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95 小一輩

“爸,你真的決定了?”
  新加坡,新苑別墅中,周明誠略帶焦急的問著一臉沉思的父親。他剛剛從美國返回。云豐集團和西爾斯公司的合作很愉快,二季度云豐集團在鉆石、珠寶上的業務上漲了30%。這是一個很好的開斷。
  但縱然是陸景給了周家這個機會,也并不足以讓周家給和華當馬前卒,沖鋒陷陣。
  稍有不慎,就是家破人亡的結局。
  不要以為商業斗爭溫情脈脈,其中的殘酷不足為外人道。
  周晉成慢條斯理的喝著清茶,“和華擁有云豐集團18%的股份。你覺得我拒絕得了嗎?”
  作為印尼華商的領袖,云豐集團的根基在印尼。主要從事石油、稀有金屬、鉆石、醫藥這幾項業務。這是全印尼最賺錢的產業。印尼最豐富的資源便是石油、天然氣、鎳。其儲量在世界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鎳金屬主用用做合金、催化劑以及錢幣制造。鍍在其他金屬上可以防止生銹。主用用來制造不銹鋼和其他抗腐蝕合金。
  其中勇電解鎳制作的不銹鋼和各種合金鋼廣泛的用于飛機、坦克、艦艇、雷達、導彈、宇宙飛船等領域。在民用工業中,用于機器制造、陶瓷顏料、永磁材料、電子遙控等領域。
  陸景前些時候和他在香港見面密談過。由和華提供資金,云豐集團之行,在短時間內將印尼的鎳金屬價格抬高。迫使亞太財團就范。亞太財團旗下擁有大型的鋼廠和機械制造廠。
  這件事的風險在于鎳金屬同樣應用在軍工領域,抬高鎳金屬價格有可能引起印尼軍方的不滿。甚至可能引起美國的大型軍工企業的注意。
  以云豐集團30億美元的身家。想要抗衡世界級的軍工企業,簡直是螳臂當車、螻蟻撼樹。后果可想而知。
  但是。如果事情辦成,云豐集團在印尼的影響力將會很大。并且陸景許諾讓周家持有和華增發的股份。搭上和華這條大船。云豐集團未來的發展將會一片光明。
  他想賭!
  所以,他告訴二兒子,無法拒絕。實際上,陸景是和他商量的,并不是強迫。
  “爸,怎么會這樣,陸先生這也太霸道了,居然推我們去死。誰愛去誰去,反正我是不會去雅加達。”周明誠怒氣勃發的罵了一聲。氣憤的離開。
  周晉成眼睛里閃過一絲精光。他的幾個兒子中,這個二兒子還算成器的,但是守成有余,開拓不足。他得在死之前讓云豐集團再次壯大。搖了搖鈴。片刻后,管家出現在門口。
  “老米,準備一下,我要去雅加達。”
  米管家訝然的看著周晉成,“周先生,這…”
  九八年生死一線的逃離印尼的慘狀還歷歷在目。否則。為什么周先生一家會先后定居在吉隆坡、新加坡。就是因為那一幕太難忘。就算云豐集團的基業在印尼,周先生平時去印尼都不過夜。
  “去準備吧。沒事。”周晉成打發走老管家,站起來,看著夕陽中的新加坡城。重復了一句。“沒事。”
  異國他鄉的華人,如果沒有拼搏的精神,怎么前進。怎么聚集財富?
  …
  賓州,遠秋園別墅1號別墅的泳池中。碧水藍天。許雪穿著性感的水藍色露背連體泳衣宛若一條美人魚在泳池中暢游著。
  葉靜雨帶著墨鏡,穿著花色的比基尼在泳池邊的躺椅上慵懶的躺著。手邊是一瓶病過的果汁。薄薄的比基尼布勾勒著她消瘦又窈窕的身材。細嫩的小美人。
  “雪姐。要不要我幫你涂防曬霜啊?”許雪從泳池里起來,葉靜雨笑兮兮的問道。
  許雪裹著浴巾,擦了擦水,笑嗔道:“讓你幫我擦防曬霜,還不得給你占便宜啊。靜雨,我看你最近挺懶的。陸景走的那天和你談了什么?”
