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482 劍拔弩張

陸景心里其實對竹下修一早前用安迪-摩根來壓他很有點不舒服。
  當然,敵所不與我所欲。竹下修一不是平庸之輩,這一步棋走的他很難受,使得他和安迪-摩根的關系出現裂痕,以至于sit的上市都延遲。
  是以,這會兒說話,語氣并不是那么平和。
  陸景的態度讓竹下修一愣,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他知道陸景在這件事上的態度了。
  安迪-摩根的調停沒有用。送給陸景的日本女妓沒有用。正在合作的tu公司也沒有用。陸景的態度便是支持唐論語贖回20%的股份。
  吉永宏樹忍不住皺起眉頭,提醒道:“陸先生,摩根先生已經向竹下君轉達過你的承諾。你這次需要保持中立。”
  他身后的永右典臉上掛起冷笑。
  酒吧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陸景身上。除了唐論語等寥寥數人,其他人都還是第一次聽說安迪-摩根這個人的名字。并且在幕后調停這次糾紛。
  不過,摩根這個姓氏說明了很多問題。六大世家和亞太財團的爭斗,崔瀚和交好的高婉薇對視了一眼。或許在陸景、竹下修一這些人眼中只是棋盤一隅之爭。
  當然,不謀一隅者不足以謀全局。
  陸景點點頭,緩緩的道:“這一次我會保持中立。但,僅次一次。”
  陸景將他支持唐論語、裴高峰的態度表明的很明顯。
  吉永宏樹還要再說,竹下修一對助手輕輕的擺擺手,道:“陸先生。我相信你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
  他今天邀請陸景來就是要他當面承諾中立。讓陸景改變主意,他還沒有這個想法。陸景心志堅定。和他是同一類人。
  “既然談不攏,那我們就散了吧。”竹下修一干凈利落的起身帶著隨性人員離開。留下六大世家的人。
  齊文敏對陸景點點頭,他和陸景在4月初的1號會員慶祝酒宴上見過面,笑著對唐論語道:“老唐,你牛啊。上一個挑戰竹下會長威嚴的人已經家破人亡。你好自為之。”
  看似超然物外,好處一個不落的黎逸明笑著嘆口氣,“老唐,你不該用這么激烈的手段。”
  唐論語微笑道:“多謝二位老兄金玉良言。我會處理好的。”
  唐詩經心里搖搖頭。這可不是什么金玉良言,而是幸災樂禍。父親說的是反語。且表明態度不需要齊、黎兩家的幫忙。實則,竹下修一私下里和黎家。齊家有接觸。大家都知道。
  竹下修一的力量固然強大,但也不可能同時對付六大世家。要有這個能耐,六大世家早完蛋了。也就不會有碧湖集團的誕生。
  因而,只能是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法。黎家跟在唐家、裴家后面撿便宜而已。包括,崔家、高家都是如此。
  齊文敏和黎逸明笑呵呵的招呼晚輩離開。他們倆帶來的晚輩正是陸景前些時候在長陽射擊俱樂部里教訓的齊賓鴻、黎傾城。齊賓鴻至始至終都沒有看陸景一眼。他還沒有那么好的脾氣。陸景可是讓一個女人灌了他一身的酒。
  黎傾城今晚穿著白色襯衣,花色的小短裙,肉色的絲襪緊裹著格外修長圓潤的美腿。1米8的身高,那雙修長如玉的長腿很容易讓男人繳械。
  黎傾城離開前譏誚的看了陸景一眼。她被陸景壓迫的向唐詩經道歉,簡直是生平奇恥大辱。竹下修一的厲害。陸景恐怕沒有嘗過。
  齊家和黎家一行人離開時,隱約傳來黎傾城的幾句話:就知道說空口白話而已,中立不過是托辭。
  唐論語笑笑,邀請道:“九霄、俊耀、老裴。我們換個地方一起坐坐?”
  崔九霄沒興趣和唐家共同進退,與他無關,笑道:“老唐。我還有點事。改天吧!崔瀚,你留下來和陸景聚聚。”
  瓜分碧湖集團資產的事情是槍打出頭鳥。竹下修一的火力肯定是對準了唐論語。裴高峰。不過這兩位背后有陸景的支持。一時半會分不出勝負。
  嘿,誰會相信陸景真的中立?
  所以。他和高俊耀可以放心大膽的渾水摸魚。黎逸明不也是打的是同樣的算盤?
