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80 累不累

第一次是二哥一句:風家有女初長成,美玉何言及白露。這句話奠定了她從劍橋大學畢業回國之后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的地位,帶來的是她如今優哉游哉、隨心順意的生活。
  第二次是在交州汀陽酒吧里,二哥被謝平秋拿槍指著額頭面不改色,反而態度強硬的打電話調人來把謝平秋拿下。那份鎮定、強硬的風采比肌肉、人魚線、腹肌更有男人的魅力。
  男人的魅力,自己身體的力量只是小道。匹夫之怒,以頭搶地耳。天子之怒,伏尸百萬、流血千里。這才是真正的男人。
  第三次是4月初在金頂俱樂部里,二哥手持酒杯,獨自向國內最頂級的商人、行業翹楚、金融精英們邀飲,和著眾多。那份風采就像是領袖講話,低下掌聲如雷。
  風白露仰慕的看著陸景,卻是輕聲道:“二哥,做你的女人肯定很辛苦。”二哥只要灑脫,不負美人恩情。但是生活可不全是輕松的,還有沉重的。至少父母那一關怎么過就是難題。
  愛情是絢爛的,生活是平【◎,w⊙ww.淡的。平淡到財米油鹽醬醋茶的程度。
  陸景笑笑,“所以,也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看得中我啊。”
  臉上浮起滿足的追憶神色。和大家在一起有值得回憶的美好記憶,哪里會覺得辛苦?他有足夠的信心為紅顏們撐起一片澄凈的天空。
  見陸景流露出的溫柔表情,風白露忽而的又想擁抱他一下的沖動隨即暗罵自己一句。笑著點點頭。不再問陸景這個話題。
  突然間卻是發現兩人離的有點近。她幾乎快要靠在陸景的身上。剛才只顧著看陸景,現在都能感覺到他的呼吸落在她臉上的微微拂面感。腿上似乎能感覺到他大腿的熱量。忽然久想起剛才無意間手指相碰的悸動。
  陸景也發現他和風白露坐的有些靠近。無瑕的玉容近在咫尺。鼻尖距離她秀直高聳的瓊鼻不過幾寸距離,嫵媚的女兒幽香撲鼻。風白露是微微仰頭對著他。那芬芳如沾露玫瑰花瓣的嫣紅嘴唇只要他低頭就能品嘗。
  佳人當前,一時間,陸景砰然心動。
  這時,墨靜雯睡眼惺忪的穿著青色睡衣身影窈窕的在門口冒頭,打著哈欠道:“陸景,可以去打高爾夫了。哦,風小姐也來了。”
  陸景和風白露飛快的對視一眼,都笑起來。陸景起身答道:“好啊,靜雯。”坐在沙發上的風白露俏臉微紅。明眸流波的撇開頭回避陸景扭頭的注視。
  陸景卻是從她嬌羞的小女兒態中品出味道:他剛才真的吻下去,一嘗芬芳,只怕白露不會拒絕。
  但是,吻下去,后患無窮。他不可能離婚再娶。京城一流的世家風家也不可能允許風家的明珠風白露無名無分的跟著他,丟不起那個人。風白露的身份和李慕清不同。
  陸景和風白露都明白這份顧慮,更顯得剛才的適景難得。剛剛冒頭的情愫、心動就壓了下去。
  陸景和風白露再對視一眼,有一股雋永、令人回味無窮的味道同時從兩人心底涌起。
  風白露想起以前的讀過的一首小賦很貼切她此刻的心情:
  于是妖童媛女,蕩舟心許……櫂將移而藻掛。船欲動而萍開。…夏始春余,葉嫩花初。恐沾裳而淺笑,畏傾船而斂裾。
  …
  …
  黃海風景秀麗,四季分明。是全國十佳宜居城市。位于市內的吳江全長200里,蜿蜒入海。坐落于吳江江南的江南別墅區景色迤邐,布局精雅。堪稱江南園林的典范之作。居住在這里的俱是一時的權貴豪商人物。
  6號別墅的小休息室中,齊賓鴻緩緩的轉著圈子。此刻書房中。父親齊文敏正在和來訪的碧湖集團董事長慕容澤面談。
  他能以27歲不到的年紀和唐詩經唐六小姐在黃海分庭抗禮,自然不是草包。這個見面。在碧湖集團被瓜分的敏感的時刻意味著什么,可想而知。
  六大世家中,齊家和黎家走得近。他也支持黎傾城取代唐詩經。但是,這一次,瓜分碧湖集團的各方力量中,黎家可是赫然在列。撇開其他物價,齊家獨自冒尖不是好事。
  等了一個多小時,父親身邊長隨的傭人過來道:“齊少,齊先生請你去書房。”
  “好的,柳伯。”齊賓鴻應了一聲,往書房而去。書房在二樓的左側,座南面北。齊賓鴻穿廳過堂,很快就到了別墅的書房中,一名青袍老者負手而立,身形挺拔。
  “爸,情況怎么樣?”齊賓鴻問道。
  齊文敏回身,一副清廋矍鑠的面孔,笑道:“你心里想的怎么,那就是怎么樣?”他教導兒子的方法就是言傳身教的叫他如何處理齊家的事情。
  齊賓鴻微征,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爸,我們有點拔見了。”
