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97 交游廣闊

“哦?看來煙東市第一看守所這里需要整頓下啊1青年大模大樣的感嘆了一句,從衣兜里拿出一疊照片,丟在桌子上,“自己看。”
  慕容澤臉色淡定的表情突然僵住,看著照片,‘激’動的大叫道:“我x你媽,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你哄老子是不是…”
  這一疊照片中,慕容澤三十二歲嬌妻丁妙赤身‘裸’-體的和姚星洲‘交’歡。
  剛剛離開的獄警在‘門’口冒了個頭,看著咆哮中的慕容澤。
  青年擺擺手,“沒事。”
  獄警又縮了回去,關上‘門’。一個五十五歲的老人再怎么發狂都不可能是青年的對手。他沒什么好擔心的。
  看著憤怒的慕容澤,青年哂笑著點了點煙灰,“慕容董事長不信?有圖有真相啊。這可是鐵證如山。”
  “照片可以用電腦更改。這么清晰的照片你怎么拿到手的,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告訴我,你是誰?”慕容澤眼‘露’兇光的盯著青年,他手里沒有沾過人命。但這些¥,m.年碧湖集團也不是沒有干過這種勾當。
  青年冷笑幾聲,“假的?你老婆給人戳的那么銷-魂的表情,我上哪兒找圖片給你ps?”
  這句話擊破了慕容澤的心防。但是,他無法接受在他面前百依百順的嬌妻會和對他感恩戴德的姚星洲有‘私’情。但這一張張不堪入目的照片將殘酷的事實擺在了他面前。
  “嘿,本來想給你留幾分臉面的。給臉不要臉,喏。看看這個。”青年拿出一個mp3,推到慕容澤面前。“你老婆和人實戰半小時的‘精’華片段節選。自己看。”
  慕容澤費力的吞了口唾沫,枯瘦的手顫抖的拿著mp3。最終沒有點開,頹然的靠在椅子上,道:“你想要什么?”
  青年嘿的笑了聲,“很簡單,告訴我亞太財團的黑材料。僅僅是一個天驕基金,很多東西查不出來。至于,姚星洲,你手上有他的把柄的話我順手幫你把他送進來。”
  “你是和華的人?”慕容澤一點就透,頓時明白了。
  青年點點頭。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齊的白牙。他叫唐略。唐悅的堂弟。
  …
  …
  “雍池,心情很糟糕?”應聰解開白‘色’襯衣的第一粒紐扣,在酒吧嘈雜的聲音中,大聲的在好友雍池耳邊吼道。不吼根本就聽不清楚。雍池一杯接一杯的喝得有點高。
  中天酒吧是黃海最好的酒吧。泡吧氛圍極佳,每晚還沒到11點就是爆滿。這時,酒吧的樂隊領唱正在音樂節奏中吼著:“…有多少夢想在自由的飛翔…”
  雍池醉眼朦朧的看了眼好友,拍拍他的肩膀,大聲道:“我干嘛要心情糟糕?”
  工作之余。換下商務裝,摘下面具,約好朋友到酒吧里喝幾杯,心情在嘈雜的音樂聲中十分放松。工作壓力驟減。
  應聰嘿嘿一笑。現在唐家的形勢可不妙。
  唐家的日化品業務又遭到打擊了。這一次出手的是寶潔。唐家惹的不是一般人啊。居然能同時說動國際兩大日化品巨頭:寶潔、聯合利華對付唐風集圖。要是一般的企業。早就給干趴下。
  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行業巨大的打壓。這個態勢做出來,經銷商、中層員工,只怕早就人心惶惶。貌似。唐風集團也出在風雨飄搖中。
  雍池仿佛知道應聰的想法,將杯中的啤酒喝了光。隨著音樂搖了兩下頭,道:“應聰。唐風集團不會有事。”
  有陸景的支持,唐風集團怎么可能有事。7月24日介紹唐弼為唐家下下代繼承人時,在映月臺3號別墅岳父的書房中,陸景親口說了在印尼的動作已經發動。
  應聰高深莫測的笑了笑,他知道雍池的依仗是什么。但是最近印尼的鎳礦價格已經下降了。
  有道是隔行如隔山。就像普通人不會關心大宗商品價格一樣。天大的事情,只要不是媒體熱點,信息根本就無法傳遞出來。印尼鎳礦價格的浮動也是這樣。
  他關注到印尼鎳礦價格浮動的原因是昨天上午陪著岳父祁鴻和云楓集團的董事長齊文敏密談了三個小時才知道的。陸家的權勢不足為憑。至于和華,未必是亞太財團的對手。印尼的鎳礦廠商云豐集團可就被對手印尼國家鎳礦公司壓制的很慘。
  這一系列在水面下的重大‘交’鋒公眾是不會注意到的,他也只是一個看客。他現在在嚴家沒什么話語權。
  這場較量的結果出來后,將會有大批的人的命運發生改變。
  商場如戰場。
  …
  …
  8月4日,高修平結束了海益汽車在渝都的業務匆匆趕往黃海。海益汽車在渝都的分公司成為歷史。
  海益汽車被陸景旗下的昆成汽車競爭得逐出了西南轎車市場。在家族會議的決定下遷到中原省中原市,試圖讓海益汽車在這個人口眾多的省份扎根下來。