  高俊耀和崔九霄的打算一樣,吩咐了高婉薇留下來,和崔九霄帶著隨從一起離開。
  裴高峰倒是沒有推唐論語的邀請,笑道:“老唐,走吧,我們倆合計合計。吳越,你們自己找地方吧。”說著,又對陸景點點頭。
  陸景周四就到了黃海,大家一起坐下來商談過。陸景這次保持中立,但是會暗地里提供資金支持。不過,要怎么樣抵御竹下修一接下來的打壓,還得他和唐論語自己拿主意。
  畢竟,陸景的資金提供的資金不會無窮無盡。
  …
  黃海的夜無疑是極為舒服的,香樟樹餐廳里,陸景幾人緩緩的品著咖啡。
  方才面對竹下修一,唐論語、裴高峰可以據理力爭,毫無畏懼,但是裴吳越知道竹下修一的底細,心中的壓抑感難以抑制。有感而發:“希望能頂住第一輪的壓力。”
  陸景微笑道:“吳越,要相信唐叔叔和裴主席的能力。”
  裴吳越苦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道:“那我還不如相信你的支持力度。齊董剛才說的是真話。別看竹下修一斯斯文文,一副儒商的樣子,挑戰他權威的人都是家破人亡。”
  崔瀚的壓力要小得多,道:“日本人就是偏執。”
  陸景嘿然一笑,道:“其實我的手也很黑。”
  這句自黑的話說的幾人都是一笑,氛圍輕松了一點。都想起陸景的經歷、能力。他自進入商場以來,沒有失敗過一次。確實能給人定海神針般的感覺。
  唐詩經小口的抿著茶。陸景現在的問題在于這一次唐家和裴家與亞太財團的交鋒他不能出手。但是關鍵問題在于如何界定“這一次”。安慰道:“吳越,不用太擔心。竹下修一不外乎從產品、銷售、運輸幾個渠道打擊我們。挺一挺能撐過去。畢竟。我們是地頭蛇。”
  裴吳越道:“詩經,就怕齊家和黎家與亞太財團合作啊。我們地利的優勢就會消失。”
  唐詩經沉吟著,“吳越,避免不了的事情不用想了。”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看了看坐在身邊沉靜的陸景,心里嘆口氣。
  這件事,陸景的態度表達的很明確:支持。但他不過問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如何抵御竹下修一的事情。這固然是避免干涉唐家、裴家的事務被人反感。
  可他的真實想法,她現在還不得知。縱使有心和他談一談,卻沒法開口。利益不適合糾纏到她和陸景的感情中。
  高婉薇今晚帶著大框眼睛,很休閑的裝扮,道:“詩經姐。我們談點輕松的話題吧。”說著,對陸景道:“景哥,我現在再海益集團黃海分公司擔任一個項目組的經理。長域俱樂部的事情我已經拿下來了。我現在去積遠基金的時間恐怕會很少了,你不怪我吧。”
  陸景就笑,“這怪什么。微微,你以后往積遠基金多捐點錢就是了。”
  大家都笑起來,高婉薇這時才微微有些融入進這個圈子的感覺。她已經覺察到崔九叔和三伯的想法,似乎并沒有與陸景為敵的打算了。
  突然的,想起那晚在金頂俱樂部陸景舉杯的哪一個動作。金頂俱樂部總計只有10名鉆石會員,碧湖集團的慕容澤現在名不副實。陸景如果取得唐、裴、崔、高四家的支持,豈不是可以在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里貫徹他的意志。
  高婉薇又想起陸景舉杯向全場邀飲的一瞬間的風采。
  有陸景在,唐家和裴家未必過不了眼下這一關。
  …
  6月20日。香港媒體曝出常用中成藥感冒藥——康風感冒沖劑,經過美國洛克菲勒大學免疫學實驗室檢測出含有微量的致癌物質。隨即,國內媒體紛紛跟進報道這一消息。
  在現代社會中。公眾極為關心的話題中一定包括藥物安全問題。一時間,輿論大嘩。康風感冒沖劑的銷售量急劇下滑。隨即。便有大醫院對外公告,不再對病人開康風感冒沖劑。
  經過調查。有媒體曝出康風感冒沖劑是唐風制藥在1998年開發的中成藥。唐風制藥立即身陷輿論漩渦中。
  陸景從唐詩經那兒了解到,短短的幾天時間內,唐風制藥的經銷商已經把唐風制藥總經理武永昌的電話打爆,詢問情況。而顯然這是亞太財團的第一波攻勢。
  唐風集團的核心業務便是:日化品、制藥、文化產業。其中文化產業已經和天辰娛樂合并。
  6月25日,唐風制藥召開新聞發布會,康風感冒沖劑是成熟的中醫藥方,所謂的微量致癌物質,由于個體的感冒次數,用藥份量,經過科學的測試最終對人體并不會造成損害。康風感冒沖劑完全符合國家藥品的相關規定。對有關媒體捕風捉影、惡意詆毀,我們將保留追究責任的權利。
  唐風制藥的解釋讓市場稍稍趨于平靜。
  然而,有人相信,有人不信。國內檢測機構實在沒有權威性。這并不是說國內的檢測技術不過關,而是檢測結果往往受到人為因素的干擾。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7月4日,美國輝瑞公司宣布取得了公司在中國取得銷售權的藥品。其中便有一款感冒配方藥。藥價和康風感冒沖劑一模一樣。
  對進口藥和國產感冒藥,消費者會如何選擇不問可知。
  唐風制藥的境況又有些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