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493 吳晚觀的收獲

眾人亂糟糟的相互介紹著。
  葉靜雨的父親葉衛,很文雅的一個男子。葉靜雨的母親云紫香,風韻猶存的一名女子。葉靜雨和她站在一起,仍誰都知道她是葉靜雨的母親。
  兩人都是無業,專職旅游。有葉家家族基金里一年百萬多的分紅,在全球旅游并不會覺得囊中羞澀。
  葉靜雨挽著清秀的馬尾辮,穿著白色的襯衣,淺灰色的高腰a字裙,肉色的絲襪,粉色的高跟鞋。氣質純凈、清秀。給陸景幾人介紹完父母后,開始給父母介紹陸景幾人。
  許雪,和華銀行的行長。她的好朋友、閨蜜。
  陸景,和華的董事,實際的決策者。
  徐詠碧,芝華事務所的合伙人,興趣還好是畫畫。
  曹嘉,賓州市團委副書記,賓州第一才女。在國內很多報刊雜志上發表過多篇詩歌、散文。
  余樂,陸景的助理。
  跟著前來的何路遙、白明俊沒必要介紹,剛才在沖突的現場已經介紹過了。
  寒暄之后,陸景邀請眾人一起到餐廳吃飯,服務團隊流水般的送上美酒佳肴。葉衛笑著和陸景喝了一杯酒,道:“陸景,很高興見到你啊。今天的菜式很不錯。就是辣了點。”
  陸景很給葉靜雨面子,道:“事先不知道葉叔叔的口味,很抱歉啊!”
  葉衛笑呵呵的道:“好說,好說。”
  余樂心里嘆口氣:他和葉靜雨接觸過幾次,算是知道葉靜雨一身毛病的性格跟著誰學的。好歹謝一聲吧。這位居然反手挑飯菜的毛病。真當在吳晚觀讓包間是應該的?真當白明俊解圍是應當的?真當陸景喊你一句葉叔叔是應當的?
  許雪在葉靜雨耳邊說了幾句。幫著圓了場,氣氛慢慢的活躍起來。
  一圈酒下來。葉衛又道:“白縣長,你們賓州以旅游產業為支柱。可服務環境實在不怎么樣。不說我在國外見到的情況,就說國內,云春的旅游環境比你們這兒好多了。”
  白明俊臉色頓時極為尷尬。他的本職工作就是紫云山景區管委會書記。
  云春是什么地方?陸系的堡壘,而且云春毗鄰江州,各方面的利益關系很好理順。而賓州這里因為江賓高速、渝賓告訴,成為交通要道。各方面的利益關系很難理順。在景區里面有一些不公平的現象很正常。
  而這位居然當面指責他。
  白明俊道:“葉先生,你說的地方,我們會努力改正,歡迎你下次來賓州旅游。”
  葉衛很不給面子的道:“一次就夠了。下次我是不會來了。”他很討厭碰瓷這種事情。太惡心。
  陸景看到云紫香還一臉贊許的看著丈夫葉衛。頓時無語,打著圓場道:“白明俊,我們喝一杯。”
  他算是有點明白,為什么葉衛和云紫香好的連女兒都嫌多余。這種思想境界的契合,一般人實在難以認同。
  許雪看看葉靜雨。葉靜雨再遲鈍也知道父親這話說的很不到位。很不合時宜。有些泄氣的低下頭。她請父母來陸景這兒吃飯,心里未嘗沒有讓陸景和她父母接觸一下的想法。
  吃過飯,陸景一行人準備返回江州。他們將會從江州飛往黃海。得知葉衛和云紫香還要在賓州游玩幾天,陸景爽快的將別墅借給他們。臨走前,喊了葉靜雨到他書房里說話。
  葉靜雨今天打扮的非常漂亮。身材嬌小清廋,昂著頭,就像一只驕傲的小天鵝。不過此刻,她心里有點心虛。父母的做派讓大家都有些不喜。
  遠秋園的別墅書房布置的很精雅。陸景這幾天在這里辦公,偶爾會翻一翻書柜里隨意買來充門滿的書籍。深紅色的寬約2米的大書桌上堆著幾本書。
  他的書房布置的最好幾個地方:第一是京城的家中,第二是江州的新豐公寓。第三是黃海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
  都說書房時男人品味的體現。只是,他經常到處走動。沒有精力布置一些偶爾路過的地方。許雪建議他成立一個管家團隊隨行,他還真得好好考慮。
  午后的微風吹拂著深藍的帷幕。見葉靜雨這個明秀雪嫩的少女有些泄氣,陸景放下手里的書,莞爾道:“靜雨,你這是干什么啊?我又不會罵你。”
  他禮敬葉衛、云紫香是看著葉靜雨的面子,無關男女之情,而是因為葉靜雨本身算是和華的“大將”。雖然她還很年輕,但是她的發散思維、商業天賦都是任何一個話事人所欣賞的。
  否則,以葉靜雨這樣的脾氣、性格、情商,哪能過得如此愜意?陸景喊她來,是要把這一層意思點透徹,指望葉靜雨自己能品味,那基本不可能。
  葉靜雨低下頭,撇撇嘴道:“不關你的事,我心里難受。”
  陸景就笑,“難受就對了。靜雨,你這個性格不行。不能光顧著圖自己痛快,不顧別人的感受。很多時候,這個代稱的別人不僅僅是指的敵人,而還有朋友等。心里痛快了,吃飯的氣氛就沒了。得不償失啊!”
  說人父母的壞話還是算了,他只能是隱晦的點一點。葉靜雨今天吃飯一直都沒犯渾。
  葉靜雨皺了皺精巧的鼻子,輕哼了一聲。
  她知道陸景說的是她爸媽。她可不像父母整天到處旅游,一大半的時間還在國外。今天碰瓷的事情,其實還是要謝謝陸景。不然,父親那一口氣還真出不來。
  陸景呵呵一笑,見葉靜雨不滿之后又變成乖巧的貓咪,一副心力憔悴的樣子,笑道:“行了,對和華的功勛我都記得,些許小事我還是能容忍的。”
  “哦--”
  “干嗎?又想我夸你漂亮啊….”陸景取笑道。話說葉靜雨今天這身衣服確實夠靚麗,令人不自覺的產生好感。當然,前提是你不知道她飛揚跳脫、乖戾的性格。
  “我才不要呢…”葉靜雨沒好氣的瞪了陸景一眼。雪姐接電話那慵懶的調子,再加上十點多還在睡覺,鬼都知道陸景昨天晚上對雪姐做了什么。陸景的笑就不是什么好笑。哼…
  再怎么呲牙舞爪的小貓畢竟還是小貓,不會變成母老虎。陸景給陸景小意瞪他的模樣逗得一笑。要是放在六七年前,他大概會很有興趣“指導”下這個雪嫩清秀的小美人。現在卻是沒時間。不過提點一下還是可以。
  “靜雨,你爸媽那兒,你不要想著插進去。他們的思維你不懂。你想想看,假設今天碰瓷發生時你不在他們身邊,你爸心里一口氣出不來怎么辦?”
  葉靜雨聲音柔嫩清脆的說道:“還能怎么辦啊?肯定是給錢走人啊!”
  陸景哈哈一笑,“所以,你要做的不是跟在你爸媽身邊裝可愛,而是要培養他們有困難找你。一次又一次的形成慣例。這樣的話,你想見他們其實很容易。想要多陪他們幾天,你只要推脫事情沒處理好,等幾天就成。”
  葉靜雨給陸景說的一愣一愣的,腦子飛速轉起來,很快她就對推斷陸景的話是合理的,道:“可是,我沒有你這樣的能量啊。”
  陸景一點都沒有“挑唆”葉靜雨對她爸媽耍手段的愧疚感,指了指自己,“你打電話給我就可以了。我幫你解決。”見葉靜雨俏臉泛紅,陸景笑道:“別想歪了啊,感激我晚上就多加點班。我可是資本家,等著你給我創造利潤。”
  “哦---”葉靜雨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松口氣,乖巧的點頭。
  “靜雨,你這樣的性格要改一改啊!不然的話,很難成為帥才。”陸景抓住這小妮子對他信服的時機,勸說道。
  葉靜雨咬咬紅唇,明秀的眸子看看陸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改啊?”
  她也不像她以后向她爸媽今天這樣把事情搞得一團糟。況且,陸景教她的那個法子估計很湊效,可以解決她一年見不到幾次父母的問題。這會心里禁不住有信重的感覺。
  “陸景,你以后教我行不行?”
  “看情況吧,要忙的話,就不接你電話了。”陸景嘴角浮起一絲壞壞的笑意。
  葉靜雨一聽就知道陸景說的忙的時候是什么時間節點,俏臉紅撲撲的,心里有點不忿,昂首傲然的道:“那大不了,我掐好時間給你打電話。”
  陸景點點頭,補了一句,“別挺了,再挺也是個a杯。”
  葉靜雨頓時氣得七竅生煙,剛才兩人見溫馨、良好的氣氛蕩然無存,跺腳道:“陸景,你混蛋…”她最討厭別人說她胸小了。何況還是從陸景嘴里說出來的。氣死人了。
  看著葉靜雨郁悶的離開書法,陸景笑了笑。他沒有招惹葉靜雨的想法哦--。
  …
  …
  7月24日晚,唐論語的堂弟在唐家老宅舉辦50歲生日宴會。雖然因為唐風集團目前處境不佳,極為基調,但仍舊是賓客云集。除了和唐家交好的親朋好友外,六大世家的子弟基本都前來。
  唐風集團宣布將唐風制藥清盤轉讓的消息已經傳出來幾天,所有人都想探一探唐論語的口風: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如果唐家就這么束手就擒,完全沒有必要挑頭向亞太財團挑釁。如果不甘心,那么后手是什么?
  陸景帶著助理余樂出現在宴會上時,不少人立即看了過來。唐家與和華的這位話事人交好的消息,眾人都知道。陸景今晚出現意味著什么?(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