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第一回合結束

“礙,這么快就要離開啊?”徐詠碧有些不舍的看著陸景,“我回江州。”
  許雪挽著濕漉漉的秀發,“我等靜雨一起回去吧。不知道她給她爸媽當跟班小弟當得怎么樣了。陸景,你明天什么時候走?”
  “下午。我上午要見一下曹嘉。她最近遇到了一點困難。我讓何路遙幫她辦了。要給她打個招呼,免得她到處‘亂’拜碼頭。畢竟,她和秋蘭是文友。”
  曹嘉為人處事都很不錯,文采斐然。徐詠碧和許雪都沒說什么。徐詠碧忽而想起一件事來,問道:“陸景,你從羅道長那兒學的那個套路有什么用?”
  陸景嘿嘿一笑,“回頭你就知道了。”
  …
  …
  周五上午曹嘉照例騎著自行車到市團委上班。她這個市團委副書記并不管事。能被提拔起來還是市委書記何晨的嘉許。不過副處的級別在那里,進來時相熟的科員都笑著打個招呼。
  團委屬于清水衙‘門’。她的辦公桌和大家在一起。同事們少不得笑著說了幾句話。隱隱恭喜她解決她表兄車禍的事情。這件事困擾了她兩個星期。賓州市內都傳遍了。甚至還有人暗示她獻身可以幫她擺平。把她氣的七竅生煙。
  好在現在終于解決了,不用再聽家里人鼓噪。也不想,她雖然二十七歲就是副處干部。可她哪里有什么實權。
  曹嘉‘露’了個面之后便離開辦公室,開著一輛白‘色’的昆成轎車前往懷遠古鎮。陸景約了她今天上午在遠秋園1號別墅見面。
  昆成汽車在臨近賓州的襄水、渝都都有汽車廠。因而昆成汽車這種國產汽車在賓州只要有點收入的人都可以開得起。這輛車是她借好友安曉燕的。
  安曉燕和她之所以能被提起來,就是得益于三年前她和安姐充當了陸景的向導,那場泥石流中她、安姐、何路遙在橋頭這邊看著。事后,陸景還為她揚名了。
  一邊想著開著車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到了懷遠古鎮。曹嘉徑直去了遠秋園1號別墅。陸景穿著休閑的白‘色’襯衫和淺灰‘色’的‘褲’子,慢悠悠的在二樓客廳里喝茶。
  “坐,看你這身打扮仿佛又回到了我們三年前見面的那時候啊。”陸景笑著做個手勢。給曹嘉倒了茶,“嘗嘗我從云‘春’帶的綠茶。”
  云‘春’現在大力開發茶飲料。茶園眾多,但是沒有什么名品。白云飲料有限公司在白云山的一條山脈中找到了幾個古茶樹,‘精’心制作的茶葉口感極佳。取名云‘春’雨茶。從去年開始就到處打廣告。希望打響品牌。
  他自然是屬于品評的對象中。手中有幾斤云‘春’雨茶。喝著還爽口,帶在身邊時時的沖飲。
  “好啊。”曹嘉梳著清純的齊劉海,款式時尚地雪白吊帶衫,淺藍‘花’紋的瘦‘腿’牛仔‘褲’。容顏嬌美。臉上有點微紅的坐下。
  三年前和陸景不經意間產生的情愫早斷掉了。她今天穿牛仔‘褲’來是因為陸景住在紫云山時,她第二天去看陸景的時候,風把她的裙子吹起來了。裙底旖旎隱秘的風光給陸景看干凈。
  “事情我讓何路遙去辦了,還好吧?”陸景從紫云山上下來就吩咐何路遙把曹嘉的問題解決。具體什么問題,他沒有問。
  “陸景,謝謝啊。”曹嘉想了想,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她表兄在市內的流運路開車和一個‘女’司機撞了。本來只是一件小事。該賠錢就陪錢。這幾年賓州發展的很快。表兄家里是活絡人,賺了有幾十萬的家底。
  但是她表兄的車在避讓的過程中撞到了路邊的小商鋪中。差點沒傷到人。報警后,過兩天評估后需要賠償小商鋪大約七八萬。表兄就說起‘交’通責任的問題。
  要不是那個‘女’司機‘亂’打方向盤,他也不會撞到小商鋪中去。總之,這八萬塊錢,一人出一半。不能他一個人出。這件事牽扯不清。但是法院的初審判決是表兄一個人承擔所有的‘交’通責任。表兄自然不干。這件事在市里鬧得人皆知。
  后來,她才知道和表兄撞車的‘女’司機有點背景。她當初在宴會上被何書記的稱贊,以及隱隱和陸景曖昧的謠言。在時間的流逝下早就不堪一擊。沒人記得。
  “陸景,好在現在解決了。”曹嘉感‘激’的沖陸景雙掌合十道謝。在陸景的要求下,她早已經沒叫陸景陸先生了。
  陸景笑著擺擺手,“不用那么客氣。我們倆也算是老相識了。”
  曹嘉笑著點點頭,說了幾句閑話,一壺清茶喝完。曹嘉問道:“陸景,詠碧呢?”