  就她的觀察,貌似葉靜雨已經原諒陸景了。而靜雨的父母還在賓州旅游。一大早就出去了。但是靜雨今天根本就沒有去陪她爸媽,這極為反常。
  “他教我怎么討我爸媽的歡心啊。”葉靜雨皺皺鼻子,把昨天陸景說的話重復了一遍,又道:“雪姐,我郁悶死了。他說我胸小。”說著,笑盈盈的湊到許雪身邊,羨慕看著許雪35d的挺翹白乳,“雪姐,你和他那個的時候,他有沒有夸你胸大啊?”
  “去,老說這個話題。動春心了啊?”許雪笑著把葉靜雨推開,又打趣道:“乳-溝嘛,擠擠總會有的。靜雨,我看好你哦。”
  “啊…”葉靜雨抓狂的追著許雪到豪華更衣室的浴室中。
  葉靜雨和許雪在浴缸里笑鬧著,許雪的手機突然響起來。“誰啊…”許雪拿了白色的浴巾裹在腰間,去外間拿了手機,見是陸景打過來的,禁不住嬌美的笑道:“陸景,想我了啊。”昨天下午陸景才從賓州飛往黃海。
  電話里陸景笑著順著許雪的話說道:“是啊。”和嬌美迷人的許雪說了一會情話,道:“你這兩天有空吧,來黃海一趟…”把唐風集團往和華銀行存入3億美元的事情說了一遍。
  許雪驚訝的挑了挑娥眉,把心底甜蜜的情緒收了收,正色問道:“陸景,這錢還不還回去?”
  陸景就笑,“那當然要還的。許雪,你還想著吞下3億美元啊?”
  “行吧。我明天去黃海。和華銀行有些事情要安排一下。”許雪解釋道。
  她一個光桿司令到黃海也沒用。要帶專業團隊過去。3億美元的轉賬可不是小數目。需要協商一個合理的方案。
  掛了陸景的電話,許雪進入浴室里和葉靜雨說了說她的行程,“靜雨,我現在沒辦法陪你在賓州度假了咯。”
  葉靜雨想了想,“雪姐,我跟你一起去黃海。”有陸景教她的法子打底,她也不怕以后沒有和父母呆在一起的時間。
  許雪笑著點點頭,笑孜孜的看著葉靜雨,“靜雨,我記得某人可是說過…”
  葉靜雨撇撇嘴,打斷許雪的話,“我找陸景匯報下互聯網的情況不行嗎?我馬上就要去美國開始工作了呢。”
  …
  深田哲二急匆匆的走進了竹下修一位于東京的別墅中。
  別墅中的傭人們神情惶惶,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別墅的主人竹下修一剛剛大發雷霆。深田哲二一路暢通無阻,快步上樓,推開了書房的門,“會長,我來了。”
  竹下修一丟了一份文件到茶幾上,“深田,你先看。豈有此理。”
  他一個小時前得到副手吉永宏樹的匯報。印尼的鎳礦離岸價格飆漲了150%。現在全球的鐵礦石大幅漲價。新日鐵可以暗中享受全球三大鐵礦石廠商的優惠價。亞太財團手下的豐吉鋼鐵可就沒有這么好的待遇。
  鎳礦石漲價會進一步壓縮亞太財團在鋼鐵、機械制造業務上的利潤。
  “吉永君已經飛往印尼雅加達和云豐集團談判。我需要一個解決方案。”竹下修一背著雙手,在書房中來回走動著。
  深田哲二哈伊了一聲,凝神苦思起來。
  這時,竹下修一擱在書桌上的手機響了。見是陸景的手機號碼,竹下修一接了電話,用標準的漢語寒暄道:“陸先生,你好啊!”
  電話里陸景哈哈笑道:“竹下會長,你好啊。”漫無邊際的說了幾句后,陸景道:“竹下會長,是這樣的,我過兩天準備和唐詩經一起日本拍一套婚紗照。希望能夠得到竹下會長的接待。”
  一瞬間,竹下修一的臉色就變了,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才將心里的情緒壓下去,“陸先生,我最近有點忙,北海道那邊風景很好,下次你來我再接待吧。”
  和陸景毫無營養的說完結束語,掛了電話,竹下修一沒有再克制情緒,“八格牙路!”(未完待續。。)
  ↗百度搜:7....8....小....說....網直達網址:7....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