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481 夏始春余

江秋若微笑的時候貝齒微露,很是漂亮,聞言笑道:“大清,你這太黏糊了啊!你想做自己的游戲,保留一個自己的游戲開發小組不就得了?
  在銀河公司內部,你這點權利應該有吧?并入天辰娛樂又不是全部合并。你和天辰娛樂具體談談不就可以了?況且,陸景還坐在這里的。”江秋若努努嘴。
  4酒吧的吧臺邊,陸景和何夢瑤坐在吧臺外的高腳椅子上輕言細語的說笑。
  高大清一拍大腿,“江姐,這個主意好,我聽你的。”
  看到妻子三言兩語就說服高大清,余志成笑著搖搖頭。秋若這些年跟著何夢瑤算是歷練出來了。
  他和陸景是高中同學,對陸景的事情很清楚。親眼看到何夢瑤一步步的從星空網吧歷練出來。這位讀書時聞名于新月湖大學城的冰美人確實是天縱其才,在企業管理上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天賦和直覺。
  …
  …
  高大清和余志成過來的時候陸景正在與徐詠碧說簡雅裝飾的事情。黃紫琪為這件事專門去了京城。
  “紫琪早給我說了,她希望簡雅裝飾并入天辰娛樂,反正又不用去黃海上班。周銀燕她們在京城生活習慣了不想離開京城。再一個簡雅∞,.裝飾只能維持目前的規模,抗風險能力太差,有天辰娛樂做后盾是一件好事。”
  徐詠碧說著輕笑起來,容顏精致如畫,“陸景。現在大家都在和華這個體系中了啊。不過,我和紫琪的芝華事務所可不會合并哦。”
  “有紫琪這樣亞洲聞名的設計師撐場面。芝華事務所哪里用的著合并?”陸景微笑著道:“碧兒,你要加油咯。我等著給你辦個人畫展。”
  徐詠碧貝齒輕露的笑起來。微瞇起來的眸子宛如新月,穿著清爽的白色恤和超短牛仔褲,清麗而嬌美,“那還早著呢。哦,你們喝點什么?”最后一句話是對走過來的余志成、高大清、江秋若、席雨嘉說的。
  “紅酒吧。”四人紛紛說著飲品。在酒吧柜臺里幫忙圍著碎花藍色圍裙的徐詠碧倒了酒,在柜臺里聽他們說話。
  聽過高大清的想法之后,陸景心里知道考一個游戲開發小組多半很難開發出經典游戲,不過也沒有點出來,有夢想的青年值得嘉許。“行吧,我給雍池說一聲。”
  陸景當場給雍池打了個電話。掛了電話,幾人在4酒吧里隨意的說笑著。很久沒有朋友間相聚。說著最近大家的情況。席雨嘉問道:“陸景,i最近不上市嗎?”
  i現在市國內第二大即時通信軟件。隨著網絡普及,即時通信市場呈現出井噴擴張的態勢。定位于學生、白領階層使用的聊天工具i的市場份額有所下降。
  席雨嘉的丈夫趙劍華是時代在線的創始元老。對i目前上市遭遇的困境很清楚。趙劍華在i有些股份。
  陸景喝著酒,道:“不著急。”
  i現在還不能上市是源自于他現在和安迪摩根的關系有些微妙。誠然,只要i表露去納斯達克上市的意愿,會有券商主動接盤。
  但是,對于希望征服紐約的陸景來說。現在玩左右逢源最終的結果是被排擠出美國真正的權力圈子之外。再等等為好。
  席雨嘉笑笑,便沒再問。
  午后光陰流逝。這是一個極為閑適、悠然的下午。
  下午四點多,宋雨綺打來電話,“陸景。竹下修一的助理深田哲二打來電話,希望周六和你在黃海半島酒店見面談談碧湖集團的事情。”
  竹下修一終于出招了。碧湖集團近4億美元的資產被瓜分干凈,他不可能無動于衷。陸景平靜的道:“雨綺。幫我們訂下后天去黃海的機票。”
  …
  …
  宋雨綺近來有些懈怠跟著陸景到處跑。
  在江州上上班,培養下為陸景招聘的新助理們。閑暇時逗逗陳蘇子的女兒廖靈雙。和陸景、邵秋蘭的兒子陸言之。和陳蘇子、熊玉嬌、潘婷婷等人喝茶、休閑、購物。
  日子過得很愜意、自如。她到底是在江州學習、生活多年。這些事情,陸景自是由著她。
  月日。陸景帶著唐雨瑤、墨靜雯、余樂三名助理、保鏢十三前往黃海。入住麗景度假村號別墅后,唐雨瑤前往深藍游艇俱樂部履新。
  她將接任葉妍成為深藍游艇俱樂部的董事長。開啟她事業的新篇章。
  為陸景尋找到解決子嗣的良方之后,唐雨瑤一直在江州為陸景主持江州的局面。現在有雨綺姐自愿留守江州,她功成身退,追逐她的夢想。
