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78 詩經姐對不起

將近中午時分,黑色的豐田緩緩的駛入綠意盎然的創海小區,停在6號樓下。下車后,莘羅惴惴不安的提著LV的手袋跟在男友茂學身后。
  茂學是京城一家公司的中層干部,29歲,身材中等,在鄰居們眼中:年輕有為。小伙子長的精神,一來二去,做媒的人不少。只是,他偷偷的和莘羅談了戀愛。今天是第一次帶女友回家見父母。
  看著輕巧、怯怯的邁著步伐的女友,綠色長身風衣簡約時尚,白色的絲襪小露性感,茂學看得心熱又心疼,在電梯里道:“阿羅,不要緊張。我爸媽肯定會喜歡你的。”
  阿羅是標準的軟妹子。容貌清秀,說話柔柔的。他是在和簡雅裝飾公司的一次合作中和她認識的。他之前和父母說過阿羅的情況,唯一的難點就在于阿羅今年三十歲,比他還大一歲。
  但是,在他面前,阿羅還是和小妹妹一樣。體貼溫柔。家務精通。給他的時候還見了紅。這樣的女人要是不能娶回家簡直要被天打雷劈。
  “哦。”給男友安慰∵⊥,w▽ww.著,莘羅還是有點緊張,不由得想起今天出門前,好友黃紫琪和周銀燕的打趣:阿羅,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啊。惹的一幫好友都笑起來。
  簡雅裝飾要并入天辰娛樂,大家都征詢紫琪的意見。畢竟。以前都是她拿主意,更別說現在的紫姐是亞洲知名的大設計師。
  茂學的家三居室一廳。布置的溫馨而舒適。客廳里擺設著橢圓形的紅木茶幾,黃色沙發套的沙發。
  創海小區是京城里的老樓盤。05年這個小區的均價已經到了240萬一套。老京城人,委實沒有幾個真正缺錢的。
  “叔叔、阿姨好。”茂學介紹后,莘羅乖巧的給早就等在家中的茂父和茂母問好。
  “好,好,你好。”茂父笑著招呼兒子和他女朋友落座。茂母五十多歲,有點不喜歡阿姨這個稱呼,很容易讓她想起來這個女孩比兒子年紀大的事情。
  寒暄了一會,茂母問道:“小莘,聽茂學說你在京城里和朋友開了一個公司?”
  “是的。都是我大學同學、室友。”莘羅雙手捧著茶杯,小心翼翼的說道。
  “女孩子一個人在京城不容易吧?你在那個什么裝修公司里是什么職務?平常應酬多不多?你和茂學是在工作中認識的?”
  莘羅臉一下子漲的通紅,懦懦的不知道怎么開口。開公司,單身的女孩,大齡,這些都很容易讓人誤以為私生活隨便。可她不是的。
  “媽,哪有你這樣問話的?”茂學聽的這話不對味,不滿的打斷母親的話,“阿羅是個好女孩。她是簡雅裝飾的財務副總。一年掙大幾十萬,比你兒子我還高。”
  他知道,母親其實中意大姑給他介紹的一個女孩,剛剛參加工作兩年的公務員。年紀相差不多,又穩定又是京城人。
  茂父笑呵呵的聽著,其實他也不怎么滿意兒子這個女朋友。太軟了,怕是性格很黏糊。不好相處。
  茂母不以為然的道:“小公司不穩定吧?前幾個月大筆生意來往很風光。過兩年就得倒閉。我前幾天聽老楊說…”
  茂學道:“媽,簡雅裝飾公司最近準備并入到天辰娛樂。阿羅以后的工作會很穩定。還有股票分紅的…”
  聽著茂學賣力的為她鼓吹。和母親爭辯著,坐在沙發上的莘羅低下頭,默默的沒有說話,心里滿是傷心。估計她和茂學得告吹了。
  這時,門鈴聲響起。茂父去開了門,是樓下經常一起喝茶遛彎的老鄰居楊淵。楊淵探頭一看,笑呵呵的道:“喲,都在吶,老茂,家里的水管壞了,上來找你借個扳手。”
  “小事,來,進來坐會,我拿給你。”茂父笑著將鄰居楊淵讓進屋子里。茂母等人站起來打著招呼。
  “啊,茂學帶女朋友回來了。哈哈,大喜事啊。”楊淵又嘆道:“哎呀,我們家晚婷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帶男朋友回家。”
  茂母就笑,“老楊,你家閨女那條件,還怕找不到合適的女婿啊?”楊晚婷自小就是鄰里中的獨一份。長得異常漂亮,聰明,考入燕大。出來工作的月薪都有三萬。現在估計都不止了。
  茂母又八卦的道:“今年過年的時候不是有個小伙子送晚婷會來嗎?怎么,他們兩個還沒商量好?”
