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489 用間接風

位于賓州市北郊紫云山北麓的懷遠古鎮于2001年依山興建而成,是遠近聞名的避暑度假勝地。古鎮內酒店、娛樂、休閑、溫泉、別墅、餐飲等等設施一應俱全。
  這幾年隨著江賓高速、渝賓高速的建成,懷遠古鎮比之當初瑞豐旅游、立豐地產興建時擴展了3倍有余。陸景旗下的瑞豐系公司自然是賺得盤滿缽滿。
  古鎮中,遠秋園別墅區的風景、設施首屈一指。賓州、襄水、溫間、南馬、遠晚五市中的權貴名流都以能在遠秋園別墅中購買到一套別墅為榮。
  7月18日晚,寂靜許久的遠秋園別墅1號別墅終于迎來了它的主人。
  位于懷遠古鎮中的懷遠麗都酒店派出了總統套房的服務團隊進駐1號別墅中。
  俊男靚‘女’的服務團隊,手藝‘精’到的大廚。美‘女’‘私’人管家。一頓豐盛的晚飯吃的極為舒服。
  說了一會話,何路遙就笑道:“景少,時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了。”帶著兩名身邊得用的跟班告辭,準備明天陪陸景上紫云山吳晚觀。
  余樂每次跟著陸景外出,基本不會和陸景住在一起。也笑著離開去麗都酒店住宿。
  坐了一天車的徐詠碧有些疲倦,去了浴室泡澡,準備早點休息。二樓客廳中靜悄悄的。陸景在窗戶邊的沙發上喝著清茶。隔著玻璃窗看著懷遠古鎮的地標建筑懷遠麗都酒店。酒店中燈火通明。暑期正值賓州旅游的高峰期。
  改變世界的大宏愿,多少少年有過?兩世為人,他也早忘了他小時候是否有過這樣的愿望。看到如今賓州的變化。心里禁不住有些逸‘性’飛揚。他在這其中盡了一些綿薄之力。
  客廳里傳來輕輕的腳步聲。徐詠碧穿著飄逸的無袖白‘色’睡裙走進來。睡裙上米老鼠的圖案讓她顯得俏生生的。裙下一雙筆直的長‘腿’‘精’致無瑕,白膩如‘玉’。
  “陸景。不開心啊?”徐詠碧走到陸景身后,輕輕的抱著陸景的背。
  “哪有。我想點事情啊。”聞著徐詠碧身上沐浴后清香怡人的味道,陸景笑著說道。
  雖然唐風集團目前又給亞太財團一套組合拳‘弄’得焦頭爛額,但這一次到賓州來拿‘藥’酒,他的心情并不懷。相信唐論語會給他制造出一個出手的機會。
  “碧兒,這次來賓州,賓州的變化真大啊!雖說比江州要差一些。但評個全國宜居城市綽綽有余。”
  “賓州確實很不錯。你來得少,我和紫琪來的次數可多了。如今吳晚觀那兒有纜車。并且泥石流的情況有所遏制。”
  陸景正和徐詠碧說著話時余樂打來電話,笑著道:“陸景,曹嘉到了懷遠麗都酒店。我剛和她協調好明天的行程。嘿。她似乎遇到了點麻煩。你要不要見見她?”
  曹嘉敬酒的時候,寥寥幾句,他便判斷出來,陸景和曹嘉往日關系不錯。
  徐詠碧好笑的掐陸景腰‘肉’一把。這個余樂也不是個好人。有這樣當助理的嗎?真真個是上有所好,下必從焉。
  陸景笑笑,“明天見面了再說吧。”
  …
  紫云山旅游分為東西兩端。頗有名氣的吳晚觀位于與渝都‘交’界的從萬縣境內。
  陸景、徐詠碧、余樂、十三、何路遙、小樂、小戴、曹嘉一行八人一早從懷遠古鎮出發。開了一個小時的車抵達從萬縣。
  剛到景區外的小鎮,陸景就接到何路遙的電話:從萬縣副縣長的白明俊已經等候在景區‘門’外。
  “白明俊搞什么鬼?”陸景略有些不悅。他并不喜歡這些官場迎來送往的套路。甚至到從萬縣來并沒有給白明俊打電話。這個意思已經很明顯。
  白明俊曾經擔任過何晨的秘書,又是江州大學畢業。和陸景是同學。他妻子蘇蕓與關寧是大學室友、閨蜜。種種因素加在一起,何路遙和白明俊的‘私’‘交’很不錯。
  見陸景不悅。白明俊笑著給陸景解釋道:“景少,他就只帶了一個司機等在景區‘門’口。”
  陸景這才釋然,點點頭。
  三輛車在景區‘門’口停下。白明俊一個人過來。許久不見的白明俊臉上看起來很沉穩,笑著和陸景握手。解釋道:“景少,我兼任紫云山景區管委會書記。”
  “你啊…,今天不忙的話就一起來吧!我只是來轉一轉。”陸景無奈的道。
  紫云山景區步行登山入口和纜車乘坐點并不在一起。從景區檢票口進入后坐大巴到紫云山景區纜車乘坐點需要半個小時。陸景幾人把開來的車停到景區的停車場。坐大巴車前往纜車乘車點。
  一路上風光迤邐,崇山峻嶺之間樹林茂盛。山頂還有云霧環繞,清亮感撲面而來。前后大巴車上不時的聽到歡呼聲。到達纜車乘坐點。更是人聲鼎沸。不少背著包的旅客在拍照。除了帶著帽子的旅行社組織的旅游團外,還有一家子出行的自駕游。
  纜車的效率很高。白明俊和何路遙兩人忙前忙后。十幾分鐘,一行人就分別坐上了纜車。微晃動著封閉的纜車由下而上到半空中。人的視野也逐漸開闊起來。
  陸景對坐在他對面的曹嘉道:“曹嘉,比我們那會兒來的時候強多了啊。我們那會兒要靠腳走上去。早上上山七點多才到。”
  曹嘉盤了一個發髻,一襲清爽的修身粉‘色’連衣裙,曲線玲瓏。容顏還是三年前般的嬌美‘精’致,眉黛間多了些許不同于少‘女’的嫵媚,道:“是啊。現在方便多了。”
  陸景笑著道:“你這個才‘女’最近有什么佳作?我聽雨瑤說,你和秋蘭、陳思都有書信往來。”曹嘉是賓州的第一才‘女’,在賓州作協圈子中很有名氣。
  “我可比不得邵老師啊。”曹嘉輕笑了起來,很健康的感覺,宛若賓州大山的清冽,“邵老師現在是知名作家呢。哦,陸景,你兒子很可愛啊!”