  齊文敏擺擺手,微笑道:“唐論語自詡為風流人物,想要改革世家陋習,一舉成為六大世家之首,我們未必比他差。”
  齊賓鴻手摸了下下巴,沉吟著。
  齊文敏啞然失笑,說道:“行了,你勞資我還沒有那么糊涂。現在誰敢正面直攖陸景的鋒銳。昨晚我不是讓你去向他道歉了嗎?有竹下修一在前面頂著,我們只是局部戰場的暗子而已。”
  齊賓鴻這才放下心來。他齊大少的花花生活還沒過夠,可不想像崔七月那個傻蛋進去結結實實的吃二十年的牢飯。
  …
  …
  陸景返回江州后陸續的處理自己的事務。端午佳節回了一趟京城小住三日后返回江州的第二天約了銀河公司的創始人高大清、余志成在南陽街1804酒吧小敘。
  黃紫琪、周銀燕已經傳來消息消息,簡雅裝飾公司愿意并入天辰娛樂。而銀河公司這里還猶豫不決。主要是高大清還有些想法。糾結的課題叫做:理想與現實。
  “余志成、高大清。你們考慮的怎么樣?一會能給我一個結果吧?”陸景喝著杯子里的冰茶,笑著問道。這是天辰娛樂事情的手尾。他要盡快給雍池一個答復。
  余志成是陸景的高中同桌。大學唯一的室友,道:“陸景。我們再商量一會吧。保管今天給你答案。”
  陸景笑著點頭,拿著杯子走到吧臺邊,挨著白衣勝雪的何夢瑤坐下。臨近畢業、暑假,1804酒吧的生意不太好。新月湖大學城這邊的商鋪一到假期就是這樣。
  南陽街的商業氛圍再好,可如今江州可玩的地方多得很。1804年酒吧還在虧損。照料酒吧的徐詠碧倒是無所謂,笑著給陸景拿了一杯紅酒放在吧臺,坐在里面和陸景、何夢瑤聊天。
  陪著何夢瑤說話的江秋若、席雨嘉笑著離開:“我們去余志成哪兒聽聽他們的想法。”
  陸景笑著點頭。徐詠碧笑著問道:“陸景,我們什么時候去賓州?”陸景決定和她一起去賓州。她好久沒有單獨陪著陸景外出旅游了。賓州是她和陸景的定情之地。
  “碧兒,估計得延期了。”陸景解釋道:“我剛來的路上接到詩經的短信。亞太財團私下里和黎家。齊家有接觸,只怕醞釀著什么。亞太財團的主席竹下修一這周五到黃海。我可能要去黃海了。”
  徐詠碧難掩失望,體貼的道:“好吧。我等你就是。”
  清冷的何夢瑤微微笑了笑,清麗脫俗,單手托著香腮看向臨窗處的余志成等人。其實她心里有些異樣。
  陸景很喜歡“捉弄”她。昨晚要她的時候要她穿著高跟鞋并緊雙腿翹臀趴在床沿邊由著他從后面胡來。還笑說這個姿勢他只用五分鐘就讓碧兒濕滑成災,**蕩魄。
  閨房中的私語,現在想起來還羞憤欲死,想要咬他幾口又怕他疼。可這家伙害的她現在面對徐詠碧都有些異樣。
  …
  …
  1804酒吧臨窗的位置向來一座難求,在這里喝著美酒。吹著空調,看著炎炎日頭下的夏季清涼學生美女實在是一大享受。只是這會兒南陽街人氣稍差。1804酒吧臨窗的位置便也空出來。
  高大清猶豫的看著余志成,說:“志成,我還是有點拿不定注意。我成立銀河公司的初衷是想做一家世界級的游戲企業。就像暴雪那樣。可是。公司現在的業績,唉…”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銀行公司現在還美譽哦自己的核心引擎技術。想要走到暴雪的高度很困難。
  銀河公司的業務狀況并非不好。但是也沒好的可以自己積累向更大、更強的游戲企業攀登。只能借助于外部力量。
  問題在于,銀行公司并進天辰娛樂后。還能保持**的研發地位嗎?答案是:基本不可能。
  天辰娛樂本身是做文化產業的,名下有很多文學作品、電影可以改編成游戲。銀行公司成為天辰娛樂旗下的企業。業務可以保證。但是勢必將會自主開發游戲的權力。
  這一點他心知肚明,因而十分猶豫。
  是為了理想繼續痛苦的煎熬著,還是選擇與現實妥協呢?
  余志成皺眉,誠懇的道:“大青,我的意見我已經闡述過了,任何企業都是以生存為目的的。你要做最好的游戲,得先有資金,技術力量,一口吃不成胖子不是?”
  余志成說的很有道理,高大清哪會不知道?只是,他心里還是放不下心中理想,見江秋若神色輕松的抿著酒,問:“江姐,你的意見呢?”
  余志成的妻子江秋若是何夢瑤的助理。見多識廣,高大清希望能從她這里得到答案。(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xiaoshuo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xiaoshuo微信公眾號!)
  ps:響應“九哥醉了”書友,多更一章。
  話說過幾天有事,我手里還沒有存稿。亞歷山大。
  嗯,求一嗓子月票,推薦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