  黃海半島酒店頂層的酒吧中,廊柱精致,華麗的水晶垂鉆吊燈,玻璃的純黑香木桌,如夢似幻。
  酒吧中穿著黑色西服的保鏢隨處可見,目光挑剔的審核著酒吧中的服務員。任誰都知道,今天包場黃海半島酒店頂層酒吧的人物肯定了不得。
  頂層酒吧三面環窗,正對著吳江的落地窗前,純黑香木桌兩邊布置了一圈沙發。
  陸景和六大世家的話事人分別落座。余樂和后輩子弟坐在了靠后的位置。竹下修一和他的隨性人員坐在沙發的另一側。
  寒暄幾句后,酒吧的氣氛慢慢的變得凝重。
  陸景眼神從竹下修一的身上挪到了他身邊一位約莫五十多歲,留著胡茬的美男子身上。剛才竹下修一已經給他介紹過:這是我的朋友,天驕基金副主席吉永宏樹。
  吉永宏樹大有深意的看了陸景一眼,微微頷首致意。
  陸景正要挪開目光時,吉永宏樹身后一名容貌肖似他的年輕男子流露出一個輕蔑的微笑。
  吉永宏樹的兒子吉永右典。陸景聽王燦說起過。吉永右典最近在京城十分活躍。
  竹下修一緩緩的看了看六大世家的話事人,目光分別唐論語、裴高峰、崔九霄、高俊耀、黎逸明,齊文敏接觸,很和熙的笑了笑,道:“今天請大家來主要是商量下碧湖集團的事情。碧湖集團總資產4億美元,涉及水電、光伏產業、電子產業。”
  接著,竹下修一話鋒一轉,“可是,在短短的一個月之內,這些資產的所有人的姓名就變了。諸位不給我一個交代嗎?”儒雅的臉上閃過一絲厲色。
  自十歲改姓進入竹下家族搏殺,求取聲名、財富、地位,到歲擊敗竹下家族所有的優秀子弟執掌亞太財團期間。爾后,清洗了竹下家族老一輩的勢力。
  執掌亞太財團十二年以來,還沒有人敢威脅他。
  六大世家將碧湖集團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簡直就是**裸的威脅。
  竹下修一的目光落在唐論語身上。這位沉靜如海的唐家掌門人就是這件事的挑頭者。他最大的支持者就是坐在他身旁的青年,陸景。
  齊文敏六十多歲,身材清廋,嘿的笑了一聲打破酒吧中的沉默,“竹下會長,我們齊家遠在并州,可沒有參與瓜分碧湖集團的行動。”
  六大世家的主營業務各有區別,只是近年來,在一些新興領域相互滲透。齊家側重于煤炭、礦產。對碧湖集團的資產并不感興趣:吞下來難以消化。
  唐論語對竹下修一犀利的目光并不怎么在意,和裴高峰對視了一眼,平靜的道:“竹下會長,我和老裴只是希望退出亞太財團。事已至此,請竹下會長明確我們贖回唐風集團、康橋集團%股份的條件。”
  吉永宏樹顯然不認可唐論語避重就輕,道:“唐總,退出亞太財團不需要用這么激烈的手段吧?竹下君已經答應你們討論這個問題…”
  裴高峰冷笑一聲,打斷吉永宏樹的話:“這一討論就是兩年。吉永副會長把我們當成三歲的小孩嗎?這么簡單的拖延之策誰不清楚?”
  崔九霄、高俊耀、黎逸明微微一笑。竹下修一固然厲害,但是還沒有讓他們幾個噤若寒蟬的威勢。況且,他們早把資產轉移,根本不懼亞太財團握有%的股份。
  六大世家和亞太財團之間的是是非非,誰說的清楚?指望竹下修一同意出售手中持有的各家核心企業%的股份,無異于癡人說夢。
  這一點,他們早就明白。
  唯獨唐論語和裴高峰想要保持家族核心企業的標牌,希望能夠贖回股份。
  竹下修一儒雅的臉上看不出什么情緒,淡淡的道:“唐家、裴家和天驕基金的成員企業在多個領域、地域有合作。簡簡單單的退出不合適。
  況且,你們上報給我的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的財務數據有幾分水分,你們應當清楚。估算亞太財團手中%的股份價值同樣需要時間。”
  裴高峰不屑的冷笑一聲,顯是對竹下修一推搪的理由不滿。坐在后面的裴吳越皺著眉頭。竹下修一的意思表達的很清楚。不允許贖回。這實在有些無恥。
  輕飄飄的擺出困難之后,竹下修一問正翹著腿慢慢喝著紅酒的陸景:“陸先生,你的意見呢?”
  六大世家根本不足為懼。他顧慮的是陸景。
  陸景反詰道:“竹下會長,安迪沒有通告你他調停的結果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