  邵秋蘭給陸景生了一個兒子。取名陸言之。她去江州看過,小家伙虎頭虎腦的。
  陸景笑著搖頭,“別提了,不知道多調皮。每天可勁的折騰秋蘭。我昨天抱他一回還給他‘尿’了一身。”
  坐在陸景身邊的徐詠碧掩嘴嬌笑。現在但凡和陸景說他兒子,他就沒有往日的沉靜,反倒很興奮。能讓人感受到他心底的愉悅。看陸景這么興奮她都有些心動。她可不像紫琪還要游說父母。她爸媽已經默許她和陸景的關系。
  曹嘉禁不住笑起來。這幾個月盤亙在心底的憂愁一瞬間消失。
  …
  從纜車點到吳晚觀約有一個小時的山路。陸景一行人輕松的說笑著,中午12點左右達到占地廣闊的吳晚觀前。正值午飯時刻,吳晚觀的游客極多。
  曹嘉和吳晚觀的知客道人熟識,很快就在設立在偏殿的餐廳里拿到了一間包間。
  走了一個小時的山路,陸景體力雖然好,但吃著味道簡單青菜、山筍也覺得非常香。曹嘉給陸景盛了一碗飯。陸景笑著道:“看來還是要多鍛煉啊。吃飯都覺得香。”
  “景少,你現在是山珍海味吃多了,要圖一個清淡口味。我是不成了。”何路遙吃青菜得愁眉苦臉,好在他早有準備,拿食盒帶了咸菜、入味的辣‘雞’‘腿’、藕片上山。
  這話說的大家一笑。
  這時,包廂外突然傳來一陣喧鬧聲。一名男子憤怒的聲音傳來:“你們是怎么做生意的?包廂空中不讓人坐?你說有人預定,誰預定?你們這兒還提供預定服務嗎?虛言巧辯,簡直豈有此理!”
  爾后傳來道士的勸阻聲。
  接著,男子又道:“我走遍全世界各地,還頭一回在你們這兒碰到這種怪事。有包廂不給人坐,排隊吃飯還有人‘插’隊。我非得投訴你們不可…”
  何路遙和白明俊對視了一眼。心里有些擔憂。陸景笑著擺手,“別看我。我還沒有正義感過剩。特權階層到哪兒都免不了。何況我剛才還享受到好處了。”
  吳晚觀的包廂里留著位置和大飯店里留著名菜和包廂是一個道理,以免不時之需。他們一行剛剛就是通過曹嘉拿到了一個空著的包廂。曹嘉這個市團委副書記說起來也是個芝麻官。但在山上還是‘挺’好使的。
  曹嘉輕笑了起來。陸景對下面的情況很了解,不苛責求全責備。下面的人跟著他一起才感覺到舒服。她給陸景當向導的時候就感覺到了。
  何路遙對身邊的根本小樂打了個招呼。梳著分頭,三十多歲的小樂立刻出去打聽消息。片刻后,小樂和知客王道士進來。王道士道:“曹居士,觀主在道觀內,你們吃完飯就可以去見他。”
  小樂在何路遙耳邊小聲說了幾句。何路遙見王道士說完,問道:“王道長,外面是怎么回事?”
  王道士不認識何路遙,想了想,如實的道:“有一對自己來紫云山旅游的夫妻,等位置吃飯等了半個小時沒有等到,在發脾氣。
  我們這里因為和旅游團有合作。旅游團預定了位置,一般來了就可以吃。山上的食物有限,每次做得不多,散客的售賣都要靠后。”
  陸景理解的點點頭,微笑道:“王道長,我們差不多吃完了。這個包廂可以讓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