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85 慕容澤被抓了

“吉永君,你怎么看?”視頻會議掛斷了,竹下修一給助手吉永宏樹撥了一個電話。
  “手法很老辣。竹下君,應該是唐論語的手筆。”吉永宏樹沉聲說道。
  如果慕容澤被判刑,黎逸明的退縮久理所當然。沒有了黎逸明和齊文敏的幫助。亞太財團要想打壓唐論語和裴高峰只能在歐美等地的市場。
  但目前中國市場已經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依靠中國市場足以生存下去。
  竹下修一很平靜的點點頭,“唐家占著地利啊。這件事還是要黎逸明和齊文敏出力。”
  老實說,從煙東市作為突破口把慕容澤給抓了,他實在沒有想到。
  “嗯。”琢磨了下,吉永宏樹道:“竹下君,和華私下里肯定在為唐風集團、康橋集團提供資金。否則,他們撐不了這么久。摩根先生那里…”
  竹下修一道:“吉永君,這些話就不用說了。陸景不會承認。一步一步來。我們的最終目的是利潤。次一級的目的是懲罰敢于挑釁財團權威的唐論語、裴高峰。只要他們的損失超過并購碧湖集團的資產所得,我們就算達到目的。”
  “哈伊。”吉永宏樹沉默了會,又道:“竹下君,黎逸明這個人不適合做我們的代理人。”
  “我有合適的人選。”竹下修一胸有成竹的道。想起前幾天和已婚的松阪士夫見面的情況。
  …
  …
  7月6日,陸景一行飛往香港。陪著陸景飛往香港的除了隨行的唐悅、墨靜雯、余樂,還有天辰娛樂的董事長雍池一行。
  莫心藍已經代表和華收購香港亞洲電視臺。雍池此行到香港是代表天辰娛樂和瑞豐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按照陸景等人的設想:亞視要并入天辰娛樂。
  完成簽字和新聞發布會的工作后,雍池到世運大廈的頂層陸景的辦公室里找他匯報情況。
  陸景中午和董坤城、莫心藍、陳旭江在董家淺水灣豪宅吃了一頓飯,剛回到世運大廈沒一會,正和董冰、明雪、何夢明、墨靜雯聊天。
  雍池看到陸景辦公室里四個各具風情的絕色美女。心里暗自驚訝了一聲。貌似陸景現在很淡定。
  “雍總來了。”陸景笑著和雍池握握手,將他讓到待客沙發上。明雪倒了水過來,董冰告辭回了隔壁的助理辦公室閑聊。
  閑話了兩句。雍池道:“陸先生,我昨天和我的一個朋友聊天。據說黎家正在走嚴家的門路。慕容澤在案子不容樂觀…”
  陸景笑了笑,“你這個朋友消息很靈通啊。”
  雍池摸不透陸景這話什么意思,笑著解釋道:“我大學同學應聰是天逸投資的總經理。”
  天逸投資是嚴家的產業。
  陸景大有深意的看了雍池一眼,微笑道:“我知道了。”
  雍池笑了笑,便不再說這個話題,說起天辰娛樂最近的情況。
  唐風集團深陷在虧損的漩渦中,并沒有影響到天辰娛樂。6月份天辰娛樂的影碟業務和經典電影重映計劃取的了極佳的業績。總計在國內的影院的票房達到了4個億。扣除成本,利潤有2.3億。
  一大批諸如007系列。亂世佳人等震撼人心的電影在娛樂媒體上刮起了一陣風潮。
  有媒體重新把去年底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的話題拿出來炒作。言辭中不乏民族自豪感。
  坐在舒適的沙發上,雍池意氣風發的道:“陸先生,天辰娛樂取得了一個開門。我有信心在2年之內全面超越老牌的娛樂公司星光傳媒。”
  目前天辰娛樂在銷售規模上已經超過星光傳媒,但是在利潤、利潤率,影響力上都遜色于星光傳媒。
  陸景笑笑,勉勵道:“雍總,我等你開慶功宴的那一天啊。”
  天辰娛樂和星光傳媒是國內兩大娛樂傳媒公司。涉足投資及運營電影、電視劇、藝人經紀、唱片、娛樂營銷、時尚產業、影視城等領域。占據了國內70%以上的傳媒市場份額。
  如果天辰娛樂能夠超越星光傳媒,成為娛樂帝國的旗艦企業就指日可待了。
  雍池這個人能力很不錯。
  這個開門紅也讓他有足夠的權威去掌握天辰娛樂上上下下的多家公司。
  然而,天辰娛樂和星光傳媒這個層次的較量,陸景自然不會太關注。他的思路還是在和亞太財團的較量上。
  送走雍池后。陸景接到陳旭江的電話,“陸景,周董今天晚上到香港。我們到時候一起和他聊聊。”
  陳旭江口中的周董是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晉成。
  “好的,陳叔叔。”掛了電話,陸景走到落地窗邊,看著香港高樓大廈的城市景象。
  …
  …
  7月11日,日化品巨頭聯合利華突然下調了三個洗發水品牌中中端產品的售價,分別是:力士、清揚、夏士蓮。
  緊接著,家樂福、沃爾瑪等大型超市開始下架唐風日化集團旗下的洗發水品牌:書蕾。推售聯合利華的產品。
  隨著國際日化品巨頭的戰略調整,二三線城市的經銷商對書蕾的認可度降低。甚至,唐風日化集團的鋪貨渠道出現了一些問題。
  雍池連夜趕回黃海。就在唐論語連夜召開唐風集團的高層會議商議好對策后,煙東市那里傳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牽扯到慕容澤案件中的一名副市長的秘書突然改掉的口供。力證慕容澤和煙東市大王村的改造項目無關。同時,汪副市長的好友宋副秘書長突然失聯。
  這件原本是一樁經濟糾紛的案件被深挖。一切矛頭都指向汪副市長:濫用職權。作為魯東乃至國內知名的企業家慕容澤即將被放出。暗流洶涌的較量中。形勢又為之一變。
  周四晚上,黎逸明在黃海和泰里錦樓旗艦店宴請六大世家的話事人吃飯。
  1號包廂的氣氛有點沉悶。
  黎逸明慢慢的放下酒杯,道:“老裴,事到如今。竹下會長讓我轉達一句話給你:亡羊補牢,為時不晚。”
  裴高峰冷哼了一聲,并不答話。
  齊文敏微笑著勸道:“老裴。大船將沉,你沒必要跟著一起下水吧?再說了。六大世家相互多少年的姻親?打斷骨頭連著筋。你問問九霄和俊耀是什么意見?”
