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87 僵持局面

陸景在書房里喝了第二杯清茶的時候,葉靜雨才磨磨蹭蹭的進來。門口還聽到許雪的聲音。想來是許雪力勸她來的。
  看到葉靜雨低著頭的小意模樣,仿佛一只乖巧的貓咪,陸景禁不住笑起來,心里驟然聽聞她要離職的怒氣消弭了不少,道:“靜雨,當我是老虎啊?”
  葉靜雨聽到陸景拿她當朋友的稱呼,心里松了口氣,小聲嘀咕道:“差不多吧。”
  她心里其實‘挺’畏懼陸景的。在科訊的時候,陸景坑她兩次,坑她杯弓蛇影。
  陸景做個手勢,“坐吧。”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直截了當的問道:“你想去聯科工作是想要避開我?”
  葉靜雨撇撇嘴,正要否認的時候,看到陸景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頓時一虛。陸景今年生日的時候,她很干脆的送了陸景27個心形巧克力。索‘性’豁出了,點點頭,承認了,“是的。”
  陸景靠在書椅上輕輕的‘揉’著眉心。葉靜雨的心情他能理解。
  他和許雪被葉靜雨撞個正著的事情換成男生的角度:下午還和你在圖書館略有曖昧的‘女’生,晚上就和你好朋友在寢室里上-‘床’。這樣的沖擊實在讓人傷心‘欲’絕。
  問題在于,理解歸理解。他對葉靜雨的‘性’格并不欣賞,放著這個雪嫩清秀的少‘女’再眼前養眼倒是不介意,更進一步就算了。
  他剛才生氣是從工作的角度。葉靜雨‘性’子乖戾,但是才華還是非常出眾。到聯科當總經理哪里比的上此刻執掌和華的互聯網投資更能施展才華?
  簡直就是自甘墮落!這才讓他怒不可揭。
  “我不會同意你離開和華。這件事你不要再想了。現在就說我們倆的‘私’人關系怎么彌補。”
  葉靜雨郁悶的翻個白眼,聲音清脆的道:“陸景,你怎么這么霸道啊?”
  陸景就笑,“你好意思說我霸道?不能因為你要去賓州,就不許我去吧?你爸媽怎么回事?我聽許雪說。你等閑見不上他們一面。”
  他聽許雪說過:葉靜雨現在這個飛揚跳脫,乖戾的‘性’格大部分都是因為她爸媽常年在外旅游根本不管她造成的。
  葉靜雨給陸景轉移注意力,撇撇嘴。“還能怎么回事?楊過和小龍‘女’唄。感情好的連我這個‘女’兒都是多余的。”
  陸景縱然是聽過一遍這回事,再從葉靜雨口中親耳聽到。還是覺得: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見陸景嘴角的笑不是什么好笑,葉靜雨有些惱火。父母給人笑話,當然惱火,鼻子里哼了一聲,道:“陸景,你‘毛’病一大堆。我現在不喜歡你了。你不許我離職,我消極怠工。”
  看她嬌俏明麗的模樣。陸景點了一顆煙,美滋滋的吸了一口,笑著道:“靜雨,你還想消極怠工啊?貌似你最近不忙吧。”
  說著,目光悠悠的打量著葉靜雨。1米62的身高,穿著銀‘色’的高跟涼鞋。一雙穿著深藍‘色’牛仔‘褲’比例極佳的美‘腿’纖細‘挺’直。‘露’出的小腹平坦,看不到一絲贅‘肉’。白‘色’的短t恤。剪著層次分明的小碎發。雪嫩無比的少‘女’。
  葉靜雨今年26歲,說她是少‘女’有點不合時宜。只是,她身上清純的味道很濃,穿著‘性’感的‘露’臍裝。‘性’-感與清純相‘混’合,有著別樣的魅-‘惑’。
  “你看什么啊?”葉靜雨一句質問登徒子的話,說出來軟綿無力。陸景的眼光讓她感覺到好像有一只手在撫‘摸’她似的。
  陸景笑呵呵的道:“靜雨。話說你長的‘挺’漂亮的,要不我犧牲下‘色’相像對待許雪那樣對你。”
  “我才不要呢。”葉靜雨毫不猶豫的拒絕,皺著鼻子說道,仿佛一只驕傲的小天鵝。繼而,雪膩的瓜子臉上布滿紅暈。
  她撞破陸景和雪姐的好事的那晚,陸景那根粗大的話兒正在雪姐的嘴里。她看的臉紅心跳。陸景怎么對雪姐好,她當然知道。現在互聯網上又不是下載不到資源。
  倒是有點為雪姐擔心,怕她吃不消陸景。葉靜雨胡思‘亂’想著,刻后。看到陸景靠在書桌后的書椅上‘抽’煙,臉上笑‘吟’‘吟’的。頓時覺得有點不對勁。
  隨即。醒悟過來,陸景這完全是調戲她。可她的反應居然只是臉紅的站在原地。這不是默許陸景調戲她么?怪不得陸景笑的得意。她才不要陸景像對雪姐那樣對她呢。
  “陸景,你欺負我呢,看我不告訴雪姐…”葉靜雨一雙明秀的眸子瞪了陸景一眼,江南的美人口音,綿軟軟的。說完就往走。
  看著葉靜雨敗退的狼狽模樣,陸景忍不住哈哈大笑。和鉆了牛角尖的‘女’人講道理是個苦差使。換個角度效果要好的多。
  …
  …
  深藍游艇俱樂部3樓的包廂中,七八名年青男‘女’在豪華套房里玩著德州撲克。
  齊賓鴻借口‘抽’支煙跟著黎傾城一起出包廂,往休息區里走去。明亮的玻璃地板上回‘蕩’著黎傾城高跟鞋的聲音。
  “傾城,現在碧湖集團的慕容澤又進去了,犯的事還不小。估計沒有一二十年出不來。你明叔怎么說?”在休息區的落袋窗前,眺望著遠處的海景,齊賓鴻問道。
  黎傾城郁悶的道:“還能怎么說。靜觀其變。你爸呢?”
  她郁悶的地方不是唐風集團又重新略站上風,唐風集團一家之力頂不住亞太財團的壓力。而是她那晚在唐詩經面前丟了一個大臉。
  現在六大世家的圈子中她都被傳成笑柄。別說24日,還要去參加唐詩經叔叔的50歲生日宴會。
  齊賓鴻嘿的一笑,“還能怎么樣?等等看。和明叔的意思一樣。就看竹下修一的反應。”
  黎傾城點頭,“那我們該玩玩,該吃吃。”
  齊賓鴻搖搖頭,“傾城,你就沒想過亞太財團失敗的可能?”
  黎傾城訝然的看著齊賓鴻。
  “傾城別這么看我。和華的實力并不比亞太財團弱多少,而且在國內,和華坐擁主場之力。慕容澤的案子翻轉沒有那么簡單。一旦亞太財團失敗,我們兩家沖鋒在錢,你說陸景會怎么敲打我們?”
  黎傾城倒吸一口涼氣,遲疑的道:“這…,齊少,你…”
  齊賓鴻道:“狡兔三窟。多留一條后路沒有錯。我是提醒下你,高婉薇公關陸景的事情你知道吧?你的容貌可比薇薇更勝一籌。到時候要小心。”
  黎傾城臉‘色’驟然一變。
  齊賓鴻說得事情未必不可能出現。她可不是黎家下一代的繼承人。明叔犧牲她的幸福來換取黎家的平安,絕對沒有心里壓力。
  齊賓鴻長長的嘆口氣,將這里的空間留下給黎傾城一個人思考。
  …
  …
  湖東區的明華公寓外的明華居早點極為出‘色’,遠近聞名。
  崔九霄剛剛落座,就看到高俊耀將手里的鳥籠‘交’給身邊的隨行人員,徑直坐了過來。崔九霄笑道:“俊耀,好雅興啊!”
  高俊耀哈哈一笑,“九霄,你心情不好?”
  兩人相對一笑。現在兩人怎么可能心情不好。唐論語撐得越久,崔、高就越能消化搶到的碧湖集團的資產。等竹下修一騰出手來,他們早就消化完。
  到時候合縱連橫,以柔克剛,坐擁地利,沒什么可怕的。
  高俊耀評價道:“老唐的手腕確實老辣啊。九霄,你覺得陸景那天表態支持唐風集團的底氣在哪里。”
  “這我怎么知道。”崔九霄笑笑,眼睛里‘精’光一閃,“亞太財團的底子,我們都清楚。內部四分五裂。根本沒有看起來的那么強勁。”
  說著,用手點了茶水,在茶桌上畫了一副東南亞的地圖,輕輕的一點。
  高俊耀微微一笑,輕輕的點頭,陸景在東南亞或許根基淺薄,但是香港和新加坡一直在競爭亞洲的中心。香港的華商在東南亞很有影響力。和華的高層中如莫培英、陳創和、陳旭江在南洋人脈很足。
  “現在就差陸景出手的機會了。”高俊耀悠然神往的道。陸景和竹下修一頂杠。他和崔九霄只是看客。參與的雙方是唐、裴,齊、黎。
  崔九霄道:“話是這么說,誰勝誰負,還不一定。”
  高俊耀笑道:“所以,歸根結底還是等等看。我們倆不是到京城來休閑來了嗎?”
  崔九霄哈哈一笑。
  …
  …
  江賓高速開通之后江州到賓州只需要2個小時。這條高速路上一到節假日就車流如梭,全都是去賓州度假的人。
  一輛黑‘色’的豪華奔馳平穩的行駛在車流中。正在和徐詠碧、余樂說笑的陸景接到了宋雨綺從江州發來的短信。看了看,點開手機郵箱,打開郵件。
  讀取郵件的進度條有些慢。徐詠碧見陸景臉‘色’輕松,湊過來看了一眼,問道:“陸景,什么事啊,雨綺姐這么急著通知你。”
  “黃海那邊的事情。”陸景昨天從香港飛回江州。今天上午帶著徐詠碧、余樂前往賓州。他需要到紫云山吳晚觀找羅道長購買‘藥’酒。
  賓州當地有泡酒喝的習俗。大街小巷中的市民,村子里的農民,誰都會來這么一手。羅道長泡制的‘藥’酒對他很有效果。
  唐詩經她們幾個都想著要孩子,他得多拿一點‘藥’酒會去調養。而羅道長通過唐雨瑤傳話,希望能和他見一面。
  郵件打開,陸景仔細的看了一遍,臉‘色’古怪,將手機遞給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余樂,“余樂,你看看。”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