  擁有戴姆勒公司汽車技術支持的海益汽車最終無法競爭的過昆成汽車。國內汽車利潤率上10%的廠商屬于第一線的廠商。昆成汽車的發展勢頭非常迅猛,國內的六大汽車集團中,位于第三位,僅次于一汽、上汽。
  汽車圈子內流傳的一個說法:昆成汽車和現代汽車在技術上合作的非常深。核心技術都有分享。
  想想現在的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會長鄭夢先是如何上位的,就能明白這個說法極有可能是真的。否則昆成汽車的‘性’能、‘性’價比也不可能在低端汽車市場橫掃國內的品牌。
  陸景從國安五處要了一份現代汽車核心技術資料的事情屬于核心機密。
  高修平抵達黃海后,請高婉薇吃了頓飯。高婉薇一直在黃海,掛名在海益集團黃海分公司工作。實際上是負責與陸景溝通。了解到黃海最近的情況后,然后才去江南別墅見高家家主高俊耀。他不想打無準備的仗。三叔在‘交’州監獄里對他的忠告言猶在耳。
  “二叔…”在保姆的帶領下。高修平在二樓的休息室里見到了高俊耀。
  “修平來了,坐。”高俊耀笑了笑。打量著他的侄兒。高修平經歷了一系列的打擊之后,整個人的氣質沉淀了許多。高俊耀滿意的點點頭。
  漂亮年輕的‘女’保姆送了咖啡進來,放在明亮的茶幾上,濃香四溢。
  “二叔,這么急著叫我來黃海有什么事嗎?”喝著咖啡,高修平問道。這個問題高婉薇也不知道。她畢竟沒有進入高家的決策層。
  高俊耀笑著擺擺手,道:“不要急,你先靜靜心。”海益汽車的事情,家族的視頻會議中已經詳細的討論過。他找高修平過來另有要事。
  高修平默默的點頭,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思索著從高婉薇那里得來的信息。
  最近黃海最大的事情莫過于唐風集團繼續遭到亞太財團的打壓。繼聯合利華之后,寶潔公司也出手打壓唐風集團。唐風集團上上下下如臨大敵。
  要是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屆時,有和華銀行的資金暗中支持也沒有用。
  但是,令人詫異的是:唐詩經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和陸景去了日本拍婚紗照。
  高修平‘揉’‘揉’眉心,把高婉薇那羨慕、驚訝、崇拜、祝福的模樣從腦子里抹去。
  斟酌了下,高俊耀才開口道:“修平,喊你來黃海啊。是明天有一件大事要發生。齊文敏提議召開‘六大世家聯席會議’,我們都同意了。你作為高家的第二代代表出席。”
  “啊….?”高修平大吃一驚。
  六大世家聯席會議不是例行的會議。召開時間不固定。有時候三五年召開一次,有時候十幾年才召開一次。聯席會議召開的目的只有一個:劃分六大世家的各自利益范圍。
  唯有壟斷才能產生超額利潤。一旦準入‘門’檻降低,競爭加劇。對資本而言,利潤就會急劇下降。早一輩的英杰人物早就意識到這一點。所以提出這樣的方案。六大世家各自的側重業務就是在聯席會議上協調出來的。
  六大世家都是百年世家,相互間不斷的通婚。彼此的關系比其他民營企業、國有企業要親近的多。‘肥’水不流外人田。劃分各自大致的利益范圍后。有利于攫取超額利潤,并互通有無。
  高修平吃驚的原因在于。在目前唐家正處在虛弱事情中召開這樣的會議的目的是什么可想而知:削弱唐家。
  甚至,唐家一個不慎被提出六大世家的圈子也不是沒有可能——五個人分蛋糕。怎么都比六個人來分大得多。
  高俊耀微笑道:“弱‘肉’強食,物競天擇。”唐論語要不是一心拿回唐風集團20%的股份,也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老唐這個人,還是有些理想主義。
  …
  …
  8月5日,六大世家聯席會議在黃海唐風大廈的頂層小會議室中舉行。唐論語的幾名助理來來回回的送上清茶。陸景給唐論語提供的云‘春’雨茶。
  放在這么一個重大的場合也算是為白云飲料公司打個軟廣告。
  唐論語做了一個手勢,唐弼將落地窗前的米白‘色’帷幕拉上,豪華的會議室中,吊頂上的九盞九龍吐水款式的水晶燈亮起。將120平米的寬敞會議照的通明。
  樹葉紋的名貴淺棕‘色’地毯上倒映著舒適沙發軟椅的影子。實木的暗紅‘色’會議桌前,唐論語、裴高峰、崔九霄、高俊耀、齊文敏、黎逸明依次而坐。
  唐論語作為主人坐在了主位上。貼著四周墻壁依次擺放的二十多張椅子。六大世家的二代子弟、隨行人員各自坐在金屬軟椅上。小會議室‘門’口,有兩名黑衣保鏢守著。
  齊文敏看看表,咳嗽一聲,“諸位,可以開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