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483 疾風驟雨

唐風制藥總經理武永昌一大早就由黃海郊區的唐風制藥廠趕到唐風集團見唐風集團的董事長唐論語、唐風集團的總裁邱藻,匯報情況。
  出來后,武永昌臉色陰郁,和隨行的助理下樓前往位于34樓天辰娛樂的董事長辦公室找雍池。
  “雍總,您不為我們說句話啊。唐風制藥當時凝聚了您多少心血?”武永昌坐下后抱怨道:“唐董和邱總現在只是一味的要我退讓、自保。再這么下去,我看唐風集團要關門。”
  雍池雖然是天辰娛樂的董事長,但還是唐風集團的副總。集團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會是唐風集團下一任掌舵人。武永昌是雍池一手提拔起來的大將。說話也沒多少顧忌。
  一直在簽文件的雍池放下手中的筆,看著四十多歲正值年富力強的武永昌,微笑道:“永昌,不要危言聳聽。唐風集團哪有那么容易關門?”
  武永昌道:“可雍總…,現在的情況很不樂觀啊。”
  國內的制藥行業內本國企較民企占有優勢。再加上加入世貿組織之后,海外制藥巨頭諸如葛蘭素史克等涌入,唐風制藥作為一家民營制藥廠的份額并不多。
  如果丟掉感冒藥劑這一塊利潤,唐風集團今年的年報絕對會很難看。
  雍池擺擺手,“永昌,內情你不了解,按照唐董和邱總吩咐的去做。”
  前些時候黃海半島酒店的會面他沒有參加。代表唐家晚輩參加的是唐詩經。但是不管情況如何危急,姑父既然敢開罪竹下修一,肯定有應對的辦法。
  武永昌嘆口氣。應了下來,看了寬敞辦公桌背后的雍池幾眼。欲言又止。
  雍池就笑,“怎么。永昌,有話就說。”
  武永昌斟酌著道:“雍總,等天辰娛樂的總部大樓修建好之后,你是不是不再回唐風集團了?我聽人說唐董有意讓六小姐接手唐風集團。”
  這話讓雍池訝然失笑,“你哪里聽來的這些鬼話?詩經有空管唐風集團那些事?”
  說著,又大有深意的道:“永昌,現在是集團的關鍵時刻,有些人你要看清楚。”六大世家之間相互滲透。武永昌只怕是聽到了一些人的“挑唆”。
  武永昌訕訕的笑了笑,說了一會話。告辭離開。
  雍池好笑的搖頭。唐詩經現在最大的心愿是和陸景生一個孩子,繼承天辰娛樂的家業。
  而孩子出來之后還要悉心教導,她還要兼顧協調唐家在黃海的利益。姑父即便是未來讓詩經執掌唐風集團,她也沒有精力。按照姑父對唐家的設想,只怕會培養一位繼承人。
  至于他,與其定位于唐家的女婿,還不如定位為職業經理人來的瀟灑、快活。
  …
  小雨淅瀝。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的觀景客廳內,陸景、衛婉儀招待著前來拜訪的朋友湯開復、林婉如。
  這幾年陸景到黃海之后基本就住在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麗都酒店集團在黃海的負責人便將1號別墅空置,留待陸景入住。并且在空置的時候。在麗景度假村的基礎上做了整修。整治的相當雅致。不壓如昔日前清鹽商的江南園林。
  眺望著雨中迤邐的景色,山水相連,層嵐疊嶂,湯開復笑嘆道:“陸景。你這里當真是好景色啊。”
  林婉如頗有些無語,嗔了丈夫一眼,都什么時候了。還說些沒用的廢話,道:“陸景。最近魯東、黃海的風聲似乎不對。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吞并的碧湖集團的資產又給轉讓出去了。反倒是海益集團和平商又沒有。六大世家中南海黎家的輝御集團卻趁機大肆收購…”
  情況明顯不對勁。據說是亞太財團再為碧湖集團出頭,打壓唐家、裴家。黎家顯然是在幫亞太集團收資產。
  湯開復無奈的拍拍額頭。婉如說話太直。他今天來拜訪陸景,陸景自然知道是什么事。你以為他在楚北、京城偌大的名聲是白來的啊?
