過看情況應該是假的,如果方老師是自愿去陪他,就沒有必要用藥劑這樣的手段。那太低級了,所謂潛規則,就是要讓人心甘情愿嘛。而且結合前世的印象來看,方老師不像是為了錢出賣身體的女人。
  拍了拍她的手背,陸景真心希望這個負責任的老師不要向前世那樣走上一條不歸之路。世上沒有什么邁不過去的坎。
  好人要有好報!
  陸景走出醫院,吐出一口悶氣,抬頭看向燦爛的夜空,繁星點點。此刻的星空還沒有像日后被霧靄遮掩。一顆一顆的星星,猶如點綴的珍品掛在淡色的蒼穹之上。
  今晚最大的收獲就是打探出于毅與西月區建設銀行分行關系密切,這一點需要給大哥說說。陸景相信前世里中紀委調查組調查過于毅的社會關系網,但是為什么沒有查出那200萬的一點蛛絲馬跡,這一點實在令人費解。
  今晚李政認出了自己,想來他會給于毅報告,但是他們已經是開弓沒有回頭箭,除非能在短時間內籌集到足夠的錢填上他們的虧空。不過這件事是打擊大哥的利器,幕后針對大哥的黑手不會留出時間讓這兩個人徹底洗清自己的干系。
  這么說來,幕后黑手說不定會提前發動。
  陸景心里一動,招手攔住了一輛的士,向四中而去。
  ….
  “陸景,陸景”窗戶外的喊聲讓陸景從淺淺的睡夢里醒來,只聽聲音就知道是王燦。他住在C11棟的一樓102房間,臥室的陽臺正對著樓外的水泥路。窗外的花壇里除了松樹,還有葉子厚厚的芭蕉樹。
  陸景翻身爬起來,拉開藍色的綢子窗簾,打開窗戶,“別喊了,我醒了,我說今天不是星期天嗎,你跑來干嘛?”
  上午十點的陽光透了進來,將陸景的寢室照得通明,隨著的還有兩道目光,一男一女。
  “噓---!”窗戶外的王燦用力的吹了一個口哨,站在他身邊的關寧臉色變得微紅。她看到了陸景赤裸的上半身,那結實的一條條肌肉充滿了力量的美感,宛如西方的人體雕塑。
  “靠!走光了。”陸景看到了一頭披肩長發,梳得整整齊齊的關寧。她絕美無暇的面容上紅霞微透,正偷偷的打量他的身體。
  陸景拉上了窗簾,迅速的穿好衣服出了寢室。三人一起向校外走去,王燦笑哈哈的拍著他的肩膀,小聲道:“故意的吧,又賣弄你那幾塊腹肌了。”
  陸景將他的頭稍稍推遠,“我怎么知道你們要來,你們倆怎么一起過來了?”語氣的重音落在“一起”上面
  “我們都是有手機的人,約個時間還不方便?”
  關寧將發梢往后撩一撩,仿佛沒有聽到兩人的話一般,微笑道:“我請你們吃飯,昨晚謝謝你們。”
  陸景笑了笑,“請吃飯就算了,請我們喝杯奶茶吧,我一會有事。”王燦愕然的看著陸景,這完全不是陸景的風格啊,“靠,真的假的?關校花你都不給面子?”
  “你小子是異性沒人性了,是吧?”陸景作勢要踹他。關寧微笑著擺手,“沒關系,我請你們去薇薇奶茶喝奶茶好了。”
  薇薇奶茶就是四中門外最好喝的一家奶茶店。四中的學生基本都會在這里消費。
  陸景見關寧的情緒似乎有些低落,笑著打個手勢,“這幾天有些事情要處理,改天好吧?”
  關寧點了點頭,“方老師沒事吧?”
