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99 出大事了

會議室中沒有人再計較裴吳越打開手機鈴聲的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個消息吸引住:竹下修一要和陸景談判。
  齊文敏臉色訕訕。又丟了一回臉。但是發起這次聯席會議不僅僅是他的想法,也是竹下修一的要求。給予唐家最后一擊。
  黎逸明給了好友一個臺階,道:“散會吧!”帶著他的隨行人員、黎思源、黎傾城離開了唐風大廈頂樓奢華的小會議室。
  明天是否要繼續,要看后面的結果。眾人紛紛站起來。“吱--”的椅子滑動聲音不斷。唐家和裴家的高層相互小聲說著話。神情輕松。
  崔九霄微笑著和唐論語、裴高峰握手,“恭喜。”
  恭喜什么,大家心知肚明。陸景既然能逼得竹下修一兵臨城下之際要和談,肯定能幫唐論語和裴高峰贖回亞太財團所持有的各自核心企業20%的股份。
  快要走出小會議室門口的齊賓鴻看到崔九霄、高俊耀和唐論語、裴高峰聚在一起說話,心里微緊。
  六大世家間的交鋒受到了外力干擾。陸景和竹下修一這個層次的角力才能決定最終結果。崔家和高家都是墻頭草。現在是唐家站了上風。他忽而有種要抽煙的沖動。
  …
  …
  三輛豪車組成的車隊平穩的從唐風大廈的地下停車場駛出來。中間黑色的奔馳中,氣氛沉悶。
  黎傾城有些受不了寂靜,問道:“明叔,情況變得這樣,對我們有沒有什么影響?”
  黎逸明輕輕的擺擺手。黎傾城不明所以,精致的容顏迷惑的看著家族的話事人。坐在副駕駛位上的黎思源道:“傾城,不要緊。”
  黎思源今年36歲。容貌中等。和崔七月、唐詩經、高修平、裴吳越是一起玩大的。只是俊男靚女的組合。他沒有多摻和。把心思的放到管理、經營上。
  黎家這次并不算失敗。不管陸景和竹下修一談得怎么樣,最終黎家、齊家的好處都不會少。陸景要打壓黎家、齊家的話,竹下修一會不給予支持?這次危機最大的實際上是崔家、高家。
  黎逸明贊許的點頭。“不錯。傾城,以后啊。不要和唐詩經爭什么。她那個位置最多三五年就得讓給你。”
  奪取唐詩經在六大世家小一輩中的“明星”地位是家里的要求,也是黎傾城的想法。
  黎傾城驚訝的長著紅潤的小嘴,足以吞得下一個雞蛋,好一會才緩緩的道:“我知道了,明叔。”
  …
  …
  從北海道新千歲機場抵達東京國際機場時是8月7日上午10點。東京正下著小雨。繁華的高樓大廈間仿佛飄散著一層水霧。和地廣人稀的北海道不同,東京的人口密度很大。
  陸景和唐詩經一行六人住進了東京麗都酒店。辦理完入住手續,走在深棕色的地毯上,唐詩經笑著對陸景道:“我們什么時候去見竹下修一?”
  “洗過澡。吃了午飯再去吧。”隨行的保鏢小宛按了電梯,陸景牽著唐詩經纖細精致的小手走進電梯。
  亞太財團的核心企業是天驕基金。天驕基金的總部大樓位于東京銀座區的天驕大樓中。竹下修一的助理深田哲二在前面引路。大廳中,白色的大理石地板纖塵不染。上班時間大廈內部比較安靜。
  坐電梯到大樓頂層72樓竹下修一的辦公室中。穿著商務裝的竹下修一從辦公桌后起身過來和陸景、唐詩經握手,微笑道:“陸先生,唐小姐。”絲毫看不出內心的情緒。
  深田哲二躬身行禮之后就告退,今天的談判不需要他在場。隨即,有一名漂亮的ol裝嬌小美女腳步輕盈的送了清茶進來。
  招呼陸景、唐詩經坐在寬敞舒適的灰白色沙發上,竹下修一看似感嘆實則質問道:“陸先生,你扣下豐吉鋼鐵的貨輪這一手逼的我太狠了。”
  陸景笑了笑,道:“根本原因還是豐吉鋼鐵沒有遵守法律啊!”
  竹下修一看了陸景一眼。點點頭,直言不諱的道:“陸先生,這點壓力還不夠。我不會因為8000萬的賠償金就放棄持有唐風集團20%的股份。”
  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的股份其實值不了多少錢。每年給亞太財團的分紅也不多。但如果他開了這個口子。亞太財團的根基就會崩潰。
  唐詩經輕攏著鬢角的秀發,抿著清茶,她多少猜得到竹下修一的顧慮。
  但是,父親希望保持家族核心企業的標牌,因而強烈的想要贖回這20%的股份。
  竹下修一的態度在意料之中,陸景道:“竹下會長,你們亞太財團在中國違法事件做的不止這么一起。我手頭還有其他的證據。”慕容澤給他的東西里面還有很多料。
  竹下修一深深的吸了口氣,遏制心底憤怒的情緒,陸景在威脅他。“陸先生。我雖然說過斗爭歸斗爭,合作歸合作。如果你堅持你的意見公司將會成為我們第一個,也是最后一個合作項目。”
  陸景沉默了一會。給了一個肯定的答復,“竹下會長,我堅持我的意見!”