  高俊耀笑笑,沒說話。
  崔九霄鷹王般的眼睛掃了齊文敏一眼,“老齊,書蕾洗發水的事情是你的手筆吧?”
  齊文敏呵呵一笑,拿起酒杯喝酒。
  在座的都是聰明人。齊文敏這個態度,誰還不知道就是默認。而崔九霄和高俊耀都避而不答,沒有否認齊文敏的話,態度不言而喻。唐家勢必要被孤立。
  包廂中旁邊一桌坐著小輩。都豎著耳朵聽這邊的動靜。高婉薇皺著鼻子,對帶著矜持笑容抽煙的齊賓鴻道:“齊賓鴻,有女士在場你還抽煙,有沒有素質?”
  齊賓鴻一愣,笑笑,從諫如流的滅了煙。
  高婉薇碰了個軟釘子,挑釁的氣勢為之一泄。
  唐詩經看了齊賓鴻一眼,這個人很難對付。
  黎傾城譏誚的看了高婉薇一眼,“薇薇姐,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金貴了啊?”
  她給陸景警告過。不敢惹唐詩經。但是譏諷唐詩經的跟班高婉薇可沒什么顧忌。
  唐詩經半舉起右手,攔住了要和黎傾城辯論的高婉薇,清潤的聲音說道:“不著急!”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高婉薇攏著秀發。便沒再理會黎傾城。哼,還想取代詩經姐,你差遠了。
  崔瀚心道:詩經姐真是好涵養。今天這頓飯擺明是鴻門宴,黎家準備拉攏裴家孤立唐家。
  其實,他很清楚,崔、高都是順風到,反正就是撿便宜。亞太財團沒有足夠的實力同時對付六大世家中的四家。而放任亞太財團對付唐家,并不是不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
  而是,唐家留下來的市場空缺。可不一定是給亞太財團把份額占去。崔、高可都是地頭蛇。
  主桌邊,裴高峰鐵青著臉沒說話。心里極為惱火。又勉強權衡著厲害。他這段時間的損失比唐論語大。金融機構更容易受海外的影響。
  一直沉默不語的唐論語自顧的斟著酒,“老黎。你既然這么有把握慕容澤會被放出來,怎么不打個電話給他問問情況呢?”
  黎逸明笑呵呵的道:“怎么,老唐,你覺得這是假消息?我給碧湖集團執行董事、ceo姚星洲打過電話。他已經把慕容澤從煙東市接回黃海了。”
  唐論語笑笑,“接出來就不能再進去?我可是記得慕容澤的護照、身份證都被扣了吧。”
  黎逸明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當著幾人的面,撥了慕容澤的電話。嘟嘟的聲音傳來。移動人工合成音電子女音提示道: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齊文敏的笑容也逐漸的收斂。情況不太對。但也有可能是虛驚一場。
  崔九霄也有些好奇,道:“老黎,打姚星洲的電話問問。”
  黎逸明現在騎虎難下。他要說服裴高峰不要和唐論語聯盟,展示亞太財團能夠救出慕容澤的實力是最好的途徑,但是如果亞太財團連慕容澤都保不住,他也得打退堂鼓了。
  五分鐘后,黎逸明的電話打到了魯東省廳一個相熟的朋友手中。“黎總啊,呵呵,你說的這個事很復雜啊。你和慕容澤沒什么來往吧?”
  黎逸明勉強的笑了笑,“生意上有些往來,沒什么私交。”
  “哦,那就好。他啊,本來是要被釋放的。汪副市長要負主要責任嘛。不過他的心理素質不怎么過關啊。審訊人員最后一次例行審訊的時候,他全招了。”
  全招了?!
  這么個結果讓一屋子人面面相覷。除了正在喝酒的唐論語,還有隔壁桌子上給陸景發短信的唐詩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