  “她還在臥室里睡覺。”陸景略有得意的笑著說道。昨晚和碧兒和許雪一起纏綿了一晚上。
  “啊…”曹嘉還不知道許雪到賓州的事情,掩嘴嬌呼,臉頰紅的滴血。脫口而出的道:“你喝羅道長那個‘藥’酒了啊。詠碧,怎么受得了?”羅道長的‘藥’酒帶一點催發的效果。
  她臉紅的原因是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三年前她和陸景坦誠相見在浴頭下的水流中相互愛撫的情景。陸景的很威猛。
  這個話題有點尷尬。陸景‘揉’‘揉’眉心沒有解釋。只是坐在沙發對面的曹嘉俏臉緋紅。讓他想起她的敏感點是她的‘玉’足。起身再去倒水泡了一壺清茶。
  曹嘉也覺得有些尷尬,岔開話題道:“陸景。你在吳晚觀的收獲是什么?我看你那天‘挺’高興的。”
  二樓的客廳里只有陸景和曹嘉,陸景想了想,倒也沒避諱,給曹嘉倒著茶,道:“國術這個稱呼你知道吧?”
  曹嘉點點頭,抬頭看著陸景,微笑道:“你不會是想學武術吧?”她和陸景的紅顏邵秋蘭、唐雨瑤都是熟識,還見過陸景的兒子陸言之。縱然陸景名聲很大,她也沒覺得局促。
  “那怎么會?我現在練武肯定遲了,我也沒心勁吃那個苦頭。打架不輸就行了。”陸景笑了笑,“按羅道長的說法,中華武術分為練法,打法,表演。我們現在見到的武術都是表演套路,所以外人都以為武術是假把式。其實不然。他教了我一套練法。強身健體。”
  “啊?羅觀主居然是高人,我和他認識這么多年都不知道呢?”曹嘉驚訝萬分,然后興致勃勃的道:“那我改天也向他請教下練武的事情。”
  陸景笑著道:“這個你可學不了。是專‘門’給男子練的。”
  曹嘉一聽就明白,俏臉又變得緋紅。
  道教本來就一些房中術的名堂。黃帝飛升的傳說是什么?御‘女’三千。
  曹家的容貌很出‘色’,穿著吊帶衫,陸景居高臨下,都可以看到她‘胸’前白膩的‘乳’-溝。見她俏臉緋紅的樣子,陸景禁不住都有些心動。
  曹嘉嬌羞的扭開頭。并沒有制止陸景看下去。終究是陸景幫她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陸景‘揉’‘揉’眉心,費力的挪開他的視線。他意識到,如果他想,以他現在的地位、財富,可以很輕松的讓大部分美‘女’屈身于他。“曹嘉,你…”
  曹嘉知道陸景要問什么。當初離開的時候,她拒絕和陸景一起去江州。陸景要走了她的手機號碼:說要是她還沒有談男朋友的話,到賓州來會給她打電話。
  “陸景,我兒子都一歲多了。”
  陸景一愣,隨即嘆了口氣。大概曹嘉還是少‘女’時,肯定不會允許他這樣用眼睛占便宜。得知她已經嫁人,心里旖旎的心思逐步的消退,輕松暢快。
  曹嘉知道陸景嘆氣是什么意思,又羞又好氣,瞪了陸景一眼。兩人又忍不住都笑起來。好像這樣相處還是愉快些,真要抵死銷-魂一次,關系就變味了。
  “曹嘉,恭喜!”陸景坐下來,笑著說道。
  “謝謝!”
  …
  …
  許雪睡的‘迷’‘迷’糊糊之際,突然手機鈴聲響起來。許雪翻個身,正好和徐詠碧的美眸對上,兩人都羞赫的笑了笑。許雪道:“詠碧,我接個電話。”
  許雪剛接通電話,電話里就傳來葉靜雨氣急敗壞的聲音:“雪姐,氣死我了,我碰到一個碰瓷的了。快點來幫我。”
  “靜雨,多大點事啊。你給幾百塊錢打發不就行了嗎?”
  “哼,我爸不肯啊。他這幾天在景區里受了氣,說非要討個公道。雪姐…”
  “好了,好了,別賣萌了。這件事我處理。”許雪趕緊說道。她倒沒有立即洗漱穿戴,簡單的換了件睡衣,給陸景打了個電話,到二樓的客廳里找他。
  看著衣衫不整的許雪,曹嘉驚訝之后,輕笑著喝茶。她那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不是吧,這點事情還要你去一趟?”陸景笑著搖頭,葉靜雨的智商沒問題,情商實在不怎么樣,“我處理吧。”說著,撥了白明俊的號碼:“白明俊,有件事情幫我處理下….”
  2個小時后,午飯時間,陸景見到了前來蹭飯的葉靜雨,以及她的父母,剛一見面,葉父就驚訝的道:“是你?”
  “啊…,是你們?”徐詠碧也驚訝的說道。
  陸景一看牽著手的中年夫‘婦’,登時也想起來在吳晚觀里遇到了那對中年夫‘婦’。沒想到居然是葉靜雨的父母。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