  “好,好…”竹下修一眼睛里閃過一絲厲色,“我可以允許唐風集團、康橋集團贖回各自20%的股份。你把你手里的黑材料交給我。”
  陸景點了點頭,同意這個方案。
  亞太財團與和華的決裂從這一刻開始。
  竹下修一執掌亞太財團多年,說一不二。他顧忌和華,但陸景步步緊逼,他沒有必要繼續之前合作又斗爭的策略。日后,亞太財團對和華的策略改為:敵對。
  …
  …
  亞太財團同意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贖回股份,顧慮在于陸景手中的黑材料。
  但凡是托拉斯企業,誰沒有一點黑幕。就算是摩根大通,都是官司纏身,天天給美國司法部調查。法律費用都是天文數字。
  但是,在8月8日東京的談判中,亞太財團開出了高價。唐風集團20%的股份作價15億美元。康橋集團20%的股份作價30億美元。這是打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強烈的想要贖回20%股份的意愿的牌。
  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的顧慮在于他們知道陸景無法逼迫亞太財團太狠。魚死網破的較量,陸景未必肯干。
  但是,唐風集團、康橋集團被亞太財團打壓的資產大幅縮水,沒人愿意當這個冤大頭。終究是陸景目前占著優勢。
  三天的拉鋸式談判后,最終雙方達成協議:唐風集團以12億美元的價格贖回其20%的股份,康橋集團以25億美元的價格贖回其20%的股份。
  至此,唐家、裴家退出天驕基金,退出亞太財團。
  夜幕徐徐的降臨,竹下修一在落地窗前沉默的看著東京的夜景。蔚藍色的天空中一彎明月斜掛在天幕中。
  “竹下君…”吉永宏樹推開門進來,欲言又止。他跟隨竹下修一多年,理解他此刻失落的心情。簽署協議,允許唐風集團、康橋集團脫離,這讓立志于將亞太財團發揚光大的竹下修一很難受。
  竹下修一回過頭,擺擺手,“我沒事。查清楚了嗎?”他需要知道陸景手中的黑材料從何而來。
  “查清楚了。和碧湖集團有關,應該是慕容澤透露的。”吉永宏樹做了一個砍頭的手勢,“竹下君,要不要?”
  亞太財團吃了這么大一個悶虧,豈能沒有點表示。
  竹下修一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沉吟了一會,道:“陸景手中的材料不管有沒有給全,那些漏洞都需要一一抹平。吉永君,這件事就拜托你了。”
  吉永宏樹道:“哈伊!”至于慕容澤是否在抹平的范疇內,這要看怎么理解。
  …
  …
  “哈哈,陸景,原來你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我在雅加達提心吊膽啊。”電話里,周晉成暢快的大笑著說道。怪不得,陸景當時告訴他盡力而為。
  陸景接到周晉成電話時,正在映月臺3號別墅中參加唐家的慶祝酒宴。
  多年的夙愿得償,唐家、裴家自然要好好慶祝。兩家的中堅人物基本到場。3號別墅中,人人都是喜氣洋洋。唐、裴兩家一掃前段時間的陰郁。
  亞太財團既然已經將股份售出,自然不會再繼續費力的打壓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調動聯合利華、寶潔、惠譽都需要耗費亞太財團的資源。
  陸景出了別墅宴會廳,在花園里接著電話,微笑道:“周先生,辛苦了。”
  他需要用印尼的鎳礦價格波動,來吸引竹下修一的注意力,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還好,還好。不然我要有負所托了。”周晉成笑者說道,又問道:“陸景,鎳礦的操作我已經停下來了,虧損了2.3億美元。”
  在這個“戰場”上,陸景輸的很慘。只不過相比于實現贖回20%股份的目標而言不算什么。
  “這樣吧,我馬上要回江州一趟。我讓許雪去雅加達和你結算一下。”
  周晉成就笑,“請許行長來新加坡吧。我馬上飛回新加坡。”事情已經了解,他沒有興趣在雅加達繼續呆下去。
  和周晉成說笑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一陣清爽的微風吹來,陸景正琢磨著是否給江州的宋雨綺打個電話時,高婉薇穿著清秀的白上衣淺灰色修身中裙從花園的小路走進來,婉婉的笑了笑,“景哥,我二伯想和你見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