  陸景就笑,索性把話題挑明,“林婉如,你擔心湯開復的黃海創意聯合集團受到打擊?”
  林婉如點點頭,“開復在林家、許家、陽家借貸了80億的貸款。這么大的數額,我實在有點擔心。”
  湯開復渾不在意的笑道:“我還是占了便宜。”
  碧湖薄膜作為世界一流的薄膜太陽能電池制造商,總資產200.37億美元。碧湖集團的資產被查封,繼而被拍賣。他以100億的價格拍下其大部分資產。這筆買賣做得絕對劃算。
  “湯少,你很有決心啊。”陸景打趣一句,喝了著婉儀沖泡的極品大紅袍,收斂了笑容,緩緩的道:“沒事。”
  林婉如輕輕的出了一口氣。陸景說沒事,那應該就是沒事了。
  送走湯開復夫婦,陸景擁著嬌妻衛婉儀在落地窗前賞雨。不遠處的吳苑高爾夫球場沐浴在夏季的小雨中郁郁蔥蔥。山坡、果嶺都別具風情。
  衛婉儀這次是隨著體育總局的小組到黃海調研這半年來黃海電子競技的發展情況。為以后決策做準備。
  “在黃海呆的很愉快吧?唐詩經那個大美人是不是天天來陪你?”穿著粉色長裙嬌俏清秀的衛婉儀依偎在陸景懷里笑吟吟的問道。
  陸景和唐詩經的關系,京城里稍微消息靈通點的世家子弟都知道。只是,沒人在明面上說。這件事她心里并不怎么介意,打趣陸景而已。陸景那些事她鮮有不知道。
  陸景笑了笑,抱著嬌妻的細腰。
  他這段時間看似清閑,其中卻是有很多需要思量之初。唐家、裴家不是他的下屬。而他希望能夠藉此機會瓦解部分亞太財團的勢力。
  衛婉儀抬頭,輕輕撫摸著陸景略顯消瘦的臉頰,“最近累了吧?要注意休息。要不要緊?”
  陸景笑道:“還行吧。我有一些其他的想法,現在只能等等。精神沒怎么放松。”
  有些話,他不好明著對詩經說。對付亞太財團,靠唐家和裴家的力量還不夠,情況一面倒可以預見。他受制于之前對安迪-摩根的承諾,在此次沖突中中立。破局的關鍵就在于“此次”中。唐家需要先結束這次沖突。
  “那我們泡會溫泉…”衛婉儀提議道。1號別墅里有修建一座人工溫泉池。讓別墅里的服務團隊調配一下溫泉池水就可以。
  “行,我讓靜雯吩咐下去。”陸景自是不會掃嬌妻的興頭,在她吹彈可破的臉蛋上輕吻了一口,拿出手機給助理墨靜雯打了個電話。
  這時,一身淺白色短袖連衣裙的唐雨瑤端著下午茶點進來,“婉儀姐,陸景,要不要喝杯下午茶?”
  衛婉儀看著姿容明艷的唐雨瑤,笑著搖搖頭。怎么有點新婦奉茶的味道?
  …
  江南別墅區,32號別墅中。
  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碧湖集團的董事長慕容澤面前慷慨陳詞,“董事長,現在唐家的制藥業務幾乎快要撐不下去,而裴家的金融業務也差不多。惠譽都調低了康橋集團的評級。碧湖集團很快就能重建。
  現在讓黎家的輝御集團撿了便宜太可惜,以后還不知道要花多大的代價才能把資產拿回來。董事長,你現在要出來說句話啊。”
  慕容澤臉色有些枯槁,“星洲,你覺得我憑什么能出來說句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