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98 六大世家聯席會議

“開始吧1坐在橢圓形會議桌前的幾人神態各異的說道。
  作為這次會議的召集人,齊文敏當仁不讓的說著開場白,“上一次召開聯席會議還是1992年。在當時改革開放的春風下,我們六家在國內的業務發展的極為迅猛。
  那次會議上大致確定了各自的主營業務范圍,形成我們現有的格局。
  高家側重于重工業、機械、能源領域。裴家側重于金融服務、保險。崔家側重于基建、碼頭、房地產。唐家是側重于制藥、日化品、文化產業。黎家側重于電子、服裝。齊家側重于煤炭、礦產。
  但是,在九十年末期,我們經受了兩個沖擊。第一沖擊是數碼產品的興起。影碟機、手機、MP3、電腦。數字電子技術深刻的改變了我們的世界。
  在這兩個大的商業浪潮背景下,我們六家的業務相互重合、相互滲透。
  我認為,召開這次會議是及其有必要的。我們六家需要重新厘定各自的業務范圍,避免重復競爭浪費資源。至少應該避免惡劣競爭。”
  崔瀚心里譏諷的笑了笑。說的冠冕堂皇。怎么分?還不是誰的實力雄厚,誰的蛋糕就越多。
  六大世家之間的關系并不是類似于小說中演繹的那種。比如:雪飛飛狐中李自成的四大護衛的后代,最后恩怨糾纏。
  而是,在漫長的時間中相互認識。認同,最終形成的一個利益共同體。相互之間的關系有遠有近。原因各異。
  齊家和黎家的關系很近。是因為七十年代的時候他們在捷克投資了一個自來水項目很成功。這筆投資讓齊、黎兩家的資產上了一個臺階。然后相互通婚。
  崔家和高家的親近是地理原因。明州高和文舟崔都是當地的望族,巨富之家。相互間多有接觸。
  唐家和裴家的關系親近是唐論語的叔叔和裴高峰的父親在動亂年代遠走南美。各自打出了一片天地。然后兩家一直來往。
  當時代的浪潮退去,剩下來的巨富之家有著天然的親近感。這是一種家族文化的沉淀,對各自身份的認同。有點類似于明朝進士及第后進入翰林院的進士們劃分的圈子:非翰林不得入閣。
  …
  ….
  唐風集團的總資產是180億美元。唐家的整體資產是300億美元左右。扣除不動產、古董、珠寶、藝術品、黃金等等保值物品,還涉及了地產、港口等業務。
  崔九霄慢慢的喝著茶,心里嘆了口氣。今天會議的重點在于如何瓜分唐家的“地盤”。
  要劃分各自業務的范圍比較快。各家幾十年積累的資本優勢在那里。不會有人輕易越界。而對于新興的產業各家其實都不愿意放手。合縱連橫,到時候各憑手段。
  討論著,一條條的議題通過。終于到了重頭戲,黎逸明笑瞇瞇的說道:“老唐,文化產業剝離出去了。我看現在電影很有市場啊。九霄,崔瀚不是在坐文化產業嗎?你有沒有興趣做大?”
  崔九霄笑了笑,“順其自然吧。”黎逸明禍水東引,他不會表態。嘿,回去之后,他自然會加大對崔瀚的公司的投入。
  在座的都是老狐貍。沒有人對崔九霄的表現感到奇怪。環視了一圈,齊文敏接著道:“我對生物制藥很有興趣。希望以后有機會和大家合作。”
  唐風集團連唐風制藥都給賣了。現在在這一塊自然沒有話語權。唐論語輕輕的喝著茶。
  他現在就算是恐嚇齊文敏不要進入制藥領域,齊文敏也不會聽他的。
  裴高峰有點看不過眼,道:“老黎。你在廣發銀行有股份吧,有沒有興趣進入金融領域發展呢?”
  黎逸明微笑道:“暫時不考慮。老裴,你可以問問俊耀。明州商業銀行在國內的民營銀行中可是數得著的。”
  高俊耀沒興趣摻和齊家、黎家對唐論語的緊逼,他和崔九霄是中立態度。道:“我在明州商業銀行的影響力有限。真正控制明州商業銀行的是許家。”
  齊文敏見話題岔得有點遠,道:“老唐,你的意見呢?”