  “恩-,沒什么大礙。”陸景一覺睡到現在,不知道方琴出院了沒有。不管哪個女人遭遇到那種事情,受到的刺激肯定很大,據陸景的觀察,這其中還有極大的可能和她的丈夫有些關聯。這樣一來,只怕方老師的心情會更糟糕。
  薇薇奶茶的店面不大,一個穿著豆綠色修身圓領長袖T恤,灰白色圓筒褲,約莫二十四五歲的老板娘在里面調著奶茶,看上去頗有幾分姿色。三人要了三杯珍珠奶茶,坐到店外的圓桌邊閑聊。
  湖東路在上午顯得異常的靜謐,高大的梧桐樹讓陽光只能偶爾的從樹葉的間隙里漏出,倒讓圓桌上的遮陽傘失去了作用。
  關寧穿了一件長袖白色格子襯衣,帶著一個咖啡色的領結,柔順的秀發自然的垂落在胸前,水藍的牛仔褲將她修長均稱的美腿緊緊的包裹住。雙手捧著奶茶杯的關寧氣質清純秀麗,十分迷人,有一種在某個旅游勝地寧靜的小巷子里偶遇一位絕色姑娘的驚艷之感。
  三人隨便閑聊著學校里的話題,學生么,永遠都不會缺少話題的,哪套試題太難,誰誰暗戀誰,那個老師講課有趣,學校的那個制度十分不合理,去那兒讀大學,諸如此類。
  陸景打量著正在微微笑著,秀氣的抿嘴吸著奶茶,聽王燦吹噓的關寧,不得不承認她的美麗有股魅惑眾生的感覺。
  自古紅顏多薄命!陸景暗自搖了搖頭,十八歲的關寧就如此出色,可以想象她日后將會何等的美麗,沒有強有力的保護,命途多舛幾乎是可以預見的。
  “你們聊,王燦,手機借我用一下。”陸景打斷了正在吹噓的王燦,引得他翻了個白眼,八成肚里暗罵自己拆他的臺。
  關寧的嘴角勾出一個美麗的弧度,讓路過一個的一個男生看傻了眼。王燦也瞪大著眼睛,遞給陸景的手機差點把陸景面前的奶茶給戳翻。
  陸景接過手機,笑著沖關寧點點頭,起身走到一個僻靜處,撥通了一個電話。
  王燦興致勃勃的在美女面前展示著自己優秀的一面,關寧靜靜傾聽的姿態無疑讓他像打了興奮劑一般,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沒一會,就見陸景臉色不愉的走過來。
  “西月區建設銀行分行是最低保障司的對口銀行,最低保障司的存款一直放在那家銀行里。媽的,我們被耍了,于毅能和那銀行不熟嗎?”陸景忍不住暴了粗口,一屁股坐到木藤椅子上。
  “風度,陸景同學!”王燦不滿的敲敲桌子,等他聽陸景說完,立刻跳起來大叫道:“靠,居然敢耍我們,老子看他是活膩歪了。走,找他去。”
  見陸景擺手坐著不動,他不爽的坐回到椅子中,他也是說得氣話。
  陸景手指有節奏的慢慢敲著園木桌,陷入了沉思中。現在去找李政是不現實的,昨晚已經是打草驚蛇,今天要還能逮住他那怎么可能,再說誰知道他在哪兒?
  本來以為順藤摸瓜,能找到那200萬的下落。現在看來情況又變復雜了,不過這也解釋了中紀委的調查組為什么沒能通過西月區建設銀行分行查到那200萬的行蹤。因為錢本身就是最低保障司存放在西月區建設銀行分行的,進出的手續肯定是全部正規,合格。
  查無可查,事情越來越復雜了。
  “我有點事,先走了,回頭見啊!”關寧站了起來,晃了晃手上的黑色小手包。
  王燦見關寧要走,站起來道:“好啊,有空聯系。”
  陸景沒有起身的意思,微微的點頭,他的思緒還放在那200萬身上。關寧微微笑了一下,轉身離去。
  “你有事吧?有什么要我幫忙的你盡管開口。”
  陸景嘆了口氣,拍了拍王燦的肩膀,“我會的。過幾天就能見分曉,你以后什么打算?”
  王燦將手枕在頭后,靠在木藤椅子上,“瞎混唄,能干什么,我爺爺希望我大學去讀軍校。”
  “跟我一起經商怎么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