  楊淵笑道:“哪里,那是她的同事。關系比較好。小伙子很有禮貌。”
  過年送女兒會來的是陸景。他倒是挺放心女兒和陸景一起出去吃飯。不過,他心里也嘀咕著女兒和陸景的關系。總之,他不會同意女兒給陸景做情人。
  覷個空,茂學介紹道:“楊叔叔,這是我女朋友莘羅。簡雅裝飾公司的副總。”
  茂母唱著反調:“剛才不是說是天辰娛樂的部門副經理嗎?”在她看來,兒子這是拿副總的名頭唬人。
  只是,下一刻,楊淵卻是肅然起敬,打量著軟妹子阿羅,贊道:“哎呀,了不起,了不起。老富,茂學有眼光啊。”
  這話把拿著扳手出來的茂父、茂母給弄的一愣一愣的。正低著頭的阿羅也詫異看著這位楊叔叔。
  楊淵喝著水,笑呵呵的道:“別都這么看我。晚婷在香港那邊工作,有幾個好朋友是大老板的助理,對她們集團的事情很了解。天辰娛樂以后要組建一個娛樂帝國。
  老茂,老富,咱們京城里的星光傳媒你們知道吧?老牌的電影公司。很多大明星都是他們旗下的。現在啊,很多大明星都是天辰娛樂旗下的。
  天辰娛樂前些時候還把美國的米高梅收購了。收購價55億美元。嘖嘖。老有錢。小莘這么年輕就是部門副總,以后成為集團的管理層指日可待。小莘。以后要給你楊叔叔找大明星要幾個簽名啊。”
  阿羅還有茫然。茂學笑著答應下來,“楊叔叔,沒問題。”楊叔叔這番話說得好啊。頂呱呱!
  里面有些細節出入,他當然不會解釋。簡雅裝飾并入天辰娛樂的初步方案只是財務和人事合并。雖然變成了天辰娛樂的下屬部門,但是對外還是簡雅裝飾的牌子。并不是阿羅她們要去天辰娛樂上班。
  茂父和茂母立時呆住了。敢情這小姑娘的公司抱了一條粗大腿。烏雞變鳳凰。而她本人前途無量。
  搞了半天,原來是兒子高攀了。
  但是,這倒解釋了為什么她年紀比兒子茂學大一歲還跟茂學在一起。
  茂父搓搓手,道:“哪個,老楊。我很少看娛樂新聞,走,走,我去你那兒叨叨這個事兒。”
  這個臉丟的!他實在有些坐不住了。
  楊淵不疑有他,笑著和茂父一起出門。茂母再看看低頭不知所措坐著的莘羅,陡然覺得順眼很多。不容易啊,身上沒有一點傲氣,性子和婉。模樣配自己兒子綽綽有余。
  當即,起身道:“那個。茂學,你陪小莘坐會兒,我去廚房看看菜。”
  哦也。等母親進入廚房后,茂學興奮的抱著很有些呆萌的莘羅親了一口。“阿羅,大功告成。”
  …
  …
  陸景自是不知道他隨心的一個念頭挽救了黃紫琪好友阿羅的愛情。回到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中,剛刷過牙。準備午休時,麗都酒店的美女管家進來通報道:“陸先生。風小姐來了。”
  陸景這才醒起:昨天上午返回黃海時邀請風白露來喝杯下午茶的事情。他今天晚上準備飛回江州。
  “我知道了。”陸景笑了笑,穿著拖鞋步出臥室。這次去英國多虧風白露鞍前馬后的跑方才能如愿的拍下那枚鉆戒。對風白露的親近之意他心里清楚。現在再提陸、風兩家的恩怨故意疏遠她就顯得自己不近人情了。
  出了臥室。風姿嫵媚。清美絕倫的風白露已經等在客廳中。她到他這里自然是暢通無阻。“白露…,上來坐吧。我就不下去了。”陸景在二樓上笑著喊了一聲,很隨意的說道。
  管家很快就送了茶水和點心進來。陸景早上吩咐過。只是,風小姐來的有點早了。現在才2點過2分。下午茶都是三四點才開始的。
  “白露,你嘗嘗他們的手藝。我啊,中午剛和徐市長喝了酒回來,吃不下。”坐在書房的茶幾邊,陸景笑著說道。
  風白露優雅的拈著點心小咬一口,儀態萬千,很淑女的模樣。陸景看得笑起來,“白露,你怎么和婉儀一個模樣?隨意一些。在我面前沒什么講究。”
  風白露輕輕的笑起來,“二哥,我哪里能和婉儀姐比。哦,唐小姐呢?”
  陸景靠在沙發上,隨意的道:“上午給她爸喊回去了。昨天晚上我們在長陽射擊俱樂部吃飯,敲打了下齊家、黎家的二代。估計有點事吧。靜雯還在睡午覺。等會靜雯起來了,我們一起去吳苑打高爾夫。我已經訂好場地。”
  風白露清冷的俏臉上泛起微紅。二哥說的太隨意,透露出很多信息。昨天晚上唐詩經肯定在這里留宿了。只怕二哥又是一晚上沒睡。唐詩經那么漂亮的大美女,何等的風情,足以讓二哥如癲如狂的和整晚她纏綿。
  想著,風白露心里暗自啐了一口,自己這醋吃的太沒所謂了。輕笑著:“二哥,我是不是來早了啊?”(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xiaoshuo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xiaoshuo微信公眾號!)
  ...
  ...