  因為六大世家各自的核心企業并沒有相互控股。只是在有些合作業務的公司中控股。這樣的利益共同體并不牢固。
  而對于唐論語等人來說,到他們這個年紀。地位,不需要唇槍舌劍。或者發脾氣來強調自己的意見。最終見真章的是在市場上的爭斗。
  然而,隨著六大世家的體量越來越大,如果殊死較量的話,必定會兩敗俱傷。所以,能談成的合作,六家還是會各自退一步,不會一拍兩散。談不攏才會才去最激烈的方式。
  說到底,他們是商人。如何賺取最大的利潤是主題。
  唐論語溫聲道:“我的意見有用嗎?老齊,你和老黎的心思,我明白。不過要說唐家就這樣倒下,你覺得可能嗎?”。
  黎逸明微笑著喝茶。對唐論語的指責充耳不聞。
  齊文敏干瘦的臉上浮起一抹笑意,“老唐,我知道陸景前幾年把老高整的很慘。官面上、私下里的,各種手段很多。但是,時至今日,陸家不足為憑。”
  坐在后排沒有發言權的雍池突然想起那晚在中天酒吧中,應聰大有深意的笑容。
  高俊耀敏銳的發現齊文敏的用語:是陸家,不是陸景。心里有些明白了。陸家不是沒有對頭。
  裴高峰譏誚的道:“老齊,你覺得亞太財團在國內的影響力有那么大?”
  齊文敏怡然不懼的回應道:“未必沒有。”他自然不會說實話。誤導下這些人精們也是一大樂趣。
  唐論語淡淡的笑道:“既然老齊和老黎想要進入日化品、生物制藥、銀行業領域,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不過。我奉勸兩位一句,不要試圖進入文化產業。”
  他對天辰娛樂有信心。
  齊文敏、黎逸明笑了笑。喝著茶。回頭可以和星光傳媒接觸一下。
  談到這兒,大家的底牌基本都出的差不多。會議室內的氣氛有點沉悶。
  聽著暗流洶涌的討論。高婉薇在本子上寫了一行字遞給身邊坐著的高修平看,娟秀的字體,看起來很舒服,“平哥,今天氣氛不對。”
  今天這樣重大的場合,為了什么事,她略微知道一點。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考慮,她被二伯給喊來了。
  要知道參加今天會議的都是各大世家中的實權人物。除開家主、繼承人、剩下的可不是助理。而是各自核心企業的掌門人。唐風集團的總裁邱藻今天就來了。
  高修平笑了笑。對這個氣質知性的族妹回了一句:你看好戲就行了。
  高家的策略,二叔昨天和他交了底:高家維持中立,要是唐家、裴家出現不支的情況,那也不用客氣。當然,高調做事,低調做人,不用聲張。
  喝了半杯茶,齊文敏放下茶杯,笑道:“老唐。看來,我們要較量一番了,希望你能頂得住多方的壓力。”
  亞太財團在前,齊家、黎家在后。后面還有跟著的崔家、高家。而唐家的盟友裴家自顧不暇。至于,陸景有人牽制。這一戰勝算八成以上。
  這時,唐論語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唐論語看了看。嘴角浮起一抹快意的笑容。“好,我隨時奉陪。”唐論語豈能沒有一點火氣。
  裴高峰配合的問道:“老唐。什么消息?”
  會議室的人都看了過來。能夠讓唐論語振奮的消息只怕是大事。
  唐論語笑道:“豐吉鋼鐵有一艘價值2億元的貨輪被黃海海關扣住了。豐吉鋼鐵97年在黃海輸了一場官司,現在還沒有支付8000萬的經濟賠償。要是再不賠償。這船就扣定了。”
  齊文敏和黎逸明對視了一眼,感覺有點不妙。在上次錦樓聚餐被打臉之后,齊文敏今天又來向唐論語發難,一個是因為當前的形勢對唐家不利,另外一個則是他得到了竹下修一的支持。
  但是,豐吉鋼鐵是亞太財團旗下的成員企業。黃海海關這是什么意思?倒不是說今天能扣一艘貨輪,明天自然還能再扣一艘。而是,近8年的官司,怎么就被翻出來了?
  誰這么熟悉這些往事?
  這件事給出了一個很明確的信號:竹下修一的保證可能什么都不是。
  齊文敏果斷的道:“今天的會議差不多了,我們散了吧。明天再談。”他要去探消息。
  唐論語譏笑道:“老齊,希望你明天不要認慫。”
  “你…”齊文敏也知道今天把唐論語擠兌的夠嗆,這么一想,心氣順了幾分,“老唐,鹿死誰手,猶未可知。要是陸景干的,竹下會長不會罷休。”
  齊文敏的話音剛落,裴吳越的手機響了起來。頓時,一屋子人的眼光都吸引過去。開會的時候,所有人的手機都是調成了靜音。
  裴高峰皺皺眉。“吳越,怎么回事?”
  裴吳越沒說話,笑著接了電話,里面傳來嬌妻崔橫波嚷嚷的聲音,“吳越,快告訴四爺爺,竹下修一剛邀請在北海道的陸景、詩經姐去東京談判。”
  “…”一會議室的人都愣住,現在誰還不明白出大事了。八成出在豐吉鋼鐵貨輪被扣的事情上。(未完待續……)
  PS:接下來7——10天內,我有點事情要處理。手里沒有存稿,比較悲催。
  能寫多少就發多少吧。
  盡量保證不斷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