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86 全招了

錦樓的飯局很快就散了。慕容澤重新被抓,黎逸明哪里還有心思去“勸降”裴高峰,匆匆的交代幾句場面話就離開。
  錦樓的地下停車場中,砰砰的車門大開關上的聲音不斷。一個個黑衣保鏢在一旁依次進入。裴吳越攙扶著裴高峰上了車。裴高峰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吳越,我們可以喘口氣了。”
  “是啊。”裴吳越心有余悸,手心還有點汗,道:“四爺,剛才幸好你沒有立即表態。唐叔叔那里…”
  雖說四爺沒有立即表態,可躊躇的樣子,唐論語肯定看得一清二楚。
  裴高峰擺擺手,“不用。老唐處在我的位置一樣要猶豫。至誠君子在商場中難以生存。吳越,叫上你大叔,方總,我們找給對方重新喝酒。”
  裴高峰神采飛揚。今天的逆轉讓他如釋重負。他要是-優-優-小-說-更-新-最-快-WWW.UUXS.CC-“投誠”,竹下修一會給他什么待遇可想而知。
  而和唐論語一起走下去,反倒是可以贖回康橋集團20%的股份。現在唐論語能頂住壓力反轉,他的興奮可想而知。
  “好的,四爺。”裴吳越拿出手機,撥著號碼。
  …
  …
  “陸景,你是沒看到黎逸明當時那個表情,簡直和吃了死蒼蠅一樣的臉{色。”
  從唐風集團商議完事情回到水墨清苑,唐詩經洗過澡裹著白色的浴巾笑吟吟的給陸景打電話說著今晚的情況。
  “詩經,意料之中。”陸景微笑道。一聽唐詩經對他的稱呼他就知道唐詩經身邊有人在。不然,夜半私語的場合。這個冷艷性感的大美人會親密的喊他名字。
  崔橫波穿著睡衣單手托著下巴趴在床頭,看著窗前的詩經姐和陸景通話。陸景真是幸運。居然能擁有詩經姐這么完美的女人。
  “你啊…”唐詩經笑著嗔了一句。事情是陸景讓人辦的,當然是意料之中。
  說笑了一會。唐詩經看看時間,估摸著陸景不知道在陪誰,笑著道:“不和你扯了。早點休息啊。”
  掛了電話,見崔橫波兩只眼睛滴溜溜的轉著。禁不住笑道:“橫波,有話就問吧。不過,不能再問錦樓的情況了啊。你個小磨人精。回頭問吳越和薇薇去。”
  慕容澤再次被抓的消息出來,不僅僅是黎逸明、齊文敏兩人的臉色變了。她這一桌的黎傾城和齊賓鴻臉色亦是難看到極點。幾乎是在高婉薇和崔瀚的笑聲中落荒而逃。
  “詩經姐,我才不要去問高婉薇。這么好玩的事情,你只給我講一遍那過癮?我早看黎傾城那妮子不爽了。”崔橫波撇撇嘴說道。“詩經姐,慕容澤的心理素質真是差勁啊。”
  唐詩經噗嗤一笑,坐到床頭,掩嘴道:“你真覺得是慕容澤的心理素質不過關?”
  崔橫波一愣,隨即張大嘴,倒吸一口涼氣,“不是吧…,根本就是有組織有計劃的審訊?”
  唐詩經笑著點點頭。
  想必,其他幾家的話事人回去想想就會明白。
  今晚很多人要無眠了。
  …
  …
  晚上9點許。陸景正在陪煙詩凝、許雪、墨靜雯、李逸落在他的別墅里打桌球。許雪自然是帶著她的好友葉靜雨。
  二樓的桌球室用玻璃門和客廳隔開。陸景將手機放到一邊,微笑著看著俯身翹臀打球的墨靜雯。水洗白的牛仔褲繃的緊緊的,翹起的臀部渾圓彈翹。
  墨靜雯身姿優雅的打了一桿球,起身見陸景進來。對他明媚的一笑。明亮的燈光下,四張如花似玉的俏臉讓他本就很高興的心情再愉悅幾分。
  李逸落不好意思的將手中的球桿還給陸景,清麗如水、帶著混血兒風采精致的容顏浮起微紅。“陸景,我打了幾桿沒打好呢。”
  她的歌喉無人能及。現象級的歌手,被封為華語天后。影響力離已經去世的天王巨星鄧麗君相差無幾。她的唱法還沒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但是她絕美清麗如水的中德混血容貌彌補了這一方面的短板。令她的歌迷數量極其龐大。
  可是打桌球就不是她所擅長的。
  看著嬌妍明麗的李逸落,怡人的清香傳來,陸景笑著輕撫了下她的秀發,“沒事。我來追回幾個球。”
  陸景和煙詩凝搭檔打許雪、墨靜雯。穿著露臍裝的葉靜雨在一旁當觀眾。
  墨靜雯不僅高爾夫球打的好,斯諾克也精通,打這種花式桌球不在話下。許雪經常泡酒吧的人,打桌球也是一把好手。陸景追了好久沒有追回來。只能看著黑色的8號球給打入球洞。
  許雪嬌美的笑道:“陸景,吹牛了哦。”
  李逸落嬌羞的笑著。她剛才表現的太緊張了,她太希望陸景贏。
  墨靜雯嫻雅的笑著,去客廳里拿酒進來。
  煙詩凝放下球桿,溫婉的微笑道:“是我水平太差了。”她作為精英特工,槍械竊聽的東西都會,可這休閑娛樂的東西就不全會。她4月份就利用周末的時間來香港幫助擴大的gi公司訓練保鏢。
  許雪笑了笑,道:“詩凝,反正都是陸景認罰啊。”說著,又道:“陸景,和華銀行累計已經支援了唐風集團1億美元的資金,現在情況怎么樣?”
  陸景剛剛出去接了唐詩經的電話。
  陸景笑著道:“慕容澤把他小學拉人家女孩褲子的事情都交代了,又進去了。現在局面進入僵持狀態,略占上風。我可以放心的去賓州了。”
  葉靜雨撇撇嘴,發表意見道:“以唐風集團的實力,怎么可能頂得住亞太財團的打擊?竹下修一現在擺明了只打擊唐家。裴家只是給了教訓就沒再動手了。”
  陸景就笑,“靜雨,你以為惠譽公司是竹下修一開的啊?他能說動一次,兩次,還能有多少次?日本人還沒有在金融市場呼風喚雨的能力。97年亞洲金融危機,游資可是也洗了一把日本。竹下修一是個聰明人,所以只用了一次。要是能夠,他可是恨不得把康橋集團的評級調成垃圾級cc。”
  這話說的眾女一笑。
  葉靜雨道:“那我也沒覺得你可以安心去賓州了。和華收集來的資料我看過,竹下修一沒那么容易罷休。”
  陸景笑了笑,他當然知道竹下修一沒有那么容易罷休。唐風集團恰好可以順水推舟結束這一次的較量,換取他出手的機會。倒是葉靜雨的語氣有點不對,問道:“靜雨,我不能去賓州?”
  葉靜雨性子飛揚跳脫,撇撇嘴要頂陸景幾句。只是看到陸景溫潤的眼睛逐漸的變得銳利,話到嘴邊又縮回去了。陸景積威猶在。縱然是她很不滿陸景背著她和雪姐好上,到底是不敢頂撞他。
  許雪嬌嗔著在陸景腰間輕輕的推了一把,為好友解圍,“靜雨的父母這幾天要去賓州旅游。我和她都準備去。”說著,在陸景耳邊小聲道:“靜雨對你的氣還沒消呢。”
  陸景一聽就明白。葉靜雨不想在賓州碰到他。這小妮子太霸道了點吧?真是要拖出去打屁-股。
  唐詩經剛剛給他說這個月24日,她有個叔叔要過50歲生日。希望他能到場。屆時,唐論語要在生日宴會上推出唐家在雍池之后的繼承人。他去賓州拿藥酒的事情已經刻不容緩。
  陸景正想著,墨靜雯拿著托盤進來,托盤中六支高腳玻璃杯中都倒了紅酒。
  取了酒后,許雪見陸景心情似乎不錯,說道:“陸景,靜雨有點新想法。我說了你別生氣啊。”
  陸景正在問煙詩凝跟不跟他一起回江州,再轉道去賓州,煙詩凝只是和婉的微笑,猶豫著還沒有給他答案,聽到許雪的話,笑道:“許雪,什么事這么夸張,還要提前打預防針。行吧,你說說看。”
  許雪小心翼翼的道:“前段時間,景華不是重新放開了一批手機技術專利嗎?靜雨的二叔葉文斌不想再和越信電子一樣做手機代工產品。他希望靜雨能夠回聯科擔任總經理的職務,重新研發,打響聯科的品牌。”
  看看陸景沒了笑容的臉色,許雪硬著頭皮道:“葉小姐應該和你提過葉二叔的打算吧?”
  在黃海的時候,葉妍確實和他提過。沒想到葉文斌把墻角挖到他這里來了,惱火的道:“葉文斌倒是打的好算盤。葉靜雨的想法呢?”
  許雪道:“她想回聯科。”
  陸景眼睛往旁邊一掃,葉靜雨見機不妙早就溜走了。再看看許雪有些噤若寒蟬的樣子,隨即醒悟過來,他情緒有些過頭了。
  單純的是工作關系,許雪根本就不會怕他發脾氣。她在工作中本也是很強勢的人。反而是和他有最親密的關系后,她會患得患失。
  陸景抱著許雪,輕輕的在她臉上吻了一口,安撫道:“好了,許雪,我不該沖你發脾氣。我和葉靜雨談談,你叫她來我的書房。”葉靜雨一離開,剩下的都是他的女人,不用太避諱。
  許雪拍拍自己高聳的胸口,嫵媚無比,又嬌嗔著捶陸景幾下,道:“陸景,你嚇死我了!”隨即醒悟過來,旁邊還有三名“觀眾”,推開陸景,頭也不回的逃離,“我去叫靜雨